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却说西瓜中了董永的三降两头人面金蚕蛊,连元神都被制住,休说使运法力,连半个指头都动弹不得。

    还好董永收了蛊虫,西瓜方能说话,但还有余毒残留在元神之中,不曾解的。董永知道西瓜必要碍事,本不想带来,但张自然执意不肯,董永也只好将其法力暂时制住,等事情一了,再去余毒。

    只是因为那边情况似乎紧急,升腾起九天都篆元灵魔焰,董永急于办事,去看个究竟,只是匆匆交代了几句,但西瓜怎么不知道内情?

    身体没有一点力气,软软的被张自然抱在怀里,西瓜只是怒目圆睁,见董永走后,猛对张自然喝骂。

    “你若害死教祖血神,那就连小姨一起杀了吧!”西瓜道,“反正失了教祖的庇护,我们阿修罗族人也要轮为佛门的奴隶,小姨也难逃毒手。还不如死了些的好。”

    张自然听了,顿时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小姨怎么这么说,我宁死也不会害小姨的,但七姨夫刚才说了,是黑风山掌教老师的意思,我如违背,吃罪不小。”

    西瓜道:“你帮我解了余毒,我们现在就去东海,侍机把事情告与教祖知道,那九天都篆元灵魔焰伸起,显然是教祖还未落下风,正好可以脱身,一起回血海,再重新经营,纵然损失些什么,也不至于灭我修罗一族,你若不答应,教祖身损,小姨也不会活着的。”

    张自然连忙道:“姨夫的法术我也不会解啊!”

    “那你赶快去娑婆净土,把话语传与教祖,因该还来得及!”

    西瓜眼睛眨动,面容焦急,变的红扑扑的,显出了几分娇艳,张自然见平时冷冰冰的小姨现在这副面貌,不由得看呆了,心头一热。

    “教祖如若身死,修罗一族定要灭绝,按照小姨的个xìng,定然会一同赴死,我怎忍心?为了小姨,我豁去xìng命也值了。”张自然心中想道。

    当下真听了西瓜语言,把身体一纵,朝娑婆净土赶去。

    一声龙呤,天空之上飞下一条九爪白龙,正拦在张自然面前,张自然大惊,往后猛退,西瓜也心中猛的揪紧,生怕遇到什么变故,迟了报信的时间。

    “竹姐姐!”张自然猛见白龙之上飘下来一青衣女仙,手持五尺竹杖,腰挂一青皮葫芦,笑语盈盈,温香四飘,正是周竹。

    “竹姐姐莫非要阻挡我去净土!”张自然心思也是不笨,一见周竹拦在面前,意思就猜出了七八分。

    周竹道:“我知你意思,也不是来阻挡你,只是你现在去也无用,爹爹算出那如来佛祖布局已久,定要引冥河教祖入彀,你看那九天都篆元灵魔焰已经升起,看似无所大碍,其实是到了万分紧要的关头。”

    “如来佛祖请得西方第一尊古佛,接引佛祖坐镇净土之中。那接引佛祖又号宝幢光王佛,乃是当年阿弥陀佛用来接引阎浮众生去西天极乐的十二层大光明智慧神幢所化,虽不杀生,却也万魔不侵。有那**力。”

    “冥河教主眼下是被宝幢吸住,也知道中了如来的圈套,是以把魔焰施展出来,好烧断宝光,再脱身出去,你去报信,岂不是多此一举?不但无用,反而要使冥河分了心思,稍稍不慎,便被如来与接引古佛联手击败,镇压在宝幢之中,归附西天去了。”

    “你们如不去,以冥河教祖拼命的神通,要脱身出来,也在几个时辰之后。爹爹是算准了,冥河教主脱身,必定要使那分身解体**,以血神化为桥梁,沟通幽冥血海之力,使本体回到血海之中。但那血神因为要使元屠,阿鼻两剑,配合九天都篆元灵魔焰烧断佛光,阻挡如来一下,迎得时间,是以要稍缓半步,没有时间破空进得幽冥,只有竭力逃跑,如来也要亲自追赶。”

    “这倒还罢了,唯一可恨的就是,那鲲鹏妖师此时定要趁火打劫,使用那混元金斗装住血神,去西天炼化,更得元屠,阿鼻两剑,鲲鹏立有接引神灯,一念就可回西天,连爹爹都奈何不得,你再此布下大阵,其实是救护血神,否则不是被如来擒拿,就是被鲲鹏卷去,爹爹不愿与如来交恶,不便出手,只有自然弟弟你姨夫与如来有因果,正好借你之手了结。”

    “爹爹与冥河也有因果,上次黑风山一战,冥河用元屠,阿鼻两剑伤了爹爹化身祖巫句芒法体,冥河无故杀上我黑风山,趁火打劫,如此可恨,本来爹爹是准备将他神形俱灭,连本体都回去都去不得,但因为你的关系,才放他一马,这血神也可不诛杀,只要拿那两剑献上请罪即可,你如不立大阵,便可把都天旗与我就是,至于血神被如来擒去,还是被鲲鹏卷去,我也不管,爹爹rì后也要亲自去血海了断。”

    周竹话一说玩,就拍白龙让来一条路,叫张自然自己决断。

    张自然越发没有主意,不由得看了西瓜一眼。西瓜是个聪明的女子,听得周竹的话语,也有几分道理,心中想道:“果真如此的话,次去反受其害,看这丫头的语气,也不像哄骗,除此之外,更无别的办法,教租也曾说过,鲲鹏那厮是个祸胎,上次黑风山一战,要不是那厮贪功,说不定也已经成事。”

    “教祖也可凭这事情,免去一个祸胎,否则rì后天道教主去血海之中了结因果,我修罗一族如何能够抵挡?”

    西瓜想过之后,只得勉强对张自然点了点头。

    张自然见西瓜同意,心中自是欢喜,连忙对周竹道:“竹姐姐是奉老师法旨来助我的么?”

    周竹笑道:“你且布阵就是了,我和大师姐,几位师兄还有事情要办,有你七姨夫董永助你,比竹姐姐要强许多了,你倒不用担心。”

    说完,飘上白龙,直直远去了,张自然安抚了西瓜,取出十二面小旗迎空一掷,化为十二股黑烟消散在空中,张自然抱西瓜隐藏在阵中,又取出蛊神幡,全神贯注东边的情况,只要一现佛光,就抛蛊幡,念神咒,西瓜也先自异常紧张,浑身微微抖动。

    “多宝道人!你引我如彀,当真以为可以奈何于我不成!”

    冥河教祖急促的叫声,响彻了整个净土。

    娑婆净土之上,全部被血云笼罩,四大魔神,刑天相柳各自发动法宝魔光,朝下面轰击。身体却是连连挣扎,似乎要驾御遁光飞去,但净土zhōngyāng那尊七层浮屠,上座数尊佛佛陀,其中一位,面黄身瘦,坦胸露rǔ,穿一件黄袈裟,高有丈六,和那阿弥陀佛有几分相似。

    这佛陀头上现一宝幢,共有十二层,边缘璎珞生花,檀香阵阵,八部天龙层层围绕,每层都坐一尊光王法身,似乎洁净流丽,晶莹不染,双手合十,喃喃梵唱,随宝幢旋转,光雨如丝一样四面飞洒,把净土之上的血云遁光全部吸住。

    随着光雨吞吐,那庞大的血云妖光渐渐靠拢了浮屠,似乎要被这佛陀头上的十二层宝幢装载进去。

    从外面看来,却是血云将整个净土都裹住,佛光一点都显现都出来,冥河教祖大占上风。

    冥河教祖本体端座一朵大有百亩的千叶血莲之上,胡须飘飞,白袍张扬,一手捏九天都篆元魔印诀,一手外放,便有一股清光盈盈的火焰冲出,仙气逼人,和天空笼罩的魔气血云格格不入,但一相融合,血云也被清焰点燃,火势愈大,直冲天际。

    远处一看,就仿佛海上漂浮了一个巨大血茧,而血茧上面却破了一个洞,从洞中shè出一条青线,把天都逼开,形成了前所未有的景观。

    九天都篆元灵**乃阿修罗道最高神通,与三清神通殊途同归,仿佛那太清仙光,上清仙光,玉清仙光一般,冥河教祖使来,借本身血云点燃,上下冲烧,与那十二层大光明智慧光王宝幢斗了起来。

    身体血云,连同坐下血莲都被光雨银丝吸住,脱身不得,不将其烧断,如五大明王回转,里外一夹,冥河纵然天大本事,也要被光王宝幢压顶,从此之后,再无翻身之rì了。

    一面运起元灵魔焰,那头血神四面飘飞,手持一绿一白两道剑光,朝接引古佛所发的光雨银丝乱斩,身后一蓬大有千倾,长几十万丈的血光尾巴拖起,浓浓的腥味荡漾在净土之中。

    亿万魔魂哭嚎,引起yīn风,依旧是压制不住宝幢上面光王梵唱,冥河自从数个时辰之前,带领四魔神,两大巫攻打净土,正碰如来说法。当下大喜,一面发出血云,将净土裹住,一面催动小诸天有相神雷,四面轰炸,与如来真身斗了起来。

    如来法力虽然高强,暂时奈何不得。但座下佛陀却抵挡不住四魔神,两大巫。大rì如来与金鳌不空成就如来勉强抵挡住刑天相柳,那波旬,大梵天,等人仿佛砍瓜切采一下,将净土之中的禅师,比丘,尼姑杀死不少。

    冥河眼看就要得逞,突然浮屠之上转出接引古佛,一照面就化身十二层光明智慧宝幢,飞出丝雨,把四魔神,两大巫,连同自己都吸住,同时护住了浮屠,任凭自己怎么攻打,都是无济于事。

    这才突然醒悟,掐指一算,明白中了算计,便想脱身而回,但哪里能回去?只有不惜耗费元气,使出九天都篆元灵魔焰,又催动血神猛斩光雨银丝。

    如来也座莲台,真身释迦牟尼放出得通天教主所传授的玉清仙光,同样是清盈盈一片,生生抵挡住元灵魔火,头上多宝如来真身现出千手真身,千种先天灵宝放出各sè光华,卷起一条仿佛银河璀璨的匹练,当身朝血神扑去。

    血神一个蜿蜒,身躯仿佛巨蟒一样拉成老长,将元屠剑拦腰斩来。那阿鼻剑惨绿绿的光华聚成一股,刺向多宝如来的眉心。

    多宝如来挥动千手,刹那之间与两剑交接了数千记,只见得火星狂卷,闪现明灭,随着劲气法力的鼓荡,或是聚成佛像,或是聚成魔相,慈悲,愤怒,狰狞,各显佛魔神通。

    “此两剑乃是无上凶器,真个厉害!”

    缠斗之中,多宝如来一个抵挡,砰然一声,一只手上持的迦蓝戒刀和元屠剑碰撞,随后喀嚓断成两截,心中暗暗惊讶,身体后退,却见得阿鼻剑惨绿剑光扫来,连忙抵挡,又是喀嚓一声,一口大伏魔金剑碎成三截。

    多宝如来大怒,猛举一金钢锤砸下,金光一闪,正中血神头颅,直打得血云四溅,惨叫凄厉夺人,好好一头颅被打得粉碎。

    血神被打宝头颅之后,凶威不减,反而更加恼怒起来,运剑如风,一绿一白两条剑光纵横虚空,如蛟龙起水,把多宝如来逼退了几步。

    随后仿佛是从肚子里面发出的尖叫,yīn风动,血云涌,四面聚集,又凝聚成一颗头颅。

    多宝如来知道这血神乃是冥河一生所炼,四万八千无上血魔结成,就算让自己打,也只能耗费元气,不能杀死对方,除非将其擒拿,再用诛仙阵图催动玉清玄光,炼上三天三夜,才能除掉。

    大rì催动太阳真火,与刑天争斗在一起,英招,计蒙,也来助力。魔王波旬,见下面宝幢吸力巨大,自己竭力抵挡,身体都不由自主的投去,还要抗衡下面菩萨尊者法宝的轰击,连忙招呼大梵天等人过来,抖开了修罗旗。

    朵朵黑莲将六大魔神都包裹起来,果然四周的攻击,都视做无物,只是黑莲依旧被吸住,要想逃跑,还是无望,六人只有一面抵御拉扯,一面发出法宝巫术轰击宝光,却又被大rì如来等人抵住。

    斗了半天,冥河越发焦急,血神刷刷几剑,逼退了多宝如来,身体一窜,宛如一条血sè流行,依旧回到了本体头顶。

    “你等听着,我以分身解体**,断出本身jīng血,燃烧九天都篆元灵魔焰,冲开光王宝幢,你等随我真身一同回血海,我用血神断后,我阿修罗一族存亡,就在今天,尔等大意不得。”

    冥河教祖用魔法传音,魔王波旬听得清楚,连忙心神定住,丝毫不敢大意。

    血神挥剑一撩,扑哧一声,冥河左手齐腕而断,血水宛如一条练带冲出,正洒进了清光盈盈的元灵魔火之中,哗啦一声,宛如火上浇了一瓢油,元灵魔火陡然增加了十倍!

    光雨银丝被魔火一烧,纷纷退后,众人身体一轻,冥河喝道:“还不快走!”血神持双剑,猛扑上去,斩掉了剩下的银丝,多宝如来连同释迦真身都猛扑过来,却被血神阻住。

    接引古佛又重新旋转宝幢。

    但这几个呼吸的机会,冥河已经贯穿了三界缝隙,得进修罗旗中,电也似的朝黄泉血海遁去。

    血神破开玉清玄光,后面多宝如来宛如附骨之蛆,却来不及做法破开缝隙,只得远处猛逃。

    地狱血海此时波涛汹涌,yīn风呼啸,大浪排空,冥河六人风驰电掣,刷刷几声,万朵黑莲包裹的大球已经出现在上空,正要向海中落去,突然清sè云光一闪,海面突然平息,冥河六人仿佛掉进了一团胶质之中,四面粘住。

    “勾陈大帝!”冥河冲不下海,只得停下,见得血海清光之上坐一黄衣人,不是周青又是谁?

    “你敢趁火打劫!鲲鹏妖师去杀你弟子报仇,你也不管?我有修罗旗护身,你暂时也奈何我不得!”冥河认定周青,先行开口道。

    “勾陈大帝!我奉西天教主法旨,镇守幽冥,降伏修罗,你为甚反助魔势,阻挡佛兵?”

    冥河见周青不答,又听见一个宏大的声音,连忙四面一看,只见远处无数金甲天神,佛兵,力士,金刚,八部天龙,中间更是佛光大盛,金灯燃起,照彻幽冥。

    “地藏菩萨!月光菩萨!rì光菩萨!大势至菩萨!八部天龙广力菩萨!八大金刚!”魔王波旬见了远处密密麻麻的佛兵,一直通到yīn山,其中涌现的菩萨。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混沌之中,有一物悬于虚空,包容一切,曰道。修罗一族,虽是旁门左道,却也是我仙道一脉。”周青道。

    “原来如此!地藏小儿,乘老祖我不在,居然上门偷袭!”冥河心中思付道:“我本意是能斩杀如来,再灭地藏,却一直被算计,谁知天不绝我修罗一脉,居然两相争斗,都要啃我这快肥肉,正好让我坐收渔翁之利,最好也可保个平安。”

    冥河当下道:“地藏王……”

    话还未落音,周青就笑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今天过后,地狱便无魔,也算空了。地藏菩萨来时,已经加伸为普渡众生佛了!””南无宝幢光王佛”

    “南无普渡众生佛!”

    无穷量的梵唱喃喃响起,远处虚空,又亮起一幢晶亮光华,无一颜sè,面黄身瘦,高有丈六的接引古佛,也就是宝幢光王佛也降到了幽冥之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