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你这弃主逃生,又盗主法宝的老奴,也有脸前来见我。”

    九凤见鲲鹏来的凶猛,全身金碧光虹两相交裹,面目yīn冷,黑须清瘦,和在北冥的形状又大不相同,隐隐多了份佛气,只是骨子里的狂傲还是透漏了出来。心中便十分不悦,又娇声喝道。

    见九凤两手空空,迎面拦住去路。知道对方法力高强,虽然不似自己生于混沌之中,但与那祖巫强良同时孕育,得盘古血脉,夺造化而生,法力确实在自己之上。是以不敢造次,只是把手一扬,一瞬间就停在百丈开外,与九凤对持。

    略一细算,知道自己弟子已经无碍,便放了心思,只是刚才九凤所说之话,说到了他的痒处,心中顿时大怒,又欺九凤无兵器法宝,准备给九凤一点厉害瞧瞧。

    当年妖巫大战,他见势不妙,拿了河图洛书避走,着是不怎光彩的就事情,就是那金乌陆压也恨他落井下石,一直有怨隙在身,最近才在燃灯上古佛的劝解之下,勉强化解。九凤两次提起他最不光彩的旧事,饶是鲲鹏祖师傲戾之气被佛法化解了不少,还是按耐不住。

    “此贱婢无数,本祖师本不yù于你计较,你却出口伤人,怎肯与你干休?”

    鲲鹏祖师细如婴儿的声音透漏出了尖锐狰狞,又是一声尖啸,用手一指,金云之中一点绿光爆涨,照得天地皆碧。

    一条绿yīnyīn的妖影扑将出来,比电还疾,刹那就化为五条粗有十围,长有千丈的绿虹,前端如钩,仿佛一只鸟形魔爪,朝九凤存身之处劈头抓来。其势又猛又恶,破空而出的风啸也十分怪异,发出呜咽呼唤之声,摄心夺魄,随后四面都是妖影飘摇,又有一股极其香甜温软的气味。

    鲲鹏祖师一上来就下了杀手,先用河图元神化为巨妖魔爪,暗中又将洛书化身隐藏在其中,使出太玄天妖摄魄**,发出许多jīng炼的上古妖魂夹杂怪啸呼魂,用来撼动九凤的心神,另一面又将自己当年夺自盘王老祖的九蜮涎香气发出。

    这九蜮涎香气乃洪荒毒尊盘王老怪所炼,无形无质,发出之后,一点情况都察觉不到,等闻到那股香甜温软的气味时,便是毒已入身,把肉身四万八千毛孔都锁住,连兵解跳出元神都不可能,三个呼吸之后,全身连元神都化去。就是西天诸佛,如弥勒佛,马元尊王佛这等级数的高手,都要事先全力防备,才能保住自己不遭毒手。只是用一点,少一点,鲲鹏祖师也为数不多,只有十来滴。

    “此贱婢生来就是不死之身,此香纵然杀她不死,却也能其难受!”鲲鹏祖师暗暗将金蛟剪兜在袖里,只要九凤一个迟疑,立刻将此宝祭起,寻破绽剪去,叫九凤吃个大亏。

    哧!漫天碧光仿佛被一道闪电撕裂,一条不知多长的剑光晶芒破空斩出,那条河图元神所化的巨妖魔爪当空劈破,余势不衰,直直朝鲲鹏祖师本体斩来。

    “怎会如此!”

    河图元神与鲲鹏祖师心灵相通,猛被剑光斩破,鲲鹏祖师刹那就感知,知道不好,洛书化身来不及将太玄天妖摄魄**使全,便出手抵挡,哪里知道这剑光又锐又猛,凌厉至极,洛书化身不但没有抵挡住,反而也被斩伤了元气。

    九凤知道鲲鹏祖师法宝许多,手段也多,缠斗起来,自己难以奈何他,便暗暗将绝仙剑与身相合,乘鲲鹏祖师分散法力,使用居多妖法毒宝之时,猛然发力。

    绝仙剑本来就是先天灵宝,圣人之物,九凤虽然是临时借来,但以她的法力,略一细看,就能运用自如,虽然不至心灵相合,却也能与身合一,威力大增,比在龙女手里不知道强了几千倍。

    河图元神一个照面就被斩破,虽然已经炼得有形无质,但也要下苦功恢复,另鲲鹏祖师心疼不已。

    但现在剑光几乎到了眼前,冷杀寒气激得自己胡须,毛发都竖了起来,齐齐朝后飘飞,自己护身金云妖光仿佛豆腐一样被切开,鲲鹏祖师哪里还来及想别的,先一扬手,把金蛟剪掷起,一条金光飞出,化为两条蛟龙摇头剪尾,直迎过去,随后身体向旁边滑开,河图洛书随着心灵一动,已经自动飞了上来。

    “好贱人!”猛见天上金光大弱,金蛟剪已经被剑光削落,鲲鹏祖师惊骇得面无人sè,做梦也没有料到九凤手里有诛仙四剑其中的绝仙。

    那金蛟剪他虽然重新炼过,能运用自如,但毕竟时间不长,还没有达到与心灵相通的地步,威力也不能尽数发挥出来。

    见其被削落,连忙运法力准备吸回,然后再行争斗,或是回转西天。

    九凤哪里容得他行事,来时就听了周青吩咐,用剑光护住周身,双手一搓,往外一扬,凭空打下一个大霹雳,震得乾坤晃荡,山岳崩塌,江河倒流。黑火魔云刹那就笼罩了半边天地,纵横万里,骨箭又劲又疾,密集如雨,中间又夹杂有无穷量的七sè光球。

    鲲鹏祖师被魔火裹在其中,见得骨箭光球,知道乃是玄冥巫法,有通天彻地之威力,亏得头上十二盏接引玲珑莲花灯乃佛门至宝,璎珞金云上飘,挡了好一阵骨箭,但那七sè光球乃是玄冥神雷,九凤本命元气所化,四面轻响,宛如爆开黄豆,力道却大得出奇,仿佛须弥山从顶门下压下,弄得鲲鹏祖师头晕脑涨痛。

    九凤见鲲鹏祖师一个闪失,本身法力便弱了下来,连忙将自己修炼的巫灵冥光飞出,一把将金蛟剪裹起,收了回来,又震动绝仙剑,朝鲲鹏祖师头上顶着的接引灯削来。

    鲲鹏祖师见绝仙晶芒又起,四面又有魔火,上下都有玄冥神雷,休说反击,连移动都有些困难。

    “早知如此,何不将金蛟剪炼得通灵之后,在出西天行事?”鲲鹏祖师心中如刀割,他也是一时失手,否则上来就用河图洛书合壁,也不至于被绝仙攻破,再使金蛟剪御敌,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偏偏他又贪心,想用妖法撼动九凤心神,使九蜮涎香气侵入九凤肉身,再用金蛟剪好歹伤她一下,本来这计划是极好,但漏算了九凤有了绝仙剑,但一河图,怎挡得住剑身合一。

    几个照面,不但主动全失,耗费了好些元气,连金蛟剪都失了,越发不敌对方,只有忍住心疼,尖叫一声:“贱婢,老祖绝不与你甘休,接引玲珑莲花灯一亮,人已经逃进了西天阿弥陀佛座前,九品莲台之后,心中越发愤怒,准备苦炼混元金斗,再找九凤寻仇家。

    至于找周青寻仇,他还是有自知之明,万万不是其对手,只寻思杀他几个门人泻愤。

    九凤见鲲鹏逃回了西天,忙收了绝仙,身体微微颤抖,面目冰冷,停了好一会,本来是洁白晶莹的手足,现在居然浮现起一片暗红的颜sè。十分怪异碍眼。

    首发起点中文网,最新最快最火,欢迎来起点支持作者九凤也不在意,转身下了南海,直入水晶宫中。

    “九凤姐姐,你怎么了?”龙女敖鸾接过绝仙剑,猛见九凤全身暗红,泛起黑光,与原来截然不同,料定不是好事,连忙问道。

    “无事!一时不慎,被鲲鹏那老奴用一滴九蜮涎香化气散开,侵入了肉身,被我逼到全身毛孔壳穴之上,只耗费一百零八天功夫,用元气炼化就是了,盘王老怪所炼之毒,果然又几分本事。只可惜这老怪转劫得早,还有几样毕生jīng炼的厉害毒宝也不知散落何地,没被鲲鹏老奴所得,否则今天也不会这般轻松。”九凤笑道。

    听了九凤解说,龙女点了点头,哪吒道:“师妹,大帝还有法旨,我们速速去接管天河水军,迟则恐怕生变。”

    当下九凤,红孩儿,哪吒,龙女四人出了龙宫,直直上了天界,来到天河军营。

    哪吒本是李靖之子,天河水军也自认得,见持了玉帝符诏,便轻松召集了所有将领进了天河zhōngyāng的天蓬岛大营,总共九九八十一名将领,皆是能争善战的水仙,不然个个法力高强,法宝也多。

    “能统领此水军,何愁四海不平?”敖鸾见了,心中大喜,自己在南海也只有百来万水兵,几个将领除了玄武老道持有八景灯,其余都自稀松平常,自然不能一一扫平南海的水魔邪道。

    哪吒召集水军将领之后,当场宣读了周青符诏,这些将领顿时哗然。

    “原来是李天王代设天蓬元帅,次女何德何能,赶统领我等。四海水龙,本在下界窝着,哪里做得水军统领,简直是岂有此理!”

    一个面红黑须,穿黄金琐子甲的将领喝道,水军将领一小部分是李靖的亲随,暂时还不知李靖已经被周青拿住,关押在斩仙台上,现在听得敖鸾被册封为天蓬元帅,又是勾陈符诏,自然有几分不服,那蟠桃大会的事情,周青弄权,这些将领也略有耳闻。连忙喝问李天王的消息。周围的将领都sāo动起来。

    “李靖谋反……”哪吒刚要严词回答,就听砰的一声大响,案台之下那名喝问的将领身体已经四分五裂,元神茫然的飞出,又被一支白骨小箭shè中,死死钉在地上,连连挣扎,放声高叫,声音十分凄惨。

    “这位大姐,着实凶猛了一些吧!”

    龙女敖鸾见状,心中惊讶,她就在九凤旁边,只见到九凤手一挥,那将领就被抓死,肉身五马分尸,元神也被钉住,看来还受了极大的痛苦。

    “勾陈大帝符诏,你们都不尊么,莫非想和李靖一样谋反不成?”哪吒见这些将领大乱,纷纷祭出了法宝,就要动手,连忙大喝,却见整岛一黑,九凤已经发动了巫术。

    这些将领都被挤压得动弹不得,听得哪吒大呼,连带威胁,哪里还有半点别的动作,哪吒又助敖鸾将李靖的几个亲随抓起,穿了琵琶骨,以李靖谋反连坐的罪名带上了斩仙台。

    龙女敖鸾也不是花瓶,连忙清除了异己,重下面调来了水猿,白阳道人,等自己的心腹,又清点了各种军需法宝,兵器,铠甲,灵药,天材地宝等资源,才各分配管事,将水军大权牢牢抓在手上,整理了三天,都来见周青。

    “我该叫你大帝还是道兄呢?”

    龙女到得西极玄元勾陈宫中,见了周青端坐九龙椅,头上一团清亮如水的云光,一片澄澈,更无一点杂sè杂物,本来十二尊魔神尊位都无见踪影了,仔细一看,这团云光中间又仿佛闪现了无数影象,只是宛如走马观花,莫想看得分明。但定了定神,依旧是一团云光,仿佛里面的景象是自己随心而出,在云光中照见。

    周青笑道:“随你就是,因我窥见四海龙族大有危机,才行此事,饶是如此,还有一些劫数,还要应在八部天龙广力菩萨之身?”

    龙女一听,心中一惊,也不顾说笑:“表哥?莫非是我杀了那定光欢喜佛的弟子,定光欢喜佛要害我表哥?或者是是其它?那定光欢喜佛纵容弟子做恶多端,阿弥陀佛枉称了西方圣人,怎收容这些败类?”

    龙女也知道此乃未来之天机,不好再过份向周青询问,只是眉头大皱。

    周青笑道:“圣人无为,不着相念,哪里来的善恶。阿弥陀佛寂灭虚空,不垢不净,非常玄妙,不可分说。那西天之中,自然是有教无类,泥沙俱下,所以便有定光欢喜佛,鲲鹏祖师一类,一样庇护于佛光之下,无甚是非分明之说。就是我rì后如有劫数,也可进那西天之中。只是三千世界,寰宇虚空,每隔许久,便有生灭消长之劫。以佛光普照,替大千世界生灵行那脱劫消难之事,自是就大慈悲。但既然无念无相,大慈悲便是大魔,也无分别了。”

    九凤懒得听周青分说这些,上前道:“亏得有绝仙剑在手,才破开了河图,连金蛟剪也被我夺过,你夺了我的三杀星辰,我无称手法器,我便借这金蛟剪一段时间,你可同意?”

    周青道:“这金蛟剪也是我借好友之物,早就应该归还,只是被鲲鹏带去西天,现在到手,自然要送还人叫,借你有些不妥!”

    九凤一听,大怒道:“你夺了我三杀星辰,又害我失了腾空剑,要不是如此,我岂能中了鲲鹏那老奴的盘王九蜮涎香气,害得我rì后要费一百零八天苦功,还得耗去不少元气,你如不将金蛟剪借我,那便还我三杀星辰。否则也休想我将金蛟剪还你。”

    周青道:“三杀星辰我已经送一旧友避灾,哪里还能还与你?”

    九凤冷笑两声:“那我也无法了!”说完,便起身要出大殿。

    周青笑而不语,也不起身,反手一抓,九凤只觉得虚空一紧,身体不由自主的朝周青移了过去,不由娇喝一声,转过身来,檀口一张,一点白光直奔周青面门。同时发出玄冥神雷巫法,准备脱身出去。

    周青见白光奔来,用一指,那白光自然掉落地面,现出骨箭原形。

    九凤发出的黑云刚刚冲出,笼罩了整个大殿,一片漆黑,九凤又运足了力气,朝周青方向发出玄冥神雷,同时朝门外飞去。

    首发起点中文网,最新最快最火,欢迎来起点支持作者周青指落玄冥白骨箭之后,见魔云涌起,轻轻喝了一声,那么猛烈的玄冥神雷吃得一喝,居然自然消散,魔云也仿佛被狂风卷过,四散消尽,刚好见九凤到了门口,便把头上云光化为一只大手抓了过去。

    九凤刚刚出了大殿,朝南方飞去,突然身体一紧,连忙一看,却被云光包裹住,连连挣扎,却也不能脱身,知道自己奈何周青不得,不由大骂起来。

    猛觉得身体一松,已经进了大殿之中,正好落到周青坐前。

    “你想做什么!金蛟剪我还你就是了!”

    九凤正要扬手使巫法,却被周青一把抓住了手,顿时心中大大慌忙了一下,但哪里挣扎得脱?

    周青抓住九凤,好象是感觉了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头,随后另一手在九凤身上连连抓摸了一遍,随后五指如勾,向上一提。

    一片腥臭无比的黄sè轻云被扬手提起,周青放了九凤,用手一指,这黄sè轻云便凝成了一粒豆大的黄丸,黄丸流转了下,渐渐变得透明起来,最后仿佛与虚空一sè,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这盘王九蜮涎香气我自己会炼化,你怎的自持神通,借机轻薄于我。”九凤被周青摸得全身力软筋麻,待回过神来,顿时怒不可揭。

    周青也不分说,只是道:“你终究还有一场劫难,金蛟剪乃凶器,你持过它rì后必要生恶事,难免要受诛仙阵图之灾。我若救你,便自连累不小。不过终究是这一场,我如拦你,恐怕又生其它测摸不到的变数,你便持也无防,最多我为此事迟些成道了。”

    “诛仙阵图?那不是在释迦牟尼如来之手,借用忿念,斩化为五大明王了么?难道……”

    哪吒心中暗想,刚要说话,却被周青用目光止住,憋在了心里。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