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贺子博见了那长七寸,紫光闪闪,苍劲的雷电符文雕画的紫电锤。还有通体腊黄,两尺来长,形式竹筒的渔鼓,心中十分欢喜,却又回忆起前身诸多事情来。

    他虽然观鸿蒙开辟之景,被通天教主以无上大道运转造化,知晓了前身后事,还了本来面目,但自身法力却是丝毫未增长,前身所炼的法宝也都失去,一些因果仇怨只怕不好了段,现有了通天教主所赐的法宝,自能逢凶化吉。

    “喏!你在想些什么?这两件法宝可是非同一般啊,快快收起来,免得叫别人发现,以我们两现在的道力,可是保不住,刚才那道人是谁?我听见你好象叫他盘古真人?”

    晶儿也悟了前身之事,虽然不知道贺子博乃是混沌仙人红云老祖转世之身,但与贺子博乃是十世夫妻,感情深厚,情缘因果甚重,见贺子博发愣,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连忙推了一把。

    贺子博被推了一把,猛然惊醒,嘿嘿笑了两声,才拣起紫电锤和渔鼓,随后把渔鼓给了晶儿道:“刚才那道人乃是截教圣人,执掌碧游宫,乃是盘古元神所化,我前身生于混沌之中,自然称呼为盘古真人,这两件法宝都是先天法器,乃是圣人老爷送与我炼魔法器,刚才已经传了我用法,别人修说夺走,只怕现在看都看不见呢!”

    说罢,也传了晶儿用法,各自收好法宝,晶儿便问贺子博前身之事。

    “前身之事,都已过去,还提他做甚?只是我当年有几个仇家,都未遭劫数,现在俱是一方教祖,法力无边,尤其是其中一个,非要致我于死地不可,虽然有截教圣人所赐法器,但毕竟我法力还浅,抵挡不得。不过上一世我们在人间认识的那个周青,却是借我之手,得了镇压鸿蒙的混沌钟,修成神通,为了这份因果,是以竭力扶持我,那几个仇家不至于亲自前来,但还是须要小心才好。”

    说了自己红云老祖原身的几个仇家,晶儿也听得有些惊骇。

    两人边走边聊,因为是十世夫妻,都已经通晓过去,也没有了先前的顾忌。变得亲热了许多。

    “对了!在别人面前,我们还是不要泄露今天的事情,和一样就好,这次苍莽斗剑,我还要借蜀山之手了结许多事情,要是泄露出去,恐怕有很多麻烦。”贺子博叮嘱晶儿道。

    晶儿自然晓得其中的厉害关系,自然点点头,保证守口如瓶。

    不过一柱香时间,突然听得人声鼎沸,桂树林尽头,出现一座高大宛如牌坊的大门,大门口有两队jīng壮的士兵把守,一队莫约三四十来人,都穿鲜亮铠甲,跨三尺宝刀,持jīng铁红枪,两眼jīng光爆shè,个个都有几分修为。

    出了门口,就是一对丈六高的石雕麒麟,双眼闪闪,碗口大小,嘴里含一颗红珠,发出朦胧的光华,冲上了天际,要是运法眼观看,就会发现,这红光上了百丈高空,再反罩下来,把整个方圆十余里地的黄府全部罩住。

    两人轻车熟路,加上有大rì如来的隐身灵符,无人能够发觉,来到大街之上,走了片刻,见无人注意,才现了身形,只见人来人往,店铺酒楼,地摊小吃,玩物花样,绫罗绸缎,杂耍,药材,奇珍异兽,各式各样,应有尽有,着实繁华。

    “咦?!”晶儿两人进了一家店铺看水晶天蚕丝制成的布匹,想买几尺,回去用仙法炼过,做身法衣,刚刚掏出大唐国用紫金混合青钢jīng玉铸造的龙钱来购买,那贺子博就见门外许多人中,有一黄衣人闪过,仿佛周青,心中一动,连忙抽身出来,只见得背影,一身黄衣,混杂在人群之中,略一分神,便拐了一个大弯,消失得不见踪影。

    贺子博连忙用了缩地之术,一步就到了路口,四面张望,依旧是车水马龙,只是不见了刚才这道黄衣背影,大街之上,倒是有许多穿黄衣的人,但皆都不是,贺子博一时觉得怪异,心中乱想一阵,晶儿已经买了几样事物出来,两人又自玩赏一阵,才隐去身形,回到了黄府。

    “这长安城中,果然是繁华!”却说周青,因要斩尸,一是了段因果,二自是人教大兴,顺便积累几份功德,也不是坏事,rì后也有用处。

    定北冥汪洋元神受的损伤,早就无碍。

    “我这第二尸甚是难斩,偏偏窥视天机,要应在这大唐国都中,仿佛有些机缘,也不知是何故?”

    周青先前见金光从三十三天落下,便以道力推算天机,居然隐隐发现,这道金光与自己有些关联,只是终究是道力不济,任是如何推算,也算不出具体情况,便亲来了大唐国都之中,便见满目繁华,民生兴旺,道风极盛,几乎个个都养气炼体,只是有些浅薄,但也可延年益寿,当然其中,也不缺乏有高明之士,就是地仙也不少见。

    但大多都是周围一些道观中的修士,有门有派,收根骨好的弟子,便有真传,那根骨不好的信徒,因为供奉了香火,也可得一些粗浅的法门,炼久了也可身轻如燕,裂石开碑,只是不能凝聚元神,脱体而出,待寿元尽后,还是要堕进轮回之中。

    “道长来自何方?为甚要闯皇城?”

    那高有百丈,宏伟壮阔的城墙出现眼前,一队队的御林军来回巡视,白玉大桥栏杆,架在护城河上,河里波涛汹涌,哗啦大响,隐隐有氤氲紫气冲上。

    周青知道,此地乃是整个南瞻部洲的龙脉交会之处,是绝好的修炼之地,占了一大部洲的灵气jīng华,整座皇宫压在其上,依照五行之势,用仙法镇压,锁住了龙气,使其不能上冲,越发能聚灵气,那地脉jīng华吞吐的氤氲紫气,几乎可媲美rì月jīng华。

    一个御林军将领带了一千人队的兵士正好巡逻到门口,见周青大摇大摆的行了过来,连忙问道。

    大唐国乃是以道立国,兵士几乎都是出自道门,是以对周青还算客气,那御林军将领过来,也自下马稽首。

    周青道:“我乃两界关黑风山天道门宗主,因见天降金光,落入皇城之中,特来见唐王陛下,解释玄机。”

    这将领一听,连忙进去禀报,一层一层,周青也是不急,就等在门外,少时候片刻,一片sāo动,幡幢林立,黄旗招展,车銮清音,那唐王李世豪也听得禀报,初始不知黑风山天道门宗主是何人,便传问钦天监,如是普通小派宗主,来国中开宗立派,招收门徒,也自赐下田产就是了,懒的接见。

    谁知一问那钦天监,这两界关黑风山乃是天界之尊勾陈大帝将道之处,天道门也是勾陈上帝所创,当下不敢怠慢,怕怒天颜,连忙亲自排架出来迎接。

    远远到了门口,唐王李世豪不敢托大,下了车驾,带着百官,步行而来。

    “这就是天界大帝勾陈?”

    周青受元始符诏,高诏三界,皆有画相,唐王乃是人皇,当然知晓,但周青这副面貌,与所发之相,大不相同,令唐王起了疑心,实在是心中疑惑。

    “冒充天界帝君愚弄人皇的事情,开天辟地以来,只怕还没有一件,这道人不会蠢到这个地步吧。”李世豪迎了上来,心中乱想。

    “人皇不必疑惑,此乃我元神显化,因见三十三天外金光坠下,一是大吉之兆,二乃是天地循环,祸福相依,大吉之中,必有大凶,我受元始天尊符诏,统摄勾陈之位,震慑三界妖氛,正是人教大兴之时,妖孽定然作祟,搅扰乾坤,我来见人皇,并无他意,只为震慑妖孽,不使祸害世人。”

    周青这话却也说得正有道理,他本身就真是受了元始符诏,三界之妖,名义都要受其节制,至于卖不卖帐却是另外一回事了。现来大唐国中,防止妖孽作祟,这也是天经地义。

    李世豪得了确认,心中大喜:“刚是南方现了天妖之气,这勾陈下界而来,真是天助我也!”

    当下请周青上车,周青连忙道:“我乃天帝,统摄万妖,你乃人皇,扶顾万民,地位均同,我怎生受的得起,同乘一车既可。”

    李世豪心中又自欢喜:“果然是人教大兴,连这勾陈大dìdū受不起吾之小礼,不过天庭终究是积威太深,一向统管万物生灵之轮回,我既为人皇,却远不如当年的轩辕,伏羲,神农,有巢,遂人五位人教圣帝了。”

    两帝同登一车,百官随在其后,进了皇宫大殿,李世豪再三请周青分坐龙椅,周青坚持不受,立在殿堂之下,李世豪无法,只得坐了龙床,随后叫赐座,周青也不再推辞,当即坐下,随后百官下跪,唐王临朝。

    待朝贺之后,文武官员罗列两旁,李世豪在龙床之上对周青问道:“大帝此番下界,可是见了南方之地妖气冲天,特来降伏?”

    周青摇头笑道:“此乃小妖,不足一提,况且还有气数,不该受我降伏,况且是人皇座下不乏有道术jīng深之辈,可伏妖孽,我自前来,却是上古洪荒,诸多妖神纷乱,皆都是法力无边,怕其搅扰万民而已,若是有恶孽之辈,四乱横行,我身为勾陈,也有失职之过。”

    说罢,看了看旁边坐着的几位护国天师。

    身穿紫金玉缕衣,戴金冠,踏青玉光霞云履,几位护国天师穿着极其华贵,见周青用眼扫过他们,只是微微点头,也不起身稽首。

    李世豪见了,心中有些不悦:“这几位国师,虽然说是天界真仙,怎就如此托大无礼,见了勾陈大帝,都只是点头。”

    不悦归不悦,在皇宫大殿之上,李世豪也不好说,再说其中两位真仙,比那蜀山开山宗主长眉真人的辈分还要高出许多,法力也深不可测,不便开罪。

    “大帝亲下界来伏妖,实乃万民之幸,不知有什么要朕帮忙的?”李世豪身为人皇,自然擅于查颜观sè,这勾陈伏妖就去伏妖,偏偏还来求见,定然有事。

    “也无其它,请人皇在皇宫之东,用青玉金刚起一四方高台,宽三千六百五十丈,高三万六千五百丈,取名为镇妖台,我将坐镇之上,如有妖孽作祟,便可将其镇压其下,年长rì久,借龙脉一点的氤氲紫气,化去恶根。”周青道。

    “这个么……”李世豪一听,心中沉思,建这一高台,一来是有些劳民伤财,二来就算压住了妖孽,rì后恐怕万一跑了出来,岂不是祸害,三乃是建此高台,未免要破坏皇城风水。

    “但那南方有妖孽修成天妖不死真身,太元真人以先天易数算出,这妖孽乃是郡王妃,并且这郡王妃身后还有一巨魔大妖,连先天易数都算不出来,其厉害可想而知,万一……”

    盘算了几个呼吸,李世豪笑道:“镇妖台之事,也不难办,朕这就下令去办,不知大帝要几时开工才好?”

    “人皇一百子降生,又有金光降下,乃是瑞兆,正好今rì破土开工。”周青道。

    那几个护国天师其中一个鹤发童颜的正要说话,却对另一位拉住,对他摇了摇头,才自忍住。

    李世豪看在眼里,知道这皇宫就是这护国天师设计建造,现在突然新建,自然不满。不过没有说话,李世豪就当没有看见,立刻喧了圣旨画出地方好建那镇妖台。

    不说这里建造镇妖台,那鲲鹏祖师被周青堵了门户三年,心中越想越气,却知道对方得了东皇钟,奈何不得,盘算一阵之后,径直上了三十三天,往女娲宫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