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九凤运目凝神,死死盯住旋转不已的十二尊旗门。或是人头鸟身,或是蟒头人身,奇形怪状,面目狰狞的十二祖巫真身在魔云之中沉浮。

    看见了一身白骨,尖刺嶙峋的玄冥,又见了强良,心中思绪万千。苍凉遥远的太古洪荒中,到底演绎了多少故事呢?有谁知道?周青道术通天,哪里又尽数算得分明?

    生灵于天间,便有定数,仙佛巫妖,神魔鬼怪,有谁能脱?九凤知道这十二魔神,不过是一尊驱壳,再也转回不了本来面目,不由得幽幽感叹了一句。

    巴立明两眼shè出幽幽绿光,胡乱转动两圈,被九凤提在手里,他哪里敢动?不过总算是从那死寂空旷的山河社稷图中出来了,还算是异常幸运,不由得考虑起脱身之计来。

    “此人是如何修炼的,法力高强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居然还未道成混元,只怕是难以脱身。”巴立明见周青举手投足,那九凤反抗都不可能,就仿佛自己在九凤面前一样,心中念头转个不停。

    九凤一语叹完,全身一震,黑烟尽消,旗门也被周青收了,只见自己落到了一极其宽广的大殿之中,整个殿堂异常宏伟,隐隐有一股庞大的妖气四面穿行,周青正坐大殿九龙玉椅之上,只是旁边空无一人,修说神将,就是连个童子都没有。

    再一仰望,大殿之上牌匾书有西极玄元勾陈六个大字,九凤便知自己已经到了勾陈天宫之中。

    “颛顼氏转劫而生,而下于下界南瞻部洲之中。”周青对九凤笑道。

    九凤把巴立明往地下一掼,面sè变幻一阵,随后咯咯笑了两声,轻轻走上台来,就势要坐到周青身边的龙椅之上,但离了一丈开外,就被一股无形大力阻住,前进不了分毫,只好停了下来。

    周青道:“我这西极玄元勾陈宫中,也无坐椅,只好委屈你站一下了。”

    “你要我做什么?”九凤对周青没有一点办法,只好问道。

    “无事,我只要在天庭做官而已,助我慑服群仙。我也知道你与颛顼氏的孽缘,但人教大兴,乃是定数,你暂时胡来不得,三界能制你之人也只有数几个,难保不会出手拿你,又何必徒自增添烦恼?”

    “人教大兴,那颛顼氏也未必再会为人皇,你且耐心等候就是了。”周青又道。

    九凤道:“什么都在你算计之中,我也脱不出你手,你要怎样,便就怎样了。”

    周青哈哈笑了两声:“我知你心意,也不用禁法制你,那颛顼氏转劫名为王yīn阳,乃冥河教祖门下,更得鲲鹏祖师支持,你自付能够得手,可以就去。我也替你用道术颠倒天机yīn阳便是。”

    九凤疑惑的看了周青一眼,摇了摇头,用手一指,结了一朵亩余大小的红花,坐了上去。随后闭目运起玄功来,她在山河社稷图中消耗不少。这天宫之中灵气浓厚近乎实质,对她大有裨益。

    见九凤这般,周青也不再分说,转身出了西极玄元勾陈宫。巴立明被九凤掼在地上,一时力软筋麻,过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见宫门大开,九凤闭目,便想逃走,却又见周青这么大模大样,定然有厉害禁法,自己万一逃跑不成,反要受累,思前想后,还是跌坐地上,一样行起功来。

    当下无事,过了两rì,红孩儿魔女,廖小进带了两百万妖兵,都驻扎在西天门内,勾陈宫附近。哪吒也领了十万巨灵神将,一百万天兵进了西天门,本人更是住进了勾陈宫中。

    对此,众天神都议论纷纷,却也不敢多言。

    “此獠当真是名目张胆,视大天尊为无物!”张天师府中,四大天师都聚集一起,那张天师气息衰弱,遍体鳞伤,神sè也自虚弱,面目狰狞,气急败坏的吼叫道。

    在天刑台上受了雷火金刀刺体三天,又被封了法力,肉身被轰了千创百孔,破损不堪,索xìng是元神不伤,但这样一来,那痛苦可以清晰感觉,那真是十八层地狱相差不多,由不得张天师不恼怒万分。

    今天下了天刑台,被其余三天师救回府邸之中,用龙虎金丹调和玉髓汁液涂抹了全身,把疼痛稍稍减轻,肉身也修补好了两成,张天师又听周青调兵谴将的事情,顿时又气急。

    葛洪道:“张天师好生修养,那勾陈狼子野心,路人皆知,但奈何法力高强,那三坛海会大神哪吒也与他同气,更与紫薇斗母坎宫交好,就连大天尊恐怕也是有心无力,我已经通知了那托塔天王,叫他来商量事情。”

    “如此甚好,起码哪吒小儿不敢多言,只是托塔天王不在西天静修佛法么?连先蟠桃盛会都不曾来?”张天师又吞了一粒龙虎金丹,运转玄功,将脸上的伤痕都抹去了。

    葛洪正要说话,一童子匆匆进来道:“李天王求见!”

    “快快有请!”张天师在玉床之上起身,却突然一阵巨痛,不由龇牙咧嘴,葛洪已经出去相迎了。

    “啊!张天师,出了什么状况,怎会弄得如此摸样?”托塔天王李靖一进来,就见了张天师在玉床上的模样,大大惊讶了一番。

    李靖一身黄sè衲衣,脚踏僧鞋,只是头上未曾落发,否则是一个活生生的佛子了。张天师一见,大是尴尬,随后叹了口气,把事情说出。

    说了经过,葛洪又接口道:“分明勾陈持仗法力,向大天尊逼宫,而令郎哪吒却也不知怎的,居然行事反叛,我等虽有兵将,却不如对方,法力也是不济,是以等天王到来,一同上奏大天尊,请大天尊降下法旨,禁了那勾陈。”

    “逆子安敢如此!”李靖一哪吒行为,顿时大怒:“此子脑后有反骨,专行叛逆之事,我定要前去,将其拿来,装进玲珑宝塔之中,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天王稍安!”葛洪连忙道:“那勾陈法力强大,既然要行反叛之事,怎会让天王前去拿那逆子?”

    李靖点了点头,随后道:“无防,我在西方统领佛兵千万,天河军营也有三百万天兵,都可拿来平贼,更有八大金刚,八部天龙助力,待我前去,只要向大天尊讨得法旨,则可名正言顺,也可请得娑婆净土之中如来佛祖降伏勾陈。”

    当下几人商议定计,李靖先去天河军营,领了三百万天兵,一同驻扎在南天门外,那广目天王,增长天王等四大天王也随李靖一同上了三十三层天宫最顶端的玉阕金天,来灵宵大殿见玉帝。

    “天王止步!”刚刚上了台阶,远远望见灵霄大殿在紫气瑞光之中,异常壮丽,李靖急忙拔步上了台阶,却被两旁的神将拦住。

    “大胆!”李靖怒道:“你是哪里来的天兵,敢阻拦本天王!”

    “回天王,我乃西极玄元平天元帅麾下,大天尊早有法旨,天庭事务,都由勾陈大帝处理,并且大天尊不见任何神仙,天王还是请回吧!”这天兵大吼道。

    “岂有此理,天庭何时又多出一个平天元帅,西极玄元?你是勾陈宫中的人?好个叛逆贼子,居然封锁玉阕金天,灵霄圣殿!广目天王,将逆贼斩杀,增长天王,通知驻扎在南天门外天兵,前来救架。”李靖一听,顿时大怒。

    广目天王立刻上来,举刀就砍,那天兵连忙抵挡,几个回合,被广目天王一刀挥成两截,元神出来,也被一开天珠打散,现出原型,却是一头黄毛獐子,血流了一地。

    “果然是妖孽!”李靖见四面天兵一齐冲了下来,大怒起来。

    “好个托塔天王,果然有叛逆之心!”一声巨吼,震得整个玉阕金天都似乎抖动起来,随后狂风大做,乌光闪动,一条高大的人影扑面打来。

    李靖见来势异常凶猛,连忙抽身后退,取了方天画戟一迎,火星乱shè,手腕酸麻,蹬蹬蹬退了几十步,才看清楚来人,只见高有丈二,腰有十围,全身金甲,大红披风,手持一根混铁棍,威风凛凛。

    “牛魔王!”李靖大惊。

    “正是本王,不过本王现奉勾陈大帝法旨,为天庭西极玄元平天大元帅,守护玉阕金天,免得叛逆贼子惊扰玉皇大天尊。”牛魔王道,“你杀死守卫,又在南天门外驻扎天兵,分明是谋反,待我擒住你之后,看你怎生在勾陈大帝面前分说!”

    李靖见是牛魔王,心中便有了几分退意,又听这一番话,顿时气得吐血,大吼道:“果然妖魔作乱天宫,岂有此理!”

    牛魔王哪里容得他叫喊,扑身上来,举棍当头砸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