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哎!清翼!你说该如何?”李仝听完,眼里散过一丝惊讶,但随后就恢复了正常,沉默一阵之后,长长叹了一口气,仿佛把肚子里面的浊气全吐了出来,又是jīng神百倍,直呼这女子姓名道:“天生**之人,自有**之人能制,这是妖师的因果,我怎好插手?”

    清翼一听,眉头一皱,眼神有些诧异的看着李仝,足足看了有半柱香时间,才冷笑一声道:“你既然心比天高,要做人教圣皇,还怕甚因果?眼下人教大兴,正合天数,你就算现在收手,rì后也难逃劫数,那天上诸神之位,还正好空缺几个呢。”

    李仝神sè一变,随后笑道:“我哪里是肯收手,不过是感叹一句罢了,那是何人,有如此大神通法力,敢与妖师为难?”

    清翼道:“此人乃是黑风山天道门掌教。”

    李仝连忙问道:“莫非是勾陈大帝?”清翼点点头:“天界之事,如今不用去管,你帮师尊了了因果,师尊rì后修成无上化身,赶走那勾陈,说不定一时高兴,派大师兄下来帮你,那苍莽斗剑就容易多了。”

    李仝也知道,自己这夫人修炼太古妖道,得鲲鹏妖师真传,只是眼下要炼一样天妖之法,只怕来不及赶到苍莽斗剑,否则左道胜算就大了许多,对自己甚有好处,不过那这位夫人的大师兄却是更甚一筹,乃是太古一头三叶虫成道,修成天妖无上神通,法力还在当年的洪荒诸多妖神之上。

    当下问了清翼那红云老祖转世是何人,清翼得了鲲鹏妖师的传信,自然知道的清清楚楚,也就一齐告诉了李仝。

    “原来转世在福仙镇节度使贺周家里,这却是好办了,我马上命人去布置就是了。”

    李仝一听,原来是正道门下弟子,也算是对头,就是鲲鹏妖师没有这份因果,自己早晚也要除掉的,现在乐得先行了。

    “那就好!最近我炼天妖聚形之法,已经到了紧要关头,没有要紧的事情,你不要来见我了,这**一成,我不但可以修成天妖不死之身,还可脱去这幅躯壳,到时候你也不用这么愁眉苦脸的对我了。”

    “夫人哪里的话!”李仝正sè道,“不过夫人要炼不死妖身,有什么缺少的灵药,天材地宝没有,我马上命人去找。”

    “那倒不用,前些年我炼这天妖化形幡,耗了你不少就人力,两条青钢金玉矿脉都被采空,眼下幡已经炼成,只要运转九玄,将我这肉身与幡合一,也就可了。”

    “那我就不搅扰夫人炼法了。”李仝笑了两声,转身下了法坛,看看大殿两旁林立的妖幡,皆是高达丈六,幡面做艳红之sè,幡杆却是青得发亮,似玉非玉,似金非金,稳稳插在琉璃地面。

    这一套天妖化行幡共有十八杆,看似轻飘飘的,李仝却是知道,每杆幡都比山还重,两条方圆五十万里的矿脉被采集一空,经过无数次炉炼,最后才得出jīng华,但是人力,就足足动用了千万士兵,尔后这清翼夫人还请了自己几个师兄下来帮忙,用灵药聚成药池,在其中聚养,杂质全去,直追先天,足足用了一百多年时间,才凝成幡杆,而那幡面,却是在太古洪荒之中就炼起。

    要不是李仝帮忙,这十八杆天妖化形幡还要仈jiǔ千年才能炼成。

    炼天妖不死之身以前百年内,要调好肉身,运转心法百年,最后身与幡合,便就大成,身躯金刚不坏,更能有一百零八般变化,乃是上古妖道密法,就算是如今,那鲲鹏妖师坐下,也只有那三叶虫成道的大师兄一人才炼成这门妖功。

    李仝出得后宫,向左一转,那些使女见王爷出来,纷纷叩头,李仝也不去管,穿过养金鲤的玲珑玉池,过了几块灵芝紫花的园子,才到自己的书房之中,坐定之后,吩咐了下人请几个心腹道人前来。

    少时候片刻,使女领进了三个道人,当中一个,白面无须,穿一身道袍半边白sè,半边黑sè,腰间吊着一个彩锦丝囊,祥光艳艳。

    此人正是麻元山yīn风岭修士yīn风子。后面两个道人,一是太毒谷九毒居士,一是巨毛山野蟊道人,除yīn风子乃是麻元老祖门下,那九毒居士,野蟊道人都是散修地仙,独自修行,因为得罪了紫阳门,才避祸到郡王门下。

    三人进来,与李仝按宾主坐下,不等三人发问,李仝就对yīn风子道:“真人先前被那贺周杀了门徒,分明是与本王难堪,不过本王却不好计较,只是本王听得消息,这贺周是正道门下,可是真的?”

    yīn风子点头道:“此人乃是青螺岛主穷神凌浑门下,与蜀山派同气连枝。”看了李仝皱了下眉头,yīn风子奇道:“王爷的意思是?”

    “本王许你去报门徒被杀之仇。”李仝道。“不过行事干净一点,切莫留了后根。”

    “这个贫道明白!”yīn风子微笑道,摸了摸自己没有胡须的下巴,说了几句让李仝放心的话语,三道人出了郡王府,yīn风子召集了门徒人手,悄悄驾起魔云,直奔福仙镇贺府而去。

    话分两头,却说天界一条银河,横贯南北,宽有数千万里,长更是不可度量,也不知道多远之处,天界极北之地,是为北冥,汪洋冰海,无边无际,乃是银河发源之地。

    不过银河一路北去,气候渐寒,天仙都不能抵挡,加上路途遥远,虽不如洪荒太虚星空,但一般天仙,要探索银河尽头,到达北冥汪洋之中,就是驾驶遁光,rì夜不停,也要几年时间不能到达,所以是仙人罕至。

    就算有**力,大神通之仙佛,yù去北冥汪洋取天材地宝,也往往不得回来。原来北冥汪洋之中,有三千冰岛,岛上尽是穷荒妖孽,三千冰岛之中,有一妖师,正是鲲鹏祖师,常年闭关,门下弟子都把北冥汪洋看做私有,不喜外人,只要有仙人入其中,必要拿下,充做宫中的苦力,稍稍有反抗,便即杀死,就算那苦力做久了,门下弟子看不顺眼,也是杀死,元神用来祭炼妖法。

    那鲲鹏祖师坐下,门徒也是厉害,手段也狠,按道理无人去触霉头,但偏偏北冥汪洋之中,产了几种三界仅有的灵药,材料,对修为大有裨益,因此还是有人偷偷去采,但无一不被抓住,久而久之,去了人也就少了,最近三千年内,外人一个都不曾靠近,这妖师门徒也就乐得清净。

    但前几天却是另北冥妖孽大吃一惊,一个黄衣少年居然大摇大摆的飞进其中,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神通,黄云仿佛一个大罩子,把苍穹都罩住了,而这黄衣少年也没有什么动作,就选了一座冰山,盘膝坐在其上,一言不发,仿佛入定,起先有冰岛妖孽想要抓这少年,哪里知道,还未靠近冰山三千里地,就有一股黄蒙蒙的雾阻挡,任是用尽神通,都前进不了分毫。

    一退出三千里开外,那黄雾也就消失,还是远远能够看见。

    这些妖孽便禀报了妖师宫的三十六弟子,哪里知道,妖师宫中的弟子也是一样,不但靠近不了三千里地,就是想要出这北冥汪洋,也被黄雾阻住,不论还是天上,水下,正面,一靠近边缘,就前进不得分毫,用法宝攻打,也是宛如泥牛入海,连一圈波纹都不起。

    这些妖孽却是不死心,连连攻打冰山,想要轰杀这人,更在冰山三千里地之外,用了无数大阵,直到惊动了代师执掌妖师宫的大弟子,鲲鹏祖师衣钵传人三叶真人,带领三**弟子,调动了北冥三千冰岛,布下大阵,用北冥玄煞气攻打两天一夜,对方连毛都没有掉一根,才彻底死了心思,三叶道人也奈何不得,只有回宫请示鲲鹏祖师。

    鲲鹏祖师却一言不发,也不指点什么,三叶道人与众弟子没有办法,一面继续攻打,一面在此等候鲲鹏祖师的指点。

    其实鲲鹏祖师也是十分为难,那红云老祖在混沌之中,就与准提道人有些因缘,若以后明白前身后世,拜在准提道人门下,与他为难,鲲鹏祖师却是杀也杀不得,打也打不得,正准备自己亲自出手,就被周青上门阻止,封锁了北冥,自己却因为拿那河图,洛书修成身外化身,还差了些火候,奈何对方不得,是已弟子问起,自己又不好说,一是怕丢了面皮,二是加紧修炼,赶那时间,赶快修成无上化身,再与周青争持。

    只要冲出北冥,也不管周青,先叫红云转世之身神形俱灭再说,否则迟早是一大祸害。

    “呔!你我并无仇怨,与我为难做甚!”一声音在周青耳边响起。

    周青端坐这冰山,有仈jiǔ千丈来高,通然一体,晶光璀璨,仿佛一条水晶簪子,听见鲲鹏祖师穿音,周青笑道:“我又没伤你门人,也未夺你法宝,哪里与你为难?倒是你要杀我友人,却是与我为难,反正你在这北冥汪洋之中,已经待了千万年之久,也不在乎这点时rì不是?你先与我为难,我不过是请你多待两三年,三年一过,我便走人,哪里有甚因果?”

    “好!好!好!我为洪荒亿万妖众之师,你不过是一小小修士,得了几份奇遇,使那手段夺了我妖族圣物,就敢与我为难,我出关之后,定将你神魂贬进九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远处那座妖师宫,青光直冲天际,却又被黄云阻挡,仿佛锅盖一样,死死压住。

    这妖师宫宏伟异常,漂浮在冰洋之上,快比得上天界灵霄宝殿,万丈台阶,寒气深深,青光耀目,浑然一体,直似整块北冥寒玉雕琢而成,这一相比,那云中子费了辛苦铸成的玉柱仙府和这一比,简直就是茅屋与皇宫。

    妖师手笔,确实惊人,占据天界北冥汪洋,jīng修太古妖道,神通诡异,要不是周青以混沌钟修成第二元神,法力无边,万术不侵,不死不灭,换了别人,早就死在鲲鹏祖师的各种妖术之下了。

    鲲鹏祖师的声音从妖师宫中滚滚而出,但旁人却听不到一点,周青听得鲲鹏祖师咬牙切齿,连忙道:“善哉!善哉!这念头怎生起得?恶念一起,生生不息,如那雪地滚球,愈滚愈大。妖师快快息了这个念头,静修三年方为正道。”

    说罢,便不再言语,任凭鲲鹏祖师如何发声,也自一动不动,端座冰山,头上冲出一抹黄云,笼罩苍穹,只叫整个北冥汪洋,一个生灵都出去不得,外人亦不能进来。

    鲲鹏祖师说了半天,见周青是油盐不进,便也闭口,只有外面玄煞呼号,冰山撞击,北冥之寒水鼓荡而起,万丈浪头,仿佛山崩,铺天盖地的打来,可是无论多么猛烈的攻击,只要一靠近周青三千里,就被薄薄的黄雾阻住,随后烟消云散,寒冰化水,寒水落洋,风平浪静,波澜不起。

    “师兄,这人是哪里来的,如此欺我妖师一门,现在我们出入都是不能,师尊怎还不出手?”

    一青衣道人,cāo控九九八十一座冰岛,相互旋转,凭空霹雳连响,北冥晃动,寒水冲起,变换着各种形状,有水刀,水剑,水龙,水虎,水鸟,水蟒,水箭等等,忽地凭空卷起一阵青黑的煞风,把寒水冻成煞冰,漫天怒号,仿佛宇宙崩塌,齐齐朝周清压去。

    这青一道人乃是鲲鹏祖师二弟子北冥子,见其余师兄弟都鼓动阵法,总共三十六人,还是奈何周青不得,不由心中惊讶。

    “我自出世以来,就随师尊修行,洪荒大战之后,一直在北冥汪洋中伺候师尊,外面事情,也不知道半点,不知道何时出了这号人物,还要与我们为难,偏偏师尊在紧要关头,恐怕不知此事,这人道行在我之上,我也算不出来历,只有等待师尊出关之后,拼着办事不力的责罚,问个清楚了。”

    三叶道人一边鼓荡北冥玄煞气,一边掐算。算了半天,也是一片模糊:“除非我耗费一个元会的法力,用那天妖问道之术,才有可能算出此人来历,不过此人并未伤人,只是封住北冥,不知是何意思,要是激怒了此人,动起杀手,后果勘忧,还是不要造次的好。”

    三叶道人心想了半天,觉得这事情真是莫名其妙。这北冥玄煞气虽然厉害,但眼看是奈何不得此人,三叶道人得了妖师真传,本来有许多厉害妖术,心中隐隐想试上一试,但又怕万一对付了此人,惹的人家发怒,怕是不能抵挡,心中盘算着要不要用。

    又是足足过了三天,黄光不但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盛,三叶道人朝众师弟打了招呼,口中念念有词,披头散发,正准备耗费法力,使用妖术,突然听得妖师宫中传来鲲鹏祖师的声音:“你那法术无用,快快退下。”声音细如婴儿,但仿佛整个北冥,都听得清楚。

    见鲲鹏祖师出声,众弟子都是大喜,不敢违抗法旨,将冰岛归位,退到两边,那些栖息在北冥的妖孽,早就躲到了远处,不知道下潜到哪里去了,没有一个敢上来的。

    一声玉墼,庞大的妖师宫门大开,两排童男童女出来,空中一朵冰青莲花,上坐一碧眼老人,相貌奇古,头上挽起高高道髻,衣服也是碧绿,漆黑的胡须飘在胸前,正是洪荒亿万妖众之师,鲲鹏祖师。

    见鲲鹏祖师出来,三**弟子罗列两旁,恭恭敬敬,中间空出一条冰路,直直通到冰峰之下。

    鲲鹏祖师不理弟子,伸手朝远处的周青一指,细如婴儿的声音又自响起:“周道友,你定要与我为难不成?”

    周青哪里肯再讨论这个话题,索xìng不答,也不出声,鲲鹏祖师连问两声,不见回答,旁边的弟子都自有气,却偏偏奈何周青不得,只看妖师怎生出手。

    鲲鹏祖师又怒笑两声,头上冲出两道混沌气流,一道凝聚成一头龙马,龙马背上背一张河图,一道聚成一头神龟,背上也有洛书,微微一转,河图洛书纷纷化chéngrén形,也是碧眼碧衣,和青莲之上的鲲鹏祖师又七八分相似。

    周青方才睁开眼睛,“三年之后我自会走,妖师何必白费功夫,留些余地不是更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