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把黄光接到手里,颇觉入手沉重,心中略惊,自己乃是以第二元神显化,法力无边,拿千山,架万海,拨弄rì月星辰,那都是等闲儿戏,这黄光居然感觉到沉甸,那可真就是非同小可了。

    细细一看,却是一本长一尺,宽四寸,厚三寸,通体土黄的大书。封皮之上,只书一个“地”字,也是上古妖文。又有些和篆文相似,却是两文相同之字。

    周青将这地书打开观看,却无内容,仿佛一个折子,里面土黄朦胧,在书内流转不停,休想看得分明。

    “好!好!好!”周青连连叫好,颜sè十分欢喜,又叫住廖小进夫妇道:“你们不必去了,跟我进来,我有话说。”

    当下将叫童子把山门闭了,周青依旧坐上仙府高台,温蓝新得了周青的吩咐,早就把一干门人都召集回了仙府,正站在金床高台之下,本是议论纷纷,见周青身后跟了刚刚出去的廖小进夫妇,都自闭上嘴巴,一时间仙府鸦雀无声,都自静听周青有甚法旨下来。

    “老师有何吩咐?”温蓝新立于众弟子之首,手托混元金斗,一身白纱丝衣,清爽飘洒,光彩照人,刚才周青把混元金斗与她,吩咐了两句,又传了用法,就匆匆出去,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黑风山之内,一向都是异常平静,尤其是周青闭关炼神七八年,又出去三四年定那北冥汪洋,这十余年内,一点风波都没有。

    门下弟子清净修行,借助rì月星光之力,当真是一rì千里,进步神速,只是两界关一带资源甚少,几处矿脉已经开采一空,多用于门下弟子炼成飞剑,各个山头的妖兵打造兵器,也无甚富余。

    rì子一长,便有些紧巴巴,还好温蓝新颇会打理,加上红孩儿在火焰山附近也有几分资源,那盘丝洞七女经营多年,也有点财货,这黑风山的妖兵才没有出现缺少兵器铠甲的地步。

    这些事情,周青自是看在心里,对温蓝新颇有嘉奖,才耗费玄功把刑天巫斧炼成十二口天道剑,又耗费了三十六个元会的法力打入其中。

    温蓝新炼化之后,不但自身法力大进,那颗玄牝珠所化第二元神更是与天道剑通灵,剑身合一,得了九黎一族历代大巫符咒加持,可聚可散,聚时近乎刑天蚩尤的不死之身,散时又擅长玄功变化,十分厉害。

    只是温蓝新勤修天道变化,xìng格温和,又要管理门派诸多事务,从未出手,也不知道厉害到了什么程度。

    见门下弟子都是法力大进,周青也自心中欢喜,转念又一想:还是多亏了玉帝的rì月星光,门下弟子才有如此成就,我却是欠了玉帝许多人情,只怕将来不好奉还,着实麻烦。

    “这次将你们都召前来,乃是非同小可,因为我自人间成道,修十二都天神煞,造了无边杀劫,使亿万魂魄不得超生,永久沉沦,罪果不小。虽然为师道力jīng深,也无甚防碍,但终究不妥当,恐怕rì后报应不爽,奈何不得为师,就祸害到你等头上。正因如此,为师才决心积累善功,以次抵过杀劫。但人动杀劫容易,要积善功抵过却是异常艰难,不但有魔头来搅扰,为师的以前的几个大对头都要前来。”

    周青扫了弟子一眼,发现个个面容清奇,并无死寂之气,便略略放宽了心思,把大概事情略微交代了一遍,随后又道。

    “我想那鲲鹏祖师修成混元河洛书,定要前来与我为难,我第二元神要生擒九凤,还要阻挡佛门渡化,争那功德,分不半点力气,冥河教祖态度暧昧,但他坐下大焚天要腾空剑,又有一童子乃是有缘之人,指不定也要与我为难,都奈何不得我的第二元神,必要来黑风山轰杀我本体。”

    “原本有周天星斗大阵守护,此阵和混元河洛图书相生相克,鲲鹏祖师若是前来,便挡不住他,你们无此阵护持,哪里是他对手?亏得我另有妙策,得朋友相助,借来一件至宝,可以抵御混元河洛图书,你们便可在隐藏在星斗大阵之中痛击来敌,叫其知道我天道一脉的不凡之处。”

    女儿周竹,红孩儿与魔女,廖小进夫妇,大小狐狸,龙天龙地,jīngjīng空空两剑仙等众弟子一听,都是满面欢喜,他们修炼多年,着实炼了几件法宝,还不曾使用,有周天星斗大阵护持,任是敌人多强,都伤害不到自己。

    只有温蓝新神sè凝重,听出周青语气虽然轻松,却有一股子压力,知道事情非同小可,但也觉得至多是有惊无险。

    “你们也莫高兴,到时我十二祖巫化身,会与你们一同御敌!”周青笑道。

    众弟子一听,才觉得真是非同小可,周青都要亲自出手,渐渐收起了心思,全力准备。

    “你们先在此等候,我去叫你们师娘出关,一同商量御敌之策!温蓝新可先开启周天星斗大阵,将妖兵弟子整顿好,一起进入其中,按阵法玄妙,各就其位,演练一二。”

    周青又值交代几句,转身离座,到了仙府后面,七转八转,点开了无穷禁法,来到一扇金幢碧殿之前,只见大门紧紧关闭,门上两条金符,知道云霞在殿内炼法已有十余年时间,又借助天星之力,但那五sè神光绝非异常,恐怕远远还未炼成身外化身。

    因为怕惊了云霞,也不好入内,周青只好等在殿外,用传心之法轻轻呼唤。

    廖小进夫妇整顿妖兵,都齐齐聚集在蛇盘山,温蓝新带了师弟师妹们出来,来到黑龙潭晶桥之上,默默念动咒语,用手一指,脑后一颗大如斗碗,碧光油油的玄牝珠漂浮在头顶,shè出一道绿光,冲上了天空。

    周竹头上也现出了珍珠,shè出一道白光,两人一合一,片刻之后,天空一暗,星辰点点,极其幽暗,又极其深远,仰望星空,就仿佛在人间地球观察无边无际的宇宙一样,温蓝新也是从人间来,这时举目抬头,不禁有了一丝怀念人间的意境。

    “师姐,好了!”周竹收了白光,对温蓝新道,温蓝新点点头,念动咒语,众弟子猛然一震,人已经脱体飞去,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再往下来,整个黑风山成了一个小点,一闪一闪,发出金光,众人知道,那是仙府发出的详光。

    再一细看,整个两界关附近的三千七百山头,都成了小点,这些山头,都依附在一个巨大土黄sè的圆球之上,温蓝新一看,啧啧称奇,就仿佛人在太空看地球一般。

    少时片刻,下面又飞上来无数黑点,近了才发现是廖小进带领的无数妖兵,还有三四万弟子。

    “妈妈,现在怎么办?”小昆仑靠了上来,问温蓝新。

    “等掌教出来,在分发rì月星辰旗,周天诸星幡,我们便可以在星空中随意穿行,主持三百六十五大主星,真正是转斗移星。”

    话音刚落,下面突然飞出三百六十五道光华,停在众人面前,成了三百六十五杆大幡,云霞声音也自响起:“我与掌教持rì月星辰旗,掌rì月两星附近星辰,你们等各取星幡,廖小进,盘丝七女掌北极北斗,其余星幡,由温蓝新分配。”

    说罢,下面那土黄sè圆球一阵旋转,猛然向东一片有如人间银河的星系飞去,转眼就落进其中,仿佛一滴水融进海洋,又犹如一颗灰尘进了沙漠,再也分辨不出来。

    温蓝新取了星幡,一一分配众弟子,或多或少,分配完毕之后,廖小进又将妖兵整顿好,把幡一摇,去了北面,其余弟子也是一样,这洪荒星空虽大,相距无穷远,但有了星幡,却是咫尺。

    “哎!这五sè神光真是难以祭炼,我借天星月华,十余年时间足足可挡常人两三万年,却还只用天道变化将红黄两sè炼成身外化身。”

    云霞被周青唤醒,开了关,两人谈论一会,也知道了情况,云霞把周天星幡发与弟子,自己带了rì月星辰旗,把两界关三千山化成一星球,飞到rì月附近。

    从外面看两界关,还是一如平常,但一靠近,就被卷进周天星斗大阵所化的洪荒星空之中,永生永世都不得出来。

    云霞头上现星云,星云之中,现有一红衣女子,一黄衣女子,和云霞一个模样,另外有青,黑,白三sè光华。

    “恩,这也够了!”周青地书张开,用手一指,书中黄光隆起,本体那只有五寸来高的紫sè小人跳了上去,径直坐好。周青又一指,一片黄云托起地书,放在云霞的膝头。

    “此书乃天地开辟的膜胎所化,就如婴儿出生时的胞衣一样,只不过它乃是天地的胞衣,被镇元大仙炼成法器,能动大地之力,不但可以护我本体,还可助长大阵威势,不至被混元河洛图书所破。”

    “我本体要主持第二元神,一点都分心不得,你切记要小心,大rì如来要使妖法害我,那钉头七箭书要拜二十一rì,将我真灵拜散,分出三魂七魄,异常歹毒,只有进得天地胞衣之中,反照先天,才自无防碍。而使妖法之人,rì后也要遭受大劫,最少法力尽丧,重新堕进轮回之中,当年姜子牙堕进轮回之中,转劫重修,一小半是杀劫过重,一大半是用了这妖法的缘故。”

    “我想那大rì如来定不会亲自出手,只是算不出指使何人出手,何况就算知道是谁,去夺书杀人,早了无用,等妖法发动时候,我想必也腾不出手来,因此不必管它。”

    见周青安排得井井有条,云霞仔细想了一阵,也无话说,夫妻两人说了几句知心话,周青本体元神入定,十二大化身隐藏在洪荒星空各个深处,准备偷袭闷棍,第二元神一闪,出了大阵,只见两界关还是青山莽莽,绿水荡漾,飞禽兔走,虎狼追击,哪里有半点异常?就连黑风山山门都可以看见。

    一切都准备妥当,周青回到了长安城中,也不惊动任何人,径直上了镇妖台,边见贺子博还在台下炼化舍利,而晶儿在台上打坐,十三个女仙弟子也吸纳氤氲紫气,只因为时rì还短,肉身却是没有恢复。

    待贺子博夫妇入定醒来之后,周青便叫他们把十三个女仙送了出去,暗暗躲藏在黄道元府邸之中,不准出来,以免九凤来时,兼顾不到她们,这边也安排下来,贺子博夫妇依旧在镇妖台上修炼,周青默运元神,窥照天机不提。

    “该死的畜生车夫!居然得了混沌钟,还将那周天星斗大阵的法器一起收去,怎不事先找我,就算那钟不全,也大有用处,现在却是白白便宜了那周青小匹夫!”鲲鹏祖师暗暗发狠,心中把蛟魔王恨了个咬牙切齿。

    看了看旁边一脸人畜无害的青牛,又看了看青牛胳膊上白深深的金刚镯,鲲鹏祖师暂时压下了怒火。

    “老子不是好惹的,好伤了他的青牛,只怕要对我不利!”鲲鹏祖师心中又想。

    “噫!?妖师怎么不走了?”青牛呵呵憨笑两声,对鲲鹏祖师问道,一脸惊奇。

    蛟魔王和青牛各骑金睛兽,鲲鹏祖师什么也没器,就坐一朵青莲,三人正向幽冥黄泉赶去。

    “陆压这小畜生道行还在我之上,只是他所说是不真的?不管怎样,周青那小匹夫还真是非除不可,只要不对上混沌钟,任是小匹夫有天大本事,我也要将其轰杀,陆压小畜生道行在我之上不错,法力哪里比得上我,混沌钟他也休想得到。”

    原来大rì如来虽然与鲲鹏祖师有怨,但也巴不得把水搅浑,便送了一封信给鲲鹏祖师,告诉了周青的情况,鲲鹏祖师当然是似信非信,略一想,觉得有利可图,但吃不准,便来找冥河教祖。

    路上居然碰到蛟魔王和青牛,原来蛟魔王也收到了大rì如来的信,他本来就恨周青入骨,这一听,当然起了心思,不过自己法力低微,成不气候,想拉上青牛。

    青牛因为吃了他十多年的酒肉,不好推脱,只是对蛟魔王道:“我因是老君门下,勾陈也是道门一脉,不好出手,听说冥河教祖与勾陈有怨,你可前去找他,一同联手,我与你同去,壮壮门面,那冥河教祖也不会轻视于你。”

    蛟魔王一听,自然答应,两人便一同来了幽冥,正好碰见鲲鹏祖师,都是当年妖族一脉,彼此都认得,说了两句,蛟魔王就把当rì与周青结仇的事情说了,鲲鹏祖师一听,恨不得一巴掌就拍死蛟魔王,但青牛在侧,只有忍住,何况都要对付周青,拍死对方也无益处,转念一想,也乐得多个现成的炮灰。

    听见青牛问话,鲲鹏祖师冷哼一声,他身为妖师,地位只在女娲,东皇之下,青牛也不过是一名妖神元帅,还不被他放在眼里,只是顾忌老君而已。

    “废话少说,见了冥河再行分说不迟。”冷冷说了一句,鲲鹏祖师已经飞到向了远处。

    “这该死的老东西!”蛟魔王骂骂咧咧,跟在后面,过了半个时辰,一片血海出现在眼前。

    鲲鹏祖师皱起眉头,正要说话,血海之上波涛翻滚,上来一对男女,女的西瓜,男的是一绝美少年,清秀俊美,锦衣华服,正是张自然,西瓜见得鲲鹏祖师道:“教祖特命我前来接应三位客人,还请客人入内。”

    说罢,用手一指,血海两边分开,鲲鹏祖师见不是冥河教祖亲自来接应,心中不悦,但不好发作。

    当下三人进了血海,不一小会,就到了轮回魔宫,西瓜张自然将三人引了进去,一声玉墼钟鸣,血光闪过,轮回池上坐冥河,下方有四大魔神,鬼母,因陀罗,等弟子,刑天氏,相柳也赫然在列。

    见鲲鹏祖师前来,冥河下来迎接,鲲鹏祖师这才面sè缓和了一些,当下几人按宾主就座,鲲鹏祖师猛然见了刑天相柳,心中大惊,就yù起身。

    “鲲鹏道兄不必如此,巫妖恩怨,其实不过是个笑话,事情也自过了许多年,恩怨早就消了,眼下大劫将至,还纠缠不休,只怕后果堪忧啊!”

    鲲鹏祖师坐定,看看四周,冷哼了一声,开口道:“我暂且不计较就是,你派人恭候我多时了,想必是早推算出情况了,废话我也不说,只问你,眼下那混沌钟又要易主,你是如何打算?”

    冥河道:“此事情非同小可,我道力浅薄,还未窥见更深天机,心中因此犹豫,还望鲲鹏道友教我。”

    “陆压小畜生所说,看来是实话了,只是这小畜生心计深沉,又入了佛门,有甚yīn谋,我也琢磨不透,不过我却来个将计就计,周青那小匹夫第二元神法力通天彻地,不是圣人出手,谁都奈何不得,就让佛门去争,我两乘他争斗,无暇顾忌,杀去黑风山,也不斩杀其本体,只是拿住,然后逼迫他拿住九凤,转回第二元神,得了混沌钟,祖巫躯壳。岂不快哉?”

    鲲鹏祖师碧眼一扫,细如婴孩的声音说不出的怪异。

    “那小匹夫得了周天星斗大阵,只有我混元河洛图书可定其阵,我只要混沌钟,你也可将其本体元神,十二大化身拿住,还可得九凤,一样可以抵御劫数。”

    冥河听了,沉默不语,青牛呵呵憨笑,蛟魔王说不上话。

    鲲鹏祖师用手指不断的敲击冥铁太师坐椅,空旷沉寂,等待冥河回答。

    “你也不必多想,眼下是人教大兴,只是不知大兴过后,谁做人皇而已,你我门下,也不是都连到了一起?”

    鲲鹏祖师话说一半,便不往下分说,冥河过了还一会,才开口道:“此事看似容易,仿佛有凶险蕴藏在其中,着实古怪,但机不可失,万一勾陈斩却混沌钟化身,他自是安然渡过劫数,我们却是希望小了几分。”

    几人都过了无穷岁月,如无奇遇机会,要无量量劫后才能证得混元,时间之长,其中劫数之多,不可度量,就宛如一叶扁舟在大海中漂浮,不知道何时会有风暴,并非只看眼前情况。

    “嘿嘿,有这凶险,也只这一次机会,我有千万水仙兵将,也可助得你们一臂之力,周天星斗大阵是我之物,我只拿回即可,两位如拿到混沌钟,rì后我有劫数,来助我就是。”

    蛟魔王终于开口道。

    冥河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心里乐得多个炮灰:“正要复海大圣相助!”

    蛟魔王嘿嘿笑了两声,心中算计怎样得最大利益,冥河又对鲲鹏祖师道:“九凤来时,我便依你所言,围攻黑风山!”

    鲲鹏祖师大喜,又自商定一会,几人都起身告辞了。

    出了幽冥黄泉,鲲鹏祖师早回北冥了,青牛取下金刚镯给蛟魔王道:“我传你用法,也好省得被这老东西算计,我不便去,便帮你看管北海水国就是了。”

    蛟魔王大喜,听了用法,连忙点头,回到水国,便点齐水仙一百万,又与了青牛水国大权不提。

    冥河教主待人走后,刑天问道:“九凤一直躲藏在贪狼,七杀,破军三星周围八百亿星辰之中,难以寻找,就算得了腾空剑,炼化三星,只怕也难以抵挡勾陈第二元神,幸好还有佛门插手,黑风山本体虽然有祖巫躯壳化身守护,但全盛之时的万分之一,正好拿来开刀,我也借其躯壳,jīng炼盘古血脉。”

    冥河把手一按,一道血柱从轮回池中冲起,上托一口双股宝剑,漆黑冥铁为鞘,鞘上有无数文字镂空,又似妖文,又似蝌蚪。

    冥河将剑取下,魔王波旬,大焚天,yùsè天等人都大惊道:“教祖真要行事了!”

    “一鞘两剑,一名元屠,一名阿鼻,乃是我修罗道中第一灵宝,我在血海孕育,一睁双眼,就怀抱此剑,平生我也只在与斗战胜佛争斗时用过一次,破了他的无量金身,也只有此剑,才能伤得祖巫躯壳,你等随我一同而去。”

    冥河将此剑术放在膝上,波旬道:“弟子一起随教祖同去,那地藏王乘机来攻那该如何?”

    冥河笑道:“你看?”用手一指,众人面前现出yīn山,yīn山之上,佛光金灯全无。

    “原来如此!!!”波旬点点头,冥河挥挥手,众魔神都去准备。

    当下数天无事,却说这天,黄石公,壶公两人正在真仙阁中炼气,突然听得喀嚓一声,草人从衣袖里面钻出,在地上跳了两圈,随后静立不动。

    壶公大惊:“不好!大rì如来佛祖叫我们行事!”

    黄石公道:“行法之时,切不受惊扰,且代我去,向陛下告个假,说是悟得玄妙,要闭关一数月。你且出城,寻觅一地,设立法坛,万一行事不成,也不至于处在风尖浪头之上。”

    当下壶公带了钉头七箭书出城,黄石公来到真龙阁,见得宫女,要见李世豪。

    宫女进去,转过几层大殿房间,只见满屋都是妲己画像,李世毫站在其中,神sè迷醉,听得宫女脚步,连忙叫道:“可是唐刀将军有了仙子的消息?”

    宫女赶紧跪地奏道:“是黄石公仙人要见陛下!”李世豪听了,心中不悦:“问他有甚要紧事情,如无要紧事情,就说朕有要事。”

    黄石公见宫女匆匆出来,对黄石公道:“陛下有要事在身,真仙可有要事,如无特殊要事,真仙可随意行事。”

    黄石公皱了皱眉头,心中不解:“人皇却是有些怪异!”但终究是事情紧急,没有细想,也出城去了。

    两公寻了一山,用禁法隐好,对黑风山设了法坛,壶公悬起草人,点了两盏金灯,把书烧了,望空连拜。

    却说七rì之后,云霞正在闭目运神,猛觉自己膝头一动,连忙睁开眼睛,发现周青本体元神猛然一抖,仿佛被突然中了冷风,打起寒颤来,顿时大惊失sè。

    “无事,陆压这厮,果然用了妖法!”周青用手一指,蒙蒙黄光起自地书,铺天盖地,十二道黑气也从星空之中shè来,稳稳护在元神周围。

    壶公一心行法,拜了十八天之后,猛听一声大响,宛如天地崩塌,只见面向长安城上空,yīn云密布,雷霆连闪,知道不好,却不敢分心,暗暗庆幸自己换了地方。没有待在城中。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李世豪终于惊醒过来,出得真龙阁,见天yīn得仿佛要塌下来,随后yīn风呼号,冷气飕飕,知道不似天变,连忙大声喝呼。

    佛本是道从来没有进过vip月票前五,希望有月票的vip支持一下,保证下面的章节十分jīng彩……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