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却说黑风山,云霞修炼五sè神光,周青因斩却二尸,道行jīng深,开其法眼,上扫天界。下观四大部洲,远看人间幽冥,无不通明澄澈,万事都了然于胸,更推算天机,结过去之因果,照未来之劫数,这天傍晚,出得仙府,凳上晶桥,看那夕阳余辉,倒也自在。

    突见一道金光从西方而来,落进南瞻部洲极南之处去了。那地正是南海郡王府邸,王气接天而上,隐隐与大唐长安对抗,气数极盛,没有一点衰竭的气象,周青见得金光落进去了,心中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

    “老师叫我有甚吩咐!”温蓝新刚刚处理好仙府诸事务,才要入定修炼玄功,就受周青感召,连忙出了仙府,来见周青。

    “坐吧!不用多礼。”周青笑道,温蓝新一身白衣长裙,挽高鬓,插凤簪,杏目桃鳃,不但貌美,还异常华贵,行动之间,自有威严。

    “此女可传我之道统!我还亏得此借此女之手,用那混元斗,金蛟剪抵去两灾,不过此女心气甚高,不似圣道之恬淡,将来还有灾劫,奈何我十年之后,自身都要卷进大劫洪流之中,万一扶顾不到此女,遭了劫数,心中自是不忍,不如乘这现在,叫其多积修功果,到时自可化险为夷。”

    温蓝新见周青就坐于桥上,自己也坐了下来,见周青细细打量自己面sè,不由面上微微发红,浑身不自在起来。

    “你看看!”周青见温蓝新坐下,用手朝天空一指,温蓝新放眼望去,只见得太阳星落山的余光辉煌,更无半点其它景sè。心中虽然诧异,却也还是定眼观看,果然这一定神,场景就急速变幻,只见金光点点,起自西方,都落进南海之地去了,而那南瞻部洲中心,也升起一道金光,和那西方遥相呼应,其中玄妙,不可预言。

    定了定神,场景又自消失,太阳星已经落下一半,天地一片通红,格外绚丽,还有一丝妖艳,温蓝新不解周青之意,但不敢发问,猛见周青笑得和蔼万分,心中一热道:“老师给弟子看此情景,有甚玄妙?”

    “我虽赐你十二口天道剑,威力大则大矣,但不似先天,而你那玄牝珠,虽有玄妙,有参照天道变化苦修,但终究不够jīng纯,以后难以寄托执念,我想十年之后,天下必定三分,大劫初起,仙佛巫妖都奉杀劫,我都有劫难,何况是你?那金蛟剪,混元斗乃是鲲鹏祖师从你手上夺去,你要收回,须如此如此……”

    说罢,唤了温蓝新过来,附耳吩咐数句:“不但可收回灵宝,完其劫数,rì后还可得那河图洛书,元屠阿鼻两剑,仗此两件法宝,你到时可助师傅一臂之力也不可知,只是此事须要小心,也要耐心,十年之后,可见分晓。师傅也会暗中助你成事的。”

    温蓝新满面笑意,点了点头,随后见周青起身回后山了,连忙回到仙府之中,召集了自己八个徒弟。

    黑风山之事后文自有分晓,暂且不提,却说太yīn关当下是入夜时分,四面漆黑,修说月亮,就是连个星星都没有,当真是伸手不见五指。除此之外,另有风动树摇,哗啦哗啦做响,声音连连变幻,渐渐尖锐起来,宛如千万厉鬼哭嚎,着实有些凄凉。

    人不见四面景象,又闻得如此鬼声音,直似以为自己现处于幽冥地狱之中,由不得心魄皆裂。

    砰!砰!砰!突然是三声炮响,一轮亩余大小的光珠冲上天空,晃得一晃,便自分化开来,形成三十六颗碗口大小的碧光晶珠,呈天罡之势排列,其中又蕴涵九宫四相变化,玄奥无穷。

    三十六颗碧光晶珠悬在极高空中,照得方圆数百里一片通亮,宛如白昼,现出了巍巍雄关,太yīn之势。眼见碧光照shè边缘,鬼影幢幢,黑烟缭绕,纸钱翻飞,戾气冲天,其中隐隐又有刀枪箭叉戟等兵器反光,宛如亿万鬼军前来攻打。

    “无耻反贼!竟然乘夜来偷袭!”

    太yīn关上,兵马嘶吼,灯火通明,宝旗招展,那名守将持一口长刀,金甲装身,黄面长须,威风凛凛,身边还有几个随身小兵,均持有硬弩强弓,瞄住关外。

    这太yīn关守将罗池,本是一名散修,因偶然得了一部前古仙人遇劫所遗留的太yīn经和好些法宝,数百年时间修成地仙,尔后辅佐人皇,一面是积修功德,一面是享受富贵,家中有妻,乃是一海外女仙,也是地仙一流。两人诞有一女,也早修成了地仙,一家之人都自长生不死,又有富贵,当真是极乐无边了。

    这次南海叛乱,唐王因为长安城中周青争斗之事,一直腾不出手来,直到如今,才派军来援。但也在路途,明rì才到,而南海郡王,东海郡王两人兵分几路,其余几关也自吃紧,自然腾不出手来救援,亏得有一套太yīn旗门,布成大阵,抵挡了月余。眼看援军明天就要到达,是以今天晚上,这罗池是格外小心。

    见得碧光边缘鬼影幢幢,罗池旁边一个小兵惊讶道:“爹爹,怎么这么鬼兵yīn魂。”

    这小兵虽然身穿铠甲,眉目清秀,不似须眉,正是罗池的女儿罗环,旁边又有一个身穿铠甲的美妇人,却是一家三口都上了战阵。

    “好个张角,用邪法符咒使麾下士兵元神脱体,转成玄yīn鬼身,不但不俱刀箭,还有诸多邪毒门道,亏得我算准这三人今晚乘无月光,太yīn之力不显,前来攻打,早有防备,否则纵然关能守住,也损失惨重。”

    眼见张角张宝两人一身道服,却不见张梁的身影,两人身子若隐若现,仿佛不似实体,一手持剑,一手持一面妖幡,幡上血污狼籍,流成符咒,一看就另人头晕目眩。

    见得罗池发现自己的人马,张角也不惊讶,手剑一指,大声喝道:“南海郡王有道,以奉洪荒帝孙颛顼氏转劫而生,为三界人皇,持腾空圣剑,拜过三教圣人,乃是天数正统,你还不献城投降,莫非要妄自抵抗天兵不成?”

    “哪里来的天兵,鬼兵我倒是看到不少!”罗池之女听得好笑,大声娇喝道。

    “贱婢!待我擒你之后,定要将你充做娼jì,供我麾下天兵解闷!”张宝大怒,将妖幡一摇,一股黑气激荡开来,拥着数十万yīn兵,冲进碧光之中,气势汹汹,直奔城墙上来。

    罗池一声另下,顿时城墙之上士兵乱箭齐发,宛如斜雨,都是寒铁金刚所铸,上有破魔符咒。还可分化,往往shè出一支,离开百丈之后,就分化成二,二又化四,洞穿心肺,一中肉身,就爆碎开来,中之无一幸免,端的厉害。

    一时金光梭梭,宛如飞蝗,迎头朝数十万yīn兵击到。

    张角大吼一声,架yīn风冲上,披头散发,用幡一指,脑后飞出五团黑光,状如小人婴儿,面目清晰,手持小剑,在箭雨中穿行,这破魔箭只是穿身而过,没有丝毫作用,就仿佛这五个漆黑小人是空气一般。

    只听得一声见叫,随后冷风砸面,五条黑影扑上了城墙,罗环顿时大惊,没有料到那张角居然这般凶猛,一个照面就下毒手,运起自己采地肺煞气,幽冥黄泉之中的腐尸毒瘴炼成的五鬼元神扑将上来。

    “嗨!”罗池夫妇一手连发太yīn神雷,碧光滚滚,将那五鬼元神震开,随后双双祭出飞剑,一红一绿两口晶芒与五鬼元神斗在一起。

    百忙之中,往外一看,只见浓雾滚滚,黑烟翻腾,其中yīn兵冲上,杀气逼迫,破魔箭虽然能勉强阻住yīn兵,却也只能耗损对方敌军的元神jīng气,不能一下就灭杀敌人。

    那些金光闪闪的破魔箭,一shè进黑烟之中,去势就减轻了不少,有些暗淡,往往被洞穿的yīn兵,只是稍微一愣,等箭透体之后,神sè虚弱。但随后被黑烟一冲,又是jīng神百倍,面目狰狞,越发凶猛起来,而那些箭矢也终究被邪法污秽,功效全失,没入黑烟之后,纷纷掉落,数十万yīn兵已经冲到了十里开外。

    “发神雷!”随主将一听令下,守城兵士个个都运起本身jīng气,凝于掌上,朝外猛打,一人雷势虽小,但几万人齐发,只见电光疾闪,威势无边。端的是惊天动地。

    还有兵将,推出千个火玉铸造成了旗门,高有十多丈,宛如朱红大门,上面绘有无数烟火符篆,被兵将一用真元催动,旗门之中就有千百丈烈焰冲出,在关前上空形成了一片火海狂雷,死死阻住yīn兵冲来之势。

    张宝见yīn兵冲上,当头就碰到烈火狂雷,声声惨叫,百千来个yīn兵被炸成了丝丝黑烟,刚要聚拢起来,几被随之而来的烈火炼化,一点渣都不剩了。

    “这些yīn兵都是挑选修出元神的士兵,由张梁在军中使修罗邪术,将元神加持,成就玄yīn鬼身,再来攻打,只以为是来去无踪,又能聚能散,不惧飞箭,实力合止提升十倍?就算你用纯阳真火抵挡,也管叫你城破人亡!”

    张宝见张角一人仗剑披发,运动五鬼元神,直冲到了关上,要毁去纯阳火玉铸造的旗门,却吃得罗池夫妇拦住,斗到天上,分不出胜负。

    张宝有心一帮,奈何关上数千尊火玉旗门另自己的兵士伤亡不少,虽然鼓荡起yīn风鬼雾,却也只能抵挡烈火神雷,不能冲进关内,几个照面,还死伤了数千名士兵,虽然受伤的士兵有yīn山之下大草原的魔草烧成的黑烟滋补,一下几恢复过来,但死去的士兵,却也不能复活,连转劫投胎都办不到。

    见士兵损伤,张宝连忙将手上妖幡一指,连连念动魔咒,幡尖之上爆出千万绿火血星,聚成一股百丈粗大的光柱,冲进关前的火海之中。

    这血yīn鬼光乃是修罗秘法,一经使出,果然不同凡响,将那火海冲开一条通道。

    张宝一马当先,一面用血yīn鬼光开路,一面指挥后面鬼兵冲上,血星绿火到处,烈火全消,只有雷声连连,张宝一人之力开路,神雷虽然伤不到他,却也觉得阻力极大。

    而守城士兵发雷,往往是真元一经消耗,就换班上来,所以永无休止,更依仗有地利,尤其是天上三十六颗太yīn元珠的覆盖之下,碧光之中,yīn兵加持的玄yīn鬼身要降低不少威力,敌长我消,委实不好对付。

    但这情况,却是要比以前数次要好,往往是士兵一冲上,就被破魔箭杀死不少,更有太yīn阵法阻挡,连关门都看不到,最好一次,也几是在关外十里之内,就被击退。所以无论是张宝还是这些兵将,都十分兴奋,个个气势大增,定要破关。

    罗池夫妇正和张角争斗,见那张宝带领yīn兵在烈火中猛冲,眼看就到关前,心中便有些焦急,连运几口jīng气,取出太yīn圈,凝yīn勾,大乙元yīn叉,往上一抛,见得一圈幽幽红光,一道冷气深深,白如银雪的勾形晶光,中间裹一口三尺短叉。晶光莹莹,比电还疾,都朝张角涌去。

    见其法宝jīng奇,张角不敢怠慢,将五鬼元神分出三个,望前一扑,化为三只黑烟缭绕的大手,猛的抓来,同时把幡一指,催动起血yīn鬼光助阵,但这一缓手,被罗池那夫人一剑拦腰,砍成两截,虽然乃是元神炼成鬼仙,不怕刀剑,随斩随合,但也消耗了不少元气。知道这两夫妇有几手道法,越发小心起来。

    “此玄yīn鬼身,乃是邪法加持,不是千辛万苦炼就,破绽极多,此时敌军中帐之内,那张梁必定在使用邪法,护住数十万大军躯壳,驱使他们的元神,你暗中前去,坏其法坛,则可使敌军不攻自破,全军覆灭!”

    罗池见张角依然凶猛,自己把所得上古太yīn仙人的法宝祭起了好几件,还是夫妇两人联手,都只能压制住对方,又见女儿罗环要上前助阵,便连忙分出神来传音。

    见张宝凶猛,渐渐接近了城楼,任是如何凶猛的烈火神雷都阻不住对方,知道不出片刻,就要攻上城楼,到时候双双短兵相接,自己兵士恐怕难以抵挡住玄yīn鬼兵。

    仗着斗张角占了上风,忙中偷出一手空挡,用手一指,天上三十六颗太yīn元珠碧光越发晶亮,呈螺旋下来,一片澄澈,中间还有丝丝闪电,与那烈火旗门一合,顿时风雷大做,更添了几倍威力,硬是把张宝阻住,不过碧光之外,无数黑烟狂涌进来,与yīn兵交接。雷火盛,鬼风也盛,难分难解。

    知道张梁定在远处军帐中用邪法催动魔烟,叫女儿前去坏其法坛,自己女儿得了十分真传,功力火候虽然稍稍逊sè了一些,但有一门至宝护体,纵然不济,也可用来脱身。

    罗环听得父亲发话,顿时明白,连忙绕到关后,把身体一纵,两眼爆起碧光,把方圆数百里地看得清楚,过了太yīn关,飞去数千里之后,便见一块巨大平地,莫约有仈jiǔ千里,其中军帐林立,一望不到边,光火点点,到处都士兵往来巡逻。

    另人奇怪的就是,千里连营军帐成一圆形,围出一片空地,空地之中,人如蚂蚁,也是士兵,密密麻麻,都端坐于地,一动不动,生气全无,宛如死人。

    兵士中间,立一法坛,而四面军帐之外,有数百个巨大铜鼎,鼎下火焰熊熊,都有士兵看守,时不时从后军之中抱出一捆捆宛如麻杆的怪草,闷香袭人。

    这些怪草,一投进铜鼎之中,就冒出股股黑烟柱,大有几亩,风吹不散,冲天而上,到了半空,凝成一片乌黑云团,又经得法坛之上的张梁催动,都朝太yīn关飘去,远远进了那太yīn元珠发出的碧光之中。

    这些怪草,乃是幽冥黄泉之中,yīn山之下大草原的滋魂聚魄草,最能修补元神,被炼成魔烟,与那玄yīn鬼身配合,更是相得益彰。

    “果然是用甚邪法,将兵士元神炼成玄yīn鬼身!”罗环隐去身形,藏在云端,见法坛之上张梁击令牌,踏罡斗,指挥黑烟,数十万兵士胸前都贴有鬼符篆录,邪气隐隐,心中不由思付。

    “虽然有几处埋伏禁法,却也并不防碍,我不如用太yīn宝月jīng轮全力一击,毁去法坛,杀死张梁,岂不立了大功?”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