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张自然小时候在黑风山吃了三枚人参果,又经过周青用十狱冥yīn丹将全身根骨换过,炼成天魔三sè瞳,法力就已经通玄,周青又传了他都天神煞之术的jīng要。

    被西瓜抢去黑风山之后,西瓜非常喜爱他,将上层阿修罗道三千秘法全部传授了,而那血海之中,更不就乏有聚千万年黄泉戾气所凝聚的材料,张自然暗中苦修,修成十二面大旗,虽然没有化血刀,凝聚不出都天魔神,但也威力不小,大过一切阿修罗秘就法。

    眼见是鸿雁逼迫就得紧,张自然怕真被对方拿住,xìng命虽是无忧,但真阳却难保住,是以一个照面就下手,布出都天神煞阵,将鸿雁围困在其中。

    鸿雁yín心未消,又自持修炼多年,哪里把张自然放在眼里,见到张自然就锦衣俊脸,心中越发荡漾,只想一把抢来,在压在身下好好蹂躏,也不忍伤他,是以连厉害的法宝都没有使用,只用身上丝绦缠来,却被都天魔火烧去了一半,心中一急,一时跑不出阵来,又怕张自然弃阵跑了,自己追赶不到,岂不是把到口的肥肉白白丢了。

    当下不顾什么,取了九九红云散魄葫芦准备破阵,又听得张自然居然要自己向本命魔神启誓,不由得好笑起来。

    “你若先行弃阵跑了,说不定我还拿你没有办法,但自持这破阵,就能困我?还要逼我启誓?真是笑话。”心中一面暗想,一面将葫芦盖一揭开,迅速念动真言咒语。

    喀嚓!喀嚓!两声清响,随后仿佛铁锅炒砂,一片哗啦之声,葫芦中出红云幡,摇了一摇,那红云红砂便仿佛天河倒泻,漫天席卷,红砂相互就撞击,仿佛破了无数肺泡,哗啦大响之中,又仿佛有无穷数的噼里啪啦之声。

    四周魔火本来汹涌奔腾,中间又夹杂有风呼之声,仿佛煮粥,又厉又猛,仿佛无数幢黑压压就的大山从六面向中间裹紧。

    但吃得红云红砂一卷,那么凶猛的魔火仿佛滚烫泼雪,风卷残云,纷纷消散,随着红云幡的摇动,甚至激得倒飞过去。

    “不好!”张自然正要说话,猛然感觉一股就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从阵zhōngyāng向四面爆发,自己大阵仿佛死死的裹住一团点燃了的火药,极其危险,又见得魔火之中,有红云飘忽,这才知道不好。

    连忙想转身逃跑,就听得砰!砰!砰……十二声轻微的爆裂之声,十二面就大旗已经被九九混沌之气震破,旗面破碎不堪,有几面甚至成了一个光秃秃的杆儿。

    随后红云红砂更加汹涌,扑面过来,一裹一绞,连旗杆都绞碎成粉末了,着实让张自然吓得不轻,当下什么都不想,咬破舌头,一口鲜血喷出,使出了血焰鬼光遁法,刹那呼吸,就出了圣皇城,还远离了城千里之路。

    “你今天怎脱不就得大姨手,乖乖随大姨去快活!”鸿雁yín浸阿修罗道多年,什么法术没有见过?血焰鬼光遁速度是快,但太耗法力,况且就是使用了这遁法,也脱不得红云红砂的覆盖。

    当年轩辕法王有魔罗伞在手,瞬息万里,还是鸿雁制住,逼迫轩辕法王臣服在她的yín威之下,更何况是空有法术,无一件拿手法宝的张自然?

    鸿雁轻吹一口,以盛皇城为中心,方圆十万里,都飘起了薄薄的红雾,一丝一丝,轻盈通透,张自然身体一紧,仿佛被无数粘稠的东西粘住,上下左右,四面八方都动弹不得,整个人好象是一只冻在红sè琥珀中的苍蝇,胸口气闷,连呼吸都似乎困难起来。

    “大姨原来有先天灵宝在手,小侄还是童身,大姨就放过我一次吧。”张自然见鸿雁赤身条条,手托葫芦,摇动红云幡,从红雾之中慢慢走了过来,自己连连运起玄功挣扎,都无一点用处,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鸿雁走近。

    此时两人已经出了圣皇城,鸿雁见得张自然苦笑哀求,心中也越发喜爱,更加增添了yín念,也不顾身处高空,四面无一遮拦,反而想就地yín乐。

    “反正有九九混沌之气笼罩,就算有外人,也看不到我,更搅扰不到,就地采了这个童子鸡,岂不更加刺激?”鸿雁心中想道,主意一定,用手四面一招,整个红雾齐齐朝中心聚拢,凝成了一团亩余大小的红云,刚好把张自然和自己裹在其中。

    外面看来,仿佛一团红sè的云彩,也不显眼,更无人发觉。

    张自然见苦求无果,鸿雁已经将光条条,软香润滑的身体贴了上来。“大姨教你法术,你愁眉苦脸怎的?”鸿雁吃吃笑道,又嫌张自然衣服麻烦,便娇喝一声:“破!”

    哧啦!哧啦!几声破布裂锦,张自然一身锦衣在鸿雁一喝之下,化为片片蝴蝶飘飞,也自赤身条条。

    “西瓜小姨救我!”

    见鸿雁又吃吃娇笑,指甲一弹,一片粉香冲进了自己口鼻之中,顿时头脑一晕,仿佛有一股邪火起自丹田。

    张自然知道中了鸿雁的五yínyùsè散,乃是yùsè天大魔采修罗女子yín秽之气炼就,就算是佛陀闻了,也要堕进yù海之中,不能自拔,何况是自己本就修的魔道,更加没有抵抗能力,乘着清醒,连忙一咬舌头,大喝起来。

    “小冤家,鬼叫什么?吓得大姨一跳!”鸿雁也吃了一惊,四面一看,发现无人,又看张自然,全身通红,正朝自己做势yù扑,又似乎神智不昧,苦苦抵抗,身体不停的颤抖。

    鸿雁先闻了一闻,不由赞叹道:“果然是童身,真阳未泻,反正以后要便宜你西瓜小姨,不如先便宜大姨吧!”

    “大姐,你干什么?”红云之外,冷冷的声音果然响了起来,鸿雁连忙一看,只见西瓜白衣赤足,手提一柄镰刀,迎风漂浮,神sè冰冷。

    “哎呀!妹子来了!不过这此姐姐可不再让你了。”鸿雁自持有九九混沌红云之气护身,就是西瓜也有先天灵宝修罗镰刀,破开这红云的可能xìng也是不大,而自己现在yín心大炽,如何能放手?不如先任凭西瓜攻打,将张自然采了再说。

    西瓜自然晓得鸿雁的心意,当下也不多话,先将镰刀祭起,一片乌光电芒,激起千丈长短,威势猛烈,直直似乎要破开大千,自上而下,劈在红云之上。

    鸿雁刚刚要扑上,突然全身一震,仿佛雷击,亩余大一团红云似乎要被劈散,心中暗惊:“西瓜得了真传,法力居然如此高强。”

    当下不敢怠慢,也顾不得采补张自然,一面摇动红云幡,将葫芦里面的九九混沌之气全部倒了出来,另一面把身体一摇,冲出七个赤身条条,只有三尺来高的女婴,手持碧灵yīn葵剑,飞出红云,死死的交缠住镰刀。

    这七个三尺来高的女婴乃是鸿雁用本命元神分化,聚齐yín毒煞气凝聚的七煞天魔神女元婴,极其擅长玄功变化,又可分身采补,当真是玄妙无方,本意是先缠住镰刀,用本体将张自然采了,等得到对方真阳之后,木已成舟,晾西瓜也不好说什么。

    西瓜把就手一划,张口喷出一股血箭,随着手势,血箭被划成了无数扭曲的符号,仿佛蚂蚁蝌蚪,一个个凌空抖动,仿佛活物体。

    “冥魔有相神雷!此举要消耗你一个元会法力,就为这小子!”鸿雁见得西瓜使符咒,不由yín心消了一大半,也来不及采补,大叫起来。

    西瓜冷冷不说话语,双手连连扬,凭空鼓起无数量的肺泡,皆有半亩大小,漆黑流转,只一闪,就布满了整个虚空。

    “妹子!我不和你拼命!这小子就还给你!”见西瓜就要微催动冥魔有相神雷,鸿雁虽然舍不得,却也真不愿意姐妹拼命,连忙将七煞天魔神女元婴收了回来,随后一抖,将赤条条的张自然从红云中丢了出来。

    西瓜冷哼一声,将手一挥,无穷量肺泡尽数没进了虚空,自己强行收雷,受了反噬,脸sè一个苍白,眼睛,鼻孔,耳朵都留出血来,把个白衣染得通红,转眼由一个天仙美女变成了魔鬼样式。

    “小姨!你怎么啦?小姨!”

    张自然见西瓜身体一晃,差点掉下云端去,顿时大骇,也不顾几赤身**,一飞过来,抱住西瓜,他刚才中了五yínyùsè散,不过仗着自己吃过人参果,苦苦化借了一部分,刚刚清醒一些,见西瓜不妙,连忙运转玄功,渡了过去,帮其平息真元。却没有想道,那五yínyùsè散随真元也传进了西瓜体内。

    “还不去穿衣服!”西瓜一摸,发现张自然赤身**,不由恼怒起来,一把提起,狠狠的打了几下屁股,张自然是她从小养大,西瓜倒是不顾忌什么,也没有什么别的念头。

    首发起点中文网,章节更多,欢迎来起点支持作者猛然头一晕,西瓜感觉全身滚烫:“五yínyùsè散!你!你!你怎的如此!”她刚刚受伤,又是被张自然随真元渡进体内,由内勾动了yù火,哪里能够抵挡住。

    张自然感觉西瓜全身滚烫,而自己也几仿佛像火在烧,鸿雁一见,顿时明白其中的关键,不由收了红云,吃吃笑道:“也罢,二妹,你养了这小子这么多年,现养成了,是到吃的时候了,姐姐也不和你争,等你拔了头筹,再来让姐姐吃上一口也就是了。”

    说罢,越发娇笑起来,浑身乱颤,花枝招展。扬手又打出一股五yínyùsè散。

    西瓜猛的将张自然推开,咬住银牙,放出一片乌光挡在前面,又取一套锦衣把张自然穿了,强运玄功逼住。就想带张自然下黄泉去找yùsè天解救。

    猛见天上金光闪耀,旌旗幡幢招展,一片鼓乐,响个不停,整个圣皇城都听得清楚。

    仙音鼓乐响了半天,就见一队仙官天兵,巨灵神将拥着两对神仙眷侣,还押送有六个道人,都是昏迷不醒,不消说,正是红孩儿夫妇,董永七公主夫妇压送三茅真君几人来送与王yīn阳将功补过。那几个蜀山小辈却是放在天宫之外,随便他们怎么样。

    “这就是我侄儿么?”七公主见下面张自然三人,不由问董永道。

    董永被周青点开三光,恢复了当年道行神通,当然算得准确,一面点头,一面用手朝西瓜,张自然两人遥遥抓了一把,抓来了一丝气息,然后敛尽拳头,咒了三声,轻喝一声。

    西瓜,张自然两人仿佛被人用冷水甘露当头浇了一把,浑身一阵清凉,丝丝粉红颜sè的毒雾从身体散发出来,然后尽数消失,鸿雁见了这情景,把眼睛鼓得仿佛要掉出来。

    “这是什么法术?”

    “红云那家伙的宝贝果然在冥河手上!”董永看了鸿雁手上的葫芦,笑对七公主道。

    七公主笑着拉了董永上前,离张自然不远,在看了几眼:“有点点和六姐相似!”

    “你是谁!?”张自然问道。

    “我是你母亲的妹妹!也就是你的七姨!”七公主道:“来,过来,让七姨好好看看,然后一同去灌江口看你母亲和舅舅。”

    西瓜一听,连忙将张自然拉在身后,面sè一冷,正要说话,突然一声炮响,皇城之中摇动旌旗,两队士兵飞了上来。

    一队士兵乃是两个全身铠甲,身材丈六的大汉带队,见到这两条大汉,就是董永也惊讶了一下,拉七公主手退后一步。

    “盘王老怪,别来无恙!”一条大汉绿毛杂乱,头盔都盖不住,正是刑天,不用说,另一条大汉也是相柳了。

    这时,西瓜已经带了张自然下去了,鸿雁犹豫了一下,只朝杨妙妙看了一眼,杨妙妙却冷哼了一声,不拿正眼瞧她,鸿雁暗暗恼怒:“好个无父无母的sāo蹄子,定然不与你甘休。”

    红孩儿见状,怕杨妙妙为难,当场宣读了周青符诏,又叫巨灵神将把三茅真君,乙休等六人送了过去。出乎意料,刑天,相柳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叫手下兵士接过了六人,带进皇城中去了。

    董永朝也朝刑天打了个招呼,匆匆别过,刑天转身下去了,董永七公主也和红孩儿告辞,往灌江口去了。红孩儿魔女两人自回天宫复命。

    却说鸿雁被西瓜绞乱了yín心,心中十分不悦,突然见压了三茅真君等六人,便起了心思:好家伙,这六人乃是正道中间的长老,多年jīng炼正宗玄功,jīng气浑厚,正好采补,勾陈把他们送来,不是送羊入虎口么?

    当下跟了下去,与那刑天说了一声,刑天哪里去管她做什么,三茅真君在他这等大巫眼里,不过是草木蚂蚁,哪里放在心上?随手关了进一间密实,任凭鸿雁去摆布了。

    鸿雁来到密室之中,见六位长老昏迷,略一查叹,知道元神被禁住,连忙先布置了禁法,又将九九红云葫芦使出,整个密室,都包裹在红云之中。

    鸿雁见布置妥当,用手一指,红云冲进六人泥宫丸,将禁法解了,六位长老相继醒来。

    乙休首先睁开眼睛,猛见自己处一密室之中,四面红霞缭绕,随后又闻得咯咯yín笑,连忙定睛一看,面前站一少女,全身一丝不挂,皮肤cháo红,正朝自己搔首弄姿。

    “好yín女,敢使yín邪之术!”三茅真君,朱梅,白谷逸,乙休六人纷纷喝骂,运起玄功,朝鸿雁打去。

    鸿雁连连弹动,五yínyùsè散飞出,搀杂在红云之中,四面一压,胶住六人,六人刚一醒来,又中埋伏,都中了yín药,他们一没有吃过人参果,法力也无西瓜那般浑厚,更没有先天法宝在身,哪里抵挡得了,都自浑身燥热,阳根立起。

    鸿雁端坐于地,看着几人并不俊郎,心中不悦:用肉身交合采补,却是污了我身子。

    当下一拍头顶,七煞天魔神女婴都飞了出来,朝六人乱转,把衣服碎乱之后,附在六人下身,不出几个时辰,就把六人jīng气法力吸了干净,皮肤都干瘪下去了。

    却不说几人被采补之后,鸿雁见几人肉身凝炼,是不可多得的法体,舍不得毁去,便将六人的残余元神魂魄用魔法再炼,聚集黄泉yīn煞戾气修炼魔神。

    “魔女!你不得好死!”三茅真君气息微弱,连手都抬不起来,又气无力的咒骂道。

    鸿雁吃吃笑道:“怕你们以后想死都难咯!”随后一口魔火喷出。

    当下无事,晋南关坚持不下,两相收兵,只等苍莽斗剑之后再做胜负,那唐王李世豪也不心急,一晃就是七八年,都各自准备不提。

    却说这天,西极玄元勾陈宫中一密室豁然大开,九凤出得关来,观看一阵,出了西天门,用巫法拨开云雾,猛见南瞻部洲之中,四股龙气绞天而上,各争辉煌,尤其是最南海一股,又粗又大,甚至连其余三股加起来都比不过。

    “颛顼小人莫非还想做人皇不成,我岂能叫他如愿?”

    九凤一看,知道来龙去脉,恨得银牙紧咬,朝下界扑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