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玉帝王母突然转身离去,面sè看不端倪,似是恼怒周青自持法力神通,专权做主,又似放权与周青。群仙都觉得态度似乎模糊,只是金口一开,周青也就真做住了。

    不过蟠桃大会一下失了主人,群仙之中,顿时宛如炸开了锅,议论纷纷,但谁都不肯就此离去,想看周青如何处事。

    周青也不在意群仙的态度,只是道:“既然大天尊与本帝做主,那也正好。张天师!你门下弟子私自放闲人进入瑶池,搅扰蟠桃盛会,你该有何罪责?”

    张天师听后,心中恼怒到了极点,指周青喝道:“好个勾陈,擅自专权,不知是谁搅乱蟠桃盛会,我虽受天庭官职,却只尊大天尊法旨,你掌勾陈之位,乃是扶顾妖族,怎有资格数我过失?”

    周青冷笑道:“你刚才没听到大天尊法旨么?我也不与你分说!”随后又喝道:“葛天师何在?”

    葛洪起得身来,对周青稽首:“大帝有何吩咐?”

    “你们四大天师掌管天庭刑罚,你说张天师这纵徒枉法,搅乱天庭大会的过失,是什么罪责?”

    周青知道四大天师通气连支,但眼下这过失是摆明了,虽然往年蟠桃大会也有这样情况,天庭有天条刑罚不错,不过都已经成了惯例,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周青硬要抓出来,道理上自然说得过去,这葛洪天师虽然有心维护张天师,但这是明着违反天条的事情,倒也不好袒护。

    “并非是张天师故意纵徒枉法,乃是门下弟子犯错,张天师最多只是个管教不严罪。”葛洪只好尽力开脱。

    “那该如何处罚?”周青喝道。

    “这……”葛洪犹豫了一下,又与丘,许两天师对望一眼,随后道:“犯罪门徒贬入轮回,管教不严之师应在天刑台上受三天雷火金刀刺体。”

    “张天师!你有甚话说?总不成这罪过就不了了之了吧,如今天庭,神仙散漫,天庭威严愈下,也是大天尊有心无力,便叫我代劳。不是如此,我天庭威严如何能掌控三界?”周青冷冷道:“三坛海会大神何在?”

    哪吒连忙笑呵呵从宴席中出来,朝周青稽首道:“大帝有甚吩咐?”周青道:“将张天师带去天刑台受过,那犯罪门徒贬进轮回。”

    “尊法旨!”哪吒进了十二都天神煞旗门,对张天师道:“天师,请吧!”

    张天师大怒,指周青骂道:“你这妖人,自持神通,逼大天尊离去,又卖弄权势,我绝不与你甘休!”说罢,用手一指,全身纵起金光,一道剑气呈龙虎之形,隔着旗门,朝周青斩来。

    自两教三商,立定封神榜,天庭成形,一直都是为三界至尊。

    但三界强者林立,不卖帐的许多,更有七大圣造反,打上天庭。是以一直以来,天庭虽然有法度,但异常散漫,到了如今,都把天条视为无物,只要不来灵霄殿杀玉帝,什么事情,都可以大事化下,小事化了。张天师在天庭地位甚高,门下弟子都不把天条当回事。不但是张天师,从上至下,都是如此,久而久之,也就成了如今的模样了。

    张天师交友广阔,面子也大,几千年都不把天条放在眼里,现在周青算起明帐来,要拿他上天刑台,又是当着三界群仙,如何丢得起这个脸面?偏偏周青说话,也无漏洞,都是依天条规矩,张天师也只有恼羞成怒了,拼了不做这个天师,也万万不能丢了面皮。

    “哎!天庭确实散漫已久,要严加惩治,才能重震声威,张天师怎就不解勾陈大帝的一番苦心呢?”

    哪吒自然知道周青的十二都天神煞旗门厉害无比,一万个张天师都是枉然,但也自出手,将混天绫祭起,挡住了剑势。

    两人斗了几个回合,不分胜负,张天师怒道:“哪吒,我与父也交情深厚,你怎听这弄权妖人指使,拦我去路!”

    哪吒冷笑道:“弄权妖人?勾陈大帝受元始天尊符诏,你如此说话,就是大罪,再说是你妄自尊大,不顾天庭法度,才弄出事来,还敢如此!你与我父亲交情深厚,就可蔑视天条不成?速速去那天刑台受罚,否则更是弥天大罪。”

    “小小毛孩,敢如此欺我!”张天师被哪吒讲得说不出话来,自知理亏,直气得三尸神暴跳。

    旗门之中的神驼乙休见状,正好插手,助张天师一臂之力,却吃得朱梅拉住道:“那勾陈此举分分明是占了道理,张天师卖不下面皮,你若再动手,更受人以柄。”

    “屁话!”乙休喝道:“勾陈弄权,欺压张天师,大家心里都明白,不过是以天条为借口罢了,天庭天条早就形同虚设,哪里有现在再提起来压人的道理。况且我等散仙,不受天庭官职,天庭那些臭规矩,也管不到我们,先前是天条大半无用,我等乐得无拘束,勾陈在人间就手段毒辣,莫可明状,现在又来借机生事,我岂能容忍?”

    说罢,双手一搓,一大片火星青光卷出,朝哪吒攻去。

    哪里知道,刚一行法,顿时天旋地转,魔云狂涌,四面漆黑,只听得yīn风呼号,利如流矢,乙休连忙发动护身玄光,四面乱冲,但哪里冲得出去?

    见乙休不知怎么的,突然冲了旗门之中,再也不见回转,三茅真君等几位蜀山仙人都知道厉害,不敢乱动,只见哪吒有祭起乾坤圈大战张天师,红孩儿一跃而进,大叫道:“身为天师,竟然敢公然抗法,违抗天条!”神火枪使出,两人夹攻,张天师奋力抵挡,却不料红孩儿突然祭起兜rì罗网,一下将张天师罩在其中,提出阵来。

    “压去天刑台!”周青吩咐。

    哪吒自然去办,又命巨灵神将抓了门口童子,在斩仙台上打散法力,追去灵光,压进了轮回。

    不到一个时辰,哪吒回来缴了法旨。周青点点头,随后又问葛洪道:“三茅真君门人,蜀山门人私闯瑶池,其长辈又辱骂本帝,蔑视元始符诏,该如何处罚?”

    葛洪逆周青不得,只好如实回答:“压进轮回,入十八层地狱,永不得超生!”

    “阿弥陀佛,还请大帝容情,几人虽然冒犯天条,但未闹出多大过失,只是心往蟠桃盛会,才进来一观,并非无意,他们等都是散流仙人,受得天庭邀请,才来赴会,也是宾客,以天庭刑法惩治,只怕太过严厉了一些,老僧特向大帝讨个人情。”

    周青听声一看,原来是释迦牟尼如来,正要说话,又听得那上洞七仙讨情,何仙姑道:“大帝要立天庭威严,自用雷霆手段,但也须缓过一些,蜀山一脉,尊太上道祖法旨,辅佐人教,大有功德,帝君可往开一面。”

    周青见此,沉思一阵,便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便从轻处置。”

    “下界圣皇已出世,那人皇颛顼氏转劫而生,持腾空圣剑,你等带罪之散仙,可下界辅佐,将功补过,各自积修百万功德,便可免去堕进轮回之苦。”周青下了法旨。

    “你!”蜀山众仙一听,差点喷出血来,原来苍莽斗剑迫在眉睫,正邪两道水火不容,那人皇颛顼氏转世的王yīn阳正是阿修罗门下,那几人前去辅佐,岂不是送羊入了虎口?

    长眉真人正要说话,却被陈传老祖拉住道:“无需担心,勾陈此计无非是借刀杀人,但还有鲲鹏祖师周旋,大可无碍。”

    周青这惩罚,极其光明正大,都无话可说,长眉真人听了陈传老祖之言,自持有鲲鹏祖师从中周旋,便也叫蜀山门人不在争持。

    周青把手一拍,旗门旋转,黑烟滚腾,那三茅真君,朱梅,乙休,以及三玉姐妹,茅真真都晕死在阵中,而其余几个蜀山长老却无一点事情,被一股大力送出了旗门。

    吩咐哪吒领巨灵神将穿了三茅真君等人的琵琶骨,压进天宫仙牢之中,当下无事,蟠桃盛会也不欢而散,群仙纷纷离去。

    周青收了旗门,转回西天门勾陈宫中,吩咐红孩儿魔女进来。

    魔女娇声:“恭喜老师今rì立威天庭!”周青摆摆手,对红孩儿道:“我初次立威,但天庭多有不服者,更加上我手无天兵,行起事来,难免有些不便,你去换你小进师兄,将黑风山两百万妖兵调度上来,驻扎西天门。待事定之后,我也会下一旨符诏,将你父亲牛魔王上天庭受封,下界人皇之争,有些纷乱,不好卷入其中。”

    红孩儿心领神会,与魔女同下黑风山去了。

    周青正坐定宫中,有吩咐童子道:“去唤太白金星前来。”

    少时片刻,太白金星到了勾陈宫中,周青劈头就问:“大天尊用山河社稷图镇压九凤之处何在?”

    太白金星道:“灵官大殿之后!”

    “你领我前去!”周青也不多说,太白金星道:“大帝随我来就是了!”

    灵官殿处于三十三层天宫中层之处,通体做青玉颜sè,处处雕刻有镇魔符篆。还有天兵,神将,灵官,功曹,力士看守,异常森严。周青行到了灵官殿前,众神都自施礼,不敢怠慢,也不敢阻拦。

    穿过大殿,到了殿后,只见一个巨大的院落,四面空空,只有zhōngyāng有一紫sè木架,上挂一副图画,两边摆有玉如意,上空贯下两条星光,由如意顶端反shè,定住山河社稷图两角。使得图纹丝不动。

    “你下去吧!”周青道。

    太白金星连忙退了出去,转回了批香殿去见玉帝。

    周青用手一指,星光断裂,山河社稷图便微微抖动起来。见此情景,周青把身一纵,化成一条黄光shè进图里,随后图便停止了抖动,依旧成了原来模样。

    旧地重游,这是周青第二次进山河社稷图了,只见得天高云淡,山林莽莽,大河滔滔,鸟飞鱼跃,一片生机。

    “九万四千几棵玄冥神柱,你还没立好!”只听一声娇喝,红光一闪,随后一声惨叫,那阿房宫的祭台之上,一条人影飞了出来,远远飞行了数百里,轰然一声,撞击在一座山峰之上。

    只见山峰一阵乱抖,霞光一闪,巴立明又惨叫一声,分反弹回来,落进了一条大河之中,怒吼起来,惊动得无数飞鸟从山中飞起。

    “没用的东西,九黎部落都是没用的东西!”祭台之上娇喝又传来,随后shè出一道红光,化成一只方圆数亩的大手,把巴立明从河中抓起,往地下用力连摔,只砸得地动山摇。

    巴立明没有丝毫反抗能力,被砸得头晕脑涨,最后哀求起来,那只大手才狠狠一甩,化为红光收了回去。

    “快快立起玄冥神柱,我好破开禁法,否则叫你受我绞心之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巴立明大叫道:“这山河社稷图中,四处都是禁法,我移山炼柱,耗费的法力要比平常多上十倍,九万四千根玄冥神柱,起码得要十年时间,一天半载怎么立得好。”

    原来九凤被困山河社稷图中,因为法力太高,玉帝也奈何不得,更不好降伏,九凤自己也脱身不出来,便想炼四万九千根玄冥神柱,演玄冥之法,好改变山河社稷图中的气机,再使用本身巫术,破开封锁,脱身出来。

    正好巴山老魔也被丢进其中,九凤便传了他炼柱之法,要他做苦力,自己好节省法力,另修一门巫功法宝,好做脱身之用。

    巴立明不是九凤的对手,在其yín威之下,也不得不从,只是将山河社稷图中的山峰移动,再用真火炼成玄冥神柱,所用心力实在太大,怕是还不等柱炼成,巴立明就一命呜呼了,是以只好偷懒,但恰好被九凤发现,又是一顿毒打。

    九凤将巴立明抓上了祭台,用手一指,一条宛如蜈蚣形状的黑光钻进了巴立明耳朵之中,随后杀猪一样的惨叫想起,巴立明全身隐隐弥漫了一层黑气,神随后sè狰狞,两眼鼓起,仿佛要掉落下来,双手捧住头颅,异常痛苦,在祭台上翻滚起来。

    “你以为是不死之身,我就奈何你不得么?”九凤冷笑道,“我巫门法术,通天彻地,无所不能,这还是蜈蚣噬脑咒法,要我再使那抽髓咒法,便将你全身jīng髓抽出,你还敢偷懒不?”

    “你不是要出山河社稷图么?何必耗费这么大力气,我带你出去就是了!”九凤见巴立明服软,正要收回法咒,就见得黄光一闪,空中漂浮一人,正是在长安城上空收了自己法宝,又将自己镇压的那个人,顿时大惊,连忙把手一挥,一片红霞只中裹着千万白骨箭矢,迎面朝周青打去。

    周青笑道:“我来救你脱困,你动手怎的!”将袖袍一拂,红霞全消,白骨箭矢也倒飞了回去。随后双手一拍,祭台周围又耸立起十二高大漆黑的都天旗门,熊熊魔火燃起,哗啦做响,魔火之中隐隐现出魔神真相,周围更有无数赤暗妖光闪动,伴随有无量数的魔鬼夜叉,鬼语秋秋,魔声大做,把整个祭台包裹在中间。

    “你想做什么!”九凤感觉到了祖巫之气,心中十分惊讶,又见上空周青似笑非笑,心中有些不安。

    “此人法力委实恐怖,我当rì有三杀星在手,又有腾空剑,都被此人所败,现在对方又有手段,我更加奈何不得。”

    周青见九凤脸sèyīn晴不定,不由笑道:“你孽缘已满,本来是谁都救你不得,不过那颛顼氏重新降生,杀劫又起,你只要跟我完了诸多杀劫,便可成zìyóu之身。你可愿意?”

    九凤收了巴立明的蜈蚣噬脑咒,突然娇笑起来:“你有无边神通,我逆你不得,也不管你所说真假,只要出了这鬼地方,依你也无防!”

    周青暗道:“这九凤也是当年与颛顼氏有一番孽缘,要完这杀劫,还非她不可,虽然现在时机未到,但也可为我所用。”

    “如此甚好!你便随我出来吧!”周青道。

    九凤站起身来,一把拎起巴立明。周青大喝一声,把手一挥,一条黄光裂开天空,旗门转动,带了九凤出了山河社稷图。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