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哼!”晶儿一见妲己,便如见了月下嫦娥,瑶池仙女,女儿国主,再一细看,均觉得都有所不及,心中赞叹:好个美人儿,天地造化,简直不可思议,是不是那灵气全部都聚集到了此女身上,天下还有这般美人?

    见那贺子博憨憨的迎了上去,晶儿没由来一股酸气上涌,按运心法冷哼一声,将声音聚成游丝,直刺贺子博双耳。

    贺子博本是无意,他乃红云老祖转世,成道于混沌之中,虽转劫万世,创伤甚重,还未恢复,但也不至于如此不堪。只是来时心神不宁,推算半天,发现来此地救一人,这人与自己虽无直接牵连,但以后关系甚多。

    只是道力还未恢复,具体的算不出来,刚才被自吹自擂一阵,又被晶儿嗤笑,略觉尴尬,便想借问妲己来路,掩饰忽略过去。却不曾料到晶儿见妲己美貌,微微吃了酸醋。

    贺子博鼓膜刺痛,心中一惊,已然明白了晶儿的意思,暗自大呼冤枉,却又不好说出。

    一面抽身后退,一面运转起自己听鸿钧讲道之时悟出的九九红云**,头上冲出一团红云,有两斗来大,其中又有红砂流转漂浮,大小不一,大者如鸡卵,通体晶红。小者肉眼不可辨,略一细看,却仿佛太虚之中裹着的亿万星辰,端的玄妙。

    见贺子博后退,运起心法,晶儿也知道自己误会,给了他一个歉意的眼神,然后走上前去,刚好妲己落了下来,谢过两人的相救之得。

    晶儿见妲己言语得体,人自是美貌没有说的,更加难得的是一身仙气,纯正浩然,心中暗暗转酸醋为喜欢。

    妲己本是青丘山上一只九尾妖狐,采远古rì月天星之jīng华炼神,受洪荒天地灵气炼体,娇媚异常,倾国倾城,迷惑颠倒众生。但毕竟有些狐媚妖气息,道力高深,通晓厉害的仙人便不受迷。

    但妲己自遭封神大难,被斩仙飞刀砍杀了肉身元神,虽然法力全失,但也连带妖身一齐斩去,被女娲娘娘运造人之神通,修chéngrén体,不但貌美如旧,连那妖气也无,法力虽未长,道行却渐涨,身行的气息也是极其纯正。

    两女说了几句客套话,便自就投机起来,相互报了来历。

    妲己见这一对男女,年纪不大,法力居然有几分深厚,更兼之刚才情景,不似修炼多年的地仙一流,好生奇怪。又看了贺子博头上的红云红砂,心中一惊,知道此乃一种前古妙法,先天之术,更加惊讶,便对两人的来历好奇起来。

    “原来姐姐居然是女娲娘娘门下,从三十三天外下来的,我两人也是截教座下,盘古通天真人的弟子。”贺子博收了顶上红云,连忙过来道。

    “通天教主弟子!……”妲己一听,心中越发惊讶起来,但初次见面,不好问人**,说了一小会,便要告辞。

    “姐姐要去哪里?”晶儿问道。

    “我去大唐国都城长安,有一要事。”妲己道。

    “咦!?那是正巧,我两也居在大唐国中,仙子有甚事情,看我们能否帮上得上忙?”贺子博问道。

    妲己心想:这两人居然是截教弟子,也不知道是敌是友。不过想来与那大rì如来不是一路,不如拉拢两人,他要抵挡大rì如来暗算,这两人多少有点用处。

    心念一转,正要说话,突然远处紫光一闪,三人连忙抬头观看,只见大唐国紫气源源不绝的冲上天际,猛的爆散,化为一巨大光罩,反落下来,随后从西边两界关附近冲出一股星流,与紫气交,只闪了一闪,双双消散在空中,时间极其短暂,只在一个刹那。

    “他在做什么?”妲己喃喃疑惑道。

    贺子博察颜观sè:“半年前传闻人教大兴,妖魔作乱,人皇命建镇妖台,天界大帝亲自下界,坐镇其上,仙子也是从天上下来,莫非是来要找勾陈大帝的?”

    妲己点了点头:“我有要事找他,情况也自紧急,耽搁不得。”说罢,把身一顿,朝长安飞去。

    贺子博夫妇对望一眼,双双追了上来道:“我也与勾陈大帝有些渊源,早想见他,一来是皇宫防守严密,天仙都入不得,二来是勾陈炼法,不好打搅,现在借仙子的颜面,正好去见,述一下旧情。我乃混沌之中红云老祖转劫,这一世承蒙勾陈点化,才拜在截叫圣人座下,脱了轮回,甚是感激。”

    见妲己心生jǐng惕,贺子博连忙分辨,才知道自己所算果然不假,妲己虽然与自己无直接关系,但与周青有渊源,自己成道,全依仗周青扶持,以后还要借周青抵挡鲲鹏祖师的暗害,正是一路人。

    妲己听了此言,知道不假,心中大喜,顿时亲切了许多,边飞边说话,哪里还有半点顾忌。

    三人飞到长安城边缘上空,只见人如黑蚁,街如白线,楼阁房屋连绵,当真是繁华到了极点。当中皇宫,更是威严气派,金光上冲,连接到天,把皇宫守护在其中,三人看得镇妖台上的紫气,却进不去。

    “这长安城皇宫修建之时,就按五行分列,八卦交罗,借龙脉灵气运转,外围有一大禁法,上接罡风雷火,把全城罩住,就是神仙要进其中,也得落下来,从城门口进入,否则要引起莫大的麻烦。”贺子博道。

    “那该如何?”妲己问道。

    贺子博也着实想不出办法:“只有去门口拜访了。”

    话音刚落,三人突然觉得脚下有一股极大吸力,自己遁光不稳,身体直直往下面落去,顿时大骇,纷纷祭出自己法宝。

    “不要慌张,我是勾陈,你们可收了法宝,我会自会接应你们下来。”

    贺子博三人一听,顿时大喜,收了法宝,便见一团黄光宛如大茧裹住自己,随后全身一震,黄光尽消,只见方圆三亩大小一个平台,周围用青玉金钢就雕成栏杆,栏杆之外,尽是紫气,一片朦胧,平台zhōngyāng,坐一黄衣人,正是周青。

    “哎呀!你如今可是威风了,想当年在人间,用了两千钱从我手里买了镇压鸿蒙的先天法器,这生意可真是赚得大了。”

    红云老祖生xìng诙谐,嬉笑怒骂,虽然转劫万世,却还是本xìng不改,颇有童趣。是以贺子博在次见了周青,一屁股坐在对面,从怀里掏出两灌酒,打开一灌,喝了两口,随后又把另外一灌抛给周青,又道:“我最近去了一趟人间,这是从那里带来的,虽然没甚灵气,口味倒是不差。”

    周青接了酒,放过一边道,用手一指,三人面前浮现一团紫气,离地半尺,贺子博首先坐了上去,把酒罐一抛,用手指周青道:“你这人不地道,混沌钟本是我之物,你买去,现在要了因果,便来渡我。渡就渡了,偏偏弄了许多悬殊。”

    周青干笑一下,不好回答,用目光示意晶儿坐下,晶儿坐了下来,见贺子博指指点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贺子博这才收回了手指,嘴里嘟哝。

    “我当年在鸿钧道祖下听道,多不容易?费劲力气才得了一个位子,偏偏好心让给了准提,还得罪了鲲鹏,结果人家证了混元,我却轮回万世。偏偏人家送我混沌钟渡劫,又让你买了去,让我多转劫一世,实在是可气。”

    周青只是装做没有听到,妲己见了周青,心里象打翻了无味瓶,酸的,甜的,苦的,辣的,咸的一其涌了上来,也不坐下,只是问道:“你还好么?”

    周青道:“好,怎么不好,你我不见,已经有几万年了吧,听你封神遭了劫数,想不到却因此得了正果,却要恭喜你了。我刚默运元神,见你与他们在天上徘徊,又听你们要下去来见,恐怕惊动了人皇,便把你们接了下来。急着来寻我,莫非有什么事情?”

    “那是自然,否则唐王见了妲己仙子,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情来!”贺子博又道。

    妲己缓缓坐了下来,迟疑一阵,才说出了自己采玲珑雪菩提,在昆仑派中见了乌巢禅师,听见的话语。

    周青一边听,脸sè不定,待妲己说完,也不惊讶,只是沉默不语。

    “好家伙,你结识的仇家还挺多的,不过你一向自持法力无边,这次看你怎生渡过。”贺子博道。

    “你得意怎的,那鲲鹏,冥河还不是与你有仇怨,尤其是鲲鹏,你让位与准提,准提又抢了鲲鹏位子与他好友,那两人都证得混元,不生不灭,鲲鹏奈何不得,早把帐算在你头上,要和你不死不休,要不是人家周青帮你,你早被鲲鹏害了。”晶儿喝道。

    周青见状,连忙笑道:“过去之事,已经轮回万世,还提他做甚?”

    随后又对妲己道谢,妲己道:“此事太过凶险,你千万要小心,尤其是大rì如来,心计深沉,毒计甚多,我知道你修成无量神通,不惧侵害,但也大意不得,尤其是要保全城xìng命,低过以前杀孽,更是被动,我法力低微,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说罢,又道:“我离宫很久了,再不回去,娘娘就要责罚了。”

    周青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在考虑刚才妲己所说,本体元神默运神通,窥照未来之天机。

    妲己本来见了周青,心神不宁,说了事情,才放下心来,却又记起自己该回女娲宫了,心神又焦急起来,匆匆告别,慌忙飞下镇妖台,这才想起皇宫之上有禁法,不好出去,再回头要周青相送,却又不好意思,只有念动咒语,避开许多禁法守卫,从宫门口出去。

    仗着隐身之法的神妙,妲己又熟悉禁法,一路无事,到了宫门口,方要出去,猛见头上一道晶芒shè下,隐身之法便被破去。

    原来宫门之上,有一块天地宝荐,乃是三黄五帝寝宫之物,是一面至宝,被大唐君王所得,用来守卫皇城宫门,悬于其上,一任人等出入皇城,都要被照出身形,什么隐身之法都是不管作用。

    妲己现出身形,周围士兵见有闯皇城,顿时连连大喝,围了上来,妲己暗叫不好,正要抢出皇城遁走,却发现所有兵士都望着自己,面sè痴呆,目不转盯,连手上兵器掉落地面,都没有发觉。

    “不好!”妲己有些慌张,连忙纵步出了皇城,架起遁光,一道碧芒,冲上天际,直上三十三天去了。

    “怎么了!怎么了!你们干什么?岂有此理!”皇城御林军将军唐刀见了晶芒,立刻奔将过来,见守城士兵都痴呆相,大吼一声,才把这几队士兵惊醒过来。

    几队士兵猛一惊醒,知道自己失职,下得魂飞魄散,连忙跪倒在地。

    这唐刀当年随黄道元征战,打下了无数城池,因此被李世毫册封为御林军将军,总管长安一千八百万御林军,为人极其严厉,绝不留情。

    这些士兵都吓了半死,唐刀正要下令,突然见得城门甬道之上悬挂的天地宝鉴,念动咒语,用手一指,宝鉴之上便显现出妲己的身形。

    “三界居然有如此美人!”唐刀愣了半天,才清醒过来,不由感叹道。

    “这次就饶了你们,快快关闭城门,这事情重大,我要亲自禀报陛下。”唐刀大声呵斥。

    这几百士兵本来以为必死无疑,突然逢了生路,心中大喜,连忙起身关城门不提。

    唐刀将天地宝鉴取下,一路飞跑,到了真龙阁前,跪见唐王。

    此时唐王正在真龙阁中看壶公,黄石公,太元真人,等天界散游的真仙对李元和一百皇子李圣讲授道法。一百皇子李圣虽然只有半岁,却已经能走能言,虽然有些早,但地仙界灵气充沛,也不算什么,尤其是皇城之中,有氤氲紫气,一百子皇子个个聪明伶俐。

    其余的皇子年纪以大,李世豪早就派他们镇守各地,封为郡王,尤其刚刚打下了西牛贺洲,土地宽广,连公主都派了出去。

    余下李元是太子,将来继承皇位,李圣年纪还小。

    “陛下请看!”听见唐刀求见,李世豪出来,摆架进了勤政殿中,唐刀呈上了天地宝鉴,禀报了刚才的事情。

    李世豪一指,宝鉴之上现了妲己身形,顿时也自呆了,嘴里喃喃感叹。

    “唐卿家,你一要查,要查,看看是哪里来的仙子。朕许你大权,用举国之力,查遍三界,定要查出这仙子的来历。”说罢,取下一尊金龙玉玺,下方连有九个青铜小鼎,乃是圣皇大禹所定洪荒九洲之器。

    唐刀大喜,捧了玉玺,连忙谢恩而出,李世豪直直看了一阵,随后传了宫女:“拿笔墨来!”

    宫女端了九龙金玉砚,万年沉香墨,雪山双头狼毛所制玉笔,李世豪对照天地宝鉴,把妲己身形一一画下,全神投入。

    周青,贺子博,晶儿坐于镇妖台上,贺子博见周青闭目运转元神,嘿嘿笑道:“妲己仙子走了,你就不送送她?真是个天xìng凉薄之人。”

    晶儿狠狠瞪了贺子博一眼道:“眼下就有一场劫难,你我法力都低,虽然有先天灵宝,但只怕还远远敌不过那鲲鹏一个化身,要无周道友帮忙,你我两人又要遭劫,那混沌钟是你的不错,但也是周道友出了2000钱买下的,你当时也卖了,没有半点因果亏欠。亏你还念念不忘,倒是周道友渡了我两人,我们倒还亏欠,你还是混沌成道不错,我看你脑子也成混沌了!”

    贺子博干笑两声,不敢多言,默坐不语,头上冲出九九红云红砂,吸纳氤氲紫气,顶门之上,也现了一尊金身,四面八臂,逼住了天yín老妖连同九大元神。

    天yín老妖面目狰狞,九大元神变幻不定,连连挣扎,奈何贺子博已经祭出了紫电锤,天yín老妖先前又被渔鼓所伤,哪里还能出来。

    用手一指,头上红云红砂宛如瀑布水帘,裹住天yín老妖九大元神,正要施为,突然星光闪烁,黄云缭绕,又出现了一周青,一身星光羽衣,面目大不相同,正是周青在黑风山的元神本体。

    “此事好生凶险,幸亏有妲己仙子点醒,不然定是凶多吉少。”第二元神吐出一团紫气,形如一小人,五寸来高,本体元神一晃,已经钻进其中。

    “这氤氲紫气炼就肉身躯壳因是时rì还短,只有五寸大小,但情况有些紧急,也只能如此了,我想那大巫九凤来时,冥河要得腾空剑,必然会来,鲲鹏,刑天亦要来,但皆都破不了我第二元神,惟独大rì如来,定要以钉头七箭书害我本体,冥河,鲲鹏两人也会杀去黑风山,毁了我本体,第二元神自破,黑风山虽有周天星斗大阵,也抵挡不住,十二都天神煞化身要结阵守护,出手不得,到那时候,不但我身化灰飞,全门上下,也无一能幸存。”

    五寸来大的紫sè小人奋力一跃,消失在空中,又转回了黑风山。

    “那该如何?”晶儿问道。

    周青道:“我须借镇元大仙的地书,用氤氲紫气躯壳护住元神进得书中,方不怕钉头七箭书,十二化身才能腾出手来。饶是如此,胜负也只在五五之数。但此事牵扯甚大,隐隐佛道之争,只怕镇元大仙不肯相借,还要另想办法。”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