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罗环心下思定,正运玄功夫,悄悄取出一长一尺的奇状法宝,形如一轮月牙,蓝光盈盈。

    月牙向外一边,锯齿狰狞,长有五六寸,内面有环把,可用手握。正面之上,有蝌蚪小文,做青铜之sè,凹现进去。反面有一轮晶月,时圆时缺,仿佛有甚规律。

    这太yīn宝月jīng轮乃是洪荒至宝,太yīn仙人合太yīnjīng气,用大衍符篆,聚一元妙用,打磨祭炼而成,专为护法炼神,防身制魔的身外至宝,妙用无穷,威力极大。

    罗环正催动jīng气,人宝合一,准备一击之下,把张宝连同法坛一起葬送,然后毁去周围的铜鼎与滋魂聚魄草,纵然张梁邪法高深,自己杀他不得,也可乱其军心。更兼之人宝合一之后,来去如电,任何禁法都难以阻拦,人又在宝中,伤害不到,可从容脱身。

    正值这时。法坛之上的张梁突然停了施法,两眼上望,好似已经发觉罗环的行踪,随后狞笑两声,搁下宝剑令牌,双手一搓一扬,顿时yīn风狂吼,法坛突然多出大大小小二三十面四方令旗,旗面做深绿之sè。zhōngyāng绘着好些个白骨魔神,都是面目狰狞,直如死灰,凶睛外凸,向天猛盯,泛起yīn冷惨白的光华。

    这些妖旗排列空挡之处,都有赤暗魔雾缭绕,其中漂浮着好些新死的人头,面容凄惨,眼眶开裂,流得满脸血污。个个披头散发,来回飞舞,口角还在不停的抖动,有血沫蠕动出来,仿佛馋涎,挂在嘴边,拖下老长,真是可恐可怖,宛如人间地狱。

    不但如此,这些新死人头,口角抖动之间,还发出幽幽的呼唤。声音似乎极小,但落进罗环的耳里,却听得十分清楚,仿佛在呼叫自己的名字一般。

    魔音一入耳朵,就觉得心摇神动,随后奇腥刺鼻,烦闷yù呕,连道一声不好,勉强把神一定,人已经进了法宝之中。

    呼啦一声长啸,太yīn宝月jīng轮暴涨到数十丈来长,丈余来宽,疾电旋转而下。那冷深深,蓝湛湛的宝光更是电shè吞吐,伸缩之间,竟然有千百丈长短,其中更是听的闷雷滚滚,破空直下,转眼之见,就破去了好几层邪门禁法,朝张梁存身的法坛当头就轰。

    张梁见状,心中有些惊讶,也没有料到这太yīn宝月jīng轮威力如此之大。

    他今夜行法,将几十万士元神化成玄yīn鬼兵,料定对方要来捣乱,毁坏法坛,便来个将计就计,先布下几层显眼的邪门禁法,中间暗藏有腐尸黄泉毒气,专消解元神,又在法坛上暗设了修罗呼音摄神法,只要对方一个不留神,以为禁法不厉害,轻心大意,就先呼对方魂魄,对方一运神,必中黄泉瘴气。

    见jīng轮击下,自己所设的禁法只能稍稍阻挡,随后如入无人之境。张梁忙飞出五鬼元神,化为一蓬黑雾烟罗,齐齐涌了上来,又把口一撮,吹出一声极其尖锐的怪叫。

    却说罗环闻了一点腥臭之气,眼见就要不保,亏得事先机jǐng,刹那就进了jīng轮之中,那所有邪法都自切断,才没有遭到毒手,饶是如此,也吸了一丝腐尸瘴气,一面勉强运玄功,逼住毒气,不使其侵入元神,一面驾御jīng轮,好歹也要毁去法坛。

    但毕竟受伤在前,不能全力出手,法宝低了不少威力,被五鬼元神抵住,连冲几下,不但没有冲破,反堕进一团迷雾之中,四面漆黑,yīn风呼号,隐隐有白sè魔鬼沉浮不定,扑将上来,都被蓝光绞碎。

    罗环心中暗暗叫苦,却又松动不几得,先吞服了几颗丹药,把体内的瘴气压下双脚,只觉得异常麻痒,随后一点知觉都没有,仿佛双脚已经掉了。驾御jīng轮,四面乱冲,奈何无论怎样,都仿佛到不边,心中一急,jīng轮蓝光便有些暗淡,又听得张梁连连狞笑,似乎越来越近,心中越发焦急起来。

    她自幼修仙,无甚劫难,天劫也是有父母助力,还有法宝,无惊无险,没遇过几次挫折,现在偶然受了暗算,便无主张。

    猛听几声霹雳,随后金光连连闪动,又听得张梁几声惨叫,魔云尽消,只见得五点黑光急速朝远放逃去了。在jīng轮中一看,自己原来受了魔法引诱,已经冲出那中军大帐数千里之外了。

    “宝内是哪派仙人,我乃海外波月岛地仙,出来积修外功,偶然路过此地,见两军交战,竟有邪魔作祟,料定是有正派道友受困,特地惊走了邪魔。”

    罗环听见声音,忙透过法宝,朝外一看,边见一白衣极美少年,面如观玉,踏一片金光,面目温和,极其有礼,心中顿生了好感,又知道被这人所救,好感越发,匆匆将铠甲换了一身衣群,从法宝中遁出相见,突然双腿一软,知道自己竟然忘记了受了毒伤,连忙压住,身体却往下直掉。

    那美少年见状,连忙一扬手,发出一片金光托住罗环,含笑而立,越发显得玉树临风。罗环被金光托住,面目微红,连忙道:“多谢恩人搭救,只我中了毒瘴,无法见礼,还望恩人原谅这个。”

    美少年一听,顿时哎呀一声:“修要叫我恩人,都是道友,不用客气。仙子中了毒瘴,那可是大大不妙,刚才那尊邪魔,仿佛用的修罗邪术,可让我来看看,我曾经除过几个阿修罗魔头,也知道对方的手段,说不定能助上一力。”

    罗环一听,面皮越发通红,但这毒瘴真是个厉害,由双脚渐渐上侵,玄功都逼不住,想兵解遁出元神,又舍不得这躯体,以后更好消耗数百年苦功,那自是不愿,见对方有解救方法,心中欢喜,只是害羞,亏得先前就有好感,犹豫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这美少年暗喜,就要欺身上来,却听得破空之声刷!刷从后面飞来,心中一jǐng,便觉得不妙,连忙飞身翻后,却没有料到来势奇快,一条乌油油的光华在声音之间,已经斩到了背后。

    “好个佛门孽障,饶你不得!”随着乌光刺下,猛然一分,化成十二道,这美少年还没有来及祭出法宝,就被斩成了百来块,血雨四溅,残肢乱肉纷纷向地面掉去。

    “啊!”罗环本来见美少年过来,要看自己的伤势,心中便自羞涩,七上八下,却突出了这种状态,见面前的恩人瞬间斩成了仈jiǔ十块,大叫起来,又见乌光之后,又冒出一少年,青衣道服,虽然俊俏,却有些yīn冷,料定不是好人,连忙把太yīn宝月jīng轮掷出。

    “真是晦气!亏是来得及时,否则误了师傅的大事!”

    向辉堪堪赶到,用温蓝新的十二口天道剑斩了先前那个美少年,刚刚现身,就见对方恩将仇报,祭起法宝打来,连忙用手一指,帝江剑,玄冥剑敌住了太yīn宝月jīng轮,同时用共工剑,祝融剑一圈,果然有一团舍利飞起,直直冲向西方,只是被剑光圈住,哪里飞得回?

    把其余八剑又发起来,绞了一绞,太yīn宝月jīng轮吃不起天道剑的大力,蓝光片片飘飞,大如手掌,都被绞碎,向辉一收,就落进剑芒里面去了。任是罗环怎么运转玄功,都收不回来。

    “你是什么人?”罗环骇得魂魄皆出,勉强发出一团云光,漂浮在空中。

    向辉冷笑道:“你这小妞,阅历太浅,刚才这人,乃是西方yín佛定光欢喜佛坐下一小沙弥,因受了妖师佛蛊惑,来南瞻部洲乘乱抓女仙回去采补,刚刚隐藏在南海叛军之中,见你法宝jīng奇,奈何不得,是以用这计策,引你入得圈套,要是我晚来片刻,你被此人用欢喜禅法迷惑,不但真yīn全失,还要永世沦为奴婢,受其yín乱驱使。”

    见罗环半信半疑,向辉又冷笑道:“你不信么?”用手一指,那在共工,祝融两剑光芒之中穿飞的舍利猛然定住,上面现了一光头小人,面目和刚才那美少年一个模样,乱蹦一阵之后,用手指向辉大骂,仿佛在威胁。

    “你可看清楚了么?”向辉问道。那声音十分虽然细小,却听得清楚,罗环心中糟糟,过了一刻才定下神来,记起刚才那美少年的金光仿佛和佛光相似。已经信了仈jiǔ分,骇了一身冷汗。

    向辉用剑绞了几绞,便把舍利绞碎,又取出宝月jīng轮,掷还与罗环。随后取出一个竹筒,倒出一股清泉,用手一拍,这清泉激shè过来,正好落到罗环腿上。

    只听得哧哧几声,仿佛冷水浇滚油,腾起一片腥臭的黄烟。罗环只感觉到腿上清凉,随后疼痛不已,宛如火烧,一双鞋已经化成了黄烟,向辉用袖袍一拂,黄烟消散,露出一双纤小细腻,白如凝脂的小腿。

    “休要动弹!”向辉欺身过来,取出一枚大如龙眼的丹丸,用水微微化开,随后叫罗环自己搓在脚上。罗环正值疼痛,连忙敷上,果然有奇效,随搓随止,一片清凉,余毒全消,人已经恢复如初。连忙起身拜谢。一面问其来历,一面想起两军正在太yīn关大战,自己又未毁坏法坛,便要重新去行事。却吃得向辉阻拦住。

    “我乃黑风山天道教勾陈大帝门下,与你有几世姻缘,一是奉教令下山积修外功,一是算出你有危难,特来解救,亏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那中军大帐不可前去,恐另有埋伏,我且助你父亲退敌就是了。”

    罗环听得莫明不解,但情况紧急,不好再问,当下带了向辉来到太yīn关,见正斗几得激烈,张宝已经冲上了城楼,与张角斗罗池夫妇,鬼兵也在与守城兵士争斗,来去无影,大占上风,关上关下,一地尸首,血流成河。

    罗环大惊,见父母难敌,连忙将jīng轮祭起助阵,向辉祭起天道剑,乌光闪耀,纵横虚空,完全把张角两人困在其中,亏得两人将元神修成鬼仙,不惧飞剑,但每一次被飞剑斩过,周身黑雾都消散不少,元气大伤。

    “啊,是你?”张角认清楚了向辉之后,心中大惊,向辉数人布阵,困住他,逼迫出奈何圭,这事情,张角怎生不记得,事后也曾打听,知道是周青弟子,当然不敢报复,现在见了向辉,便生了退意,何况对方着实厉害,自己不是对手,连忙招呼一声,一声长啸,聚集的鬼兵,yīn风狂滚,转瞬就消失不见。

    向辉知道此三人还大有用处,况且气数不尽,也不追赶。

    当下罗池吩咐收拾残局,闻得向辉救了罗环,便连忙款待致谢,向辉也不推迟。却说酒过三寻之后,罗池问及向辉居然是勾陈门下,又与自己女儿有几世姻缘,便想招纳为婿,夫妇两个都自同意,向辉也有此意,三天之后,援军已到,张角早就退兵,向辉与罗环成亲不提。

    成亲之后,双双相敬如宾,举案其眉,一月无事。敌军败退之后,黄道元亲帅大军千万,征讨南海郡王领地,双双在晋南关一带大战,各邀帮手,斗了几十来场,各有胜负。

    这天罗池唤了向辉夫妇两人过来道:“贤婿乃是天道教下,勾陈门人,法力通玄,何不去助一臂之力?剪除邪魔,也可积修外功。”

    向辉道:“小婿此次出山,是奉教旨,辅佐人皇,然后可功成身退,隐仙修真,证那元始,只是人皇显圣,还需数年,因此不愿多行杀劫。不过岳父既然提起,小婿自不推迟,前去帮忙,破了那晋南关就是。”

    当下夫妇两人,双双收拾起法宝,去晋南关外见黄道元不提。

    黑风山前,过那大战之后,一向无事。这天温蓝新正在山前,教授小昆仑法术,红孩儿,杨妙妙,大小狐狸,廖小进夫妇,都在旁边观看,其余弟子都自潜修,那龙天龙地,jīngjīng空空,蓝神,因为斗那鲲鹏祖师三**弟子,让北冥玄煞气伤了元神,随后事后调理得当,但还未恢复过来。

    “小进师弟!那巴山老魔巴立明何在?”

    温蓝新教授了小昆仑一套剑法,让其自行练习,杨妙妙与红孩儿夫妇也自喜欢小昆仑,一面观看,一面指点,那大小狐狸也纷纷调笑,十分热闹,整个仙府之前,其乐融融,和谐无比,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之见,都没有芥蒂。

    “那老魔炼就巫门神通,早成了不死之身,xìng子又硬,不肯降伏,本想将其杀了,但要炼上九九八十一天,难免耗费力气。现被我压在万毒山下,每rì叫土地喂些虫蛇鼠蚁与他。”

    廖小进在温蓝新问起,连忙回答。

    “镇压杂万毒山中?”温蓝新眉头一皱:“这老巫魔,自太古洪荒修炼至今,法力高强,更得刑天头颅jīng血,还在那白起之上,要是一个不甚,脱身出来,虽然照样可以将其擒拿,但门下弟子恐怕有灾劫,你还得小心才是。”

    廖小进点头道:“师姐放心便是,但留这一隐患,终究不妥,看来我还是耗费元气,借掌教老师的都天旗,将这老魔炼成灰烬,那才稳妥。”

    温蓝新也自同意,刚要说话,突然山下来一童子,手持一玉简,匆匆而来,见了温蓝新,连忙跪地道:“刚才门口,来一女仙,自称是瑶池王母坐下仙女,下来书简,说要呈给掌教大老爷。”

    温蓝新接过玉简问道:“那女仙何在?”

    “将书简奉与弟子之后,就匆匆上天了,弟子也没来得及留她。”

    温蓝新挥手叫其下去,开了书简观看,一众弟子都围了上来。

    “蟠桃会?”红孩儿一看,惊讶道:“蟠桃会三百年一次,上次开过,也就在一百五十年前,怎么又开了,瑶池蟠桃熟得这么早?”

    “是啊,怎么早了一百五十年?”魔女虽然未曾参加过,却也知道,此蟠桃盛会,乃是三界第一大会,不但是天仙人聚会,连那西方阿弥陀佛,三教圣人,女娲娘娘,都会来赴会。

    那昊天玉皇上帝,瑶池金母娘娘,当年在混沌之中,乃鸿钧老祖座下一对金童玉女,辛苦修持,才做三界之主,享这无极大道。

    温蓝新虽然疑惑,却不敢怠慢,一路进了后山,持书简来见周青。

    周青正是三尸合一,参悟元始,见温蓝新求见,叫其进来,呈上书简,观看片刻,沉呤不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