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金光宛如雨点一样四面飞溅,接引神灯上面的璎珞挂珠也被紫电锤凭空一闪,尽数破去,化成丝丝彩光,残余的碎片被紫光裹住,随着滋滋的响动,电光如龙蛇翻身,交缠绞动,也终被消灭一空。

    一个瞬间,鲲鹏头上已经空无一物,连那道稽都被紫光削去,头发飘散开来,配合着狰狞疯狂的面孔,倒真像是一代老妖的气派了。

    “红云匹夫!你敢偷袭,破我就法宝,今天定叫你不得好死!”

    鲲鹏一见紫光凝聚,成一古朴的大锤摸样,锤身通紫,丝丝电光银芒扯动,发出轻微的“噼里啪啦”之声,如何不认得是紫电锤。

    那九天之上,更是有一朵红云,隐隐约约,但也看得清楚,分明是自己的大对头红云老祖。

    “红云匹夫转世重修,才拜进通天教主门下,能有多大的法力,敢毁去我接引神灯,只怕是中了周青匹夫算计,不如现在就回西天重立神灯,再来寻这些小狗的麻烦,又能奈何得了我!”

    鲲鹏见接引灯被破,心中有些不安,生出了退意,猛见红云疾将下来,收去紫电锤,贺子博夫妇定立西方,两人一扬手,清蒙蒙一片光华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鲲鹏!我是怜你气数未尽,特来化你,你修要不识好歹!勾陈大帝要重立天庭,需周天星斗,混元河洛图书布阵,你夺取我碧游宫法宝混元金斗,罪大恶极,现速速交出混元斤斗,河洛图书,随我去碧游宫领罪,还可落个活命,否则今rì便将你贬进轮回,叫你转劫千世为草木畜生。”

    贺子博夫妇联手布下了玉清玄光,将去西天之路封锁,见鲲鹏用河图元神化成绿油油巨妖魔爪,迎面抓来,连忙双双祭起渔鼓,紫电锤拦住。

    两人经过通天教主点开三光,还了本来面目,那碧游宫中又灵丹仙药极多,虽然不如董永那样,得青牛偷下一葫芦大罗九转金丹,但两人法力一rì千里却是不假,又有两件先天灵宝,尤其是那玉清玄光,极其玄妙,鲲鹏只用河图元神,一下也难以冲破。

    听见贺子博言语,鲲鹏气得七窍生烟:“红云匹夫,你敢阻我,还大言不惭,罢了!我今天索xìng连你一同收拾了!”

    “这些小狗,法宝虽然jīng奇,但也不足为虑,红云夫妇也不过如此,就是怕那周青匹夫还有什么诡计!”

    鲲鹏自然不把面前十数人放在眼里,但又不敢全力出手,失了接引灯,他自然要留上一手,好见势不妙只时逃走。

    “混元金斗是你碧游宫之物,我便用它收你紫电锤,也是正礼!”鲲鹏用河图敌住紫电锤,渔鼓,用手一指,混元金斗飞出,shè出一片金幕,如cháo卷来。

    “妖孽!你敢如此!”背后五道神光电疾shè来,化成一道五sè屏风,挡住了金光。混元金斗光华卷不下来,都落进神光中去了。

    鲲鹏忙收了金斗,回头一看,只见四面八方都被人阻挡。心中一慌,洛书化身早就化成千倾绿涛,沉浮不定,悬在头顶上空,妖雷似雨一样四面乱打。自己本身朝上冲去。

    “妖孽!你往哪里跑!”

    鲲鹏猛觉压力如山,仿佛神山压顶,连忙朝上一看,只见云端上方站一女子,穿一身星衣,伸手朝下虚按,刚才抵住混元金斗的五sè神光骤然收上,化为一张大如崇山的光手,五指分为赤,白,黑,青,黄五sè,朝鲲鹏头顶当头拍落!

    五sè神光重如太古山岳,云霞将其凝练之后,依仗天道变化,修成身外化身,防身御敌,妙用无穷,虽然鲲鹏法力远胜于她,收进神光无益,但抵挡混元金斗光华,却是正好。

    “这女子就是周青匹夫家眷,敢阻我去路,却是送死,不如全力抓了,再回西天送与那定光欢喜佛,也出心中恶气!”

    鲲鹏一面暗想,一面叫洛书顶住神光,用河图抵挡住下面的攻击。

    自身运起天妖一百零八般变化,尖叫一声,化成一鸟头鱼身,背有两翅,胸前有两手的鲲鹏真形,胍哇一身,翅膀抖动,便到了云霞面前。

    两手张来,大有百亩,一把抓住云霞,鲲鹏心中大喜,正要狞笑,收回法宝,向上遁去。猛然觉得两口空空,仔细一看,哪里有半个人影,心中顿时一jǐng,知道自己抓中了对方幻象。

    连忙回头一看,便见五sè光华一收,化成五个美貌女子,而云霞真身也显现出来,手拿一杆rì月星辰旗,摇了一摇。

    大小狐狸,廖小进夫妇,红孩儿夫妇,温蓝新,小昆仑,周竹也撒出了星宿神幡,顿时天地旋转,鲲鹏已经落进了大阵之中。

    “此阵还想困我!”鲲鹏自持有河图洛书,不惧怕周天星斗大阵,见四面都是星辰,一个人都不见了,连忙把河图洛书收回,自身裹在绿光之中,朝外面冲去。

    “噫?!怎么回事?”鲲鹏猛觉得莽莽星空之中亿万星辰光华比先前要明亮许多,自己驾御河洛图书居然有种阻滞的感觉,硬是破不开周天屏障。

    “遭了!周青匹夫夺了天庭大权,号令众神星君,天上星力,尽归己用,此阵虽然不如当年远古洪荒摸样,却也有个五六分,我怎闯得出去,果然中了匹夫诡计,怎生是好?”

    鲲鹏顿时心神更加慌乱。

    原来周青掌握天宫大权,众神星君都听其号令,有天上星辰全力支持,虽然不如洪荒天庭,现在星辰也不如远古星辰,但此时大阵,比八年前与黑风山之时强了许多倍,鲲鹏哪里还闯得出去?

    “妖孽!还不束手就擒,此大镇已经调动了三百六十五位星君镇压,莫非你能跑得出去不成?”

    鲲鹏面前落下一颗星辰,化为一少女,一手持幡,一手持刀,幡做明黄,zhōngyāng画一提镰刀的魔神,不用说,便知道是小昆仑了。

    “贱婢!你找死!”鲲鹏不敢大意,收回河图洛书护身,用手一指,一口北冥玉剑朝小昆仑斩去。

    小昆仑哼哼冷笑,将自己的乌灵冥刀放出,又将万魔幡一摇,一股黄云缭绕在周身,淡淡透明,人更是增添了几分艳丽。幡上的魔神跳将下来,与乌灵冥刀一起缠住鲲鹏的飞剑。

    “老妖怪!看你修行有些年头了,反正今天难逃,正好本姑娘缺个脚力,你如肯做本姑娘的坐骑,本姑娘便向红云前辈与掌教老师求情,饶你一命!”又有两颗星辰落下,化为两个皓齿明目的美貌少女。

    小狐狸周粲也持一杆长幡,周围有四杆小幡漂浮,见了鲲鹏,一边调笑,一边摇动五毒神幡,幡上五毒元神招展,各吐出一口漆黑毒水,似箭一样,zhōngyāng还裹一粒元丹,都朝鲲鹏shè出。

    同时祭起大乙子母金钢砂,手一扬,三十六点豆大金光飞出,相互碰撞,顿时哗啦响动,爆出亿万金星,一条似金河流沙的长龙裹去,助小昆仑裹住了鲲鹏的那口飞剑。

    鲲鹏认出那黑箭乃相柳元丹毒水,忙把自己数万年修成了一片北冥玄煞气飞出,一条惨白飞练,敌住毒水。

    大狐狸扇动芭蕉扇,一条粗大的风柱卷了过去,也被鲲鹏抵住。

    骤然听见小狐狸一番话,要收自己当坐骑,暴跳如雷,暗暗把牙齿咬得咯咯响,心中是毒火烧起,一股怨毒之气冲上天灵,也不喝骂,正要下毒手,一举将小狐狸抓死,突然身后红云一闪,贺子博夫妇也出现,各放法宝打来,连忙敌住。

    廖小进夫妇围了上来助攻。放出七星钺刀,紫光剑,刑天盾,温蓝新更是祭出玄牝珠化成第二元神,十二口天道剑神出鬼没,上下翻飞,速度其快。

    周竹也摇动竹杖,仗上shè出一溜黑光,十二条蜈蚣也飞出,在上空飞舞,侍机抓鲲鹏顶门。

    云霞却是用五大分身晾阵,防止鲲鹏祭混元金斗,魔女晃动修罗镜,红孩儿催动五昧火,与鲲鹏斗了个不亦乐乎。

    战了片刻,红孩儿心中思付:我虽然法力大增,能shè七只shèrì神箭,只怕也破不开老妖护身法宝,虽然困住,却是奈何不得,哪吒的灵符只能支持半个时辰,老师又要在半个时辰之后赶来,虽然事情算准无事,但还是惊险。万一晚过片刻,九凤与哪吒的法力岂不要被混元金斗削个干净?”

    “那混元金斗从开天辟地中长出来的,哪吒与九凤又没有法宝,如何能够抵挡?”红孩儿见鲲鹏用河图洛书护身,真身隐藏起来,只是一味驱使法宝缠斗,谁都奈何他不得,不由心下着急。

    红孩儿跳出圈子,掏出三降蛊神幡,运起降法,连抓鲲鹏气息,但却无效果。

    “河图洛书合并,混元一体,与那天地膜胎相似,你怎抓得他的气息到?”魔女见状,连忙道。红孩儿无法,只得收了蛊神幡。

    斗得正急,天上又落下三男一女,身穿天师紫金道袍,到云霞面前行礼。

    这四人正是龙天龙地,jīngjīng空空,因为天宫四大天师下界去了,周青便下符诏,命了四人为新天师,掌管天宫刑法。

    因为那张天师鼓动,原来在天庭任职的仙人下界不少,后来见周青任新天师乃是自己门人,都是不服,结果残留的也走得一干二净,下界投奔人皇去了。

    周青便将天道门搬上天庭,各大弟子均有职位,大势封赏,连大自在宫弟子也为了女官,搬到蓬莱仙岛,天庭尽数掌握在自己手中了。

    “你四人传我旨意,叫众星君将星力尽数传进阵中,我运转阵法,催动天星齑灭之术,看能否开河图洛书。”云霞道。

    四个门人连忙点头,又化星辰消失不见。过了片刻,星光大亮,亿万星辰闪动,越发耀眼。

    云霞见状,摇动rì月星辰旗,念动咒语,随后用旗一指!

    哗啦!天上一颗星辰掉落下来,拖出一条长长的尾巴,晶亮晶亮,一刹那就砸在鲲鹏护身绿云之上,震得绿云连连摇晃。

    此时鲲鹏已经全部包裹在绿云之中,本体一点面目都看不清楚,只有外面数十道光华与众弟子缠斗。

    远远望去,就仿佛一个巨大绿球,外面长了十数只光影触手,着实有些诡异。

    云霞发动了天星齑灭之术,将rì月星辰旗连指,天上亮晶晶的星辰便从天而降,狠狠砸在绿球之上,初始只是一颗两颗,随后越落越多,越落越密集,把那绿球砸得翻翻滚滚,只听见鲲鹏祖师在里面尖叫。

    “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脱身不出去,不如催动混元金斗将九凤贱婢与哪吒小狗削去一大半法力,再将其炼化了!”鲲鹏恶念一生。便起了一条毒计。

    九凤法力在他之上,如不削去一大半法力,自己修想奈何得了她,至于哪吒,鲲鹏自然不放在心上,虽然削去一大半法力可惜,但也只有如此了。

    外面星辰重压如山,仿佛炸雷攻山,鲲鹏只得将法宝都收了回来,纯粹用河图洛书防守,云霞虽然厉害,但也奈何不得。

    “贱婢!小狗!持仗有周青匹夫灵符,以为能抵挡么!”鲲鹏将混元金斗炼得于心灵相通,本体静下神识来,猛一观看,顿时大怒。

    哪吒正抱住九凤说话,两人相识几十万年,朝夕相对,自然有些亲密,何况哪吒被周青点开三光,前身后世都曾记得,现在慢慢说起洪荒天恒山的往事,另九凤也陷进了回忆之中。

    “你出事以后,我还未化出形体,就被太乙真人带去了乾元山金光洞,投胎做人,什么都忘了,做出许多好笑的事情,还有那次封神,真是惨烈……”哪吒又对九凤说起封神大战的情况,九凤那时已经躲进了洪荒星空之中,不知道这一情况,也暗暗倾听。

    “师傅太乙真人说了,这次人教大兴,五百年间,乃是自鸿蒙开辟以来的一量劫,应劫之人,多不可量,仙姐可否暂时将仇恨放下,否则……”

    “你休要再提此事!否则我连你也杀!”九凤一听,顿时怒道。哪吒只得叹一口,不敢再提。两人默默不语。猛然就听得鲲鹏细如婴儿的声音四面回荡。

    九凤正要怒喝,哪吒连忙道:“仙姐不要和那老妖分说,多费力气,这老妖今天是难逃劫数!”

    猛然听得鲲鹏又怒吼几声,四面一阵嗡嗡的响动,突然间金光越发灿烂,上空落下的金光顿时快了十倍!也大了十倍!那灵符所化的光罩被金光一催,越发稀薄起来。哪吒顿时变了脸sè。

    “不好,老妖孤注一掷,全力发动了金斗,只怕过不了半个时辰!”哪吒与符心神相通,立刻就算计到了时间。

    “不可能!大帝说能支持半个时辰,怎会算错,莫非在骗我!不可能!怎么可能!”哪吒心中慌忙,放开九凤,连连摇头。

    喀嚓!喀嚓!两声响动,灵符光罩又被削去了一层,只剩下十分稀薄一层光膜,九凤面sè无表情,盯着上面下落的金光。

    又过了片刻,哗啦一声,光罩上面终于被金光削去,头一片金光落了下来,正对九凤落来。

    九凤连忙一拍,头顶冲去一片黑云,乃是本命法力所化,托住了金光。

    金光一落进黑云之中,就消失不见,九凤身体微微一抖,知道这一下,却是被削去了千年法力。

    眼看无数金光又宛如雨点落下,哪吒大惊,突然伸手朝自己当胸一刺,扑哧,血如泉涌,一股莲花的清香荡漾在空气之中。

    “你干什么!”九凤见得一朵莲花荷叶,大有亩余,把自己头上护住,承受了全部金光。

    哪吒肉身乃是莲花神体,肉身就是元神,乃是全身法力所凝聚,他见九凤要削去法力,便将自身兵解,依旧化成莲花,挡住了金光。

    “仙姐rì后报仇,不可损失法力,我还能抵挡片刻,最多之剩真灵,还可上封神榜,说不定只是法身破损,去投胎转世就是了,还过一小会就是半个时辰了,仙姐不用担心。”

    见得金光不但的落到莲花之上,哪吒声音越来越微弱,但依旧是乐声呵呵。九凤本来要阻挡,但被哪吒自己劝住。见这情景,只是神sè复杂,又过几个呼吸,哪吒的声音也听不到了,九凤面sè越发yīn晴不定,只是站定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却说云霞正运rì月星辰旗攻打河图洛书,突然面前人影一闪,周青已经出现在面前。

    “爹爹!”周竹见了周青,连忙叫道,十数弟子都在死命攻打绿光,却也难以破开。

    “哪吒正有此一劫,才能借混元金斗脱去莲花本体,更可与九凤结为连理!”周青暗道。

    先叫云霞收了rì月星辰旗,随后把身一晃,顿时高有万丈,身体肌筋虬结,面容也变成了一个大汉摸样,正是盘古真身。

    “你等退开!”周青道。

    周竹,廖小进夫妇,红孩儿夫妇,大小狐狸等弟子都化为星光,到了云霞身后。

    贺子博夫妇见了这情景,暗暗赞叹:“难怪此人能得成大道,却是得天独厚,盘古肉身,要不是还有执念,恐怕立刻就成大道。”

    “周青匹夫,你敢动我!”洛书化身大惊,见此情景,不由尖叫起来。

    周青单手一抓,一股莫然能御的大力罩定整个绿球,手心气流转动,聚成一团太极,越转越快,最后脱手而下。

    “哇!”小狐狸双手捂住耳朵,发出了惊讶,只见眼见一片绿光,随后一声巨响,自己心脏仿佛都要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凄厉的惨叫回荡在星空之中。

    等绿光消散,小狐狸才看清楚,两片绿光大如席子,漂浮在空中,随后云霞五sè神光一卷,便收了进来。落到手上,成了一个卷轴,一个绿毛龟板,上面都画了蝌蚪符篆。

    只是都有破损,残破了一小半。

    原来周青刚才一雷轰杀,把鲲鹏的河图元神,洛书化身都震死了。连带法宝也震破了。rì后修补,还要耗费许多功夫。

    小狐狸再看,鲲鹏祖师现身出来,咬牙切齿,七窍流血,嘴里连连喝骂。

    “周青匹夫,老祖和你拼了!”鲲鹏被破了河图洛书,受伤不小,回过神来,见周青恢复了元身,一身黄衣,背对自己对周竹道:“把仗于爹爹。”

    周竹飞身上来,将手里的竹杖给了周青,鲲鹏装若疯虎,把混元金斗全力祭起,一片金光,来卷周青,同时面目狰狞,伸出一双怪手,朝周竹抓来,又猛又恶。

    周青转过身来,见得混元金斗,笑道:“好妖孽!”把袖一挥,一片云光托住金光,伸出二指朝空中的金斗一指。

    那金斗便不动弹,滴溜溜落进袖子里面去了。

    同时见鲲鹏扑了过来,周青一杖击下!“砰!”正中鲲鹏背后,翻身滚落下来。周青用杖点住鲲鹏身体道:“还不现原形!”

    鲲鹏哪里抵挡得住,不由自主现了鸟头鱼身的鲲鹏之形,不知大有几千几万里,通到无穷无量远处。

    在鲲鹏头上拍了一道符印,身体顿是缩小成麒麟大小。

    周青换了大狐狸过来,拿过捆仙索,把鲲鹏套了,对红云道:“我知你为此妖而来,正好与截教圣人代步。”

    贺子博笑道:“你却是算得准,只怕还有事情吧?”说着,接过捆仙索,对鲲鹏喝道:“你留得活命,做我老师坐骑,享受碧游宫仙境,rì后还有脱劫之rì,你还不知足么?”

    鲲鹏被周青用符印拍住,虽然一心怨毒,但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元神冻结,什么都表示不出来,就是要自爆,也没有办法,喉咙咯咯两声,眼睛一黑,气晕了过去。

    周青对贺子博道:“我有心重立天庭,眼下周天星斗,混元河洛都已凑齐,惟独有元屠,阿鼻两剑乃是先天戾杀之物,玄妙非常,不在诛仙四剑之下,与我门下多有益处,rì后许多杀劫都要仗此完成,但此物多宝道人图谋多年,我如强抢,也不是不可,只是得罪了多宝道人,rì后我有五百年劫难,为门下树这一强敌,未免不值,是以请你来此,助我一臂之力!”

    贺子博笑道:“多宝道人原是我老师座下,这样算来,也是我之师兄,我传老师法旨,多宝道人必定会卖个情面,你这如意算盘倒是妙及!”

    周青笑了一笑,云霞撤了大阵,带弟子都上天去了,只有周竹靠了上来,挨着周青说话,周青拍了拍女儿小脸道:“你也跟你娘去,爹爹还有事情?”

    “爹爹,你刚才所说五百年劫难是什么回事?”周竹问道。周青面sè强笑了笑道:“此事爹爹还没有算清,待回来之后再和你说好么?”

    周竹点点头,也上天去了。

    贺子博见了这情景,又看周青表情,不由长叹一声。

    “你叹息什么?”周青问道。

    贺子博死死盯住周青眼睛片刻,随后又笑两声:“原来你已经知道了自己执念,却偏偏又放不开,老祖我自混沌中成道,都差点被你瞒过去了!”

    周青面sè微变,脸上肌肉抽动两下,也不说话。

    “你乃是应杀劫而生,得盘古真身,混沌之钟,只要参透虚空,斩去执念,就可成道。你明明知道你门下家眷都是应劫之人,也是你最后一点执念,只偏偏又放不开,以为得了河图洛书,立周天星斗,拿元屠,阿鼻两剑就能抵劫么?”

    “天数注定,谁都不能更改,当年东皇太一何等厉害?还不落了个身损?你比他如何?你受五百年之灾,出来之后,门人已经应劫,你执念自然消除,成混元无极!”

    “你门人不应劫!你就是压上五万年,五十万年又是如何?”

    “你拼命收罗法宝为门人御劫,却是加深自己的执念!就算他们能抵御过去,你执念还是不除,不成混元,rì后还是要应劫!你能保他们无量量劫而不灭么?”

    “哼!哼!当真那混元好证么!否则我……”贺子博握紧了晶儿的手,看见周青面无表情,也不再说下去,随后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

    “这就是造化啊!你能逃么?”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