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镇元子就镇元子,还什么镇元大仙。这家伙是有两下子,却是个左右逢源的角sè,我又不是不知,当年在混沌之中就四面好人,谁都不曾得罪,哪方都要卖他情面,所以才一直逍遥到如今,好几次大劫都与他没有关系,眼下这就关头,他定然要置身事外。再说那地书他视为命根,与他元神相连,怎肯外借于你?”

    贺子博用手一指,金身之上的八口兵器放出万道金光,压制住天yín老妖的反扑挣扎,红云红砂包裹在外,伺机侵进九大元神,将对方神识化去,夺取这老妖的法力躯壳。

    奈何天yín老妖在天界修行多年,修成九元妖身,虽不如天妖不死真身,却也几近不坏。此时候知道不妙,把修成的九大元神都聚在一起,护住本体,只有三四斗大小一团弄如墨汁的黑云翻翻滚滚,时不时有凄惨狞叫之声传了出来,另人听后毛发皆竖,全身发冷。

    九只白毛大手从黑云中探了出来,朝那八口兵器猛抓,十分凶猛。

    幸亏贺子博外围有本命元神修成的红云红砂裹住,而红砂之中,又有紫电锤高悬,丝丝紫电宛如龙蛇翻腾,白毛大手每一次抓出,都被紫电击伤,瞬间就焦黑一块,收缩进黑云。待下次出来,却被九大元神恢复,居然完好无损。

    “呔!还不降伏,妄想拼命不成,好好就范,遁出真灵,老祖自让你投胎转世,莫非你以为舍身自爆,能够伤了老祖我不成?”

    贺子博见那团黑云急速膨胀,厉哭鬼啸之声愈加凌厉,知道这老妖法力高深,要不是先前用渔鼓将其击伤,再用仈jiǔ玄功,红云**,又有紫电锤相助,几乎制他不住。

    天yín老妖原先被昆仑长老用真火炼过多次,仗有九元妖身,一味护体,久炼不化,只是十分痛苦,神智有些不清楚,出来之时,更被乌巢禅师用妖法迷惑,但先前被渔鼓一击,虽然受了重伤,却也清醒过来。

    他见贺子博法宝玄功固然神妙,却法力不深,心中便起了狡诈的念头。一面用九大元神使玄功变化反击,装疯卖傻,然后稍稍失弱。另一面观察动静,要是贺子博见其示弱,稍微放松,就拼着舍弃经历千辛万苦炼就的九大元神,使那极其恶毒的妖法爆开几个,就算不至于重伤对方,也可破开禁法,从容离去。

    贺子博前世为红云老祖,何等厉害?哪里会被他骗到,早就识穿了yīn谋,只是不愿意耗费苦功,节省时间,如果老妖就范,自动遁去真灵,留下肉身元神,以就乐得行事,如若不然,照样有办法行事,只是要耗费许多jīng力罢了。

    “想要我元神肉身,那是休想!”

    那天yín老妖见被识破了诡计,却自持玄功奥妙,哪里肯就范,干脆一不做,二不修连同九大元神一齐爆开,尖叫之后,黑云狂涨,由内向外一撑,贺子博几乎被弹得跳了起来,一口红气喷出,紫电锤结成一面电网,雷声轰鸣,抢先一步裹住黑云,向内紧压。

    天yín老妖刚刚运起邪法,猛觉得四面八方一股大力压来,无一点空隙,还有噼里啪啦之声,这股大压比山还重,九大元神所化黑烟不但爆不开,还被压得内敛,尤其是那噼里啪啦之声一响,自己肉身便如中电际,酸麻痛痒一起上来,刚刚运起的一口邪气也消散了。

    老妖也是恶贯满盈,到了如此地步还不明白处境,连忙把黑云紧紧缩小,加强守护,另一面放出自己收集的女仙生魂所炼七情六yù网。

    红绿两sè一闪,随后化为丝线,四面交织,仿佛一面大网,十三个只有一层薄薄轻纱裹住,美如天仙的少女。都自搔首弄姿,做天魔舞蹈,翻转**,翘起**,妙相纷呈,媚态万千。

    这十三个少女yù拒还修,眼神波光流转,嘴里又发出丝丝yín霍之声荡漾,直入元神,另人口干舌躁动,双目赤红。

    这七情六yù网乃是老妖纵横万年间所杀的女仙魂魄所炼,其中十三个女仙异常美貌,被老妖擒住,舍不得杀死,只是吸干真yīn,将元神用天yín之气炼就,迷失真灵,一味沉浸在肉yù之中,又擅长玄功变化,****。

    平时对敌,一祭出来,这网上女仙元神就跳出,赤身**,做天魔yínyù之舞,只要一个失神,就被迷住,一经交合,元神法力都被吸干,然后老妖便与元神交合,把法力纳进自身。就算遭遇到定力深厚的仙人,不受迷惑,但因为这女仙生魂乃是无辜之人,不忍伤害,也没有一点办法。恻隐之心一起,便遭了老妖毒手。

    老妖平时把这网爱如xìng命,平常无事,还经常进去yín乐,就算受昆仑长老真火炼神,也不曾放出,现在实在是情况危机,便祭出了出来,只要贺子博一下毒手,需要先毁去女仙元神,否则便伤他不到。

    贺子博一见,赶紧手一指,紫电锤凝聚不动,紫光也不压紧,否则这十三个少女却是挨不起一击。

    天yín老妖猛觉得压力一松,心中大喜,知道自己计谋得惩,狞笑一声,双手一搓,黑云之中爆出一团绿sè妖光,罩定了十三个少女,少女受了妖法驱使,齐齐朝紫电光网扑了过去。

    贺子博左右为难,老妖得意,晶儿正要出手,猛见周青单手一抓,一团黄云涌出,轻轻上提,飕!飕!两声,这七情六yù网连同十三个少女都凭空飞出,老妖正要冲出,就被贺子博当头一锤砸下,惨叫几声,随后红云红砂涌了上来。

    晶儿也催动仈jiǔ玄功,渔鼓也祭了起来,两处一压,三四斗大小的墨云被压成了斗来大小,老妖自知反抗不成,连连求饶。

    “该死的东西!还想饶你么,真是做梦,本来想留你真灵转世,谁知你却凶残到这等地步。”晶儿先前以为老妖只是普通妖人,见贺子博用红云**炼化,还有些不忍,现在见老妖祭出七情六yù网,才知道当真是穷凶极恶,是以怒不可揭,也自出手,压得老妖气都喘不过来。

    “你敢杀我,我乃定光欢喜佛座下天yín尊者!”天yín老妖终于忍受不住,大叫起来,“你若杀我,定光欢喜佛祖定叫你不得好死。”

    “定光欢喜佛?”周青一听,心神一动,皱了皱眉头。

    “哪里那么多废话!”贺子博得晶儿助力,两件先天法宝压住天yín老妖,红云红砂疾卷下来,仈jiǔ玄功运到了极限,又暗自咬破了舌头,一口jīng血喷在红砂之上,双手发雷,一个时辰之后,一声惨叫传了出来,天yín老妖一点真灵遁出,九大元神化为了九颗鸽卵大小,洁白晶莹的珠子。

    “这家伙还真是修的佛门神通。”贺子博用红云红砂裹住九颗舍利,晶儿一渔鼓砸下,天yín老妖的真灵就自消散,肉身仰面躺在地上,坚硬如死铁,却是一只白毛大马猴样的怪物,有九只爪子,长在胸前一排,十分怪异。

    “这具肉身虽然难看一点,却也修炼了多年,附元神上去,可抵挡进万年的苦修呢。”贺子博啧啧感叹道。见周青神sè凝重,又笑了起来,把九颗舍利用红云收进泥宫丸。

    周青道:“你可知道那定光欢喜佛是谁?”

    “谁?莫非还有来头不成?”贺子博问道:“我自洪荒转劫,哪里记得那么多小辈!”

    “这定光欢喜佛说来还是你师兄,原名长耳定光仙,因为偷了截教圣人的六魂幡,转投在阿弥陀佛坐下,你现在杀了他座下尊者,怕要遗祸于我呢。”周青笑道。

    贺子博看了看周青手上的那面七情六yù网,眼神一寒,干笑两声对周青道:“你莫非怕了不成?你看这面网上,有多少女仙生魂?别说杀了他坐下尊者,我连他都要杀了,也算是清理门户。你若真怕了,大可将这网与我,让我将上面生魂渡去,那十三个女仙元神我自会想办法解救。”

    周青把网抖开,用手一指,一团黄光裹住,笑了两声:“这可是你说的,我知道红云老祖说话,那是言出必行,万万没有反悔的道理。”

    掌心内勾,发雷震荡,黄光之内仿佛水响。猛然之间,周青一声呵斥,念个神咒,六道轮回轰然开启,出来一对黑白无常,见了周青,下拜问道:“勾陈上帝唤小神出来,有何吩咐?”

    周青用手一指,黄光爆开,鬼哭之声不绝,嘤嘤入耳,极是凄惨。

    这个方圆三亩的平台,突然十分拥挤,满空长发鬼影飘飞,尽是女鬼,千百个魂魄争先恐后,见了下方那天yín老妖肉身,一其扑了上去,胡乱撕咬,乱成一团。

    “呔!”黑白无常挥动起哭丧棒,把这些女鬼都赶在一起,周青吩咐黑白无常道:“将这些魂魄渡进轮回之中,下世投chéngrén身,自有人会去渡化她们。”

    黑白无常尊了法旨,带女鬼进了六道轮回,周青见地面还躺着十三个女仙元神,只是昏迷,邪法也被周青所破,只是不曾把她们叫醒。贺子博笑道:“你却是在框我呢,那些魂魄以后还要我去引渡,这十三个女仙元神莫非也要麻烦我不成?”

    “这个自然,我看你夫妻两人,修为不差,又拜得圣人为师,正好可开立宗派,成一方教祖,这十三个女仙,元神未失,根基也厚,邪法又被我破,正好做你们弟子,她们本是仙体,再转劫未免可惜,我去镇元大仙那里借地书,若真如你所说,那镇元大仙不借,我便再想办法。”

    贺子博道:“我知道你要用地书之力,一是守护元神,而是调动大地之力,和周天星斗大阵相结,便是万无一失,如若镇元子真个不借,你可真有办法?”

    周青道:“镇元大仙不借,我也不好怪他,毕竟当年送了我十枚人参果,此个人情还未归还。借不到,那也只有拼了这份功德不要,让佛门把九凤渡去就是了。我自守护黑风山。”

    贺子博道:“此事万万不可,你若不积这功德,永不能道,大劫一到,自然要卷进其中。”

    周青心中想道:“这却是实在话,只要我安然渡过这一大劫,成道的希望自是巨大,但眼下却无别的办法,真是个骑虎难下,也罢,先就去五庄观再说。”

    当下周青一个翻身,镇妖台上再无踪影,贺子博小声道:“我怎么这么容易就做了好人呢?将来要渡那么多人,尤其都是女子。”想着想着,不禁对晶儿看了一眼,却正好发现晶儿也在看他,顿时全身冷汗大冒,退了一步。

    “周道友说得有道理,你怕什么,你我夫妻,自然要开宗立派,做一方教祖,你且转过头去,我把这十三个女子穿上衣服。”

    “转过头我还不是可以看见!”贺子博小声嘀咕一句,却被晶儿听见,顿时大怒,贺子博见势不妙,连忙转过身,自己下了镇妖台,就在台下把刚才的九颗舍利炼进红云之中,这九颗舍利乃是天yín老妖用佛家神通,吸纳无数地仙法力修成的舍利,九颗舍利不下一元会法力。

    晶儿把十三女穿了衣服,都弄醒来,这些女子见被人所救,又想起身子被老妖所污,作孽不少,放声大哭,自要寻死,被晶儿一一劝住,熟悉一阵,问了来历,原来这些女子一半是天宫仙女,一半是天界散修仙人门下,都无脸回去,自愿拜在晶儿门下,晶儿便吩咐她们先借氤氲紫气恢复肉身不提。

    周青速度极快,出了长安,一道黄虹划破天际,比流星还快,不出几个呼吸,就到了西牛贺洲,落在万寿山前,见五庄观就在山腰,便自走上山来,到了观前,居然空寂无人,连个门童都没有。

    周青微微咳嗽一声,片刻之后,出来一个十一二岁的童子,见了周青也不认得,只是问道:“你要找谁?”

    周青道:“我乃天界勾陈大帝,要见你家老爷镇元大仙。”

    童子答道:“哎呀,你来的不巧,我家老爷因是受了燃灯佛祖之约,一同去了先弥勒佛祖的龙华光明世界赴会,老爷前脚刚出门,大帝后脚就到了,还真是不巧,大帝请进来喝茶,要有甚事,可转告小童,小童等老爷回来,便可转呈给我老爷,也不枉大帝来了一趟。”

    说罢,便请周青进去,周青心里已经通明,知道贺子所说不差,镇元子不yù趟这混水,哪里还有心思进去喝茶,便即告辞,也未留甚话,说一声搅扰,转身离去。

    停留在高空之中,周青心中想道:“我只与悟空道人有甚交情,但此人与镇元大仙乃是结义兄长,空有神通,却无甚法宝,找也是白找,况且悟空道人乃准提道人之徒,虽是道门,却身份暧昧,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

    想了半天,周青翻身上了天界,径直来到天宫,也不见玉帝,而是朝紫薇斗母坎宫而见。

    见了紫薇大帝,三霄娘娘相拌左右,正听大帝弹一曲霓裳羽衣,见了周青到来,连忙起身相迎。

    “勾陈上帝今rì怎有兴致来此?”紫薇大帝不说话,反是云霄娘娘问道。

    “实不相瞒,我应有劫难,要借混元金斗一用!”周青道。

    云霄娘娘也不分说,取了混元金斗,告之用法,也不问是何原因,只是说了一句“大帝小心。”周青自然感激,也不多说,下得天界,落到黑风山,把混元金斗交给温蓝新,又吩咐几句,心中自想办法。

    “混元金斗只是让弟子用来对敌,作用是有,却也不大,周天星斗天阵除了浑元河洛图书,要有地书配合,才能不至于被攻破,我本体又要在其中cāo控第二元神,哪里防备得了钉头七箭书。用第二元神守护自是无碍,但我要将大巫九凤压在镇妖台下,不能分化出神妙,况且刚才又得罪了长耳定光仙,我站九凤之时,便要乘机与我为难,更要全力应付。否则被佛门渡去,如何能够成道?”

    思前想后,周青叫了廖小进夫妇八人出来,叫其去请无当圣母,廖小进夫妇刚才门口,就见一鸟儿落了下来,随后化做一头暴猿。

    廖小进夫妇大惊,正要问话,黄光一闪,周青已经到了山前。

    “大圣何来?”周青问道。

    猴子把手一扬,一道黄光飞出,周青接在手里,猴子道:“此次事情非同小可,你就算得了地书,胜负也在五五之数,我不久留,你我心都明白,也不多说。”

    随后把身一顿,入进地里,借土遁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