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西极玄元勾陈高上帝法旨?那勾陈大帝不是小女的好友么?赶快迎接!”

    敖顷闻得水军来报,心中又惊又喜,连忙出得水晶宫,亲自来迎接。便见了哪吒持一道金符玉章,两旁各站一对男女,女的穿一件鸟翎树叶织成的坎肩,赤手赤足,貌美怪异,男的乃是一少年,红衣红裤,老龙认得是红孩儿,但那那女子就真个不认识了。

    “西极玄元勾陈高上帝符诏:因天蓬元帅被贬下凡,天河水军一直散漫无方。闻得龙女敖鸾,德行甚高,历有功德,善练水军,朕受元始之意,特加持龙女敖鸾为天河水军大统领,重代天蓬元帅一职,cāo练八千八百万天兵水军。尔其钦哉!”

    老龙连忙跪地听旨,恭敬接过,心中也不惊讶,虽然以往都是玉帝下旨,但蟠桃大会之上,周青专权,玉帝无法,这事情虽然不说是传遍了三界,但四海龙族耳目通灵,早就得到了消失,现在是勾陈符诏,也在老龙的意料之中。

    “亏得女儿与那周青道人交好,否则怎会轮得上这种好事情?天河水军八千八百万,战力非凡,有此助力,扫平南海一干水魔妖怪那是绰绰有余了。哼!那南海郡王不过是一介叛军,得了一干魔道妖人支持,立了个傀儡圣皇,就想妄统人教,那不是做梦么?”

    老龙接过圣旨,心中大悦:“那傀儡圣皇还想娶小女,是拉我四海龙族下水,人财两得。有这样的如意算盘,我还想要呢。勾陈大帝受元始符诏,名正言顺,现又册封小女,想必是已经掌握了天宫大权,本身也是法力无边,不死不灭,除了混元无极太上教主,谁都不是对手,尤其是小女又对他多有好感,只可惜有了妻女,否则……”

    “师妹呢?怎不出来受封?莫非又在与南极原八十四洲岛屿的妖孽水魔征战?”哪吒一声发问,打断了老龙的思绪。

    四海龙族虽然名义上是统一四海,但四海水域,广大无边,哪里能够尽归其管辖?

    龙族也不过是占了资源最为丰富的水域而已,所居之地,不过是四海一角。其余水域,都由一些水魔jīng怪,水仙地仙占拒了。或正或邪,法力也有强弱之分,哪吒所说那南极原八十四洲岛屿上的妖孽水魔,乃是其中较为凶恶的一股势力。

    因为就与南海龙王居住的水域靠近,因此时常sāo扰,抢夺水族美女,奇珍,灵药,为南海龙王十分痛恨,多次与之征战。

    但那首领水魔圣君魔法高强,所居住那南极原八十四洲又异常险恶,有南极元磁毒煞笼罩,方圆数千万里,金铁之器一靠近,就被吸去,然后被毒煞所化。

    而里面魔怪都是秉承元磁jīng英而生,没有丝毫顾忌。因此南海龙族数百次讨伐,都奈何不得,更何况除了那水魔圣君,另外还有许多股势力牵制,另龙王大有顾忌。

    “哎呀!亏得三坛海会大神前来,小女正在大殿与人争斗,老龙实在劝不住,还请大神帮个小忙?”敖钦连忙道。

    “什么!师妹与人动手?”哪吒惊讶问道。敖钦连忙把事情经过说了。

    “哼!”九凤一听,顿时恼怒,人也化一蓬红光穿了进去,心中思付道:“颛顼氏这小人,要不是听勾陈推算,气数未尽,我定然叫他神形皆灭,连再次转劫都不能。”

    见九凤一纵身就消失不见,哪吒红孩儿两人大惊,连忙冲了进去,老龙不知道九凤是何方神圣,摸不到头脑,但也不好细想,连忙一边喝开水兵,一边跟了进去。

    “公主,不管怎说,欢喜尊者也是龙王请来的客人,纵然与公主有仇怨,按照礼数,也要等其出宫之后在行寻仇,公主此行,大是无礼。”

    恐龙清翼运起了八层法力,将坎离神刀御使得龙飞蛇走。不过绝仙剑光太过厉害,每一次接触缠斗,火星乱溅,坎离神刀被压制得极小,在剑光中穿形,仿佛一条游鱼。

    那大有千亩,玉顶苍穹,晶柱林立的大殿之中,电飞飙转,光气纵横,劲气如cháo,略一交接,便宛如闷雷,敖鸾以一敌三,居然占了上风。

    崩!一大团火星爆出,中间一红一白坎离二气又吃得剑光一绞,纷纷消散,清翼连忙收刀,一看上面被崩出米粒大小一个缺口,顿时心痛万分。

    “刀被伤了元气,这贱婢确实无礼!”

    恐龙心中大是不悦,暗暗骂道,“不识抬举!”正准备要使厉害的太玄天妖摄魄**,好摄去龙女的元神,突然心灵暗生jǐng兆,连忙把口一张,法诀一捏,一股粘稠油绿的妖气涌出,连带李仝都包裹在其中,闪身避到大殿角落。

    刚一做就完,就见面前一黑,整个大殿都是漆黑魔火,其中七sè光球转动,随后爆开,化为亿万白骨小箭电shè下来。

    随后砰砰大响,那白骨箭力道奇大,飞shè下来,几乎将恐龙的护身太玄天妖气震散,心神也是摇动,仿佛被人用大锤敲了一记,眼前冒出金星。

    “好厉害的巫法,来人是谁?”恐龙心中大惊,连忙又祭出一件法宝护身,就见一条红yīnyīn的光气从大殿门口方向的魔火中飞出,晃眼暴长数十百丈,化为一只巨灵魔爪飘飞在空中。

    魔爪所到之处,占地竟达十亩有余,满殿乱抓,动作如电,猛恶至极。随后听得一声惨叫,满空魔火尽消,还是一样通明,大殿之中的景sè也未变样,丝毫不曾损坏。

    恐龙夫妇两人一看,只见那欢喜尊者已经横尸当场,四肢,头颅都散落地面,躯干被捏成了一团肉饼,一点气息都没有,不知道元神凝聚成的舍利到哪里去了。

    “多谢姐姐助我诛杀了这yín魔!”敖鸾见门口出现一女子,随后哪吒,红孩儿,连同敖钦也到了门口。

    刚才这手本事,红孩儿,哪吒都没有,自己老爹也肯定不会,自然是门口这怪异的女子了,龙女异常灵敏,连忙上前道谢。

    九凤点点头,只是看见了龙女手上的绝仙剑,略微动容,随后又恢复了平常,用手朝那欢喜尊者的尸身一指,地面塌陷了一个漆黑不见底的深穴,尸体一下没进其中,九凤又一指,那地穴也就合拢。

    “此人,好高的法力!”龙女,敖钦,恐龙夫妇都惊讶得合不拢嘴。

    要知道此水晶宫大殿地面,乃是太白金气混合葵水,晶玉,亿年五sè,七sè珊瑚粉末铸造而成,又经得无数符法加持,与海浑然一体,竟然被这女子轻描淡写一指点开,还连个动静都没有。

    就在地穴刚刚合拢之时,其中一亮,一串珠链飞了出来,电也似的朝西方飞去。

    “好滑的贼子!”龙女见状,知道刚才欢喜尊者将舍利元神悄悄幻化了一个,让九凤连肉身一起抓死,而自己真身舍利却躲在牟尼定光珠中,朝西方定光欢喜佛发了求救信息。

    这牟尼定光珠乃是西方功德池中的晶砂佛丸,受了阿弥陀佛讲经之佛气,早就通灵非常。被定光欢喜佛一连采了九丸,用本命元气jīng炼成至宝,异常神妙,能聚神固体,防魔辟杀,刚才绝仙剑那么厉害的剑光,都削它不破。

    欢喜尊者一发求救,就被定光欢喜佛感应,连忙在西方极乐世界用佛法感召,把法宝收回,龙女明白过来,却已经来不及阻拦了。

    九凤冷笑一声,把手一扬,五条黑线shè出,又劲又疾,晃眼就伸出了水晶宫,随后细线抖动了几下,飞飚回来,正把那串牟尼定光珠套住,抓在了手上。

    “手下留情!容我分说一二!”牟尼定光珠上传来了宏大沉闷的声音,正是定光欢喜佛在西方凭借法宝传声。

    随后牟尼定光珠又换了一个细如婴儿的声音:“九凤贱婢!你若伤我弟子半根寒毛,我定将你碎尸万断!”却是鲲鹏祖师接过了话头。知道恐龙夫妇有了危险,连忙一面传声威胁,一面起身从西方赶来。

    恐龙乃是他还仅存的一个弟子,夫妇两个更是掌控南海局势的重要人物,要是身死,冥河教祖便可全控局面,把自己踢开,rì后如王yīn阳成就人皇大位,自己半点便宜都占不到,还只能窝在西方,怕周青寻仇。

    九凤听闻,眉毛一挑,屈指一弹,便把这串牟尼定光珠中一粒佛珠弹得白光宛如雨点溅出,光雨之中,一条黑影猛然冲起,惨叫一声,便已经神形俱灭了。

    见灭了欢喜尊者的元神,龙女心中松了一口气,九凤将这串牟尼定光珠丢给哪吒,哪吒连忙接过,用玄功一探,发现里面的元灵禁法被破了个干净,顿时大喜。

    他原来跟随托塔天王在西方领佛兵,也知道功德池中的晶砂佛丸妙用,乃是防御至宝,对自己大有用处,连忙收好,以后再行祭炼。

    “你们两个就是鲲鹏的弟子么?”九凤转过身来,见了恐龙夫妇两人,娇声问道,“来替颛顼那小人讨亲事?”

    清翼见这女子生猛到了极点,刚才自己师傅鲲鹏又借宝出言,知道是巫门第一长老大巫九凤,神通无边,又不忌杀生,异常凶恶,料定自己不是对手,一面暗暗防备,把自己平时不用的几件恶毒法宝准备好,一面想办法拖延时间。

    “九凤前辈神通广大,我在洪荒之中就听得前辈的威名,当年前辈随玄冥大人杀上天庭,诛灭妖神无数,可惜那时小女子不过是一小小生灵,不曾目睹前辈的风采,着实遗憾。”

    恐龙连忙出声,“前辈如此身份,何必与我们小辈计较!”

    九凤冷笑两声,猛然感觉龙宫摇晃,外面水声激荡,仿佛巨雷,直似整个龙宫都要崩塌一般,声势当真是猛烈到了极点,把个南海老龙骇的面无人sè。

    “九凤贱婢,你休要惩那威风,可敢出来与老祖我对持!”巨雷声响之中,鲲鹏祖师那细如婴儿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众人耳朵里面。

    “你这老奴,当年我随玄冥大人诛杀妖帝,你不但不抵挡,反乘机拿走那河图洛书,如此卑鄙,妄自称了妖师!”九凤知道鲲鹏人还在亿里之外,先用神通穿音,但瞬息就到。

    “妹子!绝仙剑借我一用,这老奴虽不在我眼里,但要将之诛杀,却要费些手段!”龙女突然听见九凤传音,连忙将绝仙剑与了九凤,九凤提剑,一个闪身,就上了海面数万丈高空,朝西方看去。

    那恐龙夫妇见状,连忙冲了出去,不要命的往南海郡逃去。敖鸾,哪吒,红孩儿,老龙也不阻拦。老龙吩咐水军将领开了禁法,牢牢护住龙宫。

    “什么!周道兄册封我为天蓬元帅,掌管天河八千八百万水军?”敖鸾随后问了哪吒来意,顿时大大惊讶了一番,脸上飞起淡淡红霞,“周道兄勾陈天帝,受元始符诏,我龙族到底也是妖类,受其册封,倒也省得。只是天蓬元帅一职,都是由李天王替代,只怕麻烦不小吧?”

    敖鸾一语问到了关键,周青纵然夺了玉帝权势,但那托塔天王也是亦佛亦道,周青动过他只怕大有麻烦。

    “李靖密谋叛乱,斩杀玉阕金天,灵霄殿侍卫,又带兵攻上南天门,已经被大帝天兵拿下,压在斩仙台上,听候发落,水军正要师妹来统领,眼下是局势不明,四海龙族也未必安稳,不然那颛顼氏也不会向师妹来求亲了。师妹若领了水军,正可下界荡魔,扫平四海水魔。大帝深窥天机,只差一步,就可成就混元无极,不生不灭,演透虚空,见照过去现在未来。师妹还担心怎的?”

    听得哪吒这般道,老龙也是一样的想法。

    却说九凤见得西方一片金云中间裹一幢绿光,比电还疾,刚入眼时,只是一米粒大小一点,下一刹那,就大如云席,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鲲鹏祖师全身碧光通透,周围有无穷量金云围绕旋转,头上现一朵十二sè莲花,莲花瓣边有璎珞明珠垂下,璎珞明珠下端翘起,燃十二盏玲珑灯,发出金光,宛如烟云,就在身边缭绕,也不散开。

    九凤见此情景,虽然自付法力高过鲲鹏,也不敢怠慢,周青此行,已经告戒了此事情。

    知道鲲鹏祖师得了夺了金蛟剪,混元金斗,还未炼化,又十分畏惧周青,干脆在阿弥陀佛九品莲台之后,借其佛力,立了十三盏接引玲珑莲花灯,只要外出,就把主灯点起,十二盏副灯带在头顶,无论出去多远,被什么法术困住,只要心中一动,人立刻就接引到主灯之前。不受一点伤害,心中所想,就是周青再大的神通,也自拿他不到,是以才放心出来。

    本来阿弥陀佛见其立灯,借助自己的佛力避难,也不阻拦,只是对鲲鹏祖师道:“我为西方教主,渡阎浮大千众生,无论善恶,皆有佛xìng,都可成佛,只要来我西天之中,悟得空寂之法,不动不静,自可安然过那无量量劫,成就混元无极大道。诸般善恶,其实只一念,无念无相,有甚劫数?有念有相,便生业障,自然有诸般魔劫。出这西天,就非极乐,乃是杀劫红尘,有天命定数,你若沾染,能及时回头,也还有救,你若深入业障,以西天极乐避祸,虽可安稳一时,终究要应天命。”

    “我昔年成道,悟得空寂之法,想那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总在天命之下挣扎,不得脱身,便发大弘愿,辟一清净极乐之土,无论善恶厮丑,只要入我西天,便可脱身天命,不染杀劫,使阎浮大千众生能有一丝念望。但那天命非但是外物所引,着皮相小道,还可随念而起,随念而灭。如不空寂,西天也非极乐,如若空寂,出得西天,也非极乐。西天只绝外物皮相,而非绝念。”

    说罢,便由得鲲鹏祖师行事。鲲鹏祖师听得玄妙,但终究未放在心上,仗立有接引玲珑莲花灯,就是周青,虽然又**力,但他只要稍微不妙,心灵一动,就被接引回西天,谁都拿他不到。

    而周青自然知道他气数未尽,纵然能败他,却也杀他不得,是以是告戒了九凤,给其一个教训,免得rì后他仗次神通,祸害门人,也是老大的麻烦。

    jīng彩即将拉开序幕,浩荡雄壮的封神篇章即将开始……绮丽诡异的法术,无穷无尽的人物法宝,都将一一展现在读者面前,看官们耐心观看就是……还是老话,用月票,推荐票,点击支持我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