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本体元神在黑风山,自然知道那边的情况,是以看都不看,哈哈一笑道:“我伏大巫而统勾陈之位,又奉元始符诏,扫荡妖忿巫气,扶顾人教大兴,修万世之功德,佛家都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之说,我今天也要仿效一二。”

    说罢,双袖挥舞,端座镇妖台上,天上黄云翻滚,人已经化成一口大钟,做混沌之sè,苍凉古朴,天空之中黄云奔腾,宛如亿万匹奔马,随后分两仪之势,黄云一变,成了黑白两sè,又自交缠翻滚,却泾渭分明,时上时下,如龙虎相交,坎离相融,玄通自在,神妙无双。

    众佛菩萨头上佛光黯淡,本来是威严无边的守护天龙,八部众,都纷纷弱了气息,仿佛感觉到大难临头,焦躁不安,只有众佛菩萨定力深厚,或修成了无量金身,或修成了三光九九舍利,不受印象。

    燃灯佛祖见天上地下,万物皆都消失,黑白二气翻腾不休,好似要从四面挤压过来,知道这混沌钟镇两仪三才,四相八卦,诸鸿蒙之物,无可匹敌,连忙用手一指,二十四诸天神将依旧化为二十四颗定海神珠,高悬在千尺高空,五sè毫光翻腾,观之不明。

    纷纷放出自己修持的本命舍利,飞舞在定海珠子周围,一点都不敢怠慢,一团五sè光幢,大有数万倾,众佛菩萨都现金身,或三头六臂,或三头八臂,或一头十臂,持金刚瓶,牟尼珠,金环,宝幢,令牌,钵盂,柳枝,轮转,经典,宝剑,莲花,荷叶,渔篮等各种佛家法器,把黑白二气隔在外,场面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壮观。

    贺子博夫妇早就躲到下面去了,翻身下了镇妖台,只见一层紫sè光罩之上,黑白二气好似煮开锅了滚水,当中隐隐见得佛门祥光,九凤的三星杀气。

    整个长安城的人都听得钟声悠扬,直入心底,全身舒畅。李世豪正值沉思如何剿灭叛军,听得钟声一响,带领文武百官,都纷纷出来。来到镇妖台之下,猛见贺子博夫妇,顿时大惊,喝道:“你们是何人?”

    贺子博和晶儿暗暗叫苦,刚才却是忘记了隐去身形,正要开口说话,御林军已经围了上来。

    文武百官之中有认得黄道元的,也认得两人,上来告诉了李世豪,李世豪挥挥手,叫御林军退了下去,问道:“你们既然是黄卿家的师弟,可明白这是人教皇城,非一般地方,岂可随意进出?门口有天地宝鉴,你们是如何进来的?”

    贺子博见李世豪语气有些凌厉,心中不悦,大声喝道:“我乃盘古通天真人门下,奉截教圣人法旨,相助勾陈大帝降伏九凤大巫,因是佛门来阻挡,勾陈将天地化两仪二气,我两插手不上,便退了下来。”

    李世豪一听,顿时大惊,以为对方在说谎,贺子博道:“人皇若是不信,待勾陈镇住九凤,自会分明。”

    不管真假,李世豪也不敢妄动圣人门下,便问其原因,贺子博自然一一告知,李世豪一听,抬头看了看黑白两气中间的隐隐而现的佛光,顿时大怒道:“佛门妖教,也来我大唐都城撒野,岂有此理!岂有此理!等我平息叛乱,定要亲提大军,剿灭佛之妖教,还我三界清平。”

    “这皇帝!倒是个极端份子!”贺子博见李世豪大怒,心中暗笑,却也恭维几句,当下李世豪依旧回大殿,商议平叛乱一事,只留下御林军看守台下。

    周青现出原型,化天地为两仪,众佛菩萨在其中都觉得动弹艰难,燃灯佛祖以定海珠成道,法力高出众佛许多,倒还能出手。

    见空中的黑白二气交接成龙型,都向九凤扑去,九凤抵挡艰难,三颗凶星光华黯淡,腾空剑无光,连忙用手一指,二十四颗定海珠成两条五sè光带,朝黑白二气绞去。

    那钟一声响,顶上又飞出黑白二气,交织成环,宛如太极,圈住定海珠,众佛菩萨纷纷将金身化成大手,朝九凤抓来,都被黑白二气敌住,你上我下,你左我右,斗得不亦乐乎。

    “我等诸佛菩萨,当rì都是弃道成佛,而今人教大兴,人皇偏偏又要灭佛,如不积累今rì之功德,只怕大劫来时,难以抵挡啊!”

    燃灯佛祖看了众佛菩萨,当中只有一个弥勒尊王佛与周青有怨,其余都是当年自道门而来,就是毗卢那遮佛也是当年截教座下陀头法戒,后入舍卫国化祁它太子,加伸大职正果。

    这边斗得不亦乐乎,那边冥河教主持元屠阿鼻剑,带四亿八千万无相血魔,领大焚天,自在天,湿婆,yùsè天,鬼母,因陀罗,鲁陀罗等众齐齐聚集到了两界关外,把三千七百山头未了个水泄不通。

    鲲鹏祖师手托妖师宫,洛书化身,河图元神相拌左右,后面跟了三叶子,北冥子等三**弟子。

    蛟魔王胳膊只上圈金刚镯,手持方圆大戟,百万水仙士兵,雄雄滚滚,把天都遮住了。

    刑天,相柳,巴山老魔巴立明,也自在冥河教祖身边。

    蛟魔王笑道:“妖师可要打头阵?”

    鲲鹏祖师冷笑两声,也不说话,转向冥河教祖。

    冥河端坐血莲,漫空都是血魔,缓缓站起身来,一手持剑,另一手朝下一指,一股粗有合抱的血光激shè而出,直直轰击在黑风山那紫晶铸造的高大山门。

    嗡!嗡!血光轰击在山门之上,竟然宛如击打在水中倒影之上,起了一圈圈的涟漪,随后星光一闪,血光消息,一切平常。

    “果然是周天星斗大阵!当年散落在天庭,虽然被我收起来了,却也大半残缺,这勾陈还有几分本事,居然补全法器。”蛟魔王看看妖师道。

    “此乃土鸡瓦狗,米粒之珠,看我破之!”鲲鹏祖师冷笑一声,把手朝下一指,河图元神与洛书化身一变,纷纷现出原形,光华流转,成为一道宽有千里的匹练,插进黑风山中,又是一阵涟漪,仿佛进入了水中。

    “有我河图洛书定住星斗运转,再入其中,便不会被困,那勾陈本体定然在rì月主星附近,我们前去,夺了rì月星辰旗,大阵自破,勾陈便是逃也无处可逃,可生擒之。”

    鲲鹏祖师上了河图洛书,首先带门人进了山门。

    自在天魔主波旬手持镰刀,举修罗旗,各自现了魔神真身,祭起法宝,随冥河教祖进去其中。蛟魔王犹豫一下,也带百万水军进了其中。

    三股人马一进其中,只见四面星空,到处都是星辰旋转,红,黄,绿,蓝,黑各sè星球或大或小,无边无际,空空蒙蒙,也不知从那里来,也不知道从哪里去。

    鲲鹏祖师将河图洛书平铺在空中,用手一指,顿时无限扩大,向远处伸展,速度极快,不过眨眼之间,就仿佛遍布了整个宇宙星空。

    “咦!怎生回事?”众人之见得仿佛有土黄sè光芒一闪,以及功能伸展到无限远出的河图洛书突然缩了回来,满空星辰也仿佛变了颜sè,都是黄光点点。

    鲲鹏祖师暴跳如雷,大声吼叫道:“天地膜胎,哪里来的天地膜胎,该死的镇元子,居然将地书借与周青小匹夫,我定不与你甘休。”

    冥河教祖倒是异常冷静:“倒也无妨,周天星辰,破一而缺,以我两法力,只要找到三百六十五颗主星辰任何一颗,将其破掉,这阵便挡我们不得。只是星辰相隔,动则就是亿万里之遥远,又被转动,只怕难找。还要你催动河图洛书,送于我们过去。”

    鲲鹏祖师原为妖师,而这周天星斗大阵乃是洪荒天庭之物,很是熟悉,通晓运转之道,听了冥河话语,心中已经有了算计,两眼睛爆shè,盯住远处一片银河。

    “亢金龙主星就在其中!”鲲鹏把河图洛书一展,众人都站在其上,只见得眼前场景变换,星球飘过,随后进入了一片陌生的星域。

    “老妖怎敢如此放肆!”一声大吼,一个威风凛凛,手持大戟,全身铠甲的妖将站在面前,其高数万丈,仿佛太古巨人,这一片星域,有星辰九千亿,亢金龙主星正是隐藏在其中,虽然得地书克住了河图洛书,但周青要全力运转第二元神,不能发挥地书的全部功效,要真让破掉了主星,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毒龙正是主持亢金龙星,见敌人前来,心中大惊,一面运转星斗,将主星隐藏起来,随后元神化在星光之中,出来迎敌。一面通知了隐藏在阵中的门人帮忙。

    鲲鹏祖师见有人拦路,冷笑一声,将妖师宫祭起,叫声“去!”,妖师宫变幻一阵,大如山岳,猛压下来,毒龙大吼一声,举戟上撩,喀嚓一声,戟断成两截,随后人也被压成齑粉,化为点点流光。

    一颗小星辰轰然爆碎,狂飚扫过宇宙,陨石乱飞,毒龙隐藏在亢金龙星zhōngyāng,望了望头上密密麻麻的星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刚才将元神寄托在一颗星辰之上,化出真身,却被鲲鹏祖师一击而破,要不是及时收回了元神,这一下可就不止重伤了。

    刚才被毒龙移动了星辰,鲲鹏祖师又定睛细看,想在九千亿星辰之中找出亢金龙主星,猛然听见四面乱响,雷鼓喊杀,惊动天地。天道门弟子连同周青十二大化身都显现在远处。

    哧啦!一条鸟型黑影扑了过来,还未回过神来,就到鲲鹏祖师面前。

    鲲鹏祖师只见怪爪狰狞,冷风呼啸,声势凌厉,慌忙退后,用手一指,河图洛书朝黑影卷去。谁知道,那黑影速度极快,河图刚刚卷过来,鲲鹏就挨了一爪子,碧绿道服裂开,脸上也挨了一下,眼前金星冒出。

    锵锵两声,一白一绿两条剑光飞出,冥河一言不发,元屠,阿鼻两剑飞出剑鞘,直直斩向帝江。

    帝江打了鲲鹏有个巴掌,早就远远遁来,来去如电,让冥河斩了个空。鲲鹏挨了一下,已经受了轻伤,吐一口鲜血出来,直气得三尸神暴跳。河图洛书朝天道宗弟子卷去。

    天道宗弟子都是用元神寄托在星辰之上,不但威力大增,就算被人击碎,立刻收回元神,便也无事。

    十二大化身也寄托在星辰之上,首先杀进阵中,一起朝冥河扑去。当下两相混战起来。

    冥河摇身不晃,四亿八千万血魔收拢,聚成血神,大手连抓,朝玄冥,后土抓去。同时元屠阿鼻两剑化为一白一绿两条惊虹拦腰扫到。

    句芒,褥收,共工,祝融,同时扑上,双手一抓,兵器出现在手上,挡住元屠阿鼻两剑,其余化身战四大魔神,刑天相柳。

    冥河一指,两剑分化成数条,扑哧几声,就把共工,祝融兵器斩成两截,玄冥后土敌住血神,斗了几回合,这血神时聚时散,血焰火光熊熊,又有点点火星四面爆shè,玄冥后土两人抵挡十分吃力。

    又是扑哧一声,句芒被一剑化中手臂,身体吃痛,定睛一看,皮肉反卷,露出了金黄的骨头,顿时大惊,把手臂一抹,又见绿光扫来,连忙一个翻身,跳了出去,也不招呼,一杆本命大旗飞出了头顶。

    帝江慢空飘飞,见玄冥后土异常危险,连忙抢过两人,飞了出去,血神也追赶不及。

    刑天斗奢比尸,强良,已经占了上风,猛然晃见背金光一晃,连忙向前一躬,就觉得身后火辣一般的巨痛,前面又被奢比尸击中胸口,痛得喘不过气来,连忙向旁边跃去,向后一摸,一手黑血,顿时大惊,知道自己不死之身都受了伤。

    温蓝新暗叫一声可惜,见刑天朝自己望来,连忙收了金蛟剪,远远遁开,这时十二大化身通通跳出,摇动大旗,顿时黑云狂涌,奔腾而来,魔火铺天盖地压来,把冥河几大魔神都包裹在都天神煞大阵之中。

    波旬摇动修罗旗,满朵朵黑莲护住众人,任凭外面魔火奔涌,狂风怒号,血箭乱shè,都无事情。

    “不要慌张!”冥河见波旬四面乱冲,按平常情况,已经冲出了百万里之外,居然四周还是漆黑魔火,重压如山,顿时喝道,用手一指,元屠剑向上刺去,阿鼻剑却是向下刺去。

    却说鲲鹏见冥河战十二祖巫,知道对方附在星辰之上,最多另其轻伤,怎么都奈何不了,除非破了星斗大阵,虽然被帝江打了一耳光,又气又怒,却不愿久战,怕对方第二元神回来。于是用河图裹身,洛书一看,找准rì月位置,身行一动,就飞了过去。连门下弟子都不顾,准备先擒住周青本体,再做打算。

    谢晓宏,黄天波持断水神剑,真刚神剑,李蓉持掩rì,戴锦蓉持灭魂,四人配合,将北冥子裹在其中,龙天龙地,六瞳,飞熊,大小狐狸,小昆仑,战妖师其余弟子,宝光纷飞,星辰闪耀,美不胜收,却又凶险到了极点。

    周竹会同红孩儿夫妇战三叶道人,向辉几人摇动天尸聚魔幡,放出天尸,又布成九方天妖大阵,将巴山老魔巴立明裹住。

    周竹舞动竹杖,十二条蜈蚣飞出,黑sè舍利也冲了出来,朝三叶道人猛照。

    三叶道人修成了天妖不死之身,放出天妖化形幡,那业力不沾元神,只是蜈蚣凶猛,放出数件法宝抵挡住红孩儿的兜rì罗网,魔女的修罗镜子也被天妖化形幡挡住,只是红孩儿的五昧神火枪凶猛,双方斗得难难解。

    红孩儿战了片刻,卖个破绽,那三叶道人连忙使剑来杀,又被周竹挡住。

    拉开shèrì弓,一排四箭,嗖!嗖!嗖!嗖!四声,红孩儿已经筋疲力尽,元神回到了翼火蛇星中,那附身的星辰也飞了上去,回道轨道,带起了狂风。

    三叶道人见到四点晶芒,知道不好,刚刚要有动作,就被两只箭破开了天妖化形幡,随后两只箭鱼贯而进,一shè泥宫丸,一shè心中,哪里抵挡得住,元神一震,被箭上金乌真火发动,烧了个神形俱灭。全身法宝自然被周竹魔女收去。

    廖小进夫妇领军战蛟魔王,大军喊杀,惊天动地,气势磅礴,只杀得是血肉横飞,廖小进又放出血神子,漫空飞舞,扑身而上,就成了空壳,法力jīng血点滴不留,蛟魔王军队虽然强悍,却也抵挡不住,更何况廖小进军队是星辰附上,伤亡更是少。

    蛟魔王见势不妙,忙把金刚镯取下。

    等我休息一下,凌晨的时候可能还有一章,但是不做保证……大家有票就投上来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