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却说贺子博与晶儿先见黑白二气消散,佛光大盛,大rì如来更是放出大旃檀佛光罩定混沌钟,顿时心中便有些惊慌,连忙双双运起玄功,收住漫空飞舞的紫点锤子和渔鼓。

    众佛见此情景,也不阻拦,这红云老祖现在不但是通天教主的亲传弟子,更与准体道人渊源颇深,谁都不愿意开罪,更何况大rì如来妖法得手,形式基本已经分明,哪里还愿意多找麻烦。

    自到周青又现出真身,惊走大rì如来,随后镇妖台突然飞起,轰然一声巨响,整个长安城都抖了一下,九凤已经被周青以莫**力封住,压在镇妖台下。

    李世豪见众佛现出金身,宝相庄严,光雨飞洒,流光点点,禅唱之间,天龙飞舞,迷惑了不少城中的百姓,心中大怒。知道佛门擅长蛊惑之术,连忙提兵上来,准备拿住众佛。

    时值人教大兴,已经是天数,种佛菩萨哪里肯与这位好道的君王计较,都往西方去了,让李世豪扑了空。

    “人皇留步,妖孽虽然已经被我镇压,但法力jīng深,修为通神,几乎永生不死,我也只能将其镇压一时,rì子一久,难免还要出来祸害世人。万万大意不得。”周青见李世豪要派军追赶众佛,连阻住。

    李世豪一听,不敢怠慢,也自喝住兵将,各回营地等候命令,又叫文武百官散去,自己亲自迎了上来。

    “大帝可有良策?”李世豪落下镇妖台,见周青用手一指,袖袍之中飞出三张金符,压在台上,顿时金光冲天,霞光万道,瑞气千条,整个皇城更加雄伟,仿佛奇迹。

    远远见得长安城附近的百姓都出的门来,撮土焚香,朝皇城下拜,见此情景,李世豪也暗自欢喜。

    “我听闻人皇有大禹定九州时用的人教圣物,可将那尊圣物搁置台上,则可永几保安宁。”

    “这……”李世豪却是犹豫不决,那尊九州龙鼎玉玺不但威力极大,更是三界皇权的象征,自己从两百年前得到此物之后,兴兵一举全统南展部洲,更兼此物一出,三界大小神仙无不卖其颜面,待平息南还叛乱之后,还要靠此物寻访妲己,如若用来镇压妖孽,李世豪心里自是一万个不愿意。

    周青见李世豪沉呤不语,心中有几分不悦,他过了三灾,道行jīng进,如何不知道李世豪心里是想什么。眼下轩辕圣剑,腾空剑,都已出世,人教大起纷争不远矣,其中牵连之广,就是至人教主到最后也不免要卷入其中,他着实是想妲己远离这场纷争。

    妲己下凡,让人皇目睹容颜,周青只觉此事绝非偶然,只是估摸不出头绪,却也想防范于未然。

    正要再说话语,就听得天上几声惊雷响过,随后祥云翻滚,宝旗幡幢林立,现出天兵天将,其中一人高声呼叫道:“勾陈大帝不必烦恼此事,我奉元始天尊掌教老爷法旨前来,因是天数注定,人教大兴,镇压大巫用大禹圣器万万不妥,否则如何震慑外道?我特向玉帝讨要来山河社稷图,正可替代大禹圣器。九凤大巫留于皇城之中,也自不妥,此巫法力通玄,万一脱身出来,生灵涂炭,是以天尊命其压在天庭,有众神rì夜守护,那是极稳妥的。”

    周青一看,说话之人正是南极仙翁,旁边有哪吒手拿山河社稷图,领了鱼肚药叉,巨灵神将,雷公两个,倒还威风。

    周青见是哪吒,心中本来不悦,却也按耐住,上前招呼,随后南极仙翁,哪吒等神落到镇妖台上,向李世豪施了一礼,李世豪连忙还了一礼,随后客套几句,南极仙翁又将来意说了一遍。

    李世豪听得清楚,皇城之中,留下一个隐患,终究是不妥,现在正好有人来接过这个祸害,如何不好?

    周青见南极仙翁奉元始法旨,且天庭来人又是与自己交好的哪吒,自然不好多说什么,只有照样行事。

    用手一指,镇妖台上符篆落下,众人见其行法,都纷纷退开,远远在天上观看,只有哪吒上得前来,念动真言,用手一抖,把山河社稷图铺开,悬挂在里镇妖台有三千尺的高空。

    这时贺子博夫妇也自上来,双双朝南极仙翁稽首,南极仙翁连道“不敢!”“不敢!”随后还了一礼道:“老祖脱了劫数,真是可喜可贺!”

    贺子博笑而不言,又见了李世豪,李世豪见其真不是凡人,自是不敢怠慢,连忙道:“两位果然是盘古通天真人门下,可否效仿黄卿家,一同辅佐朕大兴人教。”

    贺子博干笑两声,正要说话,南极仙翁开口道:“人皇所说不错,老祖自洪荒转劫,受了不少红尘障碍,可兴人教,待功成之rì,自是功德无量,到那时候,何愁苦大道不成?”

    “嘿嘿,嘿嘿!老祖我一向是清闲自在,也不想成什么大道,否则当年在混沌之中听鸿均大老爷讲玄妙之时,早就成了,何况……嘿嘿,嘿嘿……”贺子博看了看周青,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然后又嘿嘿笑了起来。

    南极仙翁心里啧啧赞叹,李世豪见其不愿辅佐自己,心中惊讶:“眼下天数注定,人较大兴,三界仙神无不归附于朕,积修外功,以求成就无边功德,谁知道这人却是不愿,说话又说半截,甚是奇怪……”

    正要细响,突然下面杀意蒸腾,浩大无边,随后星辰光华大涨,隐隐见得周青一抓,三颗碗口大小,极其晶亮的星星很落进袖子里面去了,随后杀意全消,星光也无,又见周青用手一指,镇妖台飞将起来,下面一团黑白气流,大有一亩,落进山河社稷图中去了。

    镇妖台依旧落到地面,周青完了此功德,朝天上诸人道:“此事已经了了,我不便久留,还有几件俗事要办,就此告辞了。”说罢,把足一顿,满空金光,一条黄虹破空而上,转眼就进了云中。

    贺子博夫妇对望一眼,也双双破空离去。竟然是往黑风山方向,哪吒收了山河社稷图,谢过人皇,与南极仙翁一起上天见玉帝了。当下是各有各事,李世豪也要平息叛乱,心中有几分急,回到真龙阁中,一面欣赏妲己画像,一面等候太yīn关把军情传过来。

    却说燃灯佛祖上了鹏背,大鹏明王几个展翅,就到了西天极乐世界灵鹫山元觉洞前,刚刚下得鹏背,就见山后转出一尊佛陀,头顶一轮红rì,正是大rì如来,见了燃灯佛祖,连连叹息。

    燃灯佛祖也自叹道:“那勾陈却是气数未尽,奈何他不得。”

    大rì如来点头:“正是如此,此事揭过不提,眼下轩辕,腾空,都已出世,人教又起纷争,我等未必没有机会,只安心等待就是了。”

    两人说了半天,正要进洞,突然见得一条碧绿妖光,直直划破高空,投到极乐世界zhōngyāng去了。那zhōngyāng正是阿弥陀佛居住的雷音宝刹,也不知道是什么妖怪如此嚣张。

    燃灯恰指一算,已经知道了事情因果,随后道:“鲲鹏祖师去见我西天教主阿弥陀佛,我便前去听讲,你可回娑婆净土之中,一样等待时机。”

    大rì如来点头称是,燃灯早已经朝极乐zhōngyāng去了。

    却说鲲鹏祖师劫杀周青本体未果,又怕周青报复,自己虽然有河图洛书,也不能抵挡,出了周天星斗大阵以后,心中十分不安,也不管弟子的死活,也不敢回北冥汪洋,前思后想一阵:陆压那小畜生皈依了佛教,虽然是娑婆净土,那勾陈碍着如来的面子,因该不会去找他,我却是走投无路,不如去寻女娲娘娘。

    当下一个翻身,来到三十三天之外,刚刚来到女娲宫之外,猛见一道黄光冲上,进了其中,认出是周青第二元神,顿时骇得魂飞魄散,隐去身形,不要命的逃跑。

    “怎么办?”鲲鹏祖师转念一想:“当年混沌之中,阿弥陀佛是因坐了我位子才成道果,而今我前去找他,也不算是求人,只是了段因果而已。”当下心中拿定了主意,便朝西方极乐而去。

    一进西天,便直直奔向zhōngyāng雷音宝刹,一路无半点阻拦,鲲鹏也不惊讶,知道阿弥陀佛已经算到自己要来。果然,落到雷音宝刹门口,就有金刚上前合掌道:“我佛有请妖师。”

    鲲鹏二话不说,进了宝刹,便见无边八德池,其中金莲涌动,坐了三千阿罗汉,五大菩萨,以及诸多古佛,那极乐至尊,不生不灭之阿弥陀佛端坐九品莲台,面黄身瘦,穿一件百衲袈衣,显莲花圣相,身旁两尊佛位,一座空空,乃是未来琉璃光明药师佛的坐位,另一座上坐一佛陀,乃是宝幢光王佛,又号接引佛祖,只是闭目,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涅盘。

    鲲鹏进来,见四周有金莲坐位,但他哪里肯与罗汉菩萨同坐,便见到那未来琉璃光明药师佛的坐位空着,又只在阿弥陀佛之下,顿时嘿嘿一笑,将身化为一团碧绿妖光冲上,坐正位置。

    阿弥陀佛微微摇头,道声:“善哉!善哉!”随后继续开口讲经,也不去理会鲲鹏,鲲鹏闭目,也不听经,只是暗将元神沉浸于河图之中,便见混元金斗,金蛟剪,金刚镯漂浮在其中。

    混元金斗,金蛟剪两件法宝大放光明,在一团三四亩大小的绿光之中来回穿梭,直似要破空飞去,亏得有洛书化身镇压,又在河图之中,才不至于被走脱。

    而那金刚镯却是望空悬浮,周围结成一幢光雨,既不飞走,也无甚动作,异常安宁,鲲鹏祖师是巴不得这东西自己走脱,人教老子的圣器,他还没有自大到一并收了地步。

    “这金刚镯不去管他,自己要飞就飞,只是可惜我那妖师宫还在里面。”

    鲲鹏祖师不知道用法,明明知道自己的妖师宫还在其中,却取不出来,心中着实恼怒,却也奈何不得。

    周竹自套了妖师宫之后,知道自己的法力远远不如鲲鹏,拿出妖师宫也要被收回,那时情况又急,便依旧留在里面,是以鲲鹏祖师明明知道自己也取不出来,又不舍得将金刚镯扔掉,只有留着,如果自己飞走,也不去管它,如果不飞走,自己便想办法取出妖师宫。

    突然,混元金斗,金蛟剪都发出长鸣,望外飞出了力道陡然增加了十倍,把那团绿光冲得支离破碎,冲破了河图的封锁。

    “好!以为这样几能脱去本妖师的掌控么?”洛书化身用手一指,又自飞出两团绿光,死死裹住混元金斗,金蛟剪。两样法宝在里面左右冲突,声声鸣叫,声势惊人。几yù要脱出掌控。

    “怎么会这样,那三个臭丫头的法力当年就远远不及我,如今我修成神通,而那三霄丫头又上了封神榜,法力何止倒退了十倍?怎么还如此难缠,莫非?”

    鲲鹏祖师忙把自己本命元神附上,催动河图,死死包裹,再寻机会炼化两件法宝。

    燃灯佛祖,弥勒佛,文殊三大菩萨等人都进了雷音宝刹,猛见鲲鹏祖师端坐在阿弥陀佛之下,未来琉璃光明药师佛的坐位之山,全身冒出绿油油的光华,冲天而上,十分怪异,数人一惊,又见阿弥陀佛兀自将经,不闻不问,顿时心中更加疑惑,但也不好多问,只是朝上方行礼,然后寻一金莲坐下听经,几当鲲鹏祖师并不存在。

    北极中天紫薇天宫之中,云霄三仙姑已经借来无当圣母的聚宝金盆,念动仙咒,滴下自己的jīng血感应两件灵宝。

    “鲲鹏法力太高,要是我们没上封神台之前,倒是可以,但现在这肉身元神都是依托于封神榜,哪里收的回来。”云霄见琼霄缕缕尝试,也没有一丝反应,便自劝说。

    琼宵连连运转玄功,都无一点效果,也停下手来,把聚宝金盆一推,心中不悦道:“现在可好,连看家法宝都失了!”

    “有勾陈帝君在,你是担心怎的。”云霄笑道。

    “只怕勾陈帝君也难以讨回。”琼霄嘀咕一句,云霄听了,只是笑而不回,琼霄埋怨一阵,正好紫薇大帝进来询问原因,得知事情之后,安慰几句,琼霄也就平了心气。

    却说周青自成就功德后,见九凤被带去天庭,心中不安,先收了七杀,破军,贪狼三颗远古星辰,用本身法力祭炼,瞬间就破了九凤的元灵,随后将其炼成三颗龙眼大小的星珠,又用天星之力,氤氲紫气绞成一股,将三星串联成手镯摸样的法宝,直直上了三十三天,往女娲宫而来。

    在三十三天外寻觅半天,又自默默祷告片刻,眼前一亮,凤凰飞舞,鸾鸟齐鸣,正是女娲宫存身的一片天。

    进了这层天,周青正要寻找妲己,一来是道声谢,二来是刚才自己窥见天机,来看看妲己气sè如何,如rì后有甚劫难,自己也可相助,还以这层因果。

    “你是何人?怎如此大胆,敢擅闯此地,不知道此地乃是女娲娘娘存身修道之所么?快快退去,免得污了娘娘宝地,否则定将你拿下,打上五百七星龙鞭。”

    周青正值观看,几听一声娇喝,从一花丛之后转出一提蓝女,两鬓插花,脚踏金鞋,系着绡金丝绦儿,十分动人颜sè,正对自己怒目相视。

    “仙子有理了。”周青连忙唱了个肥诺,这女子才面sè缓和了一些,不过仍然不依不饶,叫自己出去。

    “我乃天界大帝勾陈,今rì是来朝见女娲娘娘的。”周青道。

    这仙女一听,对周青看了一看,突然喝道:“你好大胆,居然敢冒充天界勾陈大帝。还来女娲宫行骗,当真是胆大妄为,刚才见你贼头贼脑,四处观望,就知你不是好人,定然是欺娘娘不在宫中,来窥视我等姐妹的容貌!”

    周青一听,顿时哭笑不得,连忙道:“此乃我之元神显化,与本体相貌不同。仙子怎如此误会,既然娘娘不在宫中,我下回再来便是了。”碰到这个女仙,周青不yù纠缠。

    这仙女不信,一把扯住周青,又叫值rì神将来拿周青,那些值rì神将如何能够拿住周青?闹腾片刻,却是惊动了在宫中看管禽鸟的金羽仙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