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女娲见这情景,只是叹道:“杀运又起,我自有心化解,天尊可有慈悲之心?”元始听了,也不言语,默坐当场。

    “此乃天数所定,我等虽是三教元首,受大罗金仙之位,又乃万劫不磨之体,但逆天行事,非我辈所为。”见元始不言,通天教主对女娲娘娘道。

    娘娘见那西方两教主无甚神sè,却是叹道:“我自鸿蒙初开,受紫霄宫老师法旨,补天造人,人教又将大兴,自是欣慰,不过为此而要教三界生灵应运杀劫,着实不忍,况且所应劫之生灵,多是出自我手,就如我之骨血小儿,怎生叫我安心?”

    通天教主道:“劫运而生,我等自是顺天应人,完那杀劫,娘娘自是慈悲,但不闻那不破之生之理?”

    女娲娘娘见元始不言,通天教主下意,便问准提阿弥陀佛两西方教主:“二位西方圣人,意下如何?”

    两教主道:“我西方演莲花之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自是慈悲,渡尽众生。免受杀劫,禀承娘娘慈悲之意。”娘娘听了,不由点头微笑。

    通天教主见此情景,又自开口道:“两位教主以道化胡,演化佛门,行那逃禅之事,与道并分,罗列两教,异rì重立封神榜,当请两位教主前来。”

    阿弥陀佛不语,准提道人答曰:“此乃运劫,吾道大兴,自要前来三商,重签那封神榜,只是时机不到,通天道兄就先提起,误泄天机,吃罪不小。”

    通天教主闻言,面sè如常,只是长须飞飘。

    娘娘见状,知其圣人发怒不在其脸,自己有心化其杀劫,保全自己所造骨肉小儿,如若圣人计较,岂不更得生灵涂炭?当下笑道:“我等在此言语,让三界神仙等候,主人也受其累,不如就开蟠桃如何?”

    四位圣人都曰:“大善!”当下径直默坐,不再言语。

    玉帝王母见状,心中暗喜,又见周青闭目,一派高深,也不知其几意,便不去管,就吩咐座下仙女叫开宴。

    只听的玉墼连响,轻歌慢舞,瑶池之中,三界神仙,多以万计,都自齐齐起身,拜了女娲娘娘,三教圣人,西方教主,后又拜玉皇大天尊,瑶池金母,便自就坐。

    当下其乐融融,神仙聚会,仙气缭绕,青风吹拂,瑶池之中,金龟驮御酒琼浆,天空之上,白鹤丹凤衔芝草朱果,旁边还有仙女服侍斟酒,嫦娥舞蹈,管萧轻奏,大显仙家气派。

    几位圣人享用了蟠桃,酒过三寻之后,元始回弥罗天去了,随后通天教主回碧游宫去了,准提也上三十三天灵台方寸山了,阿弥陀佛也去了西天,众神仙都起身相送。

    女娲娘娘见其都回了,也觉无意思,也径直上三十天外,转回女娲宫去了。周青见此,起身相送之后,也不拜请,只是心中暗暗计较。

    回得座位,突然觉得有目光扫shè,yīn冷凌厉,怨毒颇深,连忙一看,却不见端倪,只有那鲲鹏祖师穿一身金碧袈裟,斟起玉杯,微微饮仙酒,吃蟠桃,西天诸佛,只有那宝幢光王佛,随阿弥陀佛转回了西天,其余佛陀菩萨,都在其座。

    “这厮无礼,我不去寻你,你却自来惹我,不是你得西天护佑,气数未尽,劫数不到,否则定叫你立应劫数,就算如此,也要与你点苦头吃吃,免得教三界神仙说我勾陈无甚威严!”

    此时蟠桃盛会正浓,数万神仙纷纷离座,各聚好友,又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礼物法宝献上王母,一片祥和。周青见那大rì如来离了座位,往远处聚友,有那上洞七仙,诸大菩萨,天界地界真仙,地仙,金仙,天仙,幽冥鬼仙,各有欢聚,其中多是修为高深的,尤其是佼佼者,不下于西天佛陀,知是那些太古仙人,洪荒修行,法力高强,只是久不出世,名号不显。

    突然见到鲲鹏祖师离了座位而去,几个闪身,金碧一晃,就消失不见,也不知道是出了瑶池,还是回转西天了。周青略略运玄功一算,知道要对自己不利,心中便下了主意。

    镇元子,悟空,释迦牟尼三位法力高强的尊者,此时正和玉帝王母交谈,紫薇真武,三霄娘娘见周青一人饮酒,都自上来道:“大帝一人独饮,好没意思。”

    周青笑道:“你我三人同为道门天帝,今rì有幸聚蟠桃盛会,自当痛饮,不过有人搅扰,甚是麻烦,我还要费些功夫。”

    说罢,自顾自倒了一杯琼浆,又身手一招,天上一头丹凤下来,衔一支红树,长有尺许,杆径宛如红玉,晶莹通透,末端结了三粒龙眼大小的仙果,却是洁白宛如舍利。几人都知道是瑶池红琼晶果,千年开花,千年结果,难得的奇珍,乃是王母拿来待客之用。

    周青取下这株红琼晶果,将三粒就果子都摘了下来,用手一指,果上金光流转,随后瞬间消失,便尽数喂那丹凤吃了。这头丹凤本来是替仙客送仙草仙果享用,自己不能动其分毫,否则百倍责罚。但周青许它,便自无碍,连连点头,吃过果子之后,十分欢喜,在顶上盘旋,不肯离去。

    “还不快去,这几个果子白吃了?”周青轻声喝道,这丹凤一惊,往瑶池外飞走了,一个眨眼,就融进群鸟之中,再也分辨不出来。

    “大帝有何事情?要使用这物化游神之法?”真武看着周青将这枝红树插在案上,念了一个咒,用手一指,树枝随后隐去,便知道周青在用那物化神游的仙术。

    周青见紫薇,三霄娘娘,真武都已过来,便笑道:“无妨,无妨。”那真武也不再问,几人倒是享用起果酒来。

    原来那鲲鹏祖师虽然夺了混元金斗,金蛟剪,但坐下三**弟子都被杀得一个不剩,惟独只有那恐龙因要辅佐李仝,没有去黑风山,免过一劫,但到底是没了帮手,行起事来,都要亲手亲为,尤其是成佛之后,连个护法弟子也没有,心中很是愤怒。就一起累积到周青头上,恨不得将周青碎尸万断,但周青法力高强,他万万奈何不得,也只有暗暗算计,想害周青几个门下。

    加上那就大rì如来看出鲲鹏的心情,有意蛊惑,两人原来有些积怨,也在燃灯上古佛的劝说之下,化干戈为玉帛。搅和到一起,大rì如来心计深沉,交友也多,虽然奈何不得周青,但把鲲鹏一蛊惑,便起了许多心思。

    “我自是不好出面,但那勾陈在人间灭杀道统无数,所结的仇怨不可尽数,对他不满的大有人在,不如鼓动这些仙人与之为仇。让其多结杀孽,看其以后怎生化解。要是勾陈仗法力高强托大,便可使天庭失德,rì后人教大兴,人皇与天皇之上,也有了几分说法,你我算是一份功德。”鲲鹏祖师得了大rì如来的意思,心中一想,也觉得此事可行。

    却说红孩儿与魔女两人看守华盖芸香车以及三头犀牛,在瑶池之外的神山中游玩,见得仙树琼立,芝草生香,仙禽神兽来往,不由得啧啧赞叹起来。

    “仙姐,原来你在此地!”

    魔女正与红孩儿卿卿我我,猛听得前面一声叫喊,神山之上,转出数对男女。魔女认得,其中两位叫喊的乃是三茅真君弟子,让次在娑婆净土之中被红孩儿出手惩戒过,还对自己不曾死心,要是以前,不用几人主动,魔女自己就上前勾搭了,但现在却是投身进了周青门下,又得了如意郎君,便最恨年轻男子对自己起心思,怕红孩儿心生芥蒂。

    三茅真君在人间也道统,乃是茅山一脉,被周青下毒手灭的一干二净,连个种子都留下,自然怨毒颇深,只是奈何不得,蜀山也是如此,还有天庭四大天师门人,这次都来赴蟠桃盛会,被大rì如来尽数搅在有一起。

    却说魔女红孩儿两人搅了心事,又见是讨厌之人,顿时心中没由来起了恼怒,红孩儿站定身形,面sè不好,如果这不是瑶池天宫,早就发做了。

    “好生讨厌的苍蝇,计较什么,咱们走吧!”魔女拉了拉红孩儿笑道。

    此话一出,面前十数个男女少年仙人都有怒意,这十数名弟子,大半是蜀山门下,随祖师才赴会,因为无资格进那瑶池,只在神山之中游玩,瑶池神山,几乎是无边无际,山中仙药无数,在其中游玩,也有许多收获。

    “你们两个,真没出息,那女子乃是大阿罗魔女,天生yín贱,只是现投进了勾陈门下,披了一身仙衣,把yín邪之气都盖了。”蜀山几个女弟子本来就因为魔女之话刺耳,见李执,吴开龙两人对魔女背影恋恋不舍,不由得出言道。

    就是那茅真真,也觉得二人太过迷恋魔女,不似正途,本想去告诉三茅真君,但吃不住两人苦求,现在一听魔女之话,也是大不为然。

    “你说什么?”魔女虽然走远了,但几个蜀山女弟子的话语却听得清楚,以前她也曾联络邪道,两次苍莽斗剑都与蜀山为难,被蜀山异常嫉恨,那些蜀山弟子当然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贱婢,敢出言不逊!”魔女还没有发作,红孩儿却是忍不住了,转过身来,双手一搓,向外一扬,就有五团斗大的神火飘起,朝说话的那几个蜀山女弟子打去。

    说话的那几个蜀山女弟子正是夺得转魄,悬翦,惊鲵的玉雯,玉华,玉珍三姐妹,因为夺了神剑,法力大增,便骄横起来,又时常听得蜀山长辈说勾陈灭了人间道统,又要夺肉芝,更要抢夺神剑,更加不忿。见红孩儿动手,顿时纷纷娇喝,几声长啸,晶芒爆shè,三口神剑一齐冲出。迎上了五团五昧神火。

    这三人与剑中元灵合一,都得了一个元会法力,这一出手,却是威势浩大,圈住了五昧神火,斗了起来,绞了几绞,便成万点火星,溃散开来。

    “就算你是勾陈门下,在这瑶池神山之中动手,分明是不把王母娘娘放在眼里,况且我们姐妹所说,都是实情,我劝你还是速速离了这魔女,这魔女面首及多,指不定就找你麻烦,叫你难堪。”

    玉雯,玉华,玉珍三姐妹见神剑有功,绞散了神火,心中得意,有心叫红孩儿吃个苦头,削一下勾陈的面子。

    魔女一听,也自大怒,忙取出修罗镜动手,却吃得红孩儿一把拉住道:“如此贱嘴奴婢,以为得了几口破剑,就能无法无天,当我亲手擒住,拿与那师门问罪!”

    说罢,把手一扬,一片黑沉沉大网,宛如一幢大山,生生压了下来,威势浩大,把十数人都罩在了其中,红孩儿哪管许多,他做妖王,本来就是无法无天,平时吃人杀人,都是平常,现在见几人侮辱魔女。那还得了,没有用shèrì箭杀死人,就是周青教导多年的结果了。

    兜rì罗网一罩下来,这十数人弟子见红孩儿不分好歹,一齐罩下,纷纷喝骂。

    “勾陈门人,真是霸道!”茅真真暗怒,把却邪神剑祭起,向上斩去,众人也祭起法宝,向上轰击,但那兜rì罗网纹丝不动,一样压了下来。

    四口神剑斩在上面,丝毫不着力,后羿所制之罗网,就连金乌都擒住,就是妖神昆吾也抵挡不住,何况是得了昆吾神剑的几个小小弟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