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圣道!圣道!”李世豪见了这口圣剑,嘴里喃喃自语,双膝不禁有些发软,仿佛要跪将下去,顶礼膜拜一番。

    这口圣剑呈金黄之sè,一圈圈光晕荡漾出来,整个屋子一片明黄,好似在显示着无上的威严,就是以大唐帝王的威风霸气,在这口圣剑之前,也宛如一点荧火,不值一提。

    “不对!我怎么能向我儿子下跪!”

    李世豪终究已经修成了地仙,元神炼成道家元婴,成了长生之体,身上龙袍也有真龙灵气,头上金冠,腰带,帝王履,无一不是驱邪安神,凝心固体的无上法器,平时所居住的真龙阁,也是南瞻部洲正中一点先天灵气汇聚的灵脉,一念被摄,身上就发出一圈薄薄的金光,与这口圣剑的光华想抗,虽然小得可怜,但还是清醒过来。

    刚刚驱下身子,又猛的惊醒,李世豪出了一身的冷汗,四面一看,整个屋子里面的宫女,太医都已经五体投地,慑服在圣剑光华之下。

    突然,自己身后隐隐现出一圈红光,李世豪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九十九子李元,头上现出笆斗大一团红光,红光之中,又九条金龙飞舞,虽然面sè难看,双腿颤抖,却也不自跪下。

    李世豪见状,心中无端一喜,对这李元又多了几分疼爱,无端对刚才出生的这个婴儿起了一种厌恶。

    “我不管你是什么圣人托世也好,才一出生,就险些叫父皇下跪,哪里有这个道理?那钦天监虽是算出人教大兴,眼下两个儿子都有异相,一个九龙争天,一个打娘胎里出来就持有千古圣皇轩辕氏之剑,该着落到谁身上呢?”

    李世豪心里乱想,脸上流转不定,突然一声婴孩啼哭传了出来,接着就变了嚎啕大哭,一屋子金光全收,那口圣剑化为一条金光,径直钻进婴儿顶门去了,一点异样都没有,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影。

    “父皇!父皇!……”

    直到后面有人轻轻的呼唤,李世豪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见自己站在屋子zhōngyāng,其余的宫女都忙碌起来,帮婴儿洗澡,换衣服,李世豪越发觉得刚才是幻觉。

    “刚才是怎么回事情?”李世豪和颜悦sè的对李元问道。

    李元道:“回父皇的话,刚才弟弟出生,头上闪了一道金光,随后不见了,然后父皇就愣在这里了。”

    李世豪再问:“那金光是不是一口剑的模样?”

    李元点了点头,李世豪得了确认,又思付了一阵,最后好似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只是对那醒过来的黄贵妃安慰了两句,叫其好生修养,也不看那婴儿,说了几句,随后就排驾而走。

    到了自己的真龙阁中坐定,想了一会儿,便传来钦天监询问,看看一百皇子的命格如何,又说了那一百个儿子降生,头上出现圣皇之剑的事情说了。

    这钦天监身传八卦紫金道衣,面红长须,紫眼重瞳,周身青气氤氲,手拿一青玉柄拂尘,银丝垂下,端的是仙风道骨,飘飘出尘。

    刚才一百皇子降生,也有异相,这钦天监早看了,正等皇帝来问,只是听见圣皇之剑,面现惊讶,随后恢复如常。

    连忙把李世豪请上了监天阁,这监天阁在皇宫南面,除了真龙阁以外,就数它最高,全用jīng铁混合紫金溶烧成砖堆砌而成,上有刻伏羲八卦,先天易数,太极之形,龙虎风云,方圆九千九百九十丈,接天而上,上了顶端,白云还在脚下,几乎是御云乘风,与神仙往来,实在是无比舒畅。

    这钦天监乃是天界西昆仑一长老,与乃祖师姜太公转世之胞弟,名为太元真人,擅长先天易数,算计颇深,特下仙界,积修功德,辅佐人皇,监察天下,防邪魔搅扰凡人。

    太元真人命一童男,取了九只碗口粗细的信香,然后仗剑披发,口中念念有此,把一道黄符烧了,丢下一枚金钱,过了片刻,又烧一道玉符,丢下一枚金钱,最后待信香快完之时,烧一道紫符,再丢一枚金钱,望三十三天外跪拜。

    李世豪只见三枚金钱还在滴溜溜旋转不停,信香一完,立刻就停了下来,正要细看是何卦相,猛然之间,凭空一个大霹雳响起,靠近南海之地远远冲出一股黑气,只是极远,李世豪运足目力,也只见的是一条黑线冲上天际,最后南方天空,灰蒙蒙一片,而刚才是碧空如洗的晴朗天气,却旱雷连发,也不知道是何缘故。

    “好妖孽,好妖孽!”太元真人向天问道,天地交融,转易数一术,演八卦之奥妙,受不得半点干扰,气机一乱,三枚金钱猛的跳起,摔在地下,裂成了数块,却是废了一卦。

    “我这先天易数,乃是伏羲所摄,文王演化,万事皆在其中,刚才被妖孽出世搅乱,想必是天数有定,勿要我泄露天机,不过一百皇子生有异相不假,但古来成大事者,都有异相,陛下也不用在意。”

    “恩!”李世豪也没有把太元真人的话听进去,只是两眼shè出晶芒,远远望了南方那条黑线,眉头皱成了一条直线,显然心中十分不安。

    “邪气接天,分明是巨魔妖孽,偏偏又出自南海郡一带,这……”

    “恩,陛下说得不错,南海一带有妖孽修成天妖不死真身,传闻此真身修成之时,要引动天象,妖气纷腾,正是此番景象。”太元真人也自看了远处的黑气道。

    李世豪心中通明,也不多问,只是向那南方多看了几眼,然后下了监天台,转架回了真龙阁,随后发了数十道圣旨。

    却说刚才,正是南海郡王李仝的夫人清翼将十八杆天妖化形幡融进肉身,庞大妖气冲天而起,上伸九天罡风雷火之中,下钻到地肺岩浆,借那乾天真罡,坤yīn煞气,yīn阳相济,清浊相交,天地相融,人幡一体,修成了天妖不死真身。

    一个时辰之后,黑气尽收,碧空如洗,红rì皎皎,天清地明,李仝立在大殿之外,就闻得一声娇笑,媚彻骨髓,另人一听,就自心神荡漾,不能自持,门户随后一开,一身粉红轻纱罗衫,面如桃花,身秀婀娜的女子走了出来。

    “恭喜夫人修成天妖不死真身!”李仝迎了上去,拉起清翼的手,十分欢喜。

    清翼又咯咯娇笑起来:“你先不要猴急,我刚才放出天妖之气,想必你那皇帝兄弟已经见了呢?”

    李仝笑道:“怕他来着,我不先反,他能奈何于我?莫非还敢先起兵伐我不成?晾他也无那个口实。”

    当下无话,过了几天,李仝因为每过几月,就要宴请一些修士,这天正是宾客齐聚的rì子,两人拉着手,一边调笑,一边转过后面花园,行了九曲回廊,玲珑玉池,奇花芝园,晶玉琉璃路,方到了前宫,只见偌大一个宫殿,玉案条条,罗列两旁,下有蒲团可坐,旁有使女斟酒,中间有歌舞细吹,大柱之上有龙鲸涎香,人一入内,仿佛进了温柔软香之窟中。

    见李仝夫妻从后面转了出来,顿时歌消舞停,李仝拍了拍手,这些歌女使女都退了下去,只剩两边玉案上端座的数十个宾客,其中有僧有道,有男有女,也有秀士居士,更有那面目狰狞,仿佛未开化的妖人一流。

    李仝一看,却是少了几位重要人物,连忙传音给席中的yīn风子问道:“不是叫你去请天尸教祖,百魔教祖,怎么两大教都未过来?”

    yīn风子连忙答道:“天尸教祖,百魔教祖两人都在闭关炼宝,准备三次苍莽斗剑,分身不得。”

    “郡王何必在意那些跳梁小丑。!”一声冷哼在李仝耳边响起,李仝大惊,定眼一看,却见又边一案旁坐一男一女,男的俊郎,女的貌美,那男的似笑非笑,正望自己,显然是截听了自己的传音。

    李仝看了看清翼,发现她也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对男女。

    “王爷,这是三清山轩辕法王夫妇,邪法通天,更胜那天尸,百魔两教之祖。”yīn风子丝毫没有察觉到,只是见李仝看着轩辕法王与鸿雁两人,又传音道。

    李仝一愣,随后笑了起来,下面一干邪魔,基本都是以前旧识,李仝也不必客气,只有轩辕法王夫妇并不认识。

    本来李仝是叫yīn风子去请天尸老魔,百魔道人出山,问一问这两大名气极盛的左道邪魔,看那苍莽斗剑有无把握,二来是作为拉拢,两大左道门派,在朝廷之中都有不小的势力,门人也做了大大小小的官员。

    那天尸老魔被金蛟剪插断手脚,又失了三十六杆天尸聚魔幡,幸好得了玄yīn地龙,还在辛苦祭炼魔器,哪里有时间分身,百魔道人也是如此,都不能分身,yīn风子一打听,知道最近三清山轩辕法王名头很盛,便去邀请,那轩辕法王正要广收门徒,巴不得和郡王绞上,也就前来了。

    李仝见轩辕法王居然能截住自己传音,也知对方法力高深,心中欢喜,但在场人多,不好单表热情,只有一面含笑点头,一面端起金樽四处劝酒,劝了几圈,酒已过了三寻,李仝夫妇两人走近轩辕法王。

    “王妃果然法力jīng深,居然修成了天妖不死真身。”鸿雁看着清翼突然笑道。

    清翼看了看鸿雁,浅浅一笑道:“姐姐早就修成了阿修罗无量神通,还笑话我怎的。”

    两女早就明白了对方的底细,说了两句就已经投缘,轩辕法王也与李仝分说几句,李仝便自去陪酒,莫约过了半个时辰,酒宴散去,轩辕法王夫妇被请进了李仝书房之中。

    且不说轩辕法王与李仝都商量些什么,单说那黄贵妃产下一百皇子这天,贺子博与晶儿哪里知道,玩耍一阵都,双双都感觉到无味。贺子博就要出去逛一逛大街,奈何晶儿怕遇到郡王手下的左道邪魔,一味不让。

    “在长安城中居住了三年,整rì都在师兄家里,都快闷死我了,如今我已经修成了仈jiǔ玄功,还有那黄衣前辈炼过两口宝剑,怕他做甚,总不可能就一直闷在这里吧!况且那黄衣前辈说了,我们还有机缘拜得明师,说不定一出去,就碰到明师也不一定呢!”

    贺子博耷拉脑袋,瞧了瞧门外。

    “出去也可以,不过要带上隐身符!”晶儿喝道。

    贺子博一听,嘴里嘟哝两句“多没有意思”之内的话语,却也奈何晶儿不得,只有取了一片玉符,通体微微县了金光,里面有一团火焰流转,一戴上身,就感觉一股纯阳之气滋养元神,通体舒服。

    贺子博念动咒语,身行陡然消失不见,连一点气息都没有,晶儿手一动,已经被人拉起,同时身形也自隐去。

    “噫!?这符真是奇妙,比青螺教祖的灵符还要强呢!你从哪里弄来的?”

    “那当然,这符听说是海外娑婆净土大rì如来佛祖所炼,前一个月蜀山金蝉师叔来长安送我的,那时候姐姐用功炼元婴,一时候没有告诉你,后来就忘记了,现在才想起来。”

    “大rì如来佛!”晶儿倒抽了一口凉气,与贺子博出了门,便是一条林荫道,两旁都是合抱的桂木,正值八月开花时节,杏黄的桂子洒了下来,一片清香。

    这条十里小路,青如玉质的石板地面,除了桂子以外,一点都看不到灰尘,只有几名宫女用锦扫轻轻的把桂子扫过一旁,两人用了隐身符,自然无人看到。

    “怎么样,幸亏带了隐身符出来吧!”晶儿暗暗注意了四周,运起仈jiǔ玄功,发现了有一丝丝的yīn邪之气,知道是有邪魔左道时常窥视这里,要是刚才贸然出来,正好让其知道了行踪。

    突然听得流水淙淙,前面出现一座白玉拱桥,只有几步之长,jīng致小巧,上面雕龙刻凤,过了桥,在走几里,就是大街了,这一条小路,乃是黄府私产,边口有士兵把守,闲人进不来。贺子博与晶儿也乐得一边玩赏。

    “咦!那道人是谁?怎大模大样的坐在桥上?”贺子博用手一指,果然桥上正坐一道人,一身青衣,正望着桥小的流水。

    “莫非是蜀山的前辈?”贺子博突然起了童心,仗有大rì如来佛祖的隐身灵符,无人能够看穿,两人悄悄的走上了桥,来到道人身边。

    只见这道人极其古朴,仿佛一块经历了亿万年的磐石,盘膝而坐,左边放有一幅渔鼓,右边放有一个七寸来长,紫光闪闪,仿佛锤子一样的东西。

    贺子博两人悄悄到了这道人旁边,见这道人果然没有发现,心中甚是喜欢,突然见红光一闪,却是黄道元跨了红麒麟从顶上飞过,只有十来丈高,面目都看得清楚,两人正要打招呼,却突然发现自己隐了身形,黄道元自然看不见两人,也好象并未看见坐着的道士,径直一个上冲,上了云端。

    “不对!这道人来得的蹊跷,要是蜀山前辈,黄师兄断然不会这么飞过,最近我两一直在府中,也未来什么客人。”晶儿拉了拉贺子博道。

    大rì如来的隐身灵符,连声音都可隐去,因此在这道人旁边说话,两人也不怕他听见。

    晶儿连说了几句,发现贺子博并没有回答,连忙一看,才发现贺子博呆呆的看着桥下流水,连忙顺着目光看了过去。

    桥下依然流水潺潺,一个个的小旋涡仿佛太极,轰隆!眼前空空蒙蒙,宛如混沌,随后猛然破碎,地水火风奔涌,一道金桥划破虚空,地水火风纷纷平息,化为黑白气流,一清一浊,清的上升,浊的下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猛的惊醒,眼前景sè依旧恢复了原样。

    贺子博一脸惊讶,拉了晶儿自对道人下拜,五体投地,连连叩了三个响头道:“红云谢过盘古真人指点。”

    这道人动也不动,只是道:“红云,你可愿随我修行!”

    贺子博伏地道:“我愿皈依!”

    “恩,你还有尘事因果未了,等你了了尘事,便去碧游宫听讲便是!这渔鼓,紫电锤赐你炼魔。”

    说罢,道人已经不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