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哪吒此时候正在太狱天中。由于那李靖天天喝骂,天兵报与哪吒听闻,哪吒来到关押李靖之处喝道:“你带天兵上天宫谋反,大帝本来要将你在斩仙台上挨一刀,是我苦苦求情,才将你关押在天牢之中,留得xìng命,怎的还不知好歹?”

    “你这逆子,甘愿当叛臣贼子,rì后定然不得好死!”

    李靖被穿了琵琶骨,又用符印锁了元神,这样在天牢之中一关就是七八年,心中怨气,就是倾尽四海之水,都难以洗刷。却又奈何不得,只有rìrì怒骂诅咒,恨不得周青,哪吒进那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一样。

    哪吒此时可谓是位高权重,她师妹龙女敖鸾统领天河水军不说,他如今也掌握大权,手有千万神将,与那牛魔王分为两大元帅,可不象以前,空有个三坛海会大神的虚位,什么事情都要李靖批准,才能调兵。

    哪吒听得火起,正要给李靖一点苦头吃吃,突然有天兵匆匆进来禀报。

    “什么?四大天师连同门人反下天宫去了?”哪吒大惊,“难怪前天朝会不见四大天师的踪影!”

    原来自从去年玉帝发出符诏,在瑶池中修养,灵霄殿朝会由勾陈主持,到前天朝会那张,葛,丘,许四大天师连同黄角大仙,赤脚大仙等仙卿都不曾来,周青便叫哪吒去查,直到今天,天兵去天师府邸之中,才发现空空无人,连弟子门人都走了干净,只留下大印,说是辞官炼道去了。

    “岂有此理!我去禀报大帝,派兵将这些孽仙擒回,私自弃官先界,乃是不敬天的大罪。”哪吒喝道。

    李靖又骂:“都是那勾陈妖孽,逼迫贤良,搅乱天宫,天庭时rì不多矣,你这逆子,一干妖人,也必要遭天诛!”

    哪吒大怒,用手一指,李靖嘴被封住,开口不得,只得两眼怒势,哪吒不理,径直出了太狱天南天门,朝西天奔来,猛见一道红光冲西天门向下而去。

    “这不是九凤姑娘么?怎的出关了,还往下界去?”哪吒自从周青点出前缘,又得自己师傅太乙真人指点,知道九凤与自己有甚深渊源,那个“侣”字就应在九凤身上,不由心中生出许多情素。

    但那九凤法力高强,就是太乙真人都远远不是其对手,加之xìng情不好,哪吒也不敢随便搭讪,更何况对方时常闭关,哪吒只能暗暗在心里思念了。

    这样一来,魔障更多,这几年来哪吒几乎是到了不能自持的地步,每每都往西极玄元勾陈宫中跑,只想见人一面,但偶尔九凤出关一次,身上戾气更重,哪吒几次上前,还讨了没趣,但越是如此,越是不能自拔。

    也去求过周青,但周青只说时机未到,答应rì后定然成全于他,哪吒这才有了希望,苦熬过来。

    “九凤姑娘下界去了,想必是巫法已经炼成,只是大帝曾说,只要她一下界,就要遭诛仙阵图之灾。还要受永久封印,我若不帮她,心中总是不安。”哪吒虽然明白,但自知不是明王对手,只有去求周青。

    当下进了西天门,直接来勾陈宫见周青。

    “大帝务必要助我,九凤姑娘虽然法力高强,但恐怕脱身不得五大明王多宝真身之手,尤其是上次在龙宫伤了鲲鹏,那妖师向来是睚眦必报,更兼之来去如电,琢磨不到,又炼了混元金斗,一个不留神,定遭其害。我愿助她脱劫,化戾气为祥和。”

    周青见哪吒摸样很急,不由笑了笑道:“恩!我答应助你,岂会食言?不过这事牵扯还颇为广泛,一个不慎,连你都要不保,需要小心行事才好。”

    哪吒道:“还望大帝指点!”

    周青道:“你且过来!”哪吒便行到了台阶之下站定,周青用手一指,一道似清似浊,粗细如指的混沌气流shè出,正中哪吒泥宫丸。

    哪吒只觉得全身一震,随后头上三光迸出,一**记忆元灵仿佛如cháo水一样涌进脑海,不出片刻,已经还回了本来面目。

    “原来如此!”哪吒喃喃道。

    原来哪吒身前,乃是洪荒之北天桓山上孕育的一粒灵珠,当年九凤就居住在北极天桓山海域中修行,遥对灵珠,rìrì就吐纳,这灵珠沾染了九凤的气息,渐渐产生了灵智。朝夕相处,渐渐对九凤生出了感情。这却不提它。

    当时是轩辕灭蚩尤,定三界,自感觉逐鹿一战杀孽过重,便自动退隐三十三天,传位与颛顼氏,但洪荒之中。依旧有许多大巫未平,人巫战乱不定。

    当时洪荒之中,祖巫已经身死,巫门各大部落衰落,尤其是势力最大的九黎部落灭亡,人教兴起,几乎成一统三界之势。但百足之虫,僵而不死,瘦死骆驼总比马还大,虽然蚩尤死,九黎部落灭,但还有共工,祝融,帝江,有穷,防风……等等诸大部落。都与人教部落势不两立。

    因为人乃是妖族圣人女娲娘娘所造,在巫门看来,人便是妖,妖也是人,没有差别。人妖一词,便是根据此而来源,可惜传到今天,被后人误解。这不必去提它。

    当时各大巫门部落,以九凤部落势力最大,因为九凤乃是强良胞妹,又乃玄冥传人。强良,玄冥被东皇杀死之后,两大部落中的大巫都归附了九凤。

    巫门部落与人较部落势同水火,战乱不断,颛顼氏继位之后,多次征战,死伤不小,也不能灭尽巫门,当时候座下臣子仓颉出计:要平大巫,难免又要起杀劫,三界生灵经过巫妖大战,逐鹿大战,早就已经疲惫,正是修养生息的时候。不如圣皇立九凤为人教圣后,母仪三界,则水平波息。干戈化做玉帛,功德无量。

    颛顼氏欣然答应,于是降下符诏,送聘礼到北极天桓山,九凤当时也见部落征战不断,巫人多有死亡,便答应了颛顼氏的求婚,一同执掌三界。

    正值那天,九凤被迎娶与圣皇宫,但洪荒之中,巫门部落无数,也不尽数服于九凤,也不知道被谁蛊惑,便于当天起兵造反,攻打人族部落,杀人无数。

    颛顼得到消息,勃然大怒,心中生出了误会。当时又有陆压道人暗中献计:不如乘此机会,将九凤围杀,九凤一死,巫门便无一人可以抗衡,人教也可大兴三界,无一阻滞。

    颛顼依这计策,先不动声sè,一面命多宝道人向盘王要了无影之毒,一面与九凤完婚,当晚成就好事,好稳住九凤。

    当晚乘两人好事浓烈之时。颛顼先用无影之毒暗算九凤,先下杀手,一众埋伏,先将九凤身边的几个女巫暗中杀死,可怜九凤法力虽然高强,却算不到祸福,当下受了重伤,被颛顼乘交合时候,用腾空剑穿了心肺,还好终于是法力高强,勉强出逃,找到一地躲藏起来,待恢复之后,再来找颛顼理论。

    哪里知道颛顼又听陆压道人之计策,乘九凤部落还不知道此事,立刻就假传了九凤的法旨,引得诸大巫出来朝见,设下埋伏,尽数斩杀,随后一举进攻九凤部落,将部落灭族,只有数个勉强出逃。

    至此之后,巫门大损,直至大禹时候,终于人教为尊,到了极点。

    九凤得到消息,自然无比悲愤,终于乘一机会,将颛顼杀死,夺了腾空剑,因为当时情况紧急,还是让颛顼进了轮回,自己因为泻了真yīn,法力运用不到颠峰,也不敌人教群殴,逃进了莽莽星空之中。

    直到封神一战,各大教主亲自出手,又将九州打裂,人间彻底瓦解,九凤便在星空之中流浪,借远古洪荒星辰炼法,等炼成之后,再赶回来,找颛顼报仇。

    而那粒灵珠,当时进攻九凤部落,被太乙真人到手,安放在洞府之中,终于后来借封神一战,投进人胎,得了身体。

    哪吒明悟前世,想起当年洪荒之中,数十万年时间,与九凤朝夕相对,后九凤灭族,大小巫族几乎死绝,不禁流下泪来。

    首发起点中文网,章节更多,欢迎来起点支持作者“此是当年一场公案,天数注定如此,谁是谁非,早已说不分明,当年你师傅太乙真人拿你回去,也是奉了玉虚符诏,今天了结这一场公案,从此之后,化戾气为祥和,与你结成神仙娟侣,rì后双双都有望成道。”

    周青取出一张符印,长有八寸,宽二指,清亮如水,宛如山泉流动,递给哪吒,入手冰凉。

    “此符印经过我本命玄光六年祭炼,危机之时候,你可用符解救九凤一时。你可先下太yīn关,小女等几位小徒都在那里,一同会助你成事。”

    哪吒接过符印,仔细一想,心中有所疑惑,不禁问道:“大帝法力无边,怎不亲自出手,相信那释迦也会卖大帝情面,九凤姑娘也会听大帝安排。”

    周青道:“此事甚深因果,终要了结,况且鲲鹏自持立了接引神灯,连我也奈何不得他,这几年多次暗害我门人,虽未得逞,却是麻烦,尤其是夺了混元金斗,我今rì一算,正是我天道大兴,得宝物回归的机会,我七年前颠倒天机,也是为此,未免打草惊蛇,惊走鲲鹏,是已才出这策略。天机不可泄漏,你也不必多问,只要危险,放出符篆就是。”

    哪吒听后,也不再问,出得宫后,还怕不保险,向龙女要了绝仙剑藏在身上。再匆匆下界去了。

    来到太yīn关中,果然见到了廖小进,温蓝新,周竹,大小狐狸,还有温蓝新座下弟子。

    “哪吒道兄,可是奉了我老师之命下来救助九凤姑娘?化解当年冤孽?成就好事?”温蓝新见哪吒进来,一面命向辉夫妇去奉茶,一面笑盈盈的问道。

    哪吒脸sè发红,支吾两声。只是点了点头,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见得哪吒心急,周竹吃吃笑道:“我等是奉爹爹之命前来,助自然弟弟夺那元屠,阿鼻两剑,自然弟弟的姨夫董永也会前来助他,释迦降伏冥河,扫清人皇身边妖邪。rì后天下三分,各凭气数了。”

    哪吒道:“原来如此,大帝还有如此算计。”

    当下数人登上了太yīn关所立的太yīn高台,观看天象变化不提。

    “颛顼!你这小人,还不出来受死!”

    娇喝之声,宛如滚滚炸雷,几乎是整个南海一郡都听得清清楚楚,天象顿生了变化,乌云密布,狂风呼啸,天低的几乎要压了下来,九凤催动了玄冥巫法,把整个圣皇城的天都遮了。

    还好受的周青抚摩,将全身戾气化出了大半,九凤才不曾滥杀,要是按照当rì脾气,找就冲将下去,把全城的人杀个干净了。

    王yīn阳听见叫喊,也自存身不住,持腾空剑跃了出来,身后跟有数人护卫,乃是魔王波旬,大焚天,yùsè天,湿婆,刑天,相柳。

    “小姨,好象事情不妙了!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张自然与西瓜从房间里面出来,听得九凤呼喝,连忙道。

    “上去寻死啊!”西瓜横了张自然一眼喝道。

    鸿雁等人也在皇城之中寻乐,听见动静,都出来观看,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

    “你敢来见我!”九凤见王yīn阳出来,顿时大怒,提一把骨剑就要上前,却被刑天拦住。

    “你也是我巫门一脉,敢来阻我……”九凤怒道。

    刑天道:“巫门衰落,已经过去万年之久,我等大巫安身都难,你何苦还出来寻当年旧事。”

    九凤怒道:“不与你说,你闪不闪开!”

    王yīn阳道:“你且站开,让朕来分说。”刑天只好闪到一边。

    见王yīn阳上来,九凤拿骨剑指脸骂道:“你这小人,枉做圣皇,我今天杀你,你可还有话说!”王yīn阳道:“当年之事,朕也是一时受了蛊惑,不过就算不行此事,天数注定,你巫门也要尽灭,否则以你习xìng,做了圣后天母,人巫也不能相安,就算能平于一时,你rì后若受人蛊惑,反害于朕,酿出更大的祸胎,我人教一脉岂不灭绝?牺牲朕一人,使人教大兴,也自值得,况且你又杀过朕一次,让朕轮回千世百世,朕受天命,脱身出来,如今又统人教,你怎的还纠缠不休。”

    九凤劈面一剑刺来,嘴里骂道:“你还妄言,当年你用毒害我,害我族人,我杀你也就抵过了,却又污我身体,不将你神形俱灭,岂肯甘休?”

    “你敢无礼!”

    自在天魔王波旬持刀上来,架住骨剑,四大魔王一起动手,围住九凤。

    九凤大怒,一剑震开魔王波旬的冥刀,一个旋转,尖叫一声,发出玄冥骨箭,波旬法力哪里比得过九凤,被一箭震的真元狂涌,向后一个趔趄,被随之而来的骨箭打穿手腕,左手冥刀脱手飞去。

    一举震开四大魔王,九凤朝王yīn阳刺去,被刑天相柳挡住。

    “五年前多宝道人曾对我传信,说有大难,就去东海之外的娑婆净土找他,自会助朕化解危难,眼下便是去的时候了。”王yīn阳心中思付,祭起腾空剑护身,乘几人打斗,一路朝东海去了。

    他当了个傀儡皇帝,平时连行动都zìyóu,被四大魔神,刑天相柳看得死死的,眼下正是好机会,脱去掌控,还可叫那多宝道人助他行事。

    当年多宝道人奉了通天教主法旨,也曾辅佐他,那毒害九凤的无形之毒就是多宝道人乘盘王入定,悄悄偷的。盘王虽然知晓,却不敢得罪颛顼,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啊!”九凤见王yīn阳逃了,悲啸一声,把金蛟剪掷出,一片金光,裹住两条交尾金龙,直朝刑天剪去。

    刑天在黑风山知道过金蛟剪的厉害,连忙把身一拱,化为一条绿黑晶光,也朝东海逃了。

    九凤用金蛟剪斗了十几个回合,绞断了四大魔神兵器,把四大魔神赶得鸡飞狗跳,终于冲出重围,追了过去,刹那就不见了踪影。

    “颛顼往娑婆净土去了!”相柳飞了回来道。

    大焚天现出五手五面,骑三头蟒的真身,四大魔神一起追了过去,波旬道:“正要叫他去净土!如来要斗九凤,怎能抵挡教主神通?”

    九凤娇怒连连,使出巫法,风驰电掣,夹杂滚滚黑火魔云,寻着气息,直朝王yīn阳追赶,足足追了五六个时辰,终于过了南海,到了东海之上,才见到王yīn阳在前面不要命的飞行。刑天却仿佛半路拐了弯,不见踪影了。不过九凤也没把他放在心上。

    “多宝助我!”王yīn阳感觉到九凤临近,不由大骇,放声大叫道。

    首发起点中文网,章节更多,欢迎来起点支持作者“阿弥陀佛!”海面远处,凭空涌出无穷量佛光,王yīn阳话没落音,就投身进去了。

    佛光之中,随后涌现出五尊金身,持无穷降魔法器,高有万丈,威严无量,不可逼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