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天庭四帝,各分天宫四面,玉帝南面称孤,住玉阕金天,为三十三层天宫最高。其余三帝,也各有三层居住,各守一门,整个天宫,其实就有如下界的国家,玉帝所居的玉阕金天自下南天门,就有如皇城,其它三帝的势力万万不可能侵入的。

    李靖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在西天修炼了几年佛法,就成了这个样子。

    他还以为是只周青坐大,在西极玄元勾陈宫中驻扎妖兵,想要威胁到玉帝的地位而已。

    李靖也是知道,周青神通广大,法力无边,自己应付不来,不过只要向玉帝讨得法旨,便可用佛门势力平息天庭内乱。如没有玉帝圣旨,这行动便师出无名,不好行事。只是他却万万没有料到,周青势力捞过了界限,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将天宫灵霄殿所处的玉阕金天都用妖兵封锁起来,自己连玉帝的面都见不到。

    “莫非是勾陈软禁了大天尊?怎会有这么大胆子?”

    李靖还来不及细想,牛魔王已经攻了过来。

    混铁棍宛如迅雷击破长空,乌黑的棍影只一闪,随后就铺天盖地罩了下来,集成一片乌黑的天幕,宛如山岳压了下来。李靖连忙祭起三十三层黄金玲珑宝塔,祥光大盛,金芒上冲重霄,金塔晃眼之间,就有百丈之高。

    塔上上有大力护塔金刚,齐齐发出一幢粘稠流质般的金光,把那混铁棍托住,李靖这才看清楚牛魔王的身影,忙遁寻气机感应,将手中的方天画戟当胸刺去。

    牛魔王见李靖有三十三层黄金玲珑宝塔护体,一时也拿他不下,忙将混铁棍一支,震开方天画戟,将李靖磕退,将手一扬,四面妖兵都齐齐围绕过来,各发出铁勾长索,漆黑澄亮,漫天卷来。

    此时,增长天王已经发出了信号,驻扎在南天门外的三百万天兵一齐冲杀过来,喊杀,擂鼓,炮响,刀枪磕碰之声延着南天门通向玉阕金天的台阶一冲而上。

    李靖,四大天王把身一震,几个翻滚,连人带宝,好不容易冲开了长索铁钩的擒拿,连忙逃了下来。牛魔王正要用五行大山来压,却见得李靖逃了出去,连忙带兵追了下来。

    “妖孽祸乱天宫,速速撤退至天河军营,再去星斗诸天宫中联络水火雷瘟等八部天神,将叛逆逼开,我好去见大天尊。”李靖飞身下来,四大天王也与众天兵神将回合,药叉鱼肚两神将听得上面喊杀之声,刚要冲上去撕杀,李靖连忙喝住,牛魔王不好惹,兵将也多,自己抵挡不住,不如先行退去,再般救兵。

    天庭八部神,诸天星君,都有职责在身,掌管周天运行,各有星宫居住,没有玉帝符诏,不能擅动,李靖平时也号令不动,但现在情况危机,只有先准备去雷部府邸,寻得九天应元雷神谱化天尊,看能否平乱。

    “李天王,你无玉帝法旨,私自领天河兵将冲上玉阕金天,又杀死护卫,如此大胆,看你怎生脱就逃!”

    李靖勒转天兵,准备回转,好出南天门以后再来计较。刚刚出了南天门,猛听一声炮响,四面密密麻麻都是天兵,布下了天罗地网,任是一只苍蝇,都飞不去。

    为首一人,朱玉粉面,翩翩少年,脚踏风火轮,身缠混天绫,套乾坤圈,正是哪吒,见得李靖出来,冷笑一声,用火尖枪指面,大声喝道。

    李靖一看,气得三尸神爆跳,怒骂道:“你这逆子,生来就有反骨,我也懒得与你分说,今天不把你拿下,怎肯甘休?”

    说罢,就要上前撕杀。后面又是一声炮响,牛魔王领了妖兵追将上来,把李靖连同三百万天兵一同堵在南天门外,真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

    李靖大吼一声,朝哪吒杀过去,一面祭起三十三层黄金玲珑宝塔,多闻天王撑开了混元伞,顿时天昏地暗,rì月无光,乾坤晃动,持国天王在风中放起金龙花狐貂,广目天王拨动碧玉琵琶,将地水火风引动,天象顿时变化,黄尘,洪水,烈火,金刀金叉乱shè,四大天王各使手段,鼓动三百万天兵乘着势头,一齐朝哪吒冲杀过去。

    “这逆子兵也不多,所布天罗地网又多有缺憾,还妄想拦住我么?”李靖不愧是天庭荡魔大元帅,带兵多年,深通战阵之道,见哪吒一人带兵,便想乘牛魔王还未杀上来,一鼓作气,冲将出去,只要到了天河军营,那里还有几千万水军,都是自己麾下,足可稳住阵脚,自己再行四面邀人。

    这一动手,前后刀兵交接,顿时撕杀起来,李靖刚刚祭出玲珑宝塔,就见哪吒身前突然转出一个女子来,对自己冷笑一声,将手一挥,哗啦一声,五条粗大红气破空而起,凝成巨掌,一抓一捞,便擒住了玲珑宝塔,同时双手一搓,向上一扬,两团黑点飞上了高空。

    李靖身体一轻,玲珑宝塔已经被抓得缩小了百倍,随后天上天崩地塌般接连两声大震,把四大天王的魔法就震散,四面一亮,又恢复了原来模样。

    四大天王大惊,又见头上黑光一闪,便见一片漆黑天幕,仿佛一幢伞形黑sè魔火,大如山岳,突自当空向下飞堕。

    随后怪火之中,雷霆炸裂,漫天都是黑sè火雨,铺天盖地猛罩下来,来势比电还快,只一闪,整个南天门外方圆数万里地,齐被这种黑sè魔火笼罩在内。

    黑sè魔火之中,有无数七彩妖光小球旋转碰撞,每一碰撞,便发出惊天炸雷,随后从中shè出亿万白sè骨箭,密集如雨,仿佛劲弩飙穿,猛扎下来,势不可挡。

    “咯咯,咯咯!”李靖听得女子笑了两声,也无暇喝骂,一面放出自己苦修凝成的须弥神光抵挡骨箭魔火,一面连运玄功,要收回玲珑宝塔。猛然听得身后惨叫连连,回头一看,三百万天兵不少没有来得及抵挡,中了骨箭,纷纷瘫软在地,连连翻滚,声音凄惨。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骨箭击在自己放出的佛光之上,力道奇大,须弥神光都几乎被震破,李靖大惊,手上又一轻,玲珑宝塔已经被女子抓走,连点感应都没有。

    牛魔王惊讶的看着面前一大蓬黑sè魔火笼罩了方圆万里,他见多识广,知道厉害,连忙阻住手下妖兵。

    九凤本来隐藏在哪吒身后,助他擒拿住李靖。这一出手,先用巫灵冥光化成大手,抓了玲珑宝塔,再使出玄冥骨箭会同黑火神雷,把天兵击溃。

    李靖乃是燃灯佛祖弟子,又是天庭荡魔大元帅,几乎掌管了整个天河军营,数千年天兵神将,又掌管西天佛兵,八部天龙,周青要接过天庭势力,此人非除不可,否则必要酝酿成大祸。

    “恩……”哪吒见九凤出手,连使巫法,先收了玲珑宝塔,又困住天兵,法力不可思议,虽然早就料到这女子乃是大巫,但还是惊讶了一把,见九凤双手连扬,漫天黑火愈盛,便想开口,劝阻一下九凤,但突然想起周青告戒:此女要做什么事,最好不闻不问,由得她去,否则纵然不能把你怎么样,但难免要吃些苦头。

    一想起周青这样告诫,哪吒连忙住了声音,退后一步。

    “我们也是熟识了,你怎生惧我!”九凤手一停,往前一招,随后念动真言,魔火尽都散去,南天门前一地尽是天兵,都全身漆黑,身体浮肿,有进气,没有出气,也不知道是生还是死。

    李靖,四大天王还好一些,兀自站立,不过也是摇摇yù倒,仿佛喝多了酒的醉汉,面目之上,都蒙了一层黑气,前心后背都插了几只洁白的骨箭。

    “你说什么?我却是不认识你?”哪吒见九凤突然甭出这一句,更加惊讶,也不顾得周青的告诫,连忙问道。

    “你当然不认得我!你当时不过是一粒灵珠子!”

    九凤把手又是一招,无数骨箭从天兵神将体内飞出,都落进了手里,随后那些天兵也微微动弹起来,远处的牛魔王连忙领兵上来,先拿住李靖,四大天王,鱼肚药叉等主要的神将,都用铁钩穿了琵琶骨,拖进天宫中去了,那些受伤的天兵,也被一齐带了下去。

    哪吒还要发问,九凤已经化为一道红光走了。

    “我乃灵珠子投胎,才得了人身,想必这九凤以前在哪里见过我。”哪咤终究没有在意,平息了天宫之乱,便只身来西极玄元勾陈宫来见周青。

    “天河军营,有数千万水军,以前都由天蓬元帅掌管,自从天蓬元帅调戏嫦娥,被贬下下凡,在花果山落草之后,那水军都由李靖掌管,这次李靖谋反被擒,那天河水军终究是个麻烦,大帝要怎么处理才好?”

    哪吒对九龙玉椅上的周青问道。

    周青道:“那你说该如何?”

    哪吒皱了皱眉头:“天河水军一向在银河zhōngyāng三十六洲,七十二岛上驻扎,不经常出动,只有玉帝符诏才能调动,而李靖手里的符诏已经被我拿到了手,我想必也能调动一二,不过里面有几位将领,一向与我不和,恐怕有些麻烦,再说我也不擅管理水军。”

    周青道:“我重下一道符诏,命南海四公主敖鸾为天蓬元帅,掌管天河水军。你召她上来之后,将天河水军整顿好,再一同来见我。”

    说罢,命童子拿了金符玉章,下了一道符诏,又命九凤与哪咤同去传旨。

    不说哪咤持了符诏一路下来,那南海深处,水晶宫之中,此时却是轻歌慢舞,大摆宴席,南海龙王敖钦正设宴款待南海郡王李仝夫妇。

    酒过三寻之后,那郡王妃清翼道:“听说龙王四公主法力高强,且美如嫦娥天仙,怎不见出来?”

    敖钦知道这清翼乃是妖师鲲鹏的弟子,自从鲲鹏祖师围攻黑风山,坐下弟子死了个jīng光,只剩这一个,鲲鹏自然是另眼相代,视为衣钵传人,敖钦摄于鲲鹏祖师的威名,不感怠慢,连忙道:“小女在极南海域,统摄水军,正与水魔圣君征战,不得前来。”

    “哦!”坐在南海郡王下属的一个美少年道:“未能目睹到公主的芳容,着实遗憾!”

    敖钦一听,心里有些不悦,但这美少年也有来头,乃是西天定光欢喜佛坐下大弟子,名为欢喜尊者,老龙自然不好得罪,只是干笑两声,便把那话题叉开。

    “听说晋南关一带战事吃紧,郡王怎有闲情来老龙府邸串门?”敖钦问道。

    “颛顼圣皇转劫而生,大兴人教,天数所定,那李世豪妄自而为,灭亡是迟早之事,我又何必担心?莫非李世豪还能比上颛顼圣皇不成?”李仝笑道。

    “我夫妇此行前来,乃是奉了颛顼圣皇旨意,向龙王讨一门亲事。”

    敖钦大皱眉头,心中已经有了十分料定。

    “颛顼圣皇听说龙王四公主之名,特另小王夫妇前来说媒,愿立四公主为人教圣后,不知龙王意下如何?”李仝问道。

    敖钦连忙道:“此事需得问过小女才是。”

    “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况且颛顼圣皇乃人教至尊,也不算辱没了公主,龙王犹豫怎的?只要龙王肯首,公主必然也无异意!”那欢喜尊者吃吃笑道。

    敖钦道:“小女xìng情不好,老龙也就也无办法,还是等小女降伏水魔圣君之后,再做商量一二。”

    “那水魔圣君雄霸南极原,比之复海大圣蛟魔王都不多让,我看四公主虽然法力高强,却也难以取胜,如若龙王答应圣皇婚事,圣皇必定大悦,法旨一下,就是水魔圣君再大的神通,也要引颈项就戮,龙王不但一统四海,更可入主三界。rì后权势,不可限量。”李仝又道。

    敖钦怎么不知道李仝的鬼心思。眼下形式,老龙虽然看不分明,但也知道还是暂时清闲一些的好,哪里会答应,何况就是自己答应了,也奈何不得自己那个宝贝女儿,当下只是一味敷衍。

    欢喜尊者见敖钦一味敷衍,早已经不耐,吃吃yín笑两声,面sè不善,虽然不说话,但意思却是已经很明白了。

    “好贼子!敢来南海龙宫撒野!”一声娇喝,敖鸾突然提剑,冲进大殿之中,望那欢喜尊者就砍。

    欢喜尊者一愣,连忙跳身避过,只听得咣当之声不绝,若大一桌酒菜都被敖鸾劈的粉碎。见欢喜尊者避开,敖鸾哪里肯放过,将宝剑化为一道晶虹斩了过去。

    欢喜尊者yín笑两声,用手一指,一股金光,托一鸡卵大小的舍利飞出,将晶虹敌住。

    “父王休要多言,亏得女儿听了龟丞相密报,才从水道赶来,否则不由得这贼子撒泼?”敖鸾将剑光一分,晶虹大涨,与欢喜尊者斗得难解难分。

    “南海郡王,我与你无事,这贼子害我好友,几番寻他报仇不成,居然敢自投罗网。”

    见那清翼用手一指,一口北冥寒煞玉剑飞出,敌住了敖鸾,正要劝解。敖鸾连忙念动咒语,取了绝仙剑,发雷一震,一条剑光飞出,将那北冥寒煞玉剑斩成两截,随后又是一震,将剑光圈住欢喜尊者。

    “西海波月岛波月仙子,就是被你这贼子伙同人害死,今天怎么不让你死个明白?”敖鸾将绝仙剑一绕,把舍利绞成了粉末。欢喜尊者连忙祭出一串定光牟尼珠,死死挡住剑光叫道:“原来你与那波月岛女仙是朋友,那不关我之事,是我师弟欢空尊者所为,你休要诬陷于我。”

    “我师弟已经再太yīn关被勾陈门下弟子杀死,还了报应,你快快放我,否则你南海难逃覆灭之灾!”

    “你也是帮凶!敢如此欺我!”敖鸾听玩话语,顿时大怒,正要全力下手,那清翼如何肯让欢喜就尊者就此身死,忙将自己的护身法宝坎离神刀祭起,一红一白两股光芒交杂,分敌住了绝仙剑光。

    “公主听我一言!”

    “我看你能护得住这贼子不?”敖鸾大怒。将剑光绕来,连南海郡王都圈在其中。三人当下斗了起来,敖鸾虽然持有绝仙剑,但那清翼乃是洪荒恐龙成道,又修成了天妖不死之身,法力高强,敖鸾一时之间,也奈何不得。

    龙王心中着慌,一面怕伤了女儿,一面又怕女儿伤了那三人,惹下大麻烦,只得连忙召集水军,围住大殿,一面喝住叫其停手,但那敖鸾哪里肯听,定要将欢喜尊者斩杀才肯罢休。

    “西极玄元勾陈高上帝有法旨降下!”老龙正值慌忙,突然外面有水军来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