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漭漭东海之上,波涛翻滚,却不猛烈,时不时有大鱼跳跃,鲸鱼浮头,头上水柱冲起几丈来高,宛如无数喷泉,夹杂成一片天风弄cháo之声,另人甚是舒畅,心中沉闷尽消。

    上望天空,又是碧空如洗,只有偶然白云飘过,沙鸥翔集,海天交接,仿佛直到天之尽头,这等景sè,本就是天高地阔,感觉造化自然之广大,突然之间,海之尽头又涌起佛光,一片金sè,上烛重霄,冲shè斗府,映上坎宫。

    佛光之中随风传来一片旃檀香味,又有梵唱佛音,zhōngyāng不动明王,大威德明王,降三世明王,金刚夜叉明王,军荼利明王,五尊高大金身,都显现出来,横拦天边,俯视下方,面目或做狰狞,或做愤怒,或做怒煞,或做干笑,或做冷面,无一善良表情。

    真个乃忿念所化,做不成慈悲佛陀,只能为明王护法,就降伏一切邪魔外道。

    不过佛陀明王,总是红脸白脸而已,无所分别了。无降魔手段,哪里又行使得慈悲?

    “多宝道人,我知你今来神通广大,已经自立一方,成佛做祖,你若阻我杀颛顼小人,我便杀你。”

    九凤见王yīn阳也不逃跑,就隐藏在zhōngyāng不动明王背后的伽楼罗火炎之中,正对自己,也不说话,仿佛在沉思什么。

    九凤心中虽然恨不得将王yīn阳碎尸万断,但自从被周青抚摩全身,用无上仙法暗中震开元灵,又经过几年苦修,居然有了些道行。对于自身祸福,心中还能生出jǐng兆。要不被仇恨蒙了心智,成就还远远不至此。

    五大明王一现,九凤心中一惊,虽然不惧,却也不敢小视,暗暗jǐng惕起来,要是以前,早就扑将过去拼命了。

    zhōngyāng不动明王一手持俱利迦罗剑,剑身缠绕着俱利迦罗龙王,火焰熊熊燃烧,把身体由金sè转为黑青之sè,现出了降魔真身,面目越发狰狞,额头之上水波状皱纹也是沉浮不定,凶煞之气通天而上。

    用剑指九凤,声音滚滚,宏大无边,震得怎个海面都冲上了无数股粗大微晶莹的水柱:“你巫门不修道行,天xìng凶煞,你现在讨命,那太古之中,无数生灵又向谁来讨?速速退去,两自相安,否则我使降魔手段,将你镇压与万丈海眼之中,永生永世不得翻身,到时悔之晚矣。”

    五大明王都是忿念所化,xìng情驱使,出言自是不甚好听,当年没有什么多余的好话,也不劝阻挡。何况九凤之仇,就是倾尽四海,天上银河,西方功德池之水,都无法洗刷,多宝道人用明王阻拦,自然是一开始就打算以暴制暴。

    周青自斩了两尸,入主天宫,这些年道行jīng进,到了不可思议之境。

    七年之前,颠倒了自身之天机,搅乱yīn阳,就是多宝道人,虽然用心推算,却也只能推算旁人或者自己,要算周青,却是模糊得不出结果,又算与之相关的人,也只能隐隐显现一些大概。不似算别人,宛如明镜子照物,细微之处都可分辩。

    王yīn阳身处险境,多宝道人当年辅佐颛顼氏,情分甚重,其中还有好多因果没有了结,只有帮忙,但因王yīn阳落进冥河教主之手,多宝道人虽然有无量神通,胜过这老魔,但终究是压服不得。

    冥河人也机jǐng,擅长算自身吉凶,又有许多神妙法宝,自己当年好不容易才将其击败,想要将其渡化,对方却逃进血海之中,自己有心追击,终究被轮回大阵阻挡。

    后来制服盘王,压齐天大圣,最后被困人间海眼,直到二三十年前才脱身出来。知道有自己在,冥河便有几分顾忌,行事越发小心,他又睚眦必报,对自己恨之入骨,必定要使毒计祸害自己门人。

    虽然自己不惧,事事都有算计,但毕竟是个麻烦,对自己成道大有阻碍。不能静参玄妙,越发有心要剪除,或是渡化这凶魔,了结这一大因果。

    是以来个空城计,放出五大明王于九凤缠斗,冥河又自持元屠,阿鼻两剑的厉害,又乘净土中空虚,必定要倾巢来犯,正好引蛇出洞。

    净土之中有大rì如来,金鳌不空成就如来,自己先前阿弥陀佛坐下第一尊佛陀接引古佛暗中请来坐镇,事先又蒙蔽净土天机,迷惑冥河,只要冥河一除,地藏王菩萨之佛光必定普照幽冥。

    至于颛顼就重掌人教之事,却与他无关,只要还了颛顼因果,便不去理这些事情,冷眼旁观就是了。

    只是多宝算准,此事虽然巧妙,却也只有六七分把握,又算到周青与此事大有关联,不过自己先前也卖好与了周青,两者并无因果,周青倒是不至于上来行出麻烦。

    多话不提,却说九凤一听zhōngyāng不动明王言语,心中顿时大怒,面皮通红,一嘴银牙暗暗咬得咯咯做响:“多宝匹夫,你有什么神通,不过是东拼西凑,捡了一大堆垃圾,也敢在我面前扬威,今天就先诛灭你,再诛颛顼小人,一个都莫想跑。”

    当下娇喝一胜,身上罗衫轻纱化为一蓬烟云,自己把身一变,拱上霄汉,现了九头鸟真身,比那明王还要高大,黑火魔云翻翻滚滚,把半天都遮住了。

    用手一指,“啪”!一声轻响,黑火魔云之中飞出无穷量的惨白火焰,一朵一朵,仿佛纸化。

    那一朵朵惨白火焰,朵朵皆有一亩田大小。漫空电转飚飞,疾声破空,宛如飞蝗,铺天狂涌过去。

    将自己凝炼的玄冥太火,借强良巫法催动,相得益彰,威力绝伦。

    “多宝匹夫,先天灵宝太多,不可小视,玄冥太火只怕暂时奈何不得,所布诛仙阵图又是厉害,当年勾陈暗中指点,哪吒又找了机会向我解释,切记不可深入其中,否则多大神通都是枉然,我便来个反其道而行,他要用阵困我,我便困他!”

    心中电念一转,在发出玄冥太火同时,将九个脑袋一摇,无数根大如山岳,青光缭绕,篆章隐现的通天神柱齐齐漂浮在佛光周围。

    九凤一震翅膀,长啸一声,瞬间围绕五大明王转了一圈,将四万九千根玄冥神柱打进了东海之中,把五大明王裹在zhōngyāng。

    摇身一变,恢复了女身,九凤双手一开,发雷震动,顿时四万九千根玄冥神柱急速旋转,搅起万丈波涛,无穷量数的水沫化成白sè晶箭,其质如骨,青sè玄冥神柱晃动之间,幻出一排排的柱影,排山倒海的朝zhōngyāng挤压过去。

    九凤发雷又震,青sè柱影,骨剑之中,又衍生出玄冥太火,青白交杂,轰声如山岳崩塌,乾坤颠倒。

    东海之上水被排开,隐隐现出了水底五颜六sè的珊瑚礁石,也被玄冥神柱绞碎,不出一个呼吸,就攻穿地肺,引动地煞毒火上涌,深藏地肺的元磁毒煞也被吸起,无穷无尽,无数绿油油的yīn雷坤煞也化进柱影之中。

    神柱经得九凤以无上巫法催动,下通地肺,上接罡风雷火,一齐吸纳下来,上下挤压,莫然能御。

    “还好哪吒得哪吒相助,动用天兵之力,用了天庭库藏天材地宝才铸成神柱,否则别样手段,也不好应付多宝匹夫!”

    九凤已经换了一身红衣宫装,挽凤鬓,踏金丝虾嫫屑金鞋,都是哪吒所送,倒是异常华贵,气度不凡,哪象以前,都是赤手赤脚,穿鸟翎树叶。近乎与邪魔妖女一流。

    一面四面发雷,震动神柱旋转,抽取无穷无尽的地肺毒煞,乾天罡火,用巫法凝成一块,一面将自己羽毛修成的身外化身附在柱上,观察五大明王的动静。

    却说那不动明王起初见惨白火焰飞来,一个飞尽,佛光烧去不少,退缩回来,连忙运剑一撩,念动俱利迦罗神咒,剑上缠绕的俱利迦罗龙王喷出青sè火焰,迎了上去,那大威德明王六面三目,持法器一荡,波罗神光从眼目中shè出,宛如shè灯,几面乱扫,把那玄冥太火消灭不少。

    其余明王乘机摇动法器,做阵图之状,围了上来。

    猛然就见青柱排空,怪影连闪,随后雷声大做,头上天火晃荡,脚下地火上涌,四面青山挤压,白骨如箭。

    太火不但没有消灭,反而越来越多,相互碰撞,又生出无穷变化。护身佛光仿佛是被滚汤泼过的雪,急速消散。六面都是重压,尤其是上下两处,又热又毒,大到不可思议,仿佛要将自己连人带宝都绞成粉末,再压成肉饼肉酱。

    “巫女!焉敢如此!”

    不动明王大怒,越发狰狞,聚成俱利迦罗火焰,燎成条火柱,上冲天际,悬在头顶,与被巫法凝聚的乾天罡煞争斗起来,猛觉头如压山,颈项吃酸,更加恼怒,额头上青sè水波皱纹都仿佛旋转起来。

    五大明王连接一处,不动明王胸口一震,仿佛心脏跳动,shè出一条青光,转眼抖开,扑成一图。

    随后阵图之中风呼啸吼,杀气弥漫,向外甭shè,虽然是被裹在中间,却也不落下风,四面抵挡,任凭九凤怎么催动神柱,都吃得五大明王用神光抵住。

    九凤不但攻不进去,反而觉得里面仿佛孕育一个凶胎,随时要爆发,不由又怒又急,将金蛟剪用身外化身拿住,附在神柱之上,夹杂在柱影狂风,烈火骨箭中,猛朝不动明王就绞去。

    王yīn阳本在不动明王头上,正思付计谋,猛见两条金蛟摇头摆尾,从如山排来的青柱中飞出,比电还急,拦腰插来。不动明王挥起手上的伏魔索,以不动根本印打出,却吃得一剪,伏魔索仿佛被shè咬了一口,快速缩了回来。

    忙将腾空剑掷出,与金蛟剪斗在一起,不动明王挥出俱利迦罗剑,军荼利明王打出金刚杵、三叉戟,八角金轮,金刚夜叉明王打出五钴杵、金刚铃等法器,才抵挡住了金蛟剪,斗得难分难解。

    一面是九凤要报血海深仇,一面是明王要降伏邪魔,卫道圣皇,一场好杀,打得天昏地暗,rì月无光,双方又斗了七八个时辰,不见胜负。

    不说九凤抢先下手,将五大明王用玄冥神柱困住,斗得不分上下。那南海郡圣皇城中自然是恐龙夫妇主持大局,因为关外无战事,倒也轻松,至于冥河的事情,他们却是插手不上。鸿雁也不在开无遮大会,和那定光欢喜佛弟子等一干邪魔,四处外出,到各大山中,海外,天界,黄泉约魔头妖人,好苍莽斗剑之时候,将碍手的正道剪除。

    只有西瓜,张自然两人无事,乐的安然,正在花园之中歇息,张自然口才极好,说笑之间,也把西瓜逗得十分开心。

    突然,花园之中白影一闪,出现一美少年,信步朝两人走来。

    西瓜连忙站了起来,手上多了一柄镰刀,看清楚来人,更是jǐng惕,一把将张自然拉住,带到身后,用镰刀指这美少年道:“你来做甚?”

    张自然也看清楚来人,正是前不久见过一面的七姨夫董永,正要说话,但被西瓜抓住,带在后面。一口气又憋了回去。

    董永不说话,微微一笑,用手晃了一晃,西瓜顿时只觉得天旋地转,心神摇晃,咣当一声,镰刀掉落地面,人也软了下去,董永又是一指,西瓜神智才清醒过来,只是全身无力,猛一转元神,居然不似自己的,泥宫丸中元神缠绕一条金光闪闪的蚕状毒蛊,首尾都有眉目,仿佛人脸,极其怪异,不由尖叫起来。

    叫了半天,没发声音,连肉身都无法指挥,西瓜不能动,不能说,只能想,脑袋之中又盘了一条怪虫,当真是恐怖到了极点,却偏偏又昏迷不过去,只能忍住恶心硬受。

    张自然连忙搂起西瓜,连连叫喊,又对董永问道:“七姨夫,你对小姨做了什么!”董永道:“无妨,姨夫带你去讨债而已。你跟姨夫来就是了?”

    说罢,就要上来带张自然走。“那西瓜小姨怎么办?”张自然连忙道。

    “她是大阿修罗公主,自然是该上哪上哪,你莫非不想见你母亲么?”董永道。

    “我不管,我要带小姨一起走!”张自然抱住西瓜道。董永皱了皱眉头,随后道:“我此行是带你东海逢奇遇,带她去确有些麻烦,只怕你们rì后还要反目成仇。”

    “姨夫,你先弄醒小姨再说!”张自然道。董永无法,手一挥,收了蛊虫,西瓜顿时叫出声来,直上了云霄,刺得张自然耳朵发疼。

    西瓜这一叫,顿时嗖嗖之声响起,无数人闻得动静,朝这里赶来,天上也隐隐有剑光交织,出现数百兵士。

    董永手一挥,仿佛抹苍蝇一样,那些士兵仿佛断了线的风筝齐齐跌落下来,摔了个筋断骨折。

    “走吧!”董永叹了叹气,看见张自然抱起西瓜,把手一挥,遍地白光,一条白虹冲霄而上,向东边投去,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来到东海边缘,董永停下脚步,西瓜被张自然抱起,浑身无力,虽然口已能言,但害怕董永,不敢说话,只是拿眼很瞪张自然,张自然连忙安慰,说尽好话。一面求就董永去了蛊毒。

    突然一声怪叫,群魔乱舞,远处血光冲上了天空,把一天映得惨红,血光之中,又腾出一朵状如蘑菇的青云,又似焰火,极其纯正,与血光邪魔大不相同,但却仿佛是一阵营,并不争斗。

    “九天都篆元魔灵焰!冥河老鬼在拼命了!”

    远远见到那青云焰火,董永顾不得与张自然分说,连忙抓出一面小幡,蓝光妖艳,上面画了一条长角怪虫,仿佛蟒蛇,腹部有一排小脚,阔口獠牙,腥涎垂滴。

    又取出十二面小旗,旗上漆黑空洞。张自然认得:“这不是老师的都天旗么?”

    “你拿此幡,等在此地,我先去也。等见得那边出现佛光,就将此幡一抛,同时念动我传你的咒语。过片刻,自然有一头血神从天上飞过,你便动用都天神煞大阵,将那血神困住。等三十六个时辰之后,自然炼化,出现两口宝剑。其中间定会有一个千手多宝的佛陀来阻你,你可大叫:多宝道人,你当年偷我姨夫无影毒药,又下毒手害他受千年牢狱之苦,今天正好相还,你不了这因果,怎好证道!”

    “那多宝佛听了,自然不会搅你!只是还要防备一头顶十二盏莲花灯的绿衣道人,如果那人前来,你摇动蛊幡,进入阵中,只要挨过一刻,我便会赶到。”董永交代一句,匆匆投进海里去了。

    张自然连忙要布大阵,西瓜却叫道:“你敢行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