下一章          上一章

 

    “疾!”晶儿用手一指,飞剑激shè而出,本体只有五六来长,但那剑光涨出,居然斩到了四五丈开外的地方,在空中一个旋转,拦腰朝周青砍去,周青伸手一抓,这口飞剑就落到手里,也不跳动,安安静静。

    “你是谁?怎么可以看穿我们的青螺隐身符?”

    两人突然听见人声在背后响起,可是吓了个魂飞天外,晶儿立刻放出飞剑,准备挡来人一下,再设法走脱,哪里知道,一个照面就被人把剑收去,知道来人怕不是地仙一流,还能看穿青螺宗主的隐身灵符,这份修为就是一万个自己都不能抵挡,不由越发着慌,却也还是挺身护在贺子博身前。

    看出对方仿佛没有恶意,晶儿麻起胆子问道。

    周青扫了两人几眼,顿时微笑道:“果然是你们,却叫我一番好找,可惜可惜,我自成道之后,因事物繁多,不曾去渡你们上来,却是惭愧。这青螺隐身符倒是有些灵效,不过我也有些神通法门,看穿并不希奇,你们也不必惊讶。”

    说罢,把手一松,晶儿那口飞剑依旧飞了回去,没有半点损伤。

    原来这贺子博与晶儿乃是周青在人间的好友,周青飞升之后,在地仙界已经过了七八十年,人间好友自然已经老死,周青本不渡些不相干的之人,但这贺子博也并非凡人,乃是当年被冥河教祖杀死的红云老祖转世,事先周青也不知道,只是最近道行jīng进,rì夜静坐,多少窥视了天机。

    周青数万年轮回,转世历劫千百次,与之熟识的人多不可数,但大都没有因果,一世也就了结,要是尽数渡来,岂能完结?偏偏周青算出这贺子博rì后与自己还有些因缘,不得不来渡他。

    当年红云老祖先被鲲鹏祖师击伤,尔后被冥河教主杀死,但红云老祖乃是混沌之中生出,道法通玄,一点元神用九九混沌之气护住,裹住了残留一定点元神真灵,投进了六道轮回之中。

    那六道轮回当时还被巫门看管,就算鲲鹏祖师几次yù用**力进去搜寻,但巫门哪里肯让?加上红云老祖早就算出自己有这一劫,不好避免,事先就颠倒了yīn阳,使至仇人算不出来。

    因此转世多劫,一来是以后碰到有缘之人,照样可以引渡,只要修成天仙业位,再进一步清修,便可明白自己的前因,得还本来面目,还能借此躲开当年的洪荒浩劫,免得落个神形俱灭的下场,岂不是好?

    眼下是大劫将至,天机变动,冥河,周青都算出了这份因果,周青因是红云转世贺子博之身,以后自己门下还要受其照顾,二来是自己这世脱了轮回,其中贺子博也有帮助,是以马上前来。

    “那鲲鹏祖师想必最近也算出了因果,要来杀死这对头,只是我在此地,怎肯让其行事?”

    周青心中暗想,也不明白红云老祖当年与鲲鹏祖师是和等冤仇,不过转念一想,要是自己也如红云一样,rì后堕进轮回,那大rì如来必定也是如此。

    这些事情,周青心里清楚,那贺子博如何明白?不过见周青没有恶意,便放了心思,也知道是对方是高人前辈,连忙上来见礼。

    “听意思,这人也不知道是我哪一世的好友,现在找到了我的下落,前来渡我,想不到我还有这般机缘。”贺子博眼睛转动,心中乱想,这种情况,在修道界来说却不希奇,往往徒弟遭了劫数,堕进轮回之中,rì后转生,师傅也自去引渡。

    还有师傅遭了劫,徒弟也去引渡的。

    贺子博和晶儿一起对着周青坐了下来,交谈两句,十分融洽,渐渐就熟了起来,听得周青纷说,两人前世原是夫妻,顿时贺子博欢喜,晶儿面皮发红。

    周青哪里管他们两个小儿女之态,斩去恶念,寄托十二魔神躯壳之后,心境平和通明,只是善念被女儿勾起,至今未斩,而这第二元神乃是受元神本体cāo控,乃是本体一部分神识与两人说话。

    “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那南海郡王志大,要夺取他家兄弟的江山,因此结交左道妖人,其中个个都厉害无比,不说你父母,就是那青螺宗主,也恐怕不敌,更何况是你们两个,一个化神,一个刚刚返虚,还不够人家一个指头戳的呢。刚才要不是我出手,那道人不就看穿了你们的形迹?”周青笑道。

    贺子博与晶儿一想起刚才的情况,也有余悸,连连点头。

    晶儿道:“南海郡王身边有一左道妖孽,乃是麻元山yīn风岭修士,名叫yīn风子于朱容,杀了许多童男童女祭炼童子yīn阳剑,上次差点把我两抓了去,好生可恶,幸亏老爷夫人赶到,将那门徒杀死,不想却和yīn风子结了仇。然后我们只怕还有危险。”

    周青笑道:“我来度你两,有甚危险?只是我不开杀孽,那yīn风子也是气数未尽,要死于三次苍莽斗剑。”

    贺子博与晶儿一听,突然福至心灵,要拜周青为师,双双就要跪下,周青连忙一甩衣袖,两人拜不下去:“我只是与你有缘,如何能做你师傅?你将来的师傅,比我厉害千万倍,不过我也可传你几手法术,管保不怕那yīn风子就是了。”

    两人半懂不懂,但也是有些欢喜,前世的事情,都过去了,哪里有这一世重要,不过毕竟是小孩,和周青说熟以后,那贺子博便问是什么法术,厉害不厉害等等之类的。

    周青也不回答,只是叫两人坐好,随后掏出奈何圭,屈指一弹,上面的禁法被破得干干净净,发出了墨绿的光华,周青拿圭反转,光华shè出,就地一罩,片刻过后,光华才收,两人的业力被消除一尽。

    把手一挥,一片黄云裹住两人,贺子博只感觉到全身涨痛,元神暴涨,不由自主的狂叫起来,但被黄云裹住,一点声音都传不出来,连自己都听不到。

    “按我口诀行功,将周身元气纳进元神,再苦修三十六天,就可炼成元婴,rì后飞腾变化,可保平安!”

    两人迷糊之中,听见周青声音,又有许多符号口诀传来,连忙照此运气,将元神跳出,把黄云慢慢吸进其中,直到两人元神渐渐变得金黄,那黄云才被吸光。

    等待两人回过神来,发现天sè已经漆黑,那周青也不见人影,两人不知道是不在做梦,突然看见前面那块岩石之上,正搁着两人的飞剑,岩石之上,还刻有一篇细小的篆文。

    “噫!”晶儿惊讶了一声,捧起自己的飞剑,只见通体金黄,宛如黄金铸造,剑身之上,并排下来,还有三个漆黑的蝌蚪文,一个也不认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那贺子博的飞剑也是如此。

    两人再凑了上去,仔细阅读篆文,发现正是周青所留。

    大意是:自己本要指点两人几rì,但因为突然有事情,要去天界银河尽头的北冥汪洋中,只有把两人的飞剑重新炼过,上面三道蝌蚪文乃是太古巫咒,遇到危险,用刚才所传的口诀一震,自可重伤敌人,但每道符文只能用一次,非到危机关头,不能使用,免得浪费。

    自己与两人没有师徒缘分,是以刚才所传两人功法,不是本门玄功,但其妙用,也不在其下,这一玄功乃是无上金身凝聚之法,名曰仈jiǔ玄功,昔年机缘巧合得自一位前辈所留,可惜并不全,但也威力极大,两人以后自有机缘,会拜在这位前辈门下,可把这套无上玄功学全,那位前辈,修为道行比自己高出千万倍,自己和那位前辈相比,无疑是荧火对浩月。

    以后两人成就甚大,希望两人看来今rì度化之德,rì后还有帮忙之处,不要推辞,rì后两人修为高深,参及了天人造化,自会知晓前生后世,现在不必多想,眼前就有一场劫难。

    其中因果,来不及多说,只是南海郡王不rì就要对你们下毒手,不过小心之后没有大碍,可速去京城长安,自有一番机缘。

    书到此处,便已经无了下文,待两人看完,字迹也就隐去了。

    两人消了业力,真灵清明,自然知道好歹,略一回忆刚才的情况,便已经知道此言不假,贺子博心中焦急,两人连忙驾驶剑光回转,不消半刻,就已经进回到福仙镇,进了贺府。

    “你们还不跪下!”

    果然,那贺周,林思雨夫妇四处寻人不到,心急如焚,以为被人所害,几yù要去找那yīn风子,只是无凭无据,贸然前去,也是不好,何况人家乃是南海郡王坐下红人,门徒数千,人多势众,现掌了几条灵矿,法宝飞剑也不缺,奈何不得,只有干着急,最后那贺周耗费元气,用金钱排卦一算,发现两人卦相无凶险,才冷静下来。

    正准备好好教训两人一顿,晶儿首先跪下,说出了刚才的事情,还拿出飞剑来呈给两人观看。

    贺周,林思雨夫妇接过两人飞剑,顿时大吃一惊,正要细细观看,那贺子博已经把周青写在岩石之上的意思说了一遍,又怕父母不相信,连忙运起仈jiǔ玄功,只见金光大盛,充塞了整个殿堂,贺子博泥宫湾中出一股金液,上面托两颗舍利,渐渐凝聚成一尊四面八臂金身。

    “看来这两孩子所说不假,也不知道我儿前世是何人,居然结交了这位前辈,也是机缘所定,合该有这番奇遇!”贺周要贺子博收了金身。

    “我两因为犯了教规,被师尊逐出,要修百万功德,才能重返师门,眼下夫君为一镇节度使,使凡人安居,功德不小,眼看还过几十年,就完了功德,现在舍弃,那不是功亏一篑?”林思语皱起眉头道。

    “师傅着蜀山师兄传信过来,说是南海郡王勾结左道妖人,意要谋反,刀兵一起,未免要生灵涂炭,要我小心注意情况,探听消息,可消除这场灾祸,抵挡千万功德,到时候,师尊不但准许你我二人重列门墙,还可传起衣钵。只是前些天因你炼大衍元丹,来不及告你,今天又被耽搁了。”

    “恩,这事情我与你娘还要考虑,你们得了玄功,可勤加休习,下去吧!”贺周叫两人下去,夫妇两个商量起来。

    且说南海郡王今rì与南海龙太子会面,旨在试探南海龙族的意图,看能不能拉拢,那南海龙太子如何不知?虽然也知道人教大兴,重返远古洪荒的时样。

    神农圣皇,伏羲圣皇,轩辕圣皇,统帅人教,是为人皇,当时无论是天帝,幽冥,神仙,妖怪等三界众生,皆要听命于人皇,后圣皇归,两教三商,立封神榜,共证元始,便是如今天庭。

    南海龙王知道事情急不得,先观看形式,甚是模糊,也不表态,另太子糊弄过去,这郡王李仝无法,去水晶宫一番酒宴之后,匆匆告别。

    整顿好了运送礼品的士兵,李仝带了数十名心腹修士,匆匆驾云而起,先行朝自己南海郡王府去了。

    连夜赶路,直到天明,李仝才到了南海郡城,落到了自家府邸门前,这郡王府邸大有数百里,宫台楼室,白玉为墙,青玉为瓦,仿佛迷宫,耀人耳目,当年人间那等贫乏之地,赢政大巫也修建起三百里地阿房宫,更何况是地仙界这等物质丰富之地?南海郡王这一府邸,还不算奢侈。

    李仝一进府邸,便是条黄金铺成的台阶,直直朝上,高有五千丈,上了台阶,便是一大片房屋宫殿,周围有紫晶栏杆围绕,俯瞰下去,整个城池的景sè都在眼底。

    台阶两旁,尽是貌美女子,见李仝上来,纷纷下拜,李仝理都不理,直直进了大殿,便是一片花园,转过花园,到了后宫,两个使女迎了上来,李仝连忙问道:“夫人在哪里?”

    两个使女道:“夫人早知道王爷要回来,特叫奴婢在此等候,王爷可自己进去。”

    李仝连忙吩咐使女过来,请了身后的修士各自安歇,自己一人匆匆进后宫去了。

    一间极大的殿堂,两旁妖幡林立,红光妖艳,中间用一整块青sè的寒玉雕成了一座法坛,李仝进大殿之前,先运起玄功,头上伸起一蓬青sè妖光,大如笆斗,饶是如此,还是打了寒颤。

    “夫君最近是修为大进,已经可以抵挡北冥寒玉的寒气了。”法坛之上,坐一女子,见李仝进来,用手一指,光明大放,已经看清楚了面目。

    这女子相貌奇丑,一双金鱼眼睛,鼻孔朝天,牙齿外露,手长脚大,身材也粗壮,比李仝高了一个头,只是说话声音,还算温和,不看面目,只听声音,却是无碍。

    李仝见女子说话,连忙上前,几步就上了法坛道:“夫人,那南海龙王态度不明,我该如何?”

    女子道:“也无关系,四海龙王都是小心之辈,尔下苍莽斗剑已尽,都看功果如何,你莫要心急,大rì如来与我师尊当时就不合,苍莽斗剑,正要相助蜀山,不过那也无防,冥河教祖结识了刑天氏,相柳,正邪决斗,不会象前两次那样。若邪道胜,你便有机会成就不世功果,就是rì后成轩辕圣皇那等地位,也不是不可能。”

    “师尊怎么不出手?”李仝一听,急忙问道。

    “师尊一来是要将混元河洛图修成化身,还差点火候,不过师尊今天与我传书过来,说事情出了问题,当年师尊有一老对头,叫红云老祖,被冥河杀死,进了轮回,师尊一直算不到,前几天突然算出,对头就转世在你境内,只是其中还有因果,不好亲自动手,特命你除去。”

    原来这女子乃是天界北冥汪洋妖师宫鲲鹏祖师亲传弟子,原形乃是一头太古恐龙,修为高深,得了妖师真传。

    “到底是什么因果?师尊不好出手,要我出手?”李仝上来靠边坐下,笑道。

    这女子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道:“也罢,你我依然是夫妻,也不隐瞒你,师尊本来要亲自出手,但却被红云老祖一个朋友得知,亲自去了北冥汪洋,把整片汪洋封锁,师尊被堵在妖师宫中,连宫中的门人都出不来,师尊不好与那人动手,只有依仗阵法,打算在宫中修成了无上化身,再与那人争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