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你刚才可发现有异样?”

    魔女使用都天神煞之术之时,心神专注,突然被叹息呻吟之声惊住,是以没有听得分明。

    jǐng觉之后,便见红孩儿也竖起耳朵,料定定然是有古怪之处。一面问个详细,一面把法力神念专注,四面铺开,把整个大有十万余倾,监牢房间数千间的十层天牢尽数罩在耳目之下,查谈呻吟的来源。

    太狱天九九八十一层天牢,禁法通玄,一层比一层厉害,要不是魔女与红孩儿得了大权,持周青符诏,叫镇狱神将一一放开禁法,也休想进得来,当年杨戬为救七公主,也才冲到第七层,可见其监牢之厉害。

    尤其是进了十层,便夹杂有大小诸天密魔幻灭相景,连佛陀都要困住,只在那周天星斗大阵之下,何等的厉害?怎会无故有声音传出?魔女用天视地听**搜索了十层,没有发现异样,只有西北角通向下层的一个地穴摸样门户,黑咕隆咚,声音仿佛是从里面传来的。

    “恩,我听得清楚,刚才那声音是从下层而来,找一神将问问就是了。”

    红孩儿与魔女心灵相通,自然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出得监牢,念了个西极玄元勾陈赦令的咒语,立刻一阵轻烟飘起,凝聚成一条高达丈六,全身漆黑,筋肌虬结,仿佛jīng铁的镇狱神将,手持一口钢叉,单膝跪在红孩儿面前道:“小神见过仙官,仙官有甚吩咐?”

    红孩儿知道这镇狱神将乃是太狱天yīn戾冷煞混合太白玄金之气所化,法力十分高强,尤其是与诸般禁法连成一体,只要不出太狱天,在监牢之中,连自己恐怕都奈何不得。

    “下面几层可还关押了什么人?刚才我怎听见了叹息呻吟之声?”红孩儿问道。

    镇狱神将道:“仙官所说的叹息,小神也经常听闻,乃是一千七百五十二年前玉皇大帝七公主所发,开始千年无事,自从百年之前,每rì便有这样的叹息。”

    红孩儿又问道:“玉帝七公主关押在哪一层?”

    镇狱神将道:“小神只管十层天牢,其余一概不知,仙官可往下一一查探。”

    红孩儿听了,知道也问不出什么,连忙喝退,回来对魔女一说,魔女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我却是忘了,玉帝七公主当然私配凡人的事情,三界都是沸沸扬扬,就连人间,也听有甚天仙配,牛郎织女的传说。听说那七公主的夫婿,乃是一厉害的修士,还和太上老君圣人的坐骑板角青牛有些渊源。后来玉帝震怒,派托塔天王擒拿都奈何不得,反而被打伤,险些送命,在西天燃灯上古佛用了八宝金莲沾天地公德水相救,才脱去大难。最后是玉帝请得娑婆净土如来佛祖出手,才将其擒拿,一直关押到如今,如此人物,我却是有心一见,反正时间还早,也是不急,不如我们下去搜寻一番如何?”

    红孩儿点点头道:“我刚出生之时,也就听得这事的传说,今天正好得了机会,当然要见一见七公主,听说七公主比嫦娥仙子还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魔女白了红孩儿一眼。两人再也不管蜀山,茅山这些人,匆匆往下去了。

    越往下去,越是yīn深黑暗,冷气飕飕,另人毛发皆竖,天牢之中的监牢房间也越来越少,逐渐就显得空旷起来,两人一值向下,过了数十层,都未发现有关押什么仙人公主。

    直直到了第七十一层,那幽幽的叹息又响了起来,仿佛就在耳边缭绕,有些毛骨悚然的味道了。

    两人加快的脚步,几步下了地穴台阶,来到第七十二层,眼前猛然一亮,若大一个天牢,没有一个监牢小房间,空旷一片,地面做灰白之sè,死气深深,又yīn又冷,一眼望去,仿佛一块灰sè的平原,虚空之中,还隐隐见得扭曲的波纹,仿佛空间断裂,张大嘴巴,要折人而噬一样,着实有些凄凉。

    红孩儿两人也不能用法力神念查看,只是望看了半天。这大有十万倾的平地正zhōngyāng,微微立有一灰白的祭台,仿佛拢起的一块小土包,不仔细看,休想看得分明,魔女也同时见了,两人对望一眼,信步走了过去。

    这天牢之中,处处都是禁法,稍微一动,就要身陷绝境,就算红孩儿刚才念动咒语,与这一层的镇狱神将沟通,得了通行之法,也不敢怠慢。

    过了片刻,两人才侃堪堪到了zhōngyāng的祭台之旁,只见这祭太,大有一亩,上面贴了一张金sè符篆,似乎是佛门镇魔大咒,除此之外,更无一物。

    “这个祭台古怪,我刚才又问了镇狱神将,七公主确实关押在这一层,这祭台上的符篆也确实是如来所绘,怎的不见了七公主其人,莫非关在祭台之下?”

    当下红孩儿又问镇狱神将,只听得声音道:“七公主确实被压在祭台之下,当rì如来佛祖贴上金符之后,曾有对七公主说,什么佛门广大,留一线生机,只要rì后也有一男一女来到这里,诚心朝金符拜上三拜,然后自然可以揭去,到那时候,就是七公主与其情郎的脱身之rì。”

    红孩儿知道这些镇狱神将都有些痴呆,只听上面符诏行事,又防止来人入侵,除此之外,就是一人偶,问到具体事情,也只管传话,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便也不再问。

    “外面之人,可是救星,我夫妻两人已经被困了近两千年,算准这百年之中,将要脱难,来人可是一男一女,又是夫妇?如助我两人脱困,必有厚报。”突然祭台底部,传来了幽幽的声音,极其细小,但听得分明。

    “你是玉帝七公主么?我乃勾陈大帝门下,今rì奉命进的太狱天办事,听见叹息,便被引了过来。”魔女娇声道。

    “勾陈门下?不是父皇座下么?”这幽幽之声疑惑了一句,显然有些失望:“那雷震子不是死了么就?”

    “来的正是有缘之人,我算准百年之内脱困,就应在今rì,你已经将盘王三降神蛊炼成,我虽未恢复当rì神通,但有勾陈门下相助,却是能出这太狱天。”祭台里面又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颇为温和,侃侃道来,另人如沫chūn风。

    “难怪七公主当年会私自婚配,这男子听声音就知道是一妙人,就是不知道跟紫薇大帝比起来,谁妙一些!”魔女心中暗想,不知怎么的又有些好笑。

    “盘王三降神蛊?”魔女与红孩儿听到此就处,心中一惊,对望了一眼:“莫非七公主的丈夫就是盘王老怪?难怪当年要如来出手,原来有这一功果。”

    “你们两人可愿助我夫妇脱身?”那男子声音又娓娓传了出来,“你们既是勾陈门下,放我夫妇出来,必要触犯天条,得罪玉帝,不过只要出了太狱天,我便可带你们下界,传你们盘王三降蛊神经,一齐开宗立派,做一方教祖,远远要强过做天庭一任人驱使的小仙。”

    “这人还不知道现在的行情啊!掌教老师已经一统了天庭,玉帝无权,如来都要在老师面前俯首,以为还是那个时候么?七大圣做乱要请如来,连家丑也要请如来。”

    魔女心里越发好笑,见红孩儿要说话,连忙笑着悄悄摆了摆手,随后道:“要我们怎么样助你?”

    “你们两人,只要对祭台上的金符诚心拜上三拜,在默默祷告,然后两人出一手,拿住金符两头,再揭去就是了。”七公主一听,幽幽的声音有些激动,抢过了那男子的话头。

    “这个我已经知道,还问他怎的?如来的金符非同小可,我们却是破不了,而拜那和尚的金符,更不可能,你又不是知道,我平生是最厌恶菩萨佛祖什么的。”红孩儿诧异道。

    “两位小友,如若帮忙,我不但传你盘王三降蛊神经,我随身还带有几件法宝,乃是当年在洪荒之中苦修祭炼而成,也可送与你们。”这男子声音依旧温和,但魔女却感觉到了有一丝着急。

    “我早就听说,盘王乃是洪荒毒尊,所炼毒宝异常厉害,看看那九蜮涎香,连九凤都着了道儿,如得上一两件,岂不是快哉?”魔女心中思付。红孩儿却上前道:“我并非贪图你等法宝,只是要我拜如来金符,那是万万不行,我且先试得一试,如揭不开,那便是无缘,七公主也莫强求。”

    说罢,便运起玄功,手上凝聚了一团火焰,朝那金符抓去。

    哗啦一声!火焰还未碰到金符,这符便放出万重金光,仿佛一片金霞卷起,把四面照得通明,红孩儿被金光阻住,丝毫前进不得,整个人仿佛是被冻在琥珀中的苍蝇,被金光死死粘住,连后退都困难万分。

    首发起点中文网,章节更多,欢迎来起点支持作者“休要强来,此乃多宝道人成如来所炼之须弥金符,你越强来,反受其害,只有诚心祷告,再一人一手分上下轻轻揭过,便可无事,否则连你自己都脱身不得。”七公主好象感觉到了外面不妥,急忙道。

    魔女大惊,连忙取了修罗镜一晃,九sè光华shè出,荡开了部分金光,红孩儿身体一轻,赶紧祭起了兜rì罗网化为一幢黑云撑开金光。

    “莫非一张小小金符,就有如此威力,不如用shèrì箭连同祭台一起粉碎了,看你怎生抵挡。”

    红孩儿退下祭台,那金光便消,先命镇狱神将把周围禁法制住,免得生出其他波及。随后一晃手,取出shèrì箭,一连三箭搭上,锁定了金符,暗运玄功。嘴里喝道:“你们两人小心便是,我用神箭将祭台与金符粉碎,免得波及?”

    “快快停手!……”七公主夫妇齐齐急叫道。

    红孩儿已经将弓拉成了满月,身体包裹在兜rì罗网之中,更是后踩了几步,一半身体躲进天牢禁法之中。

    “小小一张金符,能有多大威力?还要我去拜?”红孩儿心中暗道,却也不敢大意,也不顾祭台里面的叫喊,用尽十分力气,飕飕shè出!

    “轰!”一声巨响,整个太狱天都几乎震动起来,红孩儿只感觉身体一轻,金光大闪,刚刚闪进禁法之中,就宛如中了大锤敲击,脑袋一黑,随后眼前金星乱冒,那兜rì罗网所化的黑云光幢也破了一个大洞。

    整个祭台已经粉碎,那道金符却自飞起,上插三只shèrì箭,几个扭曲,朝天牢外飞去。仿佛通晓天牢的禁法,把厉害之处都一一避开。

    “不好!”红孩儿连忙念动真言,叫镇狱神将阻拦,自身也追了出去。

    魔女正要追去,突然一红一白两条人从粉碎的祭台之中飘飞出来,那条红影速度最快,一个照面就到了魔女面前,扬手打出一团红雾,把三人都包裹在其中,魔女哪里出得去?

    “这七公主果然漂亮,不过盘王老怪却比紫薇大帝逊sè一些了,虽然是美少年的说!”魔女见得这一对男女,七公主一声红衣宫装,典雅华贵,那盘王老怪一身白衣,样子倒是一对神仙娟侣。

    “麻烦姑娘先带我夫妇两人出去!想不到你们两人,却有如此神通,又有后羿至宝。”盘王老怪笑道。

    “刚才响声,恐怕是惊动了玉阕金天,万一让父皇知道,再走就来不及了,出了太狱天边好办了!”七公主焦急道。

    “公主莫急,玉帝现在在玉阕金天好好休息呢,就是公主上了灵霄宝殿,都没有空闲管你,天宫之中乃是我老师奉元始符诏,掌管一切,现在你被我夫君用shèrì箭救出,先还要随我去西极玄元勾陈宫中见掌教老师的好。”

    魔女转动修罗镜,冲破了红雾,脱身出来,也不先走,只是笑道。

    盘王老怪看了看修罗镜面容有些惊讶:“此乃冥河的修罗六宝之一,怎么在你手上?”

    “是修罗七宝呢!盘王转劫得早,不知道冥河教祖后来还夺了红云老祖的散魄葫芦。并为先天七宝!”魔女又笑道。

    “恩!我是有听闻,不过一时没有记起了,既然如此,你先带我们出太狱天,便随你去见勾陈,我也想看看,这一代勾陈是何人物,居然能夺了玉帝的大权。”盘王老怪道。

    魔女也几不再说,带了七公主夫妇出了太狱天。

    却说那金符速度却是奇快,又通晓天牢禁法,等红孩儿追将出来,金符刚刚飘在天上,连忙运功收回三支shèrì箭,但那箭仿佛是死死粘在了上面,连运玄功,居然收它不回。

    金符一闪,就势朝下界飞去,红孩儿连忙腾起火云,起身去追,猛见西极玄元勾陈宫中飞出五道黄光,拦在了金符面前,那金符一个变幻,化为一只金刚巨掌,大有千倾,弹住了黄光。

    黄光转了一转,绞成黑白二气,流转成太极之势,圈住金刚巨掌,斗了起来。

    红孩儿见状,连忙一收,三只shèrì箭才脱去了掌控,收了回来。随后那黑白二气便先缩了回去,金刚巨掌也依旧化为一道金符,落下界去了,一得一闪,就不见了踪影。

    突然听得背后有响动,连忙回头一看,却是魔女带着七公主夫妇出了太狱天,红孩儿随后喝退了天兵,带得七公主夫妇向西极玄元勾陈宫中奔去。

    “父皇果然失势了!”七公主一路看来,果然无甚阻拦,心中大是惊讶:“怎会如此?”不知道是欢喜还是高兴。

    “不知道六位姐姐,还有八弟是在玉阕金天还是瑶池?”七公主心中暗想。

    过了片刻,到了勾陈宫外。果然有童子等在门外,见红孩儿几人来到,连忙请到殿上,来见周青。

    “大rì如来本是金乌之身,shèrì箭实乃他之客星,更有不可解脱的因果,释迦虽然有心替它消劫,但天数注定,人力岂能挽回?”周青对大殿之下的红孩儿道。

    “见过大帝!”七公主刚刚进来,就见了周青,夫妻两人双双施了一礼。

    “盘王三门神通,降,蛊,毒,果然另有妙道。”

    周青见得七公主全身缭绕一丝丝红雾,泥宫丸中坐一赤条条的元神,元神周围隐隐围一条张牙舞爪,十分狰狞,又似腾蛇,又似天蜈,又似金蚕的蛊虫,不由得赞叹了一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