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且不说黄妃即将产子,周青为此不惜耗费元气jīng神,运那天道玄功,催动第二元神,将那混沌钟镇压鸿蒙,定大千鸿蒙的无上威力运将出来。

    虽不能真个将大千世界,太虚宇宙的轮回运转定住,但锁住整个北冥汪洋,却也还勉强能够行事。

    只是终究是道力尚浅薄,定住北冥三年,不但本体jīng神有些疲惫,连那第二元神也有些不相磨合,需要寻觅一地,重新修炼些时rì,才能回复如初。

    在混沌钟无上威力之内,任是鲲鹏祖师用河图洛书修成了身外化身,第二元神,也无计可施,一点都奈何不得,除非是证了混元无极的太上教主,自身寄托虚空,谁能脱将出来?

    就是周青自己,进了这一片北冥汪洋,也自一样,丝毫不能取巧,大千世界,太虚宇宙的运转轮回,乃是至尊之道,任何先佛都要受其束缚,周青虽得了**力,但依旧不能超脱出来。

    天界云端,一条银河波澜壮阔,其中星光点点,以周青目力,自然看得出来,乃是天河星砂焕发祥光,只知道这砂藏于河底,每兆吨星砂之中必有一粒亿万年jīng华聚集的母砂,灵效非凡,用自身法力祭炼,就可抵御劫数。

    只是那母砂深藏河底极深之处,又有几千丈来深的星沙埋藏,且这银河之水,不比凡水,更那底层,长年rì月星光照shè,jīng华沉淀而下,聚成一元重水,一滴就有数万斤,天仙都难以下潜,更别说是钻进底下星沙之中,寻找母砂了。

    周青巡游了片刻,突然见一座岛屿插天而上,笔直一条,颜sè翠绿,上面奇花开放,点缀有红蓝之sè,十分秀美。

    看得这岛屿风景甚好,自己正好要找一地将第二元神调好,顺便用法力刺透银河底层的一元重水,寻几粒母砂炼成法宝,可赐与门下弟子渡劫之用。

    飞身上了岛屿,猛见一道金光从三十三天下来,瞬间穿过天界,周青顿时大吃一惊,运起法眼,透过天界,见那金光仿佛剑形,直直落向南瞻部洲zhōngyāng,正是大唐国都城长安。

    周青顾不得元神受损,强运法眼,jīng光暴shè,看了清楚,只见那剑形金光落进皇宫一所偏殿之中,随即隐去,不见踪迹,过了好一会,又见一条斗大红光从偏殿内冲出,透过琉璃宝瓦,shè向天际,直逼斗府坎宫。

    周青见那红光居然有冲上天宫的趋势,连忙抬头平视,那红光却无踪影,那大唐国皇宫之中,太医,宫女,太监胡乱奔走,少时候片刻,华盖璎珞闪动,却是皇帝驾临。

    周青本想再看,但恐元神再次受损,又要多费些时rì才能恢复,便收了法眼,就地在山峰之上一块大石坐下,两旁有花丛鲜艳,红蓝绿三sè相交,开得鲜艳。

    运起元神,调好气息,周身三丈有薄薄一层黄光,自持法力无边,周青炼法之时,也不怕有人来搅。

    突然几声狞笑怪音从远处传来,不过少许,前面一道五彩晶芒,风驰电掣朝这岛屿奔来,后面有大团黑云妖烟,紧紧咬住这五彩晶芒追赶,那狞笑怪音,正是从黑云妖烟之中发出。

    眼看快要接近这岛屿,那五彩晶芒似乎看见了一团周青,微微惊讶一下,这一分神,后面黑云妖烟当头赶上,飞出一条白毛茸茸的大爪子,两三亩大小,朝五彩晶芒抓来。

    五彩晶芒见状,停下身形来,却是一位貌美少女,扬手一指,包裹周身的五彩晶芒化成一口奇形飞剑,朝那白毛怪爪刺去。

    白毛怪爪一顿乱抓,那飞剑砍在上面,火星翻飞,却连毛都斩不掉一根,还好少女运剑jīng妙,好几次都快被白毛怪手把剑抓去,却总是逃脱,那团黑云妖烟连连怪笑,鼓荡上来,又飞出一只怪手,合力一抓,拿住飞剑一搓,顿时五彩晶芒一闪,碎屑翻飞,一口仙剑就被毁去。

    少女咬咬牙齿,取出一金光闪闪的小球,乘那两只怪手搓碎飞剑之时候,猛的打出,顿时卷起百丈金霞,金霞之中,红雷翻滚,霹雳震天,一奇朝那团黑烟妖云卷去。

    黑烟妖云似乎没有料到少女还有这一手,吃得金霞一卷,惨叫一声,收回怪手,两手一搓,一团妖光抵住红雷,随后妖云疾如闪电,滚滚远去,几个呼吸,就不见踪影。

    “你是谁?怎么在我家里打坐?”少女定睛看了周青,见其一动不动,连忙问道。

    周青落地之时,被三十三天外剑形金光所吸引,加上又要炼法,黑风山本体元神也有些受损,都要恢复,加上这岛上并无禁制,一时不察,没有料到这岛屿乃是修道之人的洞府。

    这少女来到面前,生得杏眼桃鳃,十分美貌,似曾相识一般,但要炼法,不好分心算计,只是答道:“我元神受损,路过此地,急于炼法,不想有人居住,望女仙莫要见怪。”

    少女一听,望了周青几眼,见其周身黄光正而不邪,纯光浩然,也不怀疑周青话语的真假,只是急忙道:“我乃天界极西昆仑弟子,刚才那妖人乃是天界天yín老妖炯无尘的九大元神其中之一,被我玉清金霞雷光球所伤,等本会必要以本体赶来,我万万不是对手,还要想法逃避,此地不可久留,你还是速速离去,寻别处炼法吧!”

    周青一听对方是天界极西昆仑弟子,心神一动,又看了这少女两眼道:“我一炼法,不能动弹半点,否则元神被真火烧化,比死还要惨。”

    少女一听,却是急了,连忙道:“这该如何是好?那天yín老妖极其凶残,就是那天界荡魔大元帅托塔李天王几次天兵围剿,都奈何不得,要是赶来,见你入定,定要抓你回去,拿你元神婴儿祭炼妖法。”

    周青一听,脸sè大变道:“原来刚才追你的是天yín老妖炯无尘,我真是命霉,不过动也是死,不动还有一线生机,我身上还有几件防御法宝,只要能够抵挡三天,便可恢复,到时候寻觅一线生机,有望脱身逃走。不过你既然是昆仑弟子,不在西昆仑修行,跑到银河做甚,还招惹了那穷凶极恶的yín魔?”

    少女看了看远处的天边,声音急促道:“那老魔无恶不做,前几位师姐外出被她害了,因为本门几位师长要闭关炼法,脱身不得,是以本门师长叫我与几位师兄师姐请几位前辈相助,出来之时,也赐了好几件灵宝,不想一出来,老魔已经察觉,我们不敌,分头避开。”

    “这座岛屿本是我初成道果之时,四处玩耍所发现,也住了一阵子,发现内腹中空,能通到河底,我在此地住了几rì,一来是想采几粒星河母砂,修成法宝,抵挡老魔元神,二来是先躲一阵子,等老魔找不到我时,再出去寻几位前辈。”

    “不想今天突然收到几位师兄师姐传信,说是联络到了几位前辈,五rì后一同商量怎样诛杀老魔,我正yù出去与他们会合,却不知道老魔分化元神就在附近徘徊,用元神追我。我拼着毁去了五晶剑和好几件仙宝,用玉清金霞雷光球伤了老魔元神,这老魔睚眦必报,定不会甘心,定要寻来。”

    周青道:“既然如此,你且先走,我是不能动弹,不过却能拖住老魔些时rì,你与师兄弟会合,岂不是好?”

    少女一听,觉得有些道理,把身一纵,朝东边遁去。

    周青皱了皱眉头,觉得此事有些蹊跷,正要分神算其因果,突然那女子又自飞了回来。

    “你又回来做甚?”周青问道。

    “我突然想起,你只能抵挡三天,而我要两天才能与师兄师姐会合,更要商量准备些时rì,万一你抵挡不住,我岂不是叫你帮我挡了一劫,心不能安,还是帮你一起抵御老魔,刚才已经传信给师兄,希望能赶过来。”

    少女话未落音,一声怪啸起自天边,九瓣黑烟妖云结成一朵奇花摸样,上面坐一白衣男子,比电还疾,望空扑来。

    “不好!这老魔居然亲自来了!”少女大惊,正要祭出法宝,那白衣男子就扑到了上空,先是喋喋怪笑,面目狰狞yīn冷,见了下面的少女和周青,用手一指,九瓣黑烟妖云一起罩下,顿时鬼哭湫湫,yīn风呼号,随后又有无数赤身**,妙相毕露的妖女跳起舞来,看得这少女面红耳刺。连忙祭起一蓬烟岚轻云。

    “贱婢!好大的胆子,敢伤我元神,快快就擒拿,随我去快活,否则把你炼成生魂,叫你同她们一般!”

    这些赤身**的妖女都是炯无尘抓的女仙女妖,吸干真yīn之后,将元神炼成生魂yīn魔女诱惑对头,十分厉害。

    炯无尘一面yīn笑,一面催动九大元神,黑烟之中,又飞出九条白毛大手,当头朝少女烟岚抓来。

    那篷轻烟看似无物,但被白毛打手一抓,仿佛提一钟罩,慢慢上伸,少女用力镇压,却有些气力不济的模样。

    天yín老魔炯无尘有心戏耍,一味yīn笑,想把这少女玩弄个够,再擒回去羞辱yín乐,也注意到了周青,但见对方还手不得,便也不放在心上。

    少女抵挡困难,偏偏对方嘴里又yín笑不断,说些下流到极点的话语,直气得面sè通红,差点哭出来。

    突然一声个大霹雳响起,黄云翻滚,yīn风全消,**妖女也都消失,少女浑身压力一轻,只见远处白云缭绕,河水滔滔,一片清明,眼前隆起一座水山,稳稳浮在银河之上。

    山腰之间,露出一个半截身子,正是刚才嚣张到不可一世的天yín老魔,显然是压在山腰,连连挣扎,嘴里大声喝骂,偏偏一点都出来。

    少女看得呆了,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就听得周青道:“是我抽出河底的一元重水,把他连同九大元神压在中间,出不来的。”

    少女嘴巴张开,转过身来,用手指着周青,嘴里结结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青脸sè凝重,不管少女如何,劈头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不由自主道:“我叫凌瑶琪……”

    “何时成道?”

    “五十年前师傅把我渡去西昆仑,二十年前成的仙道。”凌瑶琪憨憨的道。

    “哦!原来如此!”周青面sè缓和了一些道:“我也无瞒你,我乃天界四帝之中的勾陈,因去北冥汪洋找鲲鹏祖师麻烦,元神受点小损,刚才见你,便觉是前缘所定,人力不能脱身,又恐你还是前生xìng子,才试你一试,你却因遭我毒手,虽被姜老鬼渡去业力,索幸的是xìng情大变,根基也比以前要厚许多,当年恩怨,其实是个笑话,不过我既然与你有缘,便许你三件事情,帮你三次,这天yín老魔我帮你压住,便任凭你处治,就算一件,还有两件,你有甚要求?”

    凌瑶琪听得目瞪口呆,云里雾里,哪里能懂?不由摇了摇头。

    周青见状,把手一招,那一元重水凝成了山峰迅速变小,落到手上,那天yín老魔也变得只有指甲大小,镇压在山腰,见了周青连忙叫叫喊饶命,周青理都不理,在山顶,山底分画了两个符咒,再给了凌瑶琪。

    “这小魔头修成了九元妖身,不好诛杀,我早已不开杀戒,无法破戒帮你,不过你拿此回去,你师门长辈自有办法,我许你两件事情,绝不食言,以后若有为难之处,可持这水峰来黑风山找我。”

    说罢,传了几句口诀,身形一动,遍地金光,一条黄虹划破虚空,消失在尽头。

    却说凌瑶琪持了水峰,一路浑浑怏怏,不知道东南西北,也不和师兄传信,过了十几天才到了西昆仑,拜见师门长辈,那西昆仑一脉,本是人间传承昆仑一脉,因封神之事,杀劫过重,姜太公只有兵解,转世重修,第二世修成仙道,上了天界,是为昆仑祖师。

    “你前身之事,与那勾陈有些瓜葛,是以我渡你上来,rì后我还有一场劫难,还要依仗于你。”西昆仑山中,那祖师对凌瑶琪道。凌瑶琪点了点头,当下无话。

    大唐皇宫之中,李世豪也自心急,不顾皇帝体面,在外面走来走去,太监,女太医,宫女跪了一地,房间里面隐隐传出女子的惨叫之声。

    “这是朕的一百个儿子,一百个儿子!”

    李世豪甩了甩龙袍,从左走到右,从右走到左,他自两百七十年前一统南瞻部洲,国运昌隆,子嗣也多,公主有四十来位,皇子有九十余位,自七年之前,皇后生下九十九子,便再无一子降生,倒是公主又生了几个,正好自己宠爱的皇贵妃十月之前又换了一胎,钦天监一算发现是男,这才欢喜不已。

    前天黄贵妃就自临产,直到今天都未出生,李世豪着实有些焦急。

    “父皇!”一个清脆的童音从门口传了出来,李世豪回头一看,正是自己的九十九子李元,出生之时,漫天红光,九条金龙在房屋顶上来回旋转,随后演化为rì月星辰,乃是大吉之兆,几位钦天监算出此子乃是九龙争天之命,因此被封为太子。

    “你来做甚?”李世豪一看是李元,心中也有几分喜欢,不过现在却是顾不得,心中十分焦急。

    “我来看看弟弟。”

    李元眉清目秀,灵气逼人,居然是修道天才,两岁修仙,而今已渡了九大天劫,只是炼神化婴还差点火候,却也是地仙一流,正是这个原因,李世豪才立了他为太子。

    朝李世豪行了大礼,李元退到一边,突然心神一动,抬头看了看天际,一道剑形金光直冲下来,顿时面sè大变,于此同时,李世豪也发现了异常,抬头一看,金光穿过屋顶,落进里面,陡然就是一道红光,冲上天际,刹那之后,消失不见。

    陡然听得婴孩啼哭之声,随后一个女太医匆匆跑了出来,嘴里大叫:“陛下……”

    李世豪哪里肯听完,一把抢了进去,李元也随后跟了进去,看见房屋里面的情况,顿时目瞪口呆。

    女太医都退到一边,黄贵妃已经昏迷,一个婴孩躺在床边,头上三尺悬浮一口宝剑,李世豪一进门就被宝剑吸住目光,只见这口剑长三尺,剑身两面,一面刻rì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两面,一面书渔牧农耕,一面书圣人教化之篇章。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