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禅师!禅师!……”

    黄石公,壶公见乌巢禅师脸sè十分不好,连手上那小木弓掉在地面都浑然不觉,仿佛被人用定身法术定住一样,不知道是喜还是悲。

    长安城那边又是光焰连天,钟声悠扬,另人听进耳里,连元神似乎都异常欢快,真灵清明,血脉中荡漾起一股子暖洋洋的味道,舒服到了极点。但两公却是心里拽拽,见乌巢禅师片刻不动,慌忙轻声呼唤。

    乌巢禅师终于惊醒过来,面sè变得铁青,另两公都感觉到一股寒意,不禁后退了一步。

    “哼!”乌巢禅师狠狠一顿足,一言不发,身上腾起熊熊的太阳真火,瞬间就是烈焰蒸腾,随后化为一条红线,划破长空,朝西方遁去,转眼之间就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两公大眼瞪小眼,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来事情不妙,只怕那这钉头七箭书没能奈何得了勾陈,只是苦了你我,白白为那乌巢禅师出了力气,还落了诸般不是。你说眼下该当如何?”

    黄石公见了一片狼籍的法坛,狠狠一顿足,把那桃木大案震成粉末,又喷出一股真火,将整个法坛烧成了灰烬。

    “那也未必,传闻这钉头七箭书万无一失,恐怕是有别的原因把。”这山头离长安城不是很远,隐隐可见到上空的景象,猛听长安城上方一声炮响,随后旌旗招展,宝幡林立,华盖飘扬,喊杀之声惊动天地,无数兵士从城中飞去,声势惊天动地,随后数朵佛光朝西方去了,壶公安慰黄石公道,猜测诸种可能,突然见此情景,心中已经明白了一小半,却也不敢真去长安城中查探动静。

    黄石公见壶公还是有些执迷不悟,连连摇头:“乌巢禅师面sè怪异,就算事成,想必也出了什么意外,否则不会急着往西方而去,连长安城都不停留,还撇下了我们两人,总之,现在情况不明,我两不如先去西天极乐,等过了一阵,再打听消息,顺便去灵鹫山下等候燃灯佛祖,苦求佛祖收录我两。纵然勾陈未死,又知道我两暗害,也不至于上西方极乐来找你我晦气,这自是极安稳的!”

    壶公见黄石公说得有道理,也自点头,当下两人就往西方去。

    却说在乌巢禅师用妖法shè周青之时,冥河教祖等人包裹在修罗旗之中,运足目力盯着虚空中的星辰,猛见星辰一闪一闪,格外明亮,外围一层朦胧黄云也自不见了踪影。

    “教祖!是时候了!”鬼母生就一双灵眼,看得分外清楚,元神提上了紫府,星辰一变,就开口出言,但冥河比她更快,刚刚吐了一个字,就见冥河头上的血神爆涨了万倍,一手持元屠剑,一手持阿鼻剑,白绿两条闪电晶芒绞成一股,一声长啸,冲出了修罗旗。

    随后漫天尽是血sè,吃星辰光华一照,妖艳至极,冥河教祖将血神与元屠阿鼻双剑合一,冲进了头上茫茫星空之中,同时披头散发,本体存在血神体内,借剑晶光将右手中指断去,祭在面前,口中颂念魔咒,一口jīng气喷出!

    此时,幽冥血海轮回池之上,受了冥河教祖暗中吩咐,王yīn阳立在池中一朵半亩大小的千叶血莲之上,池下站有天妃乌摩,张自然,西瓜,都自异常紧张,猛见轮回池中血水突然旋转起来,三人都自颂起魔咒。

    王yīn阳身体倒立,在血莲之上旋转不停,随后血莲旁边,血水冲上十数股,结成数面魔血妖幡,长有数丈,宽有五尺,将王yīn阳裹在其中,哧啦一声,破空飞去,冲上血海,卷起亿万波涛,顺见就破开三界缝隙,正从黑风山上空落下,也进了周天星斗大阵。

    “小姨!你说黑风山会有事情么?”张自然问西瓜道。

    “怎么?你莫非担心不成?”西瓜冷冷道。

    张自然嘿嘿笑了一下,也不回答,转过头去不再发问。

    冥河乘星斗大阵最弱的时候,用血魔分身解体**,断去中指,喂噬血神化身,贯通两界,感应了轮回池孕育之力。魔血妖幡冲进大阵之中,正好落在冥河血神之上,后面还脱了一条长长的血尾巴,都是血海波涛所聚。

    从外面来看,就仿佛一条血sè巨蛇,身体贯通了地仙,幽冥两界,尾巴海在血海之中,而头颅却扎进了黑风山,当真是前所未有的壮观。

    冥河法力通玄,道行也深,并有元屠阿鼻两剑,寻出了大阵缝隙,一把抓住王yīn阳,连同修罗旗中的诸人都带了出来。

    一出大阵,冥河心中不死,随即用手一指,准备将在幽冥血海中搅起的波涛打进阵中,随后股荡神通,将无边血海一般来,好歹误会几个主星,也出一口恶气。

    刚刚一运魔功,土黄光芒一闪,进入阵中的血水就被一股巨力逼迫回来,凝聚成蛇头摸样的庞大血水掉头反噬,嶙嶙獠牙,朝众人扑咬过来。

    冥河见状,知道地书又自发动,在五行上本能克制自己的血水,知道再也奈何不得对方,忙用使魔法,使血水收进血海之中,抓起王yīn阳,一伙魔神架起yīn风妖云,鬼火磷光,电也似的朝长安城卷去。

    刚刚飞到半路,就在一道剑光起自长安城上空,在空中化成一道长达万丈的晶芒匹练,威势绝伦,剑未到,凌厉的啸声呜呜轰来,前面的空气都被剖开,朝两边疯狂涌动,就用肉眼都可以看到。

    魔王波旬见壮,用手一指,镰刀飞去,要敌住这口剑,冥河早就看清楚了来路,阿鼻剑飞出,截住镰刀,同时喝道:“且住,休要妄动!”

    随后,将手里的王yīn阳正对剑抛了过去。

    王yīn阳虽然早就被冥河教祖告知了情况,但见剑芒奔来,还是心中惊骇。闭上眼睛,用手一招,半晌不见动静,手里猛的一沉,正多了一柄大剑,长五尺,宽四指,剑鄂之上盘绕金龙,做腾空之势,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自己略一感应,便觉十分合意,握在手上,略一挥洒,自然是得心应手,仿佛此剑就是为自己打造一般。

    突然前面劲风呼啸,暴喝连连,从剑飞出的地方同样飞来一只大手,仿佛两团黑白之气搅成,正与冥河斗在一起,冥河放出元屠,阿鼻乱扫,但这大手浑然不惧,指头连弹,往往剑光扫了过来,就被指头弹开,伤不了大手分毫,斗了几个回合,冥河一收剑,血神化身一冲,裹住众人,随后王yīn阳眼前一亮,已经到了幽血海底下魔宫之中。

    原来周青越斗越勇,大rì如来见燃灯上古佛,弥勒尊王佛都有些抵挡不住,而马元尊王佛,定光欢喜佛等见了紫电锤和渔鼓,生势先就弱了几分,那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普闲菩萨虽然法力要差一些,但有上次为抵挡三妖仙的千叶莲花,乃是阿弥陀佛赐下,护身自保有余,但也只能放起舍利相助燃灯,那边九凤只是一味护身,一点都不反击,显然是想乘机逃出。

    再斗下去,越发不妙,大rì如来赶紧用化身乌巢发动了钉头七箭书的妖法,而自己却是暗暗蓄力,准备一举夺钟。

    果然妖法一发动,草人流血,而那混沌钟绞成的两仪之势,黑白二气弱了许多,心中大喜,最后一箭shè中心窝,那钟一声长鸣,黑白二气渐渐消散,众佛压力一轻,只有燃灯知道是大rì如来妖法起了效果,连忙把定海珠朝九凤压下,五sè豪光大亮。那弥勒尊王佛,马元尊王佛,三菩萨等等也出了全力。

    大rì如来以为自己的妖法得逞,却不知道周青只用地书护住元神,尸解了肉身,迷惑于他,本来只要大rì稍稍注意,也自迷惑不住,但奈何这三天都情况吃紧,加上大rì如来又急于抢钟,心神自然贯注在镇妖台上,否则也不至于被周青得机。

    身形一闪,大rì就来到镇妖台上方,见混沌钟立于台上,一动不动,没有一点灵xìng,心中狂喜,将本身真元炼成的大旃檀佛光放起,罩定镇妖台,准备将钟就地祭炼。

    他早就算准,周青本体一死,这钟就无人主持,钟内的一丝元灵也是最弱的时候,自己只要一打散,稍稍祭炼,便能运用,虽然发挥不了一半威力,但也实力大增,有燃灯众佛压制住九凤,那是极稳妥的。

    谁知,刚刚放起大旃檀佛光,心中就生jǐng兆,镇妖台上那口混沌钟突然化成了一个黄衣少年,正朝自己干笑。

    亏得大rì修为深湛,在心中生起jǐng兆的同时,就翻身出去,将大旃檀佛光切断。

    这一番拼斗,对付周青,大rì如来用尽了心机,不惜使用恶毒妖法,全力已赴,但终究因为周青气数不尽,奈何不得,翻身之间,心中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因果,心中虽然后悔,却也不留恋,也不停下,直直朝西方遁去,刹那就不见了踪影。

    周青手一抓,把那团大旃檀佛光收在手里,大rì如来已经看不到了人影,不由得心里也自赞叹一声,突就听得九凤一声娇喝,星芒涨开,挡住定海珠,腾空剑一掷,朝燃灯斩去。

    原来燃灯几佛同时出力,乘大rì如来祭炼混沌钟之时压住九凤,然后再过来助阵,则收服九凤,渡去西方,也不是难事,九凤也一直在寻觅机会脱身,只是黑白二气太过厉害,压得她几乎气都喘不过来,亏得有众佛抵住周青,才能支持,突然见到黑白二气消散,最厉害的敌人不知怎么就无故停手了。

    九凤哪里肯放过这机会,用三星辰裹体,双手持定腾空剑,猛向上冲,但燃灯早就算到,定海珠也压了下来,随后众佛出手,放起须弥神光,联手把九凤裹在中间,使其不能出逃。

    九凤连番被燃灯挡住,心中早就把这清瘦的和尚狠之入骨,用手一指,三星飞起,挡住定海珠,却没有料到燃灯暗中祭起了乾坤尺,猛的打将下来,九凤之见得一道光华从旁边飞来,宛如晶玉,比电还疾,刚想用腾空剑抵挡,却已经来不及,被乾坤尺一尺打在肩膀之上,爆出无数火星,那鸟羽数叶坎肩被打落几片,同时肩膀也仿佛被叮了一口,微微吃痛,知道中了暗算,虽然无防,但越发怒不可揭。

    因为斩杀人皇之后,九凤就逃进了洪荒星空之中,只是这口腾空剑乃是老子炉中炼,传下人皇,九凤无法祭炼,便暂时压住剑中元灵,随后炼化三星,又急急赶来地仙界抽取氤氲紫气,将星辰与龙脉紫气合一,一是炼剑,二是jīng炼巫血,好化盘古血脉。

    这口腾空剑因没炼化,只是压住元灵,使用起来便不怎么方便,因此一个不慎重,倒是着了燃灯佛祖的小计。

    九凤法力毕竟高过燃灯,七杀,破军,贪狼被得全力催动,摇身一变,化成三个九凤,各使巫法,黑气腾腾,中间又夹杂有无数白sè骨箭,把周围的须弥神光轰破了个窟窿,依旧用三星抵挡定海珠,本体却跳了出来,见燃灯坐莲台,顿时恨的咬牙切齿,用了全力,把腾空剑劈面斩去。

    九凤部落当时就依附于祖巫玄冥,这一手玄冥骨箭乃是玄冥的无上巫法,非同寻常,九凤法力又高,使将出来,众佛菩萨是须弥佛光自然抵挡不住。

    周青想要的就是这样的形式,那里还容得分说,把手一扬,用了十分法力,黑百而气翻滚,化为一只大手朝九凤背后抓来,九凤三星抵挡定海珠,腾空剑也飞了出去,哪里能够抵挡?

    况且周青又是突然出手,九凤匆忙飞起坎肩,悬在头顶,随后运法力一吸,三星分身收了回来,一同抵挡周青的魔爪。

    黑白大手一抓,将坎肩提起,就被三星分身抵挡住,周青嬉嬉一笑,将双手一搓,又飞出一条大手,当头抓下,九凤仓促之间,如何能够抵挡?浑身一紧,已经被抓了了正着,随后眼前一黑,仿佛有一大块东西压将下来,头脑一晕,接着就昏迷过去,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弥勒佛等人好不容易抵挡住玄冥骨箭,就见就凤被周青以无上法力压在镇妖台下,同时加持了禁法,又见大rì如来不见踪影,心中已经明白了一大半,顿时又急又怒,又恼又恨,却也知道奈何不得周青,不敢发做。

    燃灯佛祖此时却无暇顾忌这么多,腾空剑已经劈面打来,而那乾坤尺,定海珠都在来不及救援,九凤含恨出手,全力而发,岂是儿戏?更何况腾空剑乃是人教圣剑,燃灯料定自己难以抵挡,一面祭出紫金钵盂,又放出大旃檀佛光延缓一下腾空剑飞来之势,一面腾身而起,闪身避开这一剑之后再收回乾坤尺,定海珠抵挡。

    扑哧!紫金钵盂被腾空剑剖成两半,又冲破了大旃檀佛光,燃灯刚好运玄功一吸,乾坤尺倒飞回来,朝腾空剑击去。

    恰巧这时,九凤已经被周青镇压,腾空剑失了控制,没有斩到燃灯,便直直向前冲去,一个瞬间,便飞出老远,乾坤尺落后了一步,燃灯这时候已经看清楚了形式,暗暗叹了一声,道一句“阿弥陀佛!”收了定海珠,依旧化做二十四诸天悬在头顶。

    周青镇压九凤之后,见腾空剑飞走,知道要落到王yīn阳手中,剑中有人皇颛顼氏元灵,自己得了也没有用,否则白白又染上许多罪孽,但冥河围攻黑风山,周青存心要给个教训与他瞧瞧,是以将一只大手跟着飞了出去,和冥河斗了一个回合,冥河也真是了得,仗有元屠,阿鼻两剑,一时之间,硬是奈何他不得,倒让他依旧逃进了血海之中。

    “留着冥河也可牵制佛门,我与他为难做甚?”周青转念一想,也就放弃了追击,将大手散去,就见燃灯,弥勒,马元,定光,三菩萨等人都坐莲台,高高悬在天空,面sè不善。

    周青见状,也自干笑两声,不说话语,现在自己得了一场大功德,又借混元金斗,金蛟剪,金刚镯抵去三次天灾,斩去善念就容易了许多,以后只要再清修一段时rì,了结几状小因果,自然水到渠成。

    “哪里来的秃驴,敢来朕皇城之上寻死!”李世豪见天上光影全消,周青坐镇妖台,数尊佛陀悬在高空,佛光洒下,十分庄严。

    “又在蛊惑我大唐子民!”

    见李世豪亲自提剑领军上来,大声呼喝,燃灯不敢久留,大呼一声:“门人何在?”狂风吹起,来了大鹏明王,燃灯上了鹏背,往西方去了。

    诸菩萨佛陀自然跟随在其后。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