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本体端座,头现云光,十二化身各自静修,上又悬挂一口混沌钟,皆在云光之中沉浮,星光从天空洒下,一刻不停,都落进清亮如水的云光中去了,化为其中的一部分。

    这一亩大小的云光越发清亮幽幽,温蓝新看了,心中叹服,静静等待周青的吩咐。

    过了良久,周青才放下书简,对温蓝新道:“此事我已经知晓,你叫红孩儿准备车驾,明rì一早好去赴会。”

    “那大巴山老魔巴立明被小进师弟擒获之后,被压在万毒山下,因此獠修成不死之身,大巫之体,不好诛杀,但又怕rì久天长,生出变故,万一门下弟子懈怠,看管不严,让老魔脱身出来,难免有些损伤,小进师弟想借老师十杆都天旗,将此魔炼成灰烬,永除后患,不知老师如何吩咐?”温蓝新突然想起刚才的事,连忙对周青奏道。

    “哦!”周青听了,用手一指,当空现出半亩大小一团光镜明影,只见那万毒山中,彩烟蒸腾,毒瘴不散,光晕斑斑,一片穷山恶水,老树毒果盘根交错,毒花妖艳。其中又有毒蛇虫蚁与泥潭沼泽中穿行,蛇大如龙,毒蚁大如拳,狰狞怪异。

    此山虽是毒瘴污秽之所,不适养道修真,但却适合祭炼诸多邪门法宝,威力又大,也不需多少时间。温蓝新本是邪门出身,管天道一门之后,门下弟子也多是正邪兼修,尤其是有万毒山这块资源,弟子手上正派法宝没有多少,邪门法宝却是许多,都是毒烟罗瘴,虫豸恶蛊一类。

    不过也不怪温蓝新,邪门法宝好炼,威力又大又毒,不象那正道仙器,动则要炼个数百年,加上两界关一带资源却少,矿脉又少,数万弟子,人手几口仙剑就已经差不多了,更何况还要为廖小进手下的百万妖兵打造兵器?

    这且不说,却见万毒山zhōngyāng一主峰之下,露出一个笆斗大小的脑袋,一头乱糟糟的绿毛,足足有几丈来长,上面时不时有那飞天毒蜈,毒红飞蚁停下,有被那绿毛卷起,送进嘴里嚼吃起来。

    正是巴山老魔巴立明,全身都压在山下,只有头能转动,一面嚼吃,一面嘴里骂骂咧咧,两只晶绿小眼凶光闪烁,又yīn又冷,直似那隐藏在暗处的毒蛇,一见就觉得此魔穷凶极恶,不是善类。

    嚼吃一阵过后,巴立明眼睛乱扫一阵,把头一摇晃,丈长的绿发直直竖起,上面shè出万点绿火金星,朝山峰之上攻打过去,一点声息震荡都没有。

    攻打片刻,只见得火星乱shè,山峰没有半点损坏,巴立明只是狞牙交错,咬得咯咯做响。一幅又气又怒的模样,伸出脖子,往前猛挣,但被山峰死死压住身体,一点都不能出来。

    地面也用了仙法禁住,指地成钢,飞剑不穿,还有土地看管,上有神峰压身,符篆加持,更有山神力士守护。廖小进凭借勾陈之势,驱五丁六甲,大力之神,任是巴立明有通天手段,也脱身不出来。

    “可怜万年苦修功果息,依然是块旧毛皮!”周青见后,不禁叹道:“劫数虽在,却不亡我教之手,此巫还有一场功果,异rì封神榜上有留名。”

    温蓝新听后,已经明白,也就退了出去。当下一夜无话,直至第二rì清晨,红孩儿与魔女准备了车驾,见周青出来,连忙请礼。周青吩咐温蓝新好生打理事物,又唤了廖小进过来道:“那巴山老魔不用炼他,我带他上天,一是了结一场功果,二是你与他同乃九黎血脉,又被你擒住,rì后可替你低过一次大劫,此中玄妙,我也不便言明,你自己参悟就是了。”

    廖小进点了点头,他道行也有jīng进,听周青说来,也自明白了两三分。

    周青手一招,廖小进脑后头发自然断了一根,落到周青手里。廖小进知道周青要使借身代形之术,使那巴山老魔rì后替自己应劫,心中欢喜,见周青上了车驾,红孩儿魔女两人一甩鞭子,直直上了天空,连忙拜谢。

    “停下吧!”周青见车上了半空,可以一窥两界关全部景sè,便对红孩儿魔女两人道。

    红孩儿夫妇不敢违背,连忙停了下来,拉车的三犀牛也自大眼望小眼。周青掀开幔帐,出得车来,见那神峰下面压着的巴山老魔在嚼吃一条黑鳞大蟒,便叫五丁六甲之神搬开了山峰。

    巴立明正嚼吃这大蟒,绿毛绞成几股,仿佛数条手臂,异常灵活,抓住大蟒,扯成几段,一截一截放到嘴里嚼吃,正吃得起劲,身体猛然一轻,他rì思夜想都要脱困,心思jǐng觉,突见山峰揭去,以为来了机会,怪叫一声,全力冲上,一条绿油油,赤条条的魔影毫无阻滞,上了半空。

    巴立明见果然脱身出来,心中大喜,就要去杀将进去报复,但又怕对付不了,心中犹豫一下。

    “还是先见到刑天大人再说,勾陈我奈何不了,但那门人总要下山行走,如碰到我必不放过,杀得一个是一个,好歹要出一口恶气。”

    转身就要去那幽冥黄泉,先找冥河教祖庇护,突然身体一下动弹不得,仿佛四面八方都有一堵无形的墙壁,随后一张大网罩了下来,身体又是一紧,被捆了个结实。

    “师傅,此獠已经抓了!”红孩儿提了兜rì罗网,见巴立明在里面挣扎,也不去管,上来对周青道。

    原来刚才周青放出巴立明,见其要去幽冥,便用手一指,禁住对方,再叫红孩儿一网打了过来。

    “我黑风山向来是一穷二白,蟠桃大会也没甚礼物,就拿此巫献上。”周青笑道,把廖小进根头发一搓,成了细不见了粉末,再吹口仙气,这粉末便进入了罗网之中,附到巴立明身上,没了进去,巴立明也无感觉,浑被罗网罩住,又痛又氧,过一会之后,便神智迷糊起来。

    周青也转身回了车帐之中,招呼继续上路。红孩儿将巴立明仍到了车后,让童子看管,一路直直上了天界。

    进了天宫,一路自无阻拦,周青先不去瑶池,却是叫红孩儿提了巴老魔,径直来见玉帝。

    玉帝正在批香殿中,听了周青求见,立刻传见。

    “此巫搅我山门,罪大恶极,莫可明状,只是气数未尽,正好交于陛下镇压。”周青见玉帝道。

    玉帝道便命仙官传了白起进来,与红孩儿一同把巴立明镇压与山河社稷图中。事情交割之后,玉帝便摆架去了瑶池,周青正要去北极中天门见紫薇大帝与三霄姐妹,却听得太白金星说话。

    “大帝慢行,小仙有事要禀告大帝!”

    周青还未起身,听闻此言,便自坐稳道:“你有何事?”

    “告禀大帝,那勾陈宫自因上代勾陈身损之后,年久失修,已经破败,最近大天尊已经名天宫匠人修复,大帝可随时入主宫中。”太白金星道:“小仙已经交割一切,值rì天神,黄巾力士,四方功曹也自归位。”

    “哦!”周青发了一声,表示自己已经知晓,但太白金星摸不清楚意思,又道:“大帝虽在下界伏妖,但终究是天庭四帝,威严还是要的,大天尊命小仙负责此事,不知大帝意下如何?”

    “好,很好!”周青点头对魔女杨妙妙吩咐道:“你与太白星君前去交割此事,待我去北极中天,再行回见。”

    杨妙妙连忙尊了法旨,跟太白金星去了勾陈宫交割诸班事物。红孩儿驾车,一路来到北极中天,只见琼雪玉树,奇花瑶草,仙云波涛,高楼紫阁,琴声悠扬,端的仙家气派,道家出尘,与那珠光宝气,金幢银殿的三十三天正门,灵霄大殿截然不同。

    周青来过几次,也不惊奇,与北天门下了车,步行来到紫薇斗母坎宫,红孩儿自然跟随其后,门口仙女认得周青,不敢阻拦,一面引路,一面进去通报。

    悠扬琴声嘎然而止,三霄娘娘都迎了出来,周青笑道:“我今rì是向三位仙子陪罪来了。”

    “怎敢,怎敢!”

    云霄连忙请座,四人坐于斗母坎宫之前一高亭之中,玉墩玉桌,又有仙女奉上香茶,清香之气缭绕不绝,看天宫景sè,又观北天门外云海,清风拂习,红孩儿虽然进过天界,却未进得天宫,因此觉得新奇,这天宫景sè,论空灵悠然,却要远远胜过黑风山了。

    “那金蛟剪,混元金斗,虽是不免有灾劫,却也是替我所挡,现落入妖师鲲鹏之手,只是此妖气数未尽,我也奈何不得,又让此妖炼化两件先天灵器,连带三位仙子有些损伤,我也甚是惭愧。”

    周青笑道:“我观三位仙子脱劫之rì不远,我也能帮上一二,索xìng就先来此地,叫三位仙子宽心。”

    说罢,从袖里取出一竹筒,一头用符篆封上,其余都十分平常,递给了云霄仙子。

    “大帝厚恩,不敢忘记。”云霄大喜接过竹筒道,碧霄,琼霄两位仙姑也面带狂喜。

    “此物到用时才早,三位仙子先不可焦急。”周青正sè道。三位仙姑都道:“此事省得,大帝宽心便是。”

    云霄转身朝紫薇宫最高紫阁中道:“紫薇帝君不下来一绪么?”上面随后传来温和的声音:“三位仙姑请便就是,我正好弹上一曲,已助xìng情。”当下,琴声又响,越发悠扬。一曲毕后,周青一面起身告辞,一面邀请三仙姑去看那勾陈宫。

    云霄仙子道:“明rì就是蟠桃盛会,我三姐妹还要在宫中帮紫薇帝君打理事物,勾陈帝君入主西极玄元勾陈宫,rì后时常相见。”

    周青道:“如此甚好,来rì再与三位仙子相见。”说罢,转身离了北极中天紫薇斗母坎宫,径直往西极玄元勾陈宫去了。

    西天门正对天界西方,景sè又自不同,不显华贵皇气,也不似北极中天那般华贵,处处都显得古朴苍劲,虬松盘结,铁干jīngjīng,青sè云石铺就,淡绿宫殿,显得十分清冷幽静。

    周青进了宫中,太白金星将诸多事物都交割清楚,杨妙妙正等周青前来,见了周青,连忙道:“师傅,这西极玄元勾陈宫太清冷了,连个仙女童子都没有,听太白金星说,上代勾陈的仙女童子神将都遭了劫数,是以才是这般。”

    “无防,你们夫妇即刻下界,带些童子弟子下来就是了。”

    红孩儿夫妇尊了法旨,一路下界去了,这西极玄元勾陈宫中越发冷清起来,周青也不去管,只是把全宫都游览一片,发现呈设倒还齐全,多天妖气息,都是上代勾陈炼法之地,玉帝显然没有动它。

    “上代勾陈,乃是肉身成圣之雷震子,乃是云中子之徒,可笑可笑,我也是云中子所渡,也受勾陈之位,就连黑风山玉柱仙府也是云中子所留。”周青想起,心里失笑两声,“我将混沌钟寄托善念,虽不是混元无极,太上教主,却也已是不生不灭,万劫不磨,那雷震子怎生比得?”周青看了一阵,唤出黄巾力士,命道:“将原有之物尽数撤去,重新摆放!”

    黄巾力士尊了法旨,足足过了数个时辰,才安排妥当,那红孩儿夫妇也带了童子仙女上来,更在廖小进近乎两百万妖兵中选了修为高深的,都充做是神将,这些妖兵,本都是蛟魔王所留,早就修成了妖仙,被廖小进收服。

    一切都安顿好,当rì周青便歇息在勾陈宫中,自是无事。到了第二rì,周青便叫红孩儿夫妇照样备了车架,径直去瑶池赴蟠桃盛会,只是云霞要修炼五sè神光,不能脱身,只有周青一人前去。

    出得北天门,往东方天界行去,一路尽是祥云金光,或踏云,或骑鸟兽,虎,鹿,麒麟,豹,白鹤等等,见了周青车驾,都自停下行礼,也有诸多仙人因周青被灭了人间道统,自然无好脸sè,也不打招呼,冷冷让开。

    周青也不在意,正到瑶池之边,见的仙女往来,嫦娥迎客,虽然十分热闹,但周青却是感觉了几分冷清。

    “听闻往年蟠桃会,都是玉帝七个公主出来迎接仙宾,但如今却是无一个公主,看来真是人教大兴,入主三界,天宫气数已尽,非人力所能挽回。”周青洞悉天机,心中暗暗感叹。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莲台烁烁,异香缭绕,却是娑婆净土三大如来也赴瑶桃盛会,大rì如来早进瑶池中去了,释迦牟尼见了周青,上来问过周青。

    “佛祖安好!”周青出得车来,还了一礼,双双都被仙女接进瑶池中去了。

    一进瑶池,只见一片碧波,分红莲花大有半亩,朵朵定在瑶池仙水之上,两旁也有仙女伺候,zhōngyāng有嫦娥舞蹈,莲坐之上贡仙桃,其大如碗,香气飘飞。

    一望瑶池,无边无际,仙人无数,上方有数尊大位,一是三清圣人,二是阿弥陀佛,三是准提圣人,四是三皇圣人,五是女娲娘娘。

    玉帝王母之坐,与其并列,两分宾主,其下乃是勾陈,紫薇,真武,镇元,娑婆三如来,悟空,西天诸佛菩萨之位,再下乃是各方真仙。

    眼见各路神仙都已齐聚,玉帝王母就坐,正要说话,突见三十三之外鸾鸟清鸣,玉帝王母到瑶池之外相迎,却是来了女娲娘娘,入得座位,众仙人纷纷行礼。

    又一声白鹤鸣叫,来了元始天尊,随后梵唱大做,光雨飞洒,那准提道人,阿弥陀佛,连同西天诸佛都自入得座位。

    随后异香又起,却是截教圣人通天教主骑奎牛而来。

    几位圣人坐定,周青一看,正缺人教老君,三皇圣人,心中自然明了。

    众仙见过几位圣人之后,也自入座,周青见那西方佛陀之中,正有鲲鹏祖师,目光yīn冷,时而朝自己扫shè,长安一战的定光欢喜佛,燃灯上古佛,三菩萨,马元尊王佛,都在其中。

    更有无量寿佛,宝幢光王佛,金刚不坏佛,旃檀功德佛等佛陀菩萨。

    “都是应劫之人!着实感叹!”周青面目慈悲,暗暗叹道。

    四位教主也见了女娲娘娘,女娲娘娘问元始曰:“老君师兄怎不前来?”

    元始曰:“紫霄宫老师法旨,应是人教大兴,分为人皇,重开洪荒,是以不得前来。”

    西方两教主兀自默坐,也不言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