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原来温蓝新法力jīng深,又总观全局,见周青的十二大化身运起都天神煞大阵困住冥河教祖连同门下,连大巫刑天,相柳都裹在其中。虽然不一定能够困住冥河等人,但都是星辰附体,纵然失败,也能用星辰借物代形,不至于受过大的伤害。

    只是那鲲鹏祖师鬼头鬼脑,仗着河图洛书居然可以在大阵之中穿行自如,虽然有地书化成天地膜胎,大阵不至于被鲲鹏定住,但也困鲲鹏不住。见鲲鹏向rì月附近遁去,连自己的弟子都不管,温蓝新就知道他想一个人独自将周青本体拿住,然后使用妖法逼迫,便悄悄的跟在后面。

    鲲鹏确实有此想法,从开始一进大阵中,见到周天星斗大阵中有地书加持,自己破不开大阵,就暗暗起了心思。

    “有镇元老鬼相助,那地书乃是天地膜胎所化,取胜恐怕有些艰难,纵然胜利,冥河教祖势大,自己也就争不过他,占不到多大便宜。况且要是周青小匹夫来个玉石俱焚,自己非要挂彩不可,不如仗着河图洛书的妙用,周天星斗大阵也困不住自己,先去拿住对方本体,这十二大化身被冥河教祖拖去,本体必定无所防守,正好行事!”

    越想越得意,鲲鹏心神畅快:“冥河啊冥河,任你是道行高深,也得给我做了嫁衣!”

    寻到rì月主星附近,云霞本来稳稳守护住周青,鲲鹏一进这片星系,就被她发现,连忙移星换斗,使鲲鹏看不出来本体存身所在,但也知道鲲鹏本为妖师,通晓周天星斗大阵的奥妙,也只能瞒过一时,时间一长,必然被他看破,连忙分出两大分身来迎敌,以求拖延时间。

    温蓝新见云霞身外化身出来应敌,怕师娘有个损失,不好交代,况且让鲲鹏抓住周青元神本体,自己全门上下,都要灭绝,是以拼了xìng命不要,也要护得周全,但自己和鲲鹏法力差距,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便把金蛟剪,天道剑,一齐放了出来。

    金蛟剪祭在空中,金霞万道,重重幢幢,两条金蛟摇头剪尾,龙呤之声响彻天际,随后化成两股金光一插而下。

    而背后云霞却是将手一挥,一黑一青两股神光撒来。

    最快的却是十二口天道剑,本是刑天斧被周青用天道仙法炼成,不但原来的灵效未曾失去,还得了十二祖巫jīng血,各有特xìng,温蓝新又将十一口剑一齐附在帝江剑上,速度之快,任何飞剑都就无法比拟。

    哧啦!鲲鹏刚刚用河图元神卷去,眼前一黑,剑气纵横,激得眉宇发冷,顿时大惊,向后一翻,河图收回,裹住周身,洛书化身扑了上去。

    温蓝新十二口天道剑眼见刺到了鲲鹏脸上,却仿佛遇到了一股极大的阻力,前进不了分毫,知道老妖法力深厚,在混沌之中就修成不死妖身,自己法力相差天远,难以伤他。只把希望寄托于金蛟剪,多少使得老妖有所顾忌。

    突然手手一紧,十二口天道剑像是被什么东西粘住一样,温蓝新顿时大惊,这天道剑乃是与她第二元神兼修,如何肯失去?幸好炼得心灵相同,速度又快,没有被回卷的河图裹上,收了回来。

    两人斗法,乌飞兔走,电光石火,还不过一刹那。温蓝新刚刚收回天道剑,就感觉到面前一片绿光,洛书化身的鲲鹏面目狰狞,扑身过来,自己发出的金蛟剪宛如石沉大海,一点动静都没有,才知道对方真是法力高强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连忙将第二元神收回,却已经来不及了。

    漫天绿影包裹,隔断的一切联系,自己是以第二元神,附在一颗星辰之上,出来对敌,本以为万无一失,却还是低估了鲲鹏的实力,眼看收不回第二元神,那洛书一裹,把这颗星辰裹成粉碎,自己辛苦修炼的第二元神已经难逃。

    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件法宝混元金斗,连忙念动咒语,一面乘洛书粉碎星辰之时,用天道剑护住元神,隐藏在星辰内核之中,一面把混元金斗往上一抛,就见得金光一闪,绿影全消,已经将洛书化身装进了其中。

    就在同时,云霞神光已经撒到,凭空一声,便连带河图元神,鲲鹏本体都拿了进去。

    温蓝新正待施为,猛听得周青声音从下面传了出来:“快快弃斗,元神归位!”

    温蓝新不敢怠慢,连忙丢了混元金斗,本体将星幡一摇,第二元神瞬间就回到了另外一片星域。

    轰隆!隆隆!两颗星球猛然爆碎,云霞一红一黄两大身外化身已经回到了本体,鲲鹏祖师灰头土脸的冲了出来,用手一指,河图元神也重另外一个爆碎的星球中间冲了出来,与此同时,空中漂浮着的混院金斗猛的爆出一团绿光,随后洛书化身冲了出来,将混元金斗一裹,瞬间就收了进去。

    “如此低微的法力,虽有先天灵宝,又能奈何了我么?真是异想天开!”细如婴儿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随后又喋喋怪笑起来。

    鲲鹏祖师收了金蛟剪,混元金斗,心中大喜,知道这两件法宝乃是周青向云霄三仙姑借的,只知道用法,并没有用心血祭炼,就算第二元神回来,也收不回去了,而那云霄三姐妹法力低于自己,也收不回去。

    “小辈,又来送死!”鲲鹏祖师收了混元金斗,金蛟剪,突然把手中的妖师宫祭出,往远处一抛,本来拳头大小,但晃将一晃,就大如山岳,微微旋转,北冥玄煞气在周围带起狂飙,直似把jīng铁都要冻裂,当头朝一颗星辰压去。

    周竹大惊,自己刚刚附身在星辰之上,接近了鲲鹏,就见对方居然收了混元金斗,金蛟剪,以为大师姐温蓝新已经遭到毒手,心神颤抖,就被鲲鹏发现,先行祭起妖师宫打来,还在百万里之遥,寒cháo煞气就冻得元神都运转不灵,连忙强运一口jīng气,喷在刚刚到手的金刚镯上,顿时白光大放,血脉通畅,浑身都是暖洋洋的。

    金刚镯乃是人教圣人老子化胡时候炼成的至宝,其中带有老子的法力,防身御敌,外道不侵,神妙无方,自然是非同小可。

    “大叔的圈子果然厉害!”周竹心中大喜,忙把金刚镯往上一抛,呼啦一声,庞大的妖师宫一样落进圈子里面去了。

    “啊!这不是蛟魔王手上的金刚镯么?”鲲鹏祖师猛见妖师宫落进去了,就连自己的第二元神河图也陡然飞出,不听使唤,连忙运功一吸,却是收了回来,饶是如此,心中也砰砰乱跳。

    原来河图因为相隔太远,刚刚飞到半路,妖师宫已经落进去了。而周竹心神有些慌乱,见套了妖师宫,就收了金刚镯,默运玄功,把圈子悬在头顶,护住自己,本着不求无功,但求无过的思想,心想:大师姐得了爹爹传授,法力远远高过我,都不敌此人,连两件法宝都被失去,我不可贪功冒进。

    猛然听见鲲鹏祖师怒吼,那河图到了半路,突然狂飞回去,被鲲鹏收起,不见踪影,顿时心里大大后悔,知道自己小心过了头,不但连对方的河图都要收来,却是削了对方的凶威。

    鲲鹏见了金刚镯居然到敌人手上,并且还被对方运用自如,念头疾转,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当下也不细想,洛书化身已经扑了过去,从中冒出绿光,凝成一尊大手,猛朝周竹存身的星辰抓去,只要一将星辰包裹,对方元神边收不回去,照样任自己宰割。

    周竹见大手抓来,用手一指,又把金刚镯祭起,但对方不是法宝,也不是兵器,也不是身外化身,第二元神一流,乃是活生生,有着三魂七魄的人,金刚镯乃是人教至宝,如何能够收人?是以一点效果都没有。

    见其无效果,周竹慌忙一招手,一口jīng气喷出,金刚镯滴溜溜旋转几圈,忙飞到上面,放出一幢明晃晃的光雨,把周身百丈都包裹起来,恰好是同时,绿手就已经抓来,猛压在光幢之上,喀嚓做响,周竹见到如此威势,也自心惊胆寒,只有把自己的灭渡金环,九环禅杖,竹杖都祭起来,希望外面的光幢被抓破之后,自己的法宝还能抵挡一二。

    被河图切断了联系,自己连元神都收不去,只能自求多福了。

    过了片刻,大手还没有抓下来,周竹一看,原来那金刚镯结成的光幢虽然连连摇晃,喀嚓之声连响,似要破裂,却又异常坚韧,仿佛藕断丝连,不管大手怎么样抓捏,还是比较安稳。

    饶是如此,周竹也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生怕光幢一个抵挡不住,突然被捏碎。这样心情,就仿佛大海之上,狂风暴雨之中的一叶小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遭受灭顶之灾。

    鲲鹏祖师也知道金刚镯的厉害,但这镯子只擅长套物,防身,用来打人,最多是打个跟头,不伤肉身,也不伤元神,人教至宝,本来就是慈悲之器,自然不沾染红尘杀劫。

    “小小丫头,能有多大本事!”鲲鹏祖师见洛书化身压住光幢,便yù自己亲自出手,两方一击,定要破出光幢,将周竹擒拿到手,也好逼迫周青。

    正要出手,突然背后青,白两条神光卷来,鲲鹏祖师躲闪不及,又没有防备,再一此落进白光中去了,那洛书化身也落进青sè神光中去了。

    “快快进来!”周竹身体一轻松,就听得周青的呼唤,连忙收了金刚镯,就见云霞两大化身飞也似的落进银河星系中去了,随后两声爆响,千万里之外是两颗星辰炸裂,鲲鹏祖师暴跳如雷,绿光大盛,冲天而上。

    周竹不敢怠慢,本体星幡一摇,元神收了回去,随后一阵移动,已经被云霞摇动rì月星辰旗,把自己摄到面前。

    “爹爹!”周竹见五寸来大的紫sè小人坐在地书之上,知道是周青的本体,连忙叫道。

    周青勉强睁开眼睛,周竹连忙道:“大师姐不知道怎么样了,连混元金斗,金蛟剪都被外面那妖人收走了。”

    云霞道:“你大师姐没有事情……”话音未落,脸sè微微一变,连忙摇动rì月星辰旗,周竹就感觉到脚下大地似乎在移动,知道云霞又在移动星斗,变幻位置,叫鲲鹏祖师察觉不到具体位置。

    云霞行法的时候,周青神sè疲惫,只是招手叫周竹过来,似乎有话要说。、周竹坐在面前,就听周青道:“混元金斗,金蛟剪有陷身之祸,次乃定数,非有人力所能为之,我这劫数,本是极难渡过,尤其是三次天灾不可避免。爹爹刚才已经窥得一丝天机,混元金斗,金蛟剪失去,已经替我挡了两灾,但最后一灾,最为严重,稍有不甚,便是神形俱灭。非要有一重大灵宝挡去劫数不可,本想已借得地书抵挡,但仔细算来,还是大有凶险。”

    “那怎么办?”周竹急了。

    周青看了看金刚镯,面sè缓和了一下:“幸亏你得了金刚镯子,有此人教至宝,我便有了五分希望!我正运第二元神在长安城中苦斗,无时与你解释,鲲鹏就要寻到此处,而我那十二化身要缠住冥河等人,无暇顾及此地。冥河虽然没有鲲鹏的河图洛书,不能在星空之中穿行自如,但他魔功极深,手段极多,不得不防备。”

    “我仗地书,能抵挡住鲲鹏,但三天过后,乌巢禅师定要用钉头七箭书shè我,那个时候,地书最弱,抵挡不住鲲鹏,你可放出金刚镯,等乌巢shè过我之后,我将这肉身尸解,迷惑乌巢,地书由弱转强。只是你祭金刚镯抵挡鲲鹏时候,异常凶险,金刚镯也有陷身之祸,也只有这人教至宝,才能替我挡过这最为凶险的一灾。”

    “好在这法宝落到鲲鹏手里,他也没有办法祭炼,只可惜了混元金斗,金蛟剪乃是三仙姑之物,失去了不好交代,我过了此劫之后,定要将二宝收回,但鲲鹏惧我,肯定要投身佛门……”

    话刚落音,外面一声巨响,接着鲲鹏那细如婴儿的声音也隐隐传了进来。

    今天肯定还有一章,大家用票支持我,没有月票的推荐,没有推荐的点击……下面会更加jīng彩……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