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盘丝洞七女连连扬动玉手,嗤!嗤!破空之声响个不停,银丝如雪,洁白晶莹,数千根晶亮的蛛丝凝成一股,每股都有手臂粗细,在空中布成一面大网,那蛟魔王的水军将领哪里来得及躲闪,只要沾上了一点蛛丝,就自元神荡漾,随后昏迷过去,那功侯浅薄的,远远就闻到一股香甜滑软的气味,顿时全身无力,昏昏yù睡,却是中的蛛毒,一一被沾在网上。

    就算法力jīng深的,用宝光护身,不受蛛毒,但宝光只要一接触到蛛丝,一样被沾上,任凭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刚刚jǐng觉,想要弃宝逃生,那蛛丝就宛如cháo水一般涌来,人立刻就被卷进其中,生死不知。

    廖小进大展威风,化成蚩尤真身,一手持剑,一手持盾,把蛟魔王和几十个儿子杀得汗流浃背。

    扑哧!蛟魔王一个儿子被砍成两半,另一儿子被刑天盾砸成了肉饼,蛟魔王心中大怒,乘机跳出圈子,点动咒语,将金刚镯向上一丢,顿时明晃晃的光华一闪,廖小进看不见物,心中大惊,连忙抽身后退,猛觉手上一轻,随后光华消失,自己两件兵器已经落进了圈子zhōngyāng去了,连血神子也被收去就仿佛石沉大海,圈子zhōngyāng好似有个深不见底的世界,兵器落进其中,自己用转心法,连点感应都没有。

    “啊!”盘丝洞七女连连惊叫,手上的蛛丝也尽数被圈子套去,满空银白如雪的滚滚丝网俱都消失,粘在网上的人都掉落下来。

    “进哥小心!”猛听七女惊叫,廖小进就见蛟魔王又把圈子丢来,心下慌忙,连忙躲闪,却被正中肩膀,仿佛巨锤敲击,元神也回到了遥远的北斗诸星之中,暗暗叫厉害。

    这颗附身的星辰轰然爆碎,漫天都是陨石飘飞,蛟魔王自不去管,面目狰狞,朝七女杀来。

    “不好!”周竹刚刚斩杀了三叶道人,夺了一套天妖化形幡,正要去助战,就见廖小进兵器被套走,打回北斗之中,七女刚刚祭起法宝,又被尽数套走,心中大惊之余,又觉得这圈子很是熟悉。

    “这不是那个大叔的法宝么?”周竹心中才想起来,人已经扑了过去,祭出灭渡金环,九环禅杖,又把竹杖一摇,蜈蚣张牙舞爪,口吐黑烟,都朝蛟魔王扑去。

    蛟魔王一看,冷笑一声,又把金刚镯飞起,狞笑两声,把身体一摇,合身朝周竹扑来,金刚镯收法宝,那是屡试不爽,蛟魔王见周竹法力不深,存心要抓出元神,免得逃遁了。

    周竹大惊,正要将元神收回,猛听一声惨叫,蛟魔王身体被灭渡金环,九环禅杖分别打中,口吐鲜血,又被蜈蚣黑气一喷,中了业力,元神堕进轮回中去了。躯壳现了九爪金龙的摸样,直直往下掉。

    而那白圈子丝毫不起作用,在空中滴溜溜的旋转,随后飞到周竹面前,圈子当中图影一晃,出现了青牛的面孔,正拿一条羊腿猛啃。

    “大叔!”周竹大喜,连忙喊道。

    青牛抹了抹嘴巴,呵呵憨笑两声道:“小姑娘!咱们又见面了!”

    “大叔的圈子怎么会落到了坏人手里呢?”周竹问道。

    青牛笑道:“坏人不是堕进轮回中去了么?”

    “好啦,不跟你说了,我要去帮忙了!”见那边斗得激烈,周竹转身又要走,却不知道白光一闪,金刚镯又拦在了面前。

    “你爹爹有危险,你快去帮忙,就拿这金刚镯,去你爹爹的本体那里,鲲鹏祖师已经去了,你娘抵挡不住的。你抵挡不住,也千万不要勉强,你爹爹这次凶险极大,我也计算不清楚,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青牛随后传了用法给周竹,周竹连忙拿了金刚镯,将剑盾法宝都丢给盘丝洞七女,随后本体一摇星幡,赶去了rì月附近。

    “斗战胜佛做人皇那是极好,两边都不偏袒,佛道合流,杀劫不起,三皇圣人却是慈悲,连轩辕剑都赐下,奈何做不做chéngrén皇,还是未知。老君执掌人教,也是两不偏袒,佛道都是人啊!但佛做人皇,终究是不好。”青牛在水国之中自言自语,连连摇头,把面前的一只羊一扫而光,又连连呼喝上菜上酒,那些水族使女都把青牛看成了二大王,都听吩咐。

    青牛一边喝酒吃肉,一边观看水族美女舞蹈,十分自在,不禁满意的打了饱嗝,最后竟然靠着椅子打起呼噜。

    廖小进现身出来,收了剑,盾,心中甚是惊讶,却也无暇细想,蛟魔王的百万水军,还有七八十万,见得蛟魔王一死,都没有了斗志,被廖小进领军一围上,都自投降,一一下了禁法,押送到一颗星球之上不提。

    这些事情都交给了毒龙办理,廖小进夫妇随后就杀了过来,合力战鲲鹏祖师的三**弟子。

    却说谢晓宏持断水,黄天波持真刚,李蓉持掩rì,戴锦蓉持灭魂把北冥子裹在中间,这四人炼得剑身合一,都自增加了一元会的法力,非同寻常,神剑又锋利,光芒扫shè,疾如奔雷闪电。

    但那北冥子用北冥寒玉jīng华炼成了四十九口飞剑,舞动起来,一片碧光,寒气万丈,本人又jīng通妖法玄功,来去如电,法力也比四人jīng深,亏得四人乃是星辰附体,不畏北冥玄煞气,饶是如此,也落了下风,只是苦苦纠缠。

    倒是小狐狸,小昆仑两人虽然法力低微,但法器歹毒,五毒神幡,万魔幡,都是相柳元丹毒水炼成,略一摇动,便是臭气熏天,无论是什么法宝,挨上就被污秽,虽然两人被打回元神多次,但都没有受伤,倒还将四五个法力比她们高深许多的妖人杀死。

    巴山老魔巴立明已经破阵出来,十分凶猛,双手连摇动,一头绿sè长发直直竖立,上面弹起绿sè妖火,双手老长,四面乱抓,把向辉四人纷纷抓爆,元神回到了二十八星宿大阵之中。

    蓝神运起玄功,化为一只蓝汪汪的大手抓了过来,巴立明一声狞笑,獠牙错动,张口喷出一股绿火,随后双手一搓,绿火化成了许多yīn雷,正朝蓝神轰去。

    蓝神认得是五火碧焰雷,连忙飞身躲开,巴立明用手一指,嘎嘎怪笑,五火碧yīn雷宛如附骨之蛆,随身扑了上去,紧紧咬住不放,廖小进刚好赶到,用刑天盾一挡,众多yīn雷皆都爆碎,却动不得刑天盾分毫。

    “咱们都是九黎一族的血脉,不如亲近亲近!”廖小进一摇身,现了蚩尤真身,十三头血神子也冲将出来,巴立明嘎嘎怪笑,祭出自己法宝,两人斗了十几个回合,倒是不分上下。

    盘丝洞七女见得黄天波等人危机,连忙涌上,放出蛛丝,又祭起七星北斗钺,此法宝乃是妖族法器,本来是炼周天星幡的,但先前赐给了七女,周青不好要回,只好另寻法宝补上,现在一使出来,立刻将北冥子的玉剑斩断好几口,同时四口昆吾神剑,蛛丝一涌而上,北冥子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砍成了碎肉,连元神都被绞成齑粉,也自神形俱灭了。

    大狐狸祭起捆仙索,扇动芭蕉扇,将妖人扇得四处乱飞,聚拢不到一起,小狐狸也祭起大乙金刚砂,鼓动三昧神风,先用五毒幡破了一妖人的法宝,随后被砂一裹一磨,连渣都没有留下来。

    飞熊幽魂白骨幡斗一名妖人,不分上下,被小昆仑看见,乌灵冥yīn刀疾飞过来,那妖人好生了得,脑后飞出一团光华,敌住魔刀,却被小昆仑将万魔幡一摇,一股毒水shè出,正中心窝,肉身立刻成了一团黑水,元神刚刚遁出,就被早已等候的镰刀魔神一口吞下。

    不出片刻,众弟子已经将妖师宫三十六弟子杀得干干净净,只剩下巴山老魔在哪里苦斗廖小进。

    众弟子都围了上来,魔女拿修罗镜劈面一晃,巴山老魔睁眼不开,被大狐狸祭起捆仙索绕成一圈粽子,好个巴立明,狂吼一声,身体暴涨,头大如斗,大狐狸法力低微,哪里捆得住他?

    廖小进一盾砸下,巴立明金星乱冒,随后昆吾四剑已经指住了泥宫丸。老魔不敢反抗,让其抓了,压在下面不提。

    鲲鹏祖师划破虚空,猛见远处一yīn一阳两颗星辰挂在虚空,正是rì月两至尊之星,心中大喜。狞笑一声:“周青小匹夫,今rì叫你不得好死。”

    正值运眼观看,猛然一声震动,眼前的景况又消失不见,还是一片星空,鲲鹏祖师尖笑道:“颠倒星辰就能蛮得住我么?”

    用手一指,河图洛书卷出,突然听见娇喝一声,远处同时出现了一红,一黄两女子。

    背后又是金光闪烁,随后绿光油油,罩得天地皆碧,十二口天道剑,金蛟剪同时飞来。

    鲲鹏祖师冷笑一声,把河图元神一卷,朝温蓝新重背后发出的金蛟剪,十二口天道剑卷去。

    真的累了!!!!!!写不起了……大家原谅……只有3000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