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鲲鹏祖师两次被五sè神光刷中,都是因为自己大意的缘故,虽然困不住他,但也弄了灰头土脸,气得三尸神暴跳。只可惜云霞分身附在星辰之上,一刷中鲲鹏之后立刻就转回,等鲲鹏祖师脱身出来,碎掉星辰,人早就走的不见踪影了。

    只是此举只能用于戏弄一下鲲鹏,对他造不成实质的伤害,而且不能多用,否则鲲鹏jǐng觉之后,就不那么容易脱身了,一个不好,就要葬送分身,好在周竹已经回转,周青也在危难中窥见了天机,定下了计策,只要最后一灾渡过,便无大的防碍了。

    “贱婢!敢如此欺我,待老祖我擒住你之后,定要将魂魄咒成蛊蚁,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鲲鹏祖师把云霞恨之入骨,但对方已经躲进星系中去了,相隔不知几兆亿里,这一片周天银河,星辰密布,少说也有几千亿颗,虽然每颗星辰不如洪荒星空之中那般大,却也不小,鲲鹏祖师一时也寻不到,暴跳两声,便冷静下来,细细观察其中的奥妙。

    好几次都看出了周青存身的真实所在,奈何云霞一察觉不对,就摇晃rì月星辰旗,转动星斗位置,鲲鹏要在几千亿星辰之中找出周青存身所在,谈何容易?

    亏得鲲鹏熟悉奥妙,又有河图洛书,半个时辰之后,窥出玄机,洛书化身一抖,平铺过去,随后场景变幻,一个土黄sè星球缓缓旋转,上面无一生物,也无树木,但鲲鹏可不受蒙蔽,知道这土黄sè星球全是地书之气所话,周青的仙府,连同两界关三千七百山头都在内部,只要破开地书灵气,周青便不能抵挡自己的毒手。

    “喋喋!喋喋!”鲲鹏狞笑连连,洛书化身一扑而上,舒展开来,一片碧绿光华,把这土黄星球全部裹住,使其再也无法移动。

    随后用手一指,洛书之上shè出无数闪电雷光,声势浩大到了极点,都朝这星球炸去,只听的轰隆之声不绝,每一道闪电炸在星球之上,就爆起一团碧绿火焰,熊熊燃烧起来,而这土黄星球果然不似实体,被雷电一炸,顿时土云翻滚,宛如黄sè的云海。

    周竹出得仙府,就听见头上闷雷不听的响,仿佛天地都要崩塌一样,再抬头一看,周围尽是土黄sè雾气,越往上去,黄气就越浓厚那万丈天空之上,仿佛被翻罩了一块黄土地,紧密厚实,任是外面如何响动,周竹也看不清楚鲲鹏祖师上如何攻打的。这才知道地书的神妙,便放了心思,一心一意守护周青,只等三天之后,黄光稀薄起来,就祭金刚镯。

    “该死的匹夫男女,以为这天地膜胎就能够抵挡住自己么?”鲲鹏祖师越发雷火,那土黄sè云海不但没有炸散,反而越发浓厚起来,他也知道这地书不好破开,除非盘古幡等几钟有数的灵宝,就是自己的河图洛书,也差了那么一点。

    “等三天之后,陆压那小畜生必然要用丁头七箭书,到时候我看你地书能否守得住!”

    鲲鹏祖师咬牙切齿,不但不停,反而双手一搓,向外一放,一团碗口来大的绿球从袖袍里面飞将出来,往下面直直下落三千尺之后,猛然碎开,亿万点绿火飞星投进了火海之中,随后起了连锁反映,下面火海之中,万雷齐放,绿火竟然冲了上来,声势比刚才又大了数十倍,另人触目惊心。

    放出自己采集北冥玄煞祭炼的yīn雷助长威势,鲲鹏祖师面目狰狞,看下面的碧焰雷海,心中的气消了一大半,用手一指,现出一尊青sè莲花,自己坐了上去,也不敢放出河图,生怕在被套去。

    不说鲲鹏祖师在这里攻打,那冥河教祖,四大魔神,鬼母,因陀罗,刑天,相柳一干人被都天神煞大阵困住,魔王波旬摇动修罗旗,有黑莲花守护,魔火,血箭,yīn风,鬼叉,都不沾其身,但也出不去,冥河十分小心,把元屠,阿鼻两剑放出,运起玄功,在阵内乱扫。

    这两剑果然厉害,一干魔王,大巫只见随着冥河的手指,黑莲之外一白,一绿两道剑光暴涨百丈来宽,不知道多长,仿佛一束光线。

    两剑光所到之处,魔火,黑云,yīn风,夜叉恶鬼,血箭兵刀全都消散,只是随聚随散,往往一扫过,又奔涌过来,宛如抽刀断水,斩之不断,绞之不绝,众人才觉得这都天神煞大阵确实有些奥妙。

    刑天,相柳乃是巫门遗老,深深知道这大阵的厉害,是以不敢轻举妄动,见冥河出手,两道剑光在阵中穿扫,如入无人之境,心中便有几分佩服。

    “想不到这老儿深藏不露,当年洪荒大战也做缩头乌龟,还以为没有几分本事,却是在拌猪吃老虎。”刑天相柳两人对望一眼,随后看冥河怎声破阵。

    哧!一道绿sè晶芒直直从阵中飞去,朝自己头上这杆本命大旗斩来,句芒吓了一跳,他一时大意,吃了冥河的亏,被斩伤了手臂,现在虽然已经恢复,却也不想再次尝试一下。

    哪里知道,这口阿鼻剑沾了他的气息,宛如附骨之蛆,又不怕魔火,怎么都奈何不得,要是吃得对方将本命大旗斩了,自己受伤不轻,无奈之下,只有一个翻身,跳出身体,翻进了远处星空之中,随之而来的阿鼻剑已经将这颗附身的星辰剖成两半,化为了一股青气,冲上高空,随后凝结起来,又化成一颗星辰。

    句芒翻走,大阵自破,其余化身都心意相同,同时翻进了虚空之中,等魔火散去,冥河等人现出身形来,只剩下空空荡荡的宇宙,清冷寂静,声息全无,另人感觉仿佛冻在琥珀中的苍蝇,心中产生出一股悲凉苍茫。

    见此情景,众人都觉不好,刑天问道:“鲲鹏那老畜生呢?”

    冥河皱了皱眉头,刚才运剑,看似轻松,其实消耗了不少法力,一半是因为阿鼻剑寻得了句芒的气息,另一半是这十二化身轰杀东皇真身,又炼十二口天道剑,消耗不少,至今还未恢复。况且周青也不想和冥河过多缠斗,只是等对方有所动作之时,再行出手sāo扰。

    冥河收了元屠,阿鼻两口剑,先看四周景sè,暗暗心惊,千算万算,却是料到对方有地书加持在大阵之中,浑然一体,破绽难寻,听见刑天发问,冥河掐指一算,顿时暴跳如雷。

    “鲲鹏匹夫误我大事,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老畜生!”听见冥河教祖暴骂,人人都惊讶无比,都知道教主遇事不惊,也不知道突然暴跳,气得七窍生烟,当下都不敢说话。

    冷静下来之后,冥河盘算了好一阵,突然望空开口道:“勾陈小友,我因被妖人蛊惑,一时不甚,才寻你为难,好在双方都无甚伤亡,冤仇不大,你也奈何我不得,不如双双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声音在虚空中荡漾,几乎传到了无限远处,周青十二大化身自然听得清楚,但哦啊冥河教祖另有yīn谋,是以任凭对方怎生分说,都闭口不回。

    “鲲鹏这匹夫,实在是无可救药,如若带我前去,一同攻打,不怕勾陈不灭,现在还自妄想,只怕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冥河见周青不回答,也不在意,暗暗把鲲鹏恨了咬牙切齿,本来自己有些手段,不靠鲲鹏的河图洛书也可,但现在星斗大阵之中有地书护持,自己的手段完全用不上。

    双方都到了紧要关头,冥河只是出言试探,也没有想过周青会回答,只是拿过魔王手上的修罗旗,狠狠摇动了三下,顿时黑莲密布,接成方圆万里一个大球,裹住众人,向东飞去。

    周青不知道冥河的意思,着实怕冥河捣鬼,因此盯得非常紧密,一点都不放松,门下弟子受伤的去调养,没有受伤的严守各大星域,都不不准妄动。

    冥河在黑莲之中,一切声息都自切段,随后对众大巫魔神道:“鲲鹏匹夫不知天时,这此行事,非但讨不了便宜,恐怕还要被困这大阵之中,只要勾陈第二元神回转,到那时候,就只有拼个你死我活了,再没有回旋的余地。”

    魔王波旬见冥河教祖说是这样说,却也不慌忙,立刻就知道冥河定有办法,已经是胸有成竹了。

    刑天被周青的第二元神夺了斧头盾牌,有险些被镇压在海眼之中,当下有些不自在,不禁对冥河问道:“教祖有甚办法?”

    冥河道:“三天之后,乌巢禅师必定要发动钉头七箭书,到那时候,这大阵之中天地膜胎最为微弱,我便全力出手,感应血海之中轮回池之力,里应外合,冲出此阵,立刻去长安,那时勾陈必定还在与九凤,一赶佛陀争斗,我们自可出手,救出九凤,一来解了人教之危难,积下无边功德,二来也使九凤不至被人擒去受辱。”

    “那王yīn阳与腾空剑有缘,教祖所说,真是正理,只是可恨那鲲鹏愚夫!”魔王波旬狠狠道。

    当下冥河众人在星空中乱飞,迷惑周青,静静等待三天之后,乌巢禅师发动钉头七箭书的那一刻。

    长安城上空,依旧是黑白二气翻滚,周青以身化钟,端坐镇台,贺子博晶儿站在台下仰望,只见得龙脉之中的氤氲紫气沿着镇妖台源源冲上,都进入了钟内。

    氤氲紫气不下与rì月星光,尤其经混沌钟催动,越发神妙,和里面天星之力交接,回归本源,黑白二气成两仪之势,已经把佛光都掩盖起来,贺子博抬头,再也看不到一点打斗的情况,但看势头,知道周青胜利是迟早的事情。

    “已经斗了两天三夜,今天是该分出胜负的时候了吧,只希望黑风山本体无甚事情,否则功亏一篑,那就是大大不妙啊!”贺子博看了周围的御林军,一个个都jīng神饱满,持枪跨刀,两眼jīng光闪耀,实在是修为到了一定程度的样子,又暗暗赞叹起来。

    “人教大兴,果不是虚言!”晶儿点了点头,又想起人间的事情来。

    “人间虽然地方狭小,人不修身,但依仗外物,倒很有味道耶,不知道以后人教大兴,那边怎么处理呢?那可是几十亿人呢。”

    不说晶儿在那里胡思乱想,燃灯佛祖暗暗叫苦,对方越来越生猛,自己都有些吃力,亏得定海珠妙用无穷,又修成了诸天化身,否则早就被压得不能动弹。

    紫电锤,渔鼓被黑白二气催动,光芒大盛,东西往来,那马元尊王佛,定光欢喜佛,毗卢那遮佛出生截教,认得是师尊通天教主的法宝,一个个都心中不安,擂起了小鼓,七上八下,十分不安。就连法力都运转不灵,哪里还抵挡得住,不是都靠燃灯,弥勒苦苦支撑,大rì如来见势不妙,又算了一下时辰,便自发动了杀招。

    却说黄石公,壶公两人已经拜了二十一天,今天是最后一天,心中正急,突然红光一闪,身穿大红袈裟的乌巢禅师已经到了面前,两人大喜,连忙道:“禅师可算来了!”

    乌巢禅师笑道:“今rì乃是勾陈应劫之rì,不得不来!”

    黄石公,壶公连忙点头道:“燃灯佛祖可曾到来?”

    乌巢禅师道:“正在长安城上空,只等勾陈应劫,就渡大巫九凤去西方,你们两人也可皈依极乐。”

    两公大喜,连连谢过,乌巢禅师也不在说,掐算一下一下时rì,一个时辰之后,方朝东方拜了三拜,随后拿起小弓,搭上一箭,正对悬浮着的草人眼睛shè去。扑哧一声!草人眼睛鲜血激shè而出,两公看得心惊胆寒,面面相视。

    好个乌巢禅师,一点都不手软,又一箭shè出,将草人双目shè中,鲜血溅出,洒到自己衣襟之上,触目惊心,只是浑然不理。又值拉弓搭箭,对准草人心窝。

    周竹见周青突然双目流出血来,顿时大惊,哭了起来,周青喝道:“还不出去,照我吩咐!”

    周竹连忙出了门口,果然见得天上黄云已经消散,霹雳连连做响,绿云雷火狠狠压将下来,仿佛立刻就要将此地轰成齑粉,连忙呵斥一声,把金刚镯一抛,一幢名晃晃的光雨仿佛一个罩子,把雷火全部抵住。

    刚刚祭出金刚镯,就听周青一身大叫,心窝也shè出血来,随后直直跳起,手脚僵硬,宛如僵尸,翻身摔下地书,落在地面,一个五寸长的小小肉身裂成了几块,随后星光大盛,元神浮现出来,与云霞手拉手站了起来,脸上都是笑意。

    猛然一个大霹雳打将下来,周竹只感觉到手上一轻,光幢碎裂,金刚镯已经不见了踪影,漫天雷火绿云,夹杂着鲲鹏祖师喋喋狂笑,其中又显现了一只碧绿大手,眼看就要压到头顶,顿时下得哎呀!一声。

    周青用手一指,地书飞起,黄光旋转,转眼就把整个仙府都掩盖起来,鲲鹏祖师只听得鲲鹏祖师尖叫一声,仿佛十分不甘心,然后鸦雀无声,一片静寂。

    原来鲲鹏攻打了三天,算准了时候,突然见到下面一轻,黄云消散,定睛一看,便见金光闪闪,山头林立,绿水荡漾,黑风山仙府全部显露出来,知道乌巢禅师发动了妖法,心中大喜,连忙把洛书化为大手抓下,突然下方又飞出金刚镯,顿时心中大怒,不顾好歹,连河图元神都使用了出来,全力出手,果然破了金刚镯,卷到手上,也不管它,另一手只管抓下。

    哪里知道,刚刚碰到了仙府顶上,一股黄云冲去,力道居然是前所未有的大,接连把自己冲了几个跟头,再看下面,又是黄云密布,越发浓厚,天空中星辰流转,场景连连变幻,自己不知道处在合方。

    鲲鹏还待纠缠,就见一道血光从远处冲起,中间有交杂有一白,一绿两条剑光,随后就不见了踪影,认出是元屠,阿鼻两剑,顿时清醒了大半,连忙一算,知道冥河教祖跑路出去,当下骇得一声尖叫,全力运起河图,洛书,穿过了大阵,果然觉得阻碍重重,比进来之时大了十倍,亏得鲲鹏法力高深,连耗元气,终于冲了出去。

    却说乌巢禅师最后一箭shè中草人心窝,留出血来,随后草人跌落法坛,摔成几块,心中大喜,突然长安城上空一声钟响,随后一道剑光飞起,冲向西方,半路之上,便被一血光拦截。

    乌巢禅师顿时面如死灰,手上小弓也自掉落地面。

    今天没有了身体有些累了,大家有月票的就投了吧,保证后面更加jīng彩,场面更加壮观,教主相互pk的场面可要远远比这几章jīng彩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