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猛然一个大雷霆劈开长空,仿佛天都被分了两半,随后炸雷连响,惊天动地,震得怎个长安城都动摇起来,yīn风宛如利刀,劈面刮来,不但皮肤发痛,直似刀割,连骨髓都似乎被冻结了起来。

    虽然被妲己绝世容颜所迷惑,但李世豪终究是一代圣明君主,又修成地仙之体。骤然觉得冷风刮骨,炸雷惊动了神智,一就清醒过来。运起太清仙法,头上一股清气冲出,化为三道,结出三朵水缸大小的青莲,缓缓旋转,光雨洒将来下,结成一面青盈盈的光幢,环绕在周身。任是yīn风厉害,也近不身。

    一群御林军听见李世豪的呼喝,赶紧过来,在门口服侍的宫女早跪在了地上。

    “如此yīn风乌云,绝对不是天象变化,定是有妖魔作祟,好大的胆子,敢在我大唐国都撒野,黄石公,壶公两真仙何在?”

    李世豪半年前见南海之地现出天妖之相,妖云接天,心中早就耿耿如怀,也有对策,只是被妲己所迷,把什么都抛在脑后,现在清醒过来,顿时想起,出了一声冷汗。以为南海郡王李仝杀到长安城中来了。

    “陛下,黄石公,壶公两位真仙十八天前告假,说是修炼玄功,那时陛下因有要事,就准了他们。”那宫女赶紧回答道。

    “哦!”李世豪心中暗暗吃惊:我因想念仙子,已有了半年很少理会朝政,着实惭愧。

    当下李世豪摆架大殿,召集文武百官,商议朝政,就听得丞相霍商元岂奏道:“南海郡王合同东海郡王起八百万判军做乱,现已抵达太yīn关,被太yīn关守将敌住,望陛下早做安排,免得判军坐大。”

    “为何不早早报来!”李世毫一听,顿时大怒,随即又缓和下来,知道是自己过失,随即点了黄道元,又传信回招唐刀,另合同三十六关首将,一同剿灭判军。

    “人皇不必心急,确有妖魔做乱,我自会镇压,此妖魔要夺唐都之龙脉,窃国运之神器,此天象变化就是妖魔引动,还过一个时辰,妖魔就会赶来,人皇只派人安抚长安城中的百姓就是,一切修道之人,也不要上来搅扰。”

    见李世豪叫了钦天监的地仙真仙前来,并且长安城各个道观民宅之中,也有剑光闪动,周青连忙在镇妖台上道。整个皇城都听得清清楚楚。

    “天帝勾陈法力无边,陛下可依此言,我看这天象变化,也绝非等闲妖孽可比。”太元真人道。

    李世豪点了点头,随即照了周青所言,整个长安城中,无论是修士,平民,官员,御林军,都严守职责,该干什么干什么,半个时辰之后,天sè越发yīn暗下来,但长安城之中,却是丝毫不慌乱,修士地仙都暗暗观察,平民躲在家里,官员御林军都严守皇城,开了禁法,一道紫气冲天而上,反罩下来,顿时yīn风全消,紫光柔和。

    贺子博夫妇,站在镇妖台上,看看天上yīn风怒号,云雷奔涌,下面紫光罩城,不禁点了点头道:“长安城的禁法靠龙脉之力运转,着实厉害,那九凤是弄什么悬殊,居然没有看见半点影子?”

    周青把手一扬,紫光之上,又加持了一道黄光,镇妖台正好高出一点,贺子博夫妇躲进紫光与黄光的夹缝之中,周青在外,比他们高出十丈。

    “那九凤到还未过三界缝隙,就用察觉到这地仙一界的龙脉灵气,这天象变化,乃是她用巫法遥控,探察先机的手段。”

    周青话还未落音,哗啦一声巨响,yīn云仿佛cháo水滚浪,往两边散开,天空之上,亿万星辰围绕,隐隐组成了三个杀气腾腾的星图,那七杀,贪狼,破军三大主星稳稳停在众星辰之中。

    随后七杀,贪狼,破军三大星图缓缓变幻旋转,越转越快,晶儿只觉得神魂迷糊,头脑不清,眼花缭乱,赶紧祭起渔鼓,持仗在周青的黄光之中,强行观看。

    只见星辰流转了几个呼吸,渐渐形成一九头鸟身的巨魔,九头似人,仿佛女子。

    哗啦!一颗流星从天上掉落下来,越来越近,其大如rì月,转眼就化为一只庞大无比的手掌,狠狠抓下。把整个长安城都罩在其中。

    “不愧是炼化了远古星辰的大巫,这等威势,却比周天星斗大阵的威势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那远古星辰的威力,要远远大如地仙一界的星辰,也只有与祖巫强良一同诞生的九凤才能容纳炼化,就算周青的十二化身,虽是正宗盘古血脉,但不及鼎盛之时万分之一,要学九凤一样,却是要落个爆体而亡的下场。

    “弄甚悬殊?”周青见天空全部被大手掩盖,狠狠压了下来,端座镇妖台顶端笑道。

    用手朝上一指,一片黄云飞起,结成莲花,在万丈之上,挡住了大手,任凭这杀气腾腾的大手怎生用力,都压不下来。

    “疾!”周青站起身来,把手一招,那一朵朵千倾大小的黄sè莲花一阵涌动,仿佛被狂风扫过,摇摆不定,煞是好看,大手仿佛感觉不妙,就要往回飞,却迟了一步,被铺天盖地的黄莲一涌而上,全部包裹,连连挣扎。

    周青双手一搓,只听得星空之上传来一声尖叫,似乎极其遥远,又似乎近在耳边,凄厉至极,如丧姥妣,晶儿听了浑身一颤,毛发皆竖,暗道一声:“好厉害!”

    贺子博神sè凝重,头上现了红云红砂,八臂金身,紫电锤也持在手上,没有半点大意。

    那铺天盖地的黄sè莲花又化为黄云,疾如奔马,转眼之见就落进了周青袖子里面,而被包裹的大手,连点渣滓都没有留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两方斗法,皆是高明到了极点,没有什么花哨的手段,也没有什么悬殊做作,周青破了大手,指着星空喝道:“大巫九凤,你斩杀人皇颛顼氏,罪孽滔天,现又要祸害生灵,毁灭人教之根基,以为当真无人能奈何你不成?”

    随着周青的话语,天上星空一闪,全部消失,眼前一亮,依旧是清风白云,离周青万丈高空之处,站一女子,面目娇美,粉面桃腮,丹凤媚眼,头带火红凤冠,披一件树叶羽毛交织成的坎肩,内穿粉红丝织的云衣,脚踏斑纹鹿皮靴,手持一口长五尺,宽四指的阔剑,通体金黄,剑鄂之上,有九爪金龙做腾空之势,金黄剑身上有三星印记,挥动之间,杀气笼罩虚空。

    “这九凤可惜原型是个九头鸟,否则这幅面目,倒是瞒养眼的!”贺子博心中暗暗嘀咕,只是不敢说出口来。

    九凤见了周青,又望了望下面黄光隐隐,紫气腾腾的长安城,拿剑一指周青道:“我杀了颛顼氏又如何?那颛顼氏乃公孙轩辕之孙,三代人皇,我正是要毁人教根基,你存心拦我,又伤我星辰元神,着实可恨。”

    周青道:“今天定要拿你镇压国都之中,保我人教昌盛。”

    九凤大怒:“小小修士,敢口出狂言!”把身上鸟羽树叶坎肩一抖,又念了个巫咒,顿时又是天昏地暗,狂风呼啸,四面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周青不敢怠慢,用手一指,一团百亩大小的黄球悬在空中,黄光大放,光明万千,照得四面通亮,瞬间就破去九凤的巫法。

    便见九凤突然到了后面,额头之上飞出一点星星,其大如碗,变幻不定,转眼就膨胀到百倾大小,星内隐隐现出一头凶猛恶狼,仰天嘶叫,直直向长安城轰去。

    周青知道这乃是九凤炼化的远古星辰贪狼,威力足足可以毁灭整个南瞻部洲,长安城万万受不得震荡,忙把双手连扬,黄云在空中铺成匹练,又仿佛一张巨大的黄sè包袱皮,托住贪狼星,就觉得手上一沉,暗叫一声“厉害”。不由使了仈jiǔ分法力,猛上一提,裹住贪狼星。

    九凤见贪狼星被裹住,顿时银牙齿乱错,把腾空剑祭起,身体倒立,旋转几圈,张口喷出两点星光弹丸,朝周青双目轰来,同时翻身后跃,运起巫门玄功,用劲一收,要收回颗用本命jīng气刺心血祭炼的贪狼星。

    周青猛觉得黄云一颤,里面裹住的贪狼星猛烈跳动,直似要震破黄云,脱身出来,而对面弥天殛地的杀气狂涌而来,知道九凤法力通天,越发不敢怠慢,一面运劲压住贪狼星,一面用手一抓。

    贺子博夫妇早就知道情况,忙把紫电锤,渔鼓抛起,瞬间就被黄光包住,周青早知道用法,叫声“去!”。

    两件法器敌住七杀,破军两颗凶星,同时脑后飞出两道黄光,一粗一细,细的化为一口剑型,敌住腾空剑,那粗的化了一只大手,黄光澄澄,朝九凤当头抓去。

    这几手功夫,周青用了十分法力,就是释迦牟尼亲自来此,也不敢硬接这大手一抓之威风,威势之凌厉,简直不可抵挡。

    紫电锤,渔鼓本是先天法器,通天教主用来护身对敌的至宝,贺子博夫妇发挥不出威力,但在周青无可匹敌的法力面前,威力大盛,一幢紫光,一幢青光,和那七杀,破军,两星斗得难分难解。

    裹住贪狼星,敌住腾空剑,七杀星,破军星,那九凤虽然还有无数手段,但在周青面前,都是小孩的把戏,上不得台面。远远不敌这几样法宝。

    猛见大手破空抓来,声势之大,竟然远远出乎自己的意料,九凤心里大惊:“这家伙是哪里来的?显然未证元始,法力居然比我还高?”仔细一想,猛然想起:“这家伙居然把东皇钟修成身外化身!难怪赶在此拦路!”

    看清楚来路之后,九凤当下知道敌人不好对付,顿起了退意,却已经来不及了!

    大头已经到了头顶,好个九凤!也不慌忙,厉吼一声,那件用自己身上羽毛,合同扶桑树叶祭炼成的坎肩脱体飞出,化为一片祥云,刚刚上升了十几丈,堪堪托住大手。

    九凤运一口jīng气,往上一喷,黑气之中夹杂有点点星光,那坎肩光华顿时涨大的数十倍,死死相抗,使得黄云巨手压不下来。

    那腾空剑,七杀,破军,贪狼三星乃是看家法宝,如何肯丢?九凤仗有坎肩抵挡大手,运起全部玄功,周身黑气腾腾,皆从全身上下四万八千个毛孔中蒸腾出来,一张俏脸十分狰狞,。

    腾空剑,七杀,破军,贪狼三星得了感召,急速回飞,周青哪里肯放?未免夜长梦多,也不保留,使用了全部神通,生生把四样法宝截住,一面催动大手,猛捞猛抓。

    周青这一全力出手,任九凤再有本事,也难以抵挡,那坎肩猛一下沉三丈,压得九凤双腿颤抖,咯咯做响,背后渐渐生出了一对翅膀,显然是要被压出原形。

    “这家伙!好厉害!”贺子博感叹一句,随后又摇摇头道:“可惜还是没有将混沌钟运用到极点,远远比不过当年的东皇太一啊!”

    斗了一阵,镇妖台上紫气朦胧,这氤氲紫气,全被周青以混沌钟纳进其中,绞成粉碎,化为本身法力,威势越来越大,那九凤渐渐抵挡吃力,火红的凤冠也掉落下来,披头散发,还兀自运起巫门玄功抵挡。

    腾空剑,七杀,破军,贪狼三星,紫电锤,渔鼓,黄云,在空中来回交织,异常绚丽,却是凶险到了极点,亏得周青先用就法力罩住长安,否则就凭一颗星辰威势,整个长安城市早就成了齑粉。

    贺子博心中欢喜:“我借出了紫电锤,渔鼓,降伏九凤之后,分到了功德不少啊!”

    猛然看见,周青眉头一皱,贺子博顿时心神一紧,就猛听周青呵斥一声,接着数点金光从西方来,随后就是数声“阿弥陀佛!”

    佛号在天地之中回荡,随后长安城上空佛光缭绕,俱现莲花之相,光雨飞洒,天龙围绕,现出数尊佛陀。

    “勾陈大帝且满动手,此大巫与我佛门有缘,我等特来渡去西方极乐,以便解救人教危难!”

    一幢详光shè将下来,二十四颗定海珠化为了诸天神将,托住黄云大手。

    大rì佛,弥勒尊王佛,定光欢喜佛,马元尊王佛,惧留孙古佛,毗卢那遮佛,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普闲菩萨,都自出手,顶上舍利连成一片,也化为一只晶莹洁白的手掌,乘灯上古佛用二十四定海珠托住黄光之时,猛抓九凤。

    周青虽然早知如此,还是微怒,也不言语,用手一指,然灯佛祖高座莲台,正运法力,猛觉那手沉如大地,自己托将不起。

    众佛菩萨联手一抓,还未抓到九凤,就被压下来,连忙合一托,顶住周青黄云大手,九凤心思灵敏,乘两方争斗之时,厉啸一声,腾空剑,七杀,破军,贪狼三星震破黄光,收了回来,把身一弓,电也似的向天外shè去。

    “阿弥陀佛!”众佛菩萨哪里让她走,周青也收回手掌,一齐朝九凤抓去。九凤被周青大手一横,拦在前面。连忙一转,朝南飞去,可惜又被众佛拦住。

    嘿嘿一笑,九凤看出端,把腾空剑,七杀,破军,贪狼三星尽数祭在头顶,也不在跑,立在空中,又笑了两声道:“我不过是斩杀了当年人皇,就惹得你们都要擒我不成?”

    众佛菩萨顾忌九凤的实力,又怕争斗起来,被周青拣了便宜,周青也有这一顾忌,双双都自停手。

    燃灯佛祖合掌道:“人教大兴实乃天数,你害死当年人皇,又要毁人教根基,罪孽深重,莫可名状。我佛慈悲,只渡你一人,可抵渡亿万生灵,功德无量,你与西方有缘,还不皈依怎的?莫非妄想逃出,再行逆天之事不成?”

    周青冷笑两声,正要说话,燃灯佛祖一指黑风山方向道:“此巫与我西方有缘,勾陈大帝也莫行逆天之事,何况大帝有仇家上门,如若不回去自保,恐怕有灭门之大祸!到时悔之晚矣!”

    贺子博夫妇朝黑风山望去,果然隐隐见得天上血光缭绕,绿云阵阵,但因为相隔太远,只是若隐若现。不十分清楚。

    贺子博虽然明明知道周青有准备,但还是心中不安。

    今天还有一章。大家有月票就投一票,保证异常jīng彩,另外,此书还长,以后的章节也不会沉闷.我看了书评区,大家都没有猜到我的构思,人教大兴,佛道都要争正统,天帝不甘让位,圣人各有计算.有挑起杀劫,有化解杀劫的,我会通过故事,把圣人态度一一明朗.

    总之,大家好好支持我一下吧,有人拿月票的情况说事,我是从来不拉票的,现在也不得不得厚一下脸皮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