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混元河洛大阵,周天星斗大阵,此两大阵势,守护远古天庭。

    那河图,洛书,正是压住混元河洛大阵阵眼的先天法器,有无穷的妙用,自从巫妖大战后,河图,洛书两样法宝都落到妖师鲲鹏手上。

    鲲鹏祖师要修混元道果,便要借助此两大先天灵宝成道,只是两大灵宝之中有好些禁法,皆是东皇太一所下,连鲲鹏祖师都奈何不得,因此只有驻扎在北冥汪洋之中,借助北冥玄煞气行事,好轰破禁法,修成无上化身,以证道果。

    饶是如此,也花费了他足足上万年时间,直到数百年前,才炼化成了两件灵宝,本来鲲鹏祖师道行就高,只是一直没有找到那上好寄托执念的法器。

    这一破开禁法,立刻就水到渠成,区区数百年功夫,那洛书已经修成了化身,那河图也修成第二元神,正要继续静修,突然心神恍惚,略一算计,大吃一惊,自己当年的死对头居然还未身死。

    并且鲲鹏祖师还用天妖问道之法算出,这死对头红云老祖转世之身,以后对自己大有不利,甚至自己可能毁于那人之手,顿时心中焦躁,也知道其中因果甚多,非要自己亲自出手不可。

    哪里知道,正要离宫行事,就被周青看破,上得门来,也不和自己打斗,只是用法力封锁了北冥,叫自己连同门人一个都出去不得。

    鲲鹏祖师早就用天妖问道之法算出周青来历,一直盘算,知道对方法力高强,自己虽然不俱,但只怕也难以取胜,是以一面隐忍不动,怕在弟子面前丢了面皮,二是与周青沟通。

    奈何周青铁了心思,一动不动,直到今天,鲲鹏祖师算出,若自己还不动手,那红云老祖的转世之身以后便是有惊无险,更何况是周青要堵自己三年?是以再也忍不住,排架出来,定要与周青见个高低。

    “三叶子,你听好了,等我与勾陈动手之,你就用那天妖不死真身,碎裂太虚,演地水火风,定要破开勾陈法术。”

    此是阳谋,也不怕周青知晓,鲲鹏祖师是以当面吩咐,手下三**弟子,虽然只有三叶道人一个修成天妖不死真身,但就其余各人,法力也是不底,上古妖术,有许多耗费jīng血法力催动的歹毒神通,威力至大,一起催动,各攻一面。

    鲲鹏祖师知道,以自己一人之力,除非用天妖舍身之术,葬送自己的鲲鹏真身,爆碎河图洛书,否则难以破开,但这样一来,不但整个北冥汪洋化混沌,就是自己也道行法力尽毁,成了凡人,不到生死关头,万万不能使用。

    见周青兀自坐定不动,无论自己说些什么,都是一言不发,鲲鹏祖师早就大怒,用手一指,那河图所化的元神在空中变化,仙音大做,无数图影变幻不定,一张蕴涵的无数奥妙玄机的图画朝周青卷去。

    河图之中,有大千世界,诸般幻象,一念一起,如泡影幻灭,能包纳洪荒大地,鲲鹏将此化成第二元神,还有洛书化身催动,运转如意,只随心动,好不畅快。

    河图席卷天地,罩定过来,也到三千里地周围,就被黄光阻住,落不下来。

    不过与黄光略一接触,顿时天旋地转,周青所坐定的冰峰,仿佛被丢进一个快速旋转的大球之中,河图之上的幻象,一生千万,一刹那的生灭消长,好似过了亿万年之久,也似自己过了无量量劫数,不生不灭,空即不空,不空既空,心中大欢喜,直似证得混元无极。

    “这幻象好生厉害!”

    黑风山后山谷地,周青本体元神,自然感受到此念头,只是头上云光清亮,仿佛流泉碎玉,宛如檐前滴水,垂落到法台之上,护住周身,云光之中,十二化身也自入定,各有沉浮。

    有混沌钟护持,自身道行根基也厚,周青万邪不入,一念不起,真灵不寐,也无欢喜也无悲,那第二元神一手平放膝头,另一手伸出,掌心流转黑白二气,两相一绞,冲上高空,化为一只庞大无比的巨掌,朝那河图之中抓去。

    那洛书修成的化身知道第二元神恐怕抵挡不住,忙用手一指,河图停住旋转,shè出一缕晶芒,绿光油油,照得北冥皆碧,这缕晶芒比电还疾,飞刺下来,化成千百来道晶丝,或是缠绕,或是做针扎之状,都围绕在周青所化的手掌边缘,两相斗了起来,难分难解。

    鲲鹏祖师也从青莲之上起身,落在冰洋只上,念一声咒,轰隆一声,北冥寒水冲起万丈来高,恰好高出了周青那座冰峰。

    寒水冲起之后,流转不息,也不落下,鲲鹏祖师用手一指,化为一座冰晶法坛,随后数道红光从妖师宫中飞出,锵!锵!数声,落在法坛之上,顿时上面幡旗林立,案台俨然,信香燃起,童子捧剑。

    鲲鹏祖师上了法坛,居高临下,见那洛书化身驱使河图元神与周青相斗,你来我往,大手连捞,晶丝飞舞,这种壮观情景,把一旁的弟子都看得呆了。

    三叶道人知道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也就乐得观看鲲鹏祖师斗法,等到紧要关头,再运那天妖秘法。

    周青意在封锁北冥三年,实有深意,因此只是一味抵御,只有对方逼的急时,才略略反击,好叫对方知难而退。

    大手猛爆出一团黄光,又浓又烈,那晶丝一触,仿佛是火烧蛛网,丝丝断裂,漫天飞扬,苍穹之上,黄光大盛,碧光全消,北冥冰洋吃得一映,金光耀眼,一座座冰山冰岛都成了金山。

    洛书化身见周青发威,连忙张口一喷,飞出九个妖文,皆有几十里大小,乌光闪耀,排成九宫之势,抵住黄光,那河图也避过了大手连抓,化身chéngrén,两手一挫,一团绿油油的光华冲起,在高空略一幻化,分成九十九口大剑,相互刺击片刻,叮当做响。

    河图元神法诀一指,九十九口天妖剑气一起朝大手刺去。

    一个河图所化第二元神,一个洛书化身,法力浑厚,不管是弥勒佛,还是刑天,相柳,还是英招,计蒙,都远远不如,尤其是能使用太古妖法,还有诸多神妙之用,两相一合,结成混元河洛之势,便抵挡住了周青。

    鲲鹏祖师见自己两大化身缠住周青,心中大喜,取了案台之上的令牌,朝雷门一击,念动真言,凭空就打个大霹雳,震得冰洋晃动,随后鲲鹏祖师细如婴儿的声音响起,怪啸连连,yīn风怒号。

    在鲲鹏祖师的怪叫声中,碧光又盛,那庞大的妖师宫仿佛一张薄纸,轻飘飘的飞起,不带一点声响,越飞越高,眼看就要碰到黄云,突然停住,放出亿万道碧光,直似一颗碧绿太阳,让人不可逼视。

    北冥冰洋之内,金光被一扫而空,不过苍穹上笼罩的黄云,却丝毫不散,反而被碧光一激,越发浓郁,滚滚翻腾起来。

    鲲鹏祖师自混沌成道,手上法宝自然是多,但威力最大的就是河图,洛书,还有这座妖师宫,乃是镇压北冥的一整块玄煞气所化的寒玉,被就鲲鹏祖师镂空,用妖法祭炼,其中更包容了几件先天灵宝,本来是鲲鹏祖师要拿来寄托执念,但后来得了河图洛书,便放弃了这想法,做为法宝使用。

    抢过童子手里的宝剑,鲲鹏祖师先取一道玉符,令牌又是一击,正中坎门,亿万碧雷围绕妖师宫旋转,鲲鹏祖师把玉符穿在剑上,一口妖火喷出,烧了玉符,化为一道青气,做鲲鹏之形,缠绕在剑上,又击一令牌,运剑朝周青一指,妖师宫朝周青当头压下,声势轰隆,三千里外的寒水受不了压力,居然朝两旁散开,水浪旋转,只剩下周青连人带冰峰,孤零零的悬浮在空中。

    河图元神,洛书化身,也合力缠住周青大手,九宫妖文,天妖剑气,纵横冰洋,割破虚空。

    三叶道人看得鲲鹏祖师发动,连忙招呼了众师弟,然后把把身体倒立,几个旋转,头发披散,口中念动邀咒,一蓬妖火冲出,落在四周,烟岚四涌,中间现出十八杆天妖化形幡,三叶道人在妖烟妖火之中,现了三叶虫真身,若隐若现。

    三叶道人正要运那天妖不死之身,冲上苍穹,把虚空粉碎,演化地水火风,再行鼓荡,配合鲲鹏祖师缠住周青,一举破开封锁,飞将出去,便是海阔天空。

    周青微微叹了一句:“何必如此。”

    大手连捞两下,逼开了河图元神,洛书化身,收将回来,念动咒语,将身一合,一股黄云腾起,钟声连响,悠扬悦耳,周青整个人已经消失不见,只见得一口大钟,做混沌之sè,连响三下之后停住,余音不绝。

    钟声一响,那三叶道人仿佛吃了一计定身咒,刚刚飞到半空,就停住不动,妖火也不旋转,那河图化身,洛书化身,空中落将下来的妖师宫,都自一动不动。

    尤其是妖师宫上,缠绕的亿万碧雷本来奔腾不修,现在也愣在周围,直似被冻结起来,既不消散,也不动弹,怪异到了极点。

    整个北冥汪洋之中的一切一切,包括鲲鹏祖师,各大弟子,深藏在最深底层的妖孽,被钟声一响,似乎连真灵都被镇住,不能想,不能动,不能看,不能听,不能闻,似乎连时间都静止下来。

    余音一声一声在北冥汪洋之中回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万年,也许是一个刹那,直到钟声消散在整个北冥汪洋之中,那三叶道人只感觉自己被钟声震了一下,随后清醒过来,不由大吼一声,鼓荡天妖化形幡,直冲而上。

    “住手!”三叶道人听得是鲲鹏祖师细如婴儿的声音,想不通师尊为什么要自己停手,不过却不敢违背,煞住身形,稳稳停在苍穹之上,抬头一看,发现黄云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来师尊已经破了那人禁法!”三叶道人见鲲鹏祖师用剑一指,妖师宫缓缓飘回原地,而那座冰峰之上的黄衣少年勾陈已经不见人影,顿时大喜,运起妖法,将天妖化形幡收进肉身之中,翻身下来。

    “幸亏师尊破了禁法,否则我运天妖不死真身演地水火风,最少要消耗一个元会法力,却不是可惜?”

    三叶道人正要开口说话,突然发现鲲鹏祖师面sè不对,硬生生把到了喉咙的话语吞了下去。

    那边北冥子已经上来,对鲲鹏祖师大声呼道:“师尊修成无上化身,那小小的勾陈怎是对手……”话音未落,鲲鹏祖师大怒,一个巴掌拍去,把北冥子打下法坛,滚进汪洋之中,大声惨叫起来。

    众弟子不知道鲲鹏祖师为何发怒,都不敢出声,直到鲲鹏祖师大袖子一甩,领了童男童女进得宫去,这些弟子才面面相对,一脸的疑惑。

    三叶道人心有所动,连忙飞出了北冥汪洋,盯看银河许久,最后掐指一算,大吃一惊,差点没有骇昏过去。

    “原来已经过了三年啊!!!!!”

    大唐国都城长安,人口近亿,正处在南瞻部洲zhōngyāng之处,压住大洲龙脉,城高池广,方圆万里,从东头,奔到西头,都要走上好几个月。不过这般广大城池,热闹非凡,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都城之中,宫殿林立,庭院深深,道观也多,那酒楼,jì院,铺面,平房等等相互交织,宽阔青石大路形成一道大网,大网中心,一座皇宫巍然耸立,庄严宏伟,祥光万道,瑞气千条,直冲上三十三天,仿佛要与天帝天宫一争辉煌。

    黄道元这些年灭佛有功,打下西牛贺洲一大半疆土,那天竺佛国,退缩到极西之地,龟缩不出,唐王见其成不了气候,也不继续攻打,只是修建城池,把西牛贺洲纳入大唐国版图之中。

    得了封赏,黄道元谢过皇恩之后,匆匆出了午门,骑上一头皇帝赏赐的红麒麟,一拍屁股,四踢生风,腾云而起,风驰电掣,不一小会,就来到了西头自己府邸之中。

    这府邸占地十里,周围绿树成荫,花草茂盛,一条小溪从中见流过,甚是清幽,转过十里青石小道,就是大街。大街之上,人声鼎沸,但声音哪里传得过来。

    黄道元落在自己门前,早有两个jīng壮的兵士牵了红麒麟,也不去管,一进大门,就听得剑气呼啸,金光耀眼,只见一男一女在比拼剑术,男的十五六岁,女的要大上一些,若大一个庭院,尽是剑气,黄道元只觉得呼吸困难,连忙祭起自己的剑光护住。

    见黄道元祭了剑光,这一男女连忙停了下来,各自收剑,叫声道:“师兄回来了!”

    “好剑术,你们两个,小小年纪,就有天仙修为,真是另我汗颜啊!”黄道元也自收剑笑道。

    原来这一男一女正是贺子博与晶儿,三年前因是被yīn风子追杀,连同父母一其逃到长安城中,因为黄道元是蜀山弟子,乃是李英琼门下,那贺周还比他高出一辈。

    长安城中,也有郡王之人,是以几人不敢暴露身份,只投进了黄府之中,隐藏起来。

    那福仙镇被郡王报上,说是节度使得罪了仇家,被灭了满门,唐王心中虽然明白,但眼下苍莽斗剑在及,正邪两道还未分出胜负,李世豪也就对自己弟弟这事情不闻不问了,重新安排一个节度使过去,便也没有了下文。

    “贺师叔与林师叔呢?”黄道元问道。

    “爹爹与娘今rì去了玄妙观见师叔去了,师兄今rì有甚事情?”贺子博问道。

    “无事无事!你们继续炼剑!”黄道元进了书房,心中想道:“我那妹子前天就已临产,到今rì还未生下来,此事情怎好对这两小孩说?”

    黄道元妹妹乃是唐王最宠的妃子之一,今年怀胎,已有十月,三天前就喊肚痛,却到如今都还未生下来,皇帝请了无数太医,用了无数灵药,也无一点效果,刚才召见黄道元,也是为了此事。

    “不知道我这外甥是男是女,要是男孩,那正好是皇上的一百个儿子呢!可惜九十九皇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投胎,出生还有异相,深得皇上宠爱,又是皇后娘娘所生,只怕rì后陛下隐退,此子继位的可能甚大啊。”黄道元心里胡思乱想。

    谁都没有注意,此时三十三天外一道金光投了下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