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怎么回事?”茅真真见四面空寂,仙气氤氲,偶尔有远处传来白鹤丹凤的长鸣,使得这瑶池神山越发幽静,除此之外,再无一点别的动静,就仿佛刚才事情是梦中虚幻一般,十数位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匪夷所思,摸不到头脑,说不出话来。

    “定是几位前辈将勾陈门的那对妖人擒了,想必现在已经去了瑶池分辨,否则我们怎会一点事情都没有?”一个蜀山男弟子道。

    虽然没有看到结果,但这样的猜测也确实合情合理,众人都是点了点头,随后纷纷议论起来。

    “我们不如去瑶池看看,那对妖人怎剩生出丑,好歹也出一口心中闷气,勾陈门人,当真是可恶至极,口角之争,就下毒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蜀山弟子纷纷道。

    “都是你两,行为不端,贸然叫人,才惹出这等麻烦事情,本来那勾陈势大,还不到撕破脸皮的时候,师长门都有算计,现在明地里结了冤仇,就算师长当着三界神仙给勾陈难堪,但人家毕竟是道门天帝,能有什么损失?到头来暗地与我们为难,怕不又是天大麻烦?”

    见茅真真训斥那李执,吴开龙两人,那玉珍看不过去,但上前道:“也不怪两位道兄,都是那魔女用邪法引诱,想那魔女jīng于阿修罗yùsè天魔法,就是修行多年真仙不留神也要着了道儿,何况是两位道兄修行时rì不长,我看正如乙休前辈所说,定是魔女上次夺昆吾神剑不成,才心生此恶毒诡计。好找借口来夺剑。”

    “不错,正是这样。”几位蜀山弟子闻言,都纷纷应声:“瑶池蟠桃大会,我等无资格进入,不过还是在外面看看动静也是好的。”

    “哦!对了,天庭张,许,葛,丘四大天师与我师门长辈时常交好,这次蟠桃盛会外围神将,多是四天师门下驱使,其中几位童子,与我有几分交情,不如去说说,也许能放行进那瑶池。”茅真真突然想道。

    “恩,这样最好!”众人大喜,商量片刻,驾起遁光,直奔瑶池去了。

    刚刚落到瑶池之外,便见无数幢巍峨高耸的珠光宝殿,由外至内,不知道有多少层,其中歌舞萧萧,编钟玉鼓声声悠扬,神兵将领在外来回巡往,个个神气十足,走动之间,也暗含玄妙。

    十数人落下,围着无数幢宫殿外围寻找片刻,茅真真终于在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找到了张天师坐下一童子,说了来意,那童子犹豫片刻,经受不住几个女子的软语相求,又看人家送了几件法宝,勉强答应了此事,悄悄取了通行灵符,只让茅真真,三玉姐妹几人进去了。其余数人虽然心中遗憾,却也没有办法。

    这四女刚刚进得宫殿之中,只是谨记路线,一直朝内而走,持有通行灵符,也无神将前来阻拦,渐渐接近了瑶池。

    猛然一声巨响,随后一片哗然,还隐隐听得喝骂之声,这四女面面相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sāo乱,正要加快脚步前去寻找师门长辈,然后看个究竟,突见前面一人迎头而来,猛的喝道:“还不快出去,要给师门再添麻烦不成!”

    三玉姐妹一看,来人是一美少年,穿一身银蚕丝织成的道衣,胸前还佩一快玉虎,连忙大惊,知道是门中的金蝉长老,见其神sè有些慌张,见到自己,一面厉喝,一面扬手发出一片青光,把自己连同茅真真都裹住,似乎很是紧急。

    “还不快随我出去!”三玉姐妹还没有回过神来,又听得齐金蝉的呼喝,不敢反抗,只得由着他裹住,往外面带去。

    “擅闯瑶池天宫,视天宫禁法规矩为无物,好大的胆子!”三玉姐妹只觉得一红,一道火光阻住去路,现出身形来,不是刚才困住自己的红孩儿又是谁?

    “不是被师傅抓了么,怎么这么快就脱身出来?”茅真真心中觉得不妙,但一时之间,也琢磨不透,又见蜀山金蝉长老脸sè越发难看,更加觉得不对。

    “勾陈弄权,又使这卑鄙手段,当真无耻至极!”齐金蝉骂道,将天心双环祭起,却见红孩儿冷笑一声:“土鸡瓦狗,敢与我争执,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把手一扬,顿时寒气万丈,冷风呼啸,黑云滚滚,赤暗光华闪动。红孩儿祭出兜rì网,齐金蝉天心环无功。六面一紧,齐金蝉,三玉姐妹,茅真真四女一男全裹在其中,随后似乎是天旋地转,地动山摇,齐金蝉只得发出太清仙光互住周身,四女也祭起转魄,悬翦,惊鲵,却邪四剑。

    刚要发问,突然一停,四面通亮,黑云赤光消散,五人已经出现在瑶池中心,四面耸立了十二尊高达百丈,似牌坊模样的旗门,旗门之中,黑气翻滚,魔云缭绕,不似正道,旗门相隔的空隙之间可以见到外面,正是来赴会的三界神仙,或坐或站,神sè也是各异,有的惊讶,有的愤怒,有的平静,有的欢喜,似乎是幸灾乐祸。

    旗门中间还有刚才和红孩儿夫妇拼斗的三茅真君,神驼乙休,蜀山二老,还有几位男女仙人,都是与之交好的长辈,面容甚是愤慨。

    “张天师,你还有什么话可说,你门下不故天庭法度,妄自放人进来搅扰瑶池圣会,一同是有管教不严之罪!”四女只听见有人喝道,声音甚是威严,连忙仔细观看,正是勾陈天帝周青,正对张天师厉喝,张天师无话可说,面sè通红,似乎是又气又怒。

    四女也隐隐琢磨到事情非常不妙,却又不敢发问,一颗心一下就提了上来,有些待宰羔羊的样子了。

    原来那朱梅,白谷逸二人放出乌巢禅师所赠的金乌翎,此翎乃是陆压道人成道之时,身上羽毛炼制,与心灵相同,能化元身,通灵变化,神妙无比。

    两老料想一放起这金乌翎,定然能破去五昧神火,再运一件至宝困住两人,然后带去瑶池质问周青,却不曾料到周青早有预谋,用物外神游之术,借那丹凤之力破去了两只金乌,还将羽毛抓走,随后被红孩儿转动兜rì罗网,把六人一齐拿住。

    六位真仙,修为多年,远远比那些小辈要难缠得多。尤其是六人一个不甚,居然反被红孩儿困住,更觉失了面皮。

    神驼乙休xìng格最为火烈,勃然大怒,见四面尽是滚滚黑云,其中又有赤暗光华闪动,一其涌来,四面压力之大,仿佛山岳,连忙大吼一声,面红如火,虬须根根直张。

    仗有如意水烟罗护身,一面用五丁神掌在黑烟中乱抓,想出其不意,一把抓死红孩儿。另一面把口一张,一到匹练似的金光刺出,却是放出了自己xìng命交修的大衍金丹元剑。

    他以为红孩儿是放魔烟阵法一类,想用纯阳法宝破开,只要自己脱身出去,再使手段不迟。哪里知道,红孩儿这兜rì罗网乃是拿金乌之用,动用纯阳至宝,更加受其克制。

    大衍金丹元剑,五丁神掌一经飞出,就觉得软绵不着力道,非但如此,还有一股yīn冷寒气侵袭过来,法宝也仿佛被冻进了玄冰之中,只是在黑云赤光之中连连颤动,休说伤人,连收回来都异常困难。

    三茅真君脸sè铁青,已经看出了这黑云赤光不是等闲,只是用本身jīng炼的玄光护身,倒也无碍,见乙休似乎吃了亏,连忙念动咒语,用手一指,shè出一道紫光,有三寸粗细,光头结一朵紫花,其大如碗,电转飚飞,光雨火星四溅,都朝乙休那边攻打过去,所到之处,黑云赤光纷纷被荡开。

    只是荡开之后,不过几个呼吸,又聚拢起来,似乎是无穷无尽。

    朱梅,白谷逸两老也一面发太乙神雷,一面鼓荡太清仙光开路,乙休得了三茅真君相助,收回了五丁神掌,大衍金丹元剑,也用本身修炼的jīng气结成一朵金花,做千叶冲旋转开路。

    这样开路,消耗本身jīng元虽然太大,但效果显然。压力果然轻了许多。

    “几个家伙果然有两手!”红孩儿正要鼓动兜rì罗网按照周青吩咐去那瑶池之中,猛然觉得罗网之中似乎有什么锥子在钻一样,自己早炼得和罗网心灵相同,一下就感觉不对,连忙查看,发现了情况,连同发动了罗网之中的子母乾坤神雷。

    数声轻响,神雷连番炸开,把乙休等人玄光炸破,不成形状,黑云赤光又涌上来,其中雷球沉浮,红孩儿一声长哮,穿进宫殿之中,守门神将自然不敢阻拦周青的弟子,勾陈一门,都在蟠桃盛会邀请之列。

    “掌教老师!三茅真君弟子,蜀山弟子调戏弟子夫人,还动手辱骂老师,弟子本要将其擒下,但料不到他们师门居然护短,上来围攻弟子,已经被弟子尽数擒拿,来请玉皇大天尊主持公道。”

    红孩儿突然冲进瑶池,身后裹一团几亩大小的黑云,风驰电掣,周围群仙大惊,不知怎么回事,纷纷让来,只有蜀山几位长老面sè大变。

    鲲鹏祖师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知道在哪里去了,反倒是大rì如来,神sè不变,端坐在如来旁边的莲台。就连周青手里拿着两根金乌翎,也丝毫不在意,仿佛自己没有看见一样,倒是另与周青同席的云霄三仙姑心中啧啧赞叹。

    “此人脸皮之厚,只怕三界第一了!”紫薇大帝看了看大rì如来,心中也感叹道。

    却说群仙纷纷让开,把个蟠桃大会惊扰得次序混乱,中间空出一大块地方来。

    周青喝道:“怎如此没规矩,冲撞了三界神仙的雅兴!”

    红孩儿连忙四方告罪,群仙不敢受礼,纷纷道无事。

    “你有何事,敢冲撞朕的蟠桃大会!如若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就算你是勾陈大帝门下,朕也绝不轻饶!”玉帝见状问道。

    魔女连忙道了个万福,娇滴滴的道:“陛下明查,小女子被人调戏辱骂,那三茅真君,蜀山两派不但护短,还辱骂掌教老师为妖人,我想掌教老师受元始天尊符诏,统摄勾陈之位,怎肯轻易受散仙之辱?是以将其擒来,向陛下讨个公道。”

    “哦!你且道来!”玉帝道。

    魔女便把事情说了一遍,此事也确实是三茅真君门下引起,那乙休xìng烈如火,又受了大rì如来的挑拨,先前言辞涉及周青话语,魔女也未夸大。

    红孩儿将手一招,黑云赤光都自消散,已经收去了兜rì罗网。

    “气杀我也!”神驼乙休冲将出来,见了红孩儿,毛发皆竖,刚才听见魔女说话,自己又红孩儿行法断了声音,传不出去,早就怒火冲天,压力一松,边冲了出来,用手一指,大衍金丹元剑化成一道金光,朝红孩儿就斩。

    “怎么如此无礼!瑶桃会上,妄动法器,成何体统!”周青喝道,把袖一拂,那口大衍金丹元剑转了弯,落进瑶池水中去了。

    乙休被三茅真君拉住,运玄功收了剑。那茅盈道:“乙道友说话确实过了些,但勾陈大帝门下,为口角之争,就要取人xìng命,着实歹毒了一些。我等前去分辨,企图化解干戈,却被对方自持神通,连我们都要灭杀,如此行径,还望大天尊明查做主。”

    红孩儿冷笑道:“口角之争,说得倒好,难道我天道一门,就由得你辱骂不成,况且掌教老师乃是天庭大帝,地位尊崇,你等不过是一介散流,怎就如此托大。”

    红孩儿此言一出,在场众仙,大部分都心中不悦,蜀山几位仙人下了场地,乙休喝道:“天庭自是威严,但也只号令众神,我散修一流,各为真仙,不受天庭官职,无拘无束,拿勾陈名号压我,岂是修道人所为?更何况我等散流仙人于人间道统是谁灭杀?想必在坐都知道得清楚。”

    张天师连忙下场道:“门下摩擦,都是小事,何必相互动那干戈,搅扰了蟠桃大会。”

    “张天师,当年你炼魔成道的龙虎宝印,天师剑如今又在谁手?”乙休道。

    张天师道:“还在勾陈大帝门下!”

    周青听闻,和玉帝对望了一眼,冷笑一声,依旧坐定道:“人间之事,都是劫数所定,也是上应天数,天下道门,尽归崆峒广成教下,当年广成子道兄当年渡轩辕圣皇,而今人教大兴,人间也是如此,再受广成一派教化。我顺天行事,怎似你这等逆天之仙!”

    “你!”张天师也受了大rì如来蛊惑,本想借机下场,给周青一个难堪,却哪里说得过周青?不由气结。

    “张天师,你惘自受了天庭官职,连天数都看摸不透,本帝念你受了妖人蛊惑,不是本意,速速退下。”周青又喝道。

    张天师怒火冲天,又奈何不得,只好对玉帝岂奏道:“大天尊做主!”

    “此事不用惊动大天尊,我受勾陈之位,统摄天庭,此事又涉及我门下,正好由我做主,刚才已经说得清楚,蜀山弟子调戏我门下,其长老不但不劝解,反护短动手,乃是管教不严之过,当受惩罚。”周青道。

    那三茅真君,张天师等场下诸人都气得浑身发抖,张天师指周青道:“大天尊还未做主,你莫非自持神通,要压过大天尊不成?”

    周青道:“你休要胡言乱语,你纵容门下童子,私自受蜀山弟子进瑶池,也有大罪,红孩儿,你去将其拿来,交与大天尊过目。”

    那长眉真人本在座中与上洞七仙私语,并未下场,闻得周青此言,连忙暗暗一算,顿时大惊,连忙叫那一同前来的金蝉去阻拦。

    “罢了罢了,你天庭专权,公道不清,我不与你争持,我们走!”乙休怒道,一个起身,纵动金光,就要出瑶池。

    周青用手一指,飞出十二条人影,条条裹旗,砸在瑶池中间,轰然一声,化成了十二尊巨大的旗门牌坊,乙休刚刚飞起,就被拦了下来。

    “你等六人,藐视我天庭威严,三茅真君管教不严,纵容门徒私闯瑶池,又是一条过失,就想走么?”周青见红孩儿带了几人进来,喝问张天师几人。

    见几人无言已对,周青对玉帝道:“大天尊看得清楚,该如何处置还要大天尊下法旨!”

    玉帝起身道:“天庭由你做主便是,何必来问朕!”说罢,与王母拂袖而去。

    昨天夜间,一声惊雷,终于使我贯穿了全书的路线,从此之后,再无阻碍。亲爱的书友们,看了这一章,可曾猜到我的想法没有?以后的故事,不但长,也会更加jīng彩,其中细节,我会再三斟酌,力求jīng彩完美,所以书友们看书的时候要有耐心。

    亲爱的书友们,用行动来支持我吧,投上您宝贵的一票,月票,推荐票都不要少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