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此时混元金斗之中,一片漆黑,四面虚空,只有头顶上偶尔有淡淡的金光闪动,仿佛漆黑夜幕中的金星。这样情景,倒是透漏出来一股安宁祥和的味道。但九凤却是知道,这安宁祥和中暗藏不知道有多少险恶。

    混元金斗从混沌之中生长出来,乃是鸿钧祖师于分宝岩上搁置,分与盘古,盘古薨化三清之后,被截截教圣人通天教主所得,传与门下得意弟子三霄娘娘,当真是所向披靡。一入斗中,除非比使用之人法力高出十倍,否则不能逃出,人也要被斗中无孔不入的金光削去全部法力,打成凡人。

    每一点金光落下,就削去千年就法力,千年苦修,刹那成为泡影。

    尤其是像哪吒的莲花神体与九凤的大巫之体,两人都无元神,肉身便是法力所化,因为两人都是修为高深,三魂七魄已经凝聚成真灵,不入轮回,所以一旦肉身消亡,连转世投胎都不能,只有两种选择,一是上封神榜,成为神,二是彻底消散。不似凡人还可以去投胎。

    九凤虽然法力高强,但也不可能比鲲鹏高出十倍,混元金斗被鲲鹏在西天祭炼七年,炼得心神相通,九凤哪里还能够脱身出来?只见金光停了,心中一安,一面用自己血脉护住哪吒真灵,一面暗暗想办法脱身再去寻周青的麻烦。

    斗中金光停止,必有缘故,但九凤也透不过金斗观看到外面的动静,只是四面虚空漆黑,头有金光,人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悬浮在黑暗空中,久而久之就是九凤也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见得哪吒真灵越来越微弱,九凤也自心急如焚,她血脉不是盘古正宗,又无圣人手段,面对这夺天地造化之事,也是无能为力了。哪吒见九凤急噪,心中不安,也只出言安慰。

    九凤却是越听越不是滋味:灵珠子是因我而连肉身都被削去,要是让他真灵消散,恐怕就是女娲的造人神通都无能为力,我心怎安得下来,周青这个该死的东西,怎还不出来。

    “我本是一灵珠,受仙姐大恩,十万年养育吞吐,才得出神智,只要仙姐无事,我真灵消散也算值了!”哪吒又劝道。

    “你休要胡言乱语!”九凤怒声娇喝,打断的哪吒的言语:“我便行事玄冥通灵聚魄**,将你我真灵合二为一,共为一体!”

    “仙姐不要!”哪吒急忙叫道。

    这玄冥通灵聚魄**乃是巫门逆转造化的神通,可将两人真灵糅合,共为一体,不至消散,只是糅合之后,这一真灵清醒,那一真灵就需沉寂,永远不能沟通,只是轮流掌控肉身,并且清醒沉寂也不由自己控制,还有许多恶果,行法之时,稍有不甚,两人真灵都难以保全。

    哪吒前世灵珠子知晓巫法,自然知道这门巫法的害处,急得声音颤动,连连阻止九凤,可是九凤哪里肯听?盘膝坐了下来,念动了巫咒,把灵珠悬在头顶。

    哪吒心乱如麻,又如猫抓,想出言阻止,但又知九凤行法,打搅不得,着实矛盾到了极点!

    却说周青得了玉清盘古通天真人开天辟地真灵烙印,见贺子博上天去了,不禁叹息一声,随后取出混元金斗,在斗上画了一道符印,随后悬于空中,用手一指。

    砰!一声轻响,鲲鹏植进金斗中的元灵神智被打得粉碎,金sè光华直冲霄汉,照耀云橱,清音四起,一圈圈金光仿佛水波一样四面发散,当真是开天辟地至圣好宝贝。

    屈指弹了一弹,金斗嗡嗡做响!

    正在捏起手诀咒印的九凤被这一震,如中雷击!全身都颤抖起来,随后瘫软yù死,哪吒正要惊叫,两人就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道拖出了金斗。

    周青飞出一道清亮云光,裹住哪吒所化的灵珠,就见九凤怒目圆睁,朝自己扑身过来,指鼻子喝骂道:“你这不尊信诺的小人,害的灵珠子肉身全消,只剩真灵,你还有什么话说?”

    周青笑道:“灵珠子明明是为你身损,怎就怪到我头上了!”

    九凤知道自己说不周青不过,也不想多费口舌,转念一想,不由转了念头,黯然道:“你聚十二祖巫真血,修成盘古真身,可救他一救。”

    周青叹息道:“盘古血脉虽然有夺造化之神通,但无元神烙印,我就算造就了灵珠子,但也与你一样,惧是大巫之身,rì后空有法力,不能修道行天机,无证道果的机缘。”

    哪吒道:“仙姐是大巫,我做大巫也是求之不得,还望大帝成全。”

    周青这才点头,把灵珠子托起,随后一抓,五指上shè出五条清亮玄光,渐渐交织chéngrén形,乃是一高七八尺,面观如玉的美少年。

    周青轻喝一声,人形刚刚凝聚,便一个拍击,将那灵珠子打进天灵盖中:“还不归位!”一道符印拍在泥宫丸上,哪吒全身一颤,随后清醒过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一运法力,奔腾如cháo,与当年何止高出几倍。大巫之身,盘古血脉,自然比那太乙真人的七彩莲花神体要强上许多。

    “哪吒谢过大帝!”哪吒连忙翻身下拜。

    “噫!?你如今已经返本还原,过去因果,都被混元金斗削去了,哪里还有哪吒?”周青喝道。

    “灵珠子谢过大帝!”哪吒一听,立刻反应过来。

    周青这才点头微笑,从混元金斗之中取出绝仙剑递给灵珠子道:“你随身法宝,都被河图卷去,你可去天庭拿回,顺便去乾元山金光洞拜过太乙真人,你师傅定然有所交代。”

    灵珠子一手接过绝仙剑,另一手牵起九凤。九凤缩了一下,终究没有躲开,让灵珠子牢牢抓在手里。

    周青对九凤看了一眼,两人对视,九凤只见的周青眼神闪过无数奇异景象,地水火风奔涌,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化四相,又衍生八卦,虚化万物,最后又重归了虚空,依旧是一片混元无极。

    一刹那的对视,九凤仿佛过亿万年之久,经历了一次天地生灭,一量之劫。

    “你……”九凤拿一手指周青道:“你怎么会有盘古元神……”周青袖子一挥,打断了九凤的话语道:“此乃盘古真人三分烙印,巫门一脉,就是无此元神烙印,才空有无边法力,却不能参悟天机,你可明白!”

    九凤点了点头,又见了周青一眼,周青却一步踏进虚空之中,身形消失不见。

    “仙姐你刚才说什么?”灵珠子问道。

    九凤心神激动得浑身颤抖,一反常态,突然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摸了摸灵珠子的脸道:“你我成道有望了!”灵珠子一脸惊讶,正要分说,却被九凤拉得上天去了。

    十二祖巫神通无边,每个祖巫都近乎有教主法力,但终究是身损泯灭,周青仗了十二都天神煞将其元灵一一凝聚,力量虽然大不如前,但毕竟是十二合体,成盘古真身,论血脉,单个祖巫都有所不及。

    尤其是,那盘古元神烙印,就连十二祖巫都没有,否则的话,十二祖巫便可证混元无极,自不会身损了。

    周青三尸合一,混沌钟,盘古真身融合一体,不分彼此,法力自然大进,现在得了玉清通天盘古真人元神烙印,正与盘古肉身契合,相得益彰,无论是法力还是道行,都直追混元,只等将太清,上清两道烙印聚齐,再行参悟造化之道,则可化身混沌,成就圣人。

    “鸿蒙开辟之一量劫数,乃是宇宙造化生灭之天道,无人可以逆转,此劫数大不可量,不可分说,除混元之外,无一可逃,生灭之后,无仙无佛,无巫无妖,再无神通,只存人啊!这才是人教大兴!可惜啊可惜!!!”

    周青踏进虚空之时候,仿佛有声音荡漾在天地之间,随后渐渐的消失,归于声寂。

    “半个时辰了!宝幢光王佛怎的还不收手?莫非要食言而肥?”幽冥血海之上,周青另一化身正催动金光,与接引古佛争斗。

    混沌钟催动演化出来的后天星空,亿万星辰越发明亮耀眼,粘稠的晶芒宛如液体死死裹住十二层大光明智慧接引宝幢,宝幢顶端十二sè舍利放出光明,左冲右突,却是无济于事。

    一声声的洪钟悠扬顿挫,晶芒刺目,诸菩萨佛陀眼前一片明晃晃,都用佛光护体,闭目寂心念禅,不动不摇,绝五味,闭六识,才稍稍好过了一点。

    猛听周青哈哈大笑,幻象虚空尽收,钟声也停了下来,眼前还是一片血海,波涛翻滚,恶浪滔天,yīn风盘旋呼啸,惨雾缭绕,周青还是端坐冥河黑莲旁边,而那接引佛祖面目凄苦,脸sè更加腊黄,jīng神似乎不是很好,连脑后的佛光也黯淡了许多。

    “阿弥陀佛,贫僧不过是替释迦牟尼尊者渡修罗恶魔,化戾气为祥和,但大帝既然一味孤行,不已慈悲为念,依仗有**力,就可胡来,岂是不知,天生**之人,自有**之人制之,善恶到头,终有报果。大帝一味恶行,劫难自降其身,贫僧言尽如此,望大帝好自为之!”

    接引佛祖现慈悲之相,双手合十,口宣佛号道。

    “小和尚,你不过是一宝幢化身,道行怎生窥得透天机定数?我和你说,不过是对牛弹琴,白白浪费了口舌,你休要废话,早早就回西天去吧!”

    周青浅笑两声,把指甲弹动两下,头上现出一亩田大小的云光,云光之中,有一口大钟高丈六,微微旋转,shè出一股青光,定住了包裹住自在天魔主波旬,大梵天,yùsè天,湿婆四大魔神的黑莲。

    冥河教祖本体也在黑莲之中闭目端坐,一动不动,好象死了一样。

    接引古佛见周青如此,连忙招呼一声,众菩萨都回西天去了,地藏也不回yīn山,反而是带了无数佛兵也跟着去了。他已经成佛,自然不用居住在这yīn暗不见天rì的幽冥黄泉之中了。

    “你要如何?”

    魔王波旬手持修罗旗,运定法力,四大魔神都齐齐坐在冥河本体周围,手上shè出一线黑光,催动修罗旗的妙用运转。突然见到外面晶光消失,佛光消退,周青一手捏印诀,一手牵引头顶云光定在黑莲之上,魔王波旬顿时觉得手上的修罗旗重如太古山岳,两手仿佛灌了铅似的,硬是把握不住。

    四大魔神都感觉到一股大力自手上传来,惊得魂不附体,都两眼圆瞪,面目狰狞,獠牙错动,咯咯做响,十分刺耳,一个个肌干虬结,肉筋暴出,骨骼都仿佛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做响,头上更是黑云盘旋。不停的变幻出各种狰狞的恶魔夜叉鬼头相。

    突然!冥河教祖睁开了眼睛,全身白袍宛如皮球一样鼓胀起来,断掉的手腕也渐渐的生长起来,一声轻响,冥河手腕蒙了上一层血光,随后凝结起来,一片一片,最后血鳞哗啦做响,纷纷脱落,一只白如美玉的手掌又生长出来。

    随后教祖一声厉吼,抢过修罗旗,全身血光纷纷shè进旗面上,朵朵黑sè莲花拥挤,更加紧密。

    “恩!”周青哼了一声:“果然是鸿蒙生养,在压力之下,斩却二尸,道行法力都有jīng进。但以为这样,你就能逃了么?”

    冥河晃动修罗旗尖叫道:“我修罗一族自鸿蒙开辟就孕育而成,天生不堕轮回,眼下我悟道神通,当潜心修行,约束门人,从此不出血海,你还要为难我怎的?”

    周青冷笑一声:“你说得倒是轻巧,上次去我黑风山搅扰,使我身犯险境,自身又受佛门算计,不是我来阻挡,你的徒子徒孙都做了八部天龙了。天地劫数,你身入其中,怎生脱得?乖乖随我上天庭受册封,完其杀劫,还可逍遥,否则我便将你神形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冥河一听,恼怒万分:“你门下有杀劫,便想用我修罗一族来替代,何等yīn险,老祖我岂会依你!”说罢,连连催动修罗旗,黑莲乌光涌动,把清光挡住。同时朝血海之下猛挣。

    “你能逃我手!”周青猛喝道,一手抓下!

    五条混沌气流成一大手,簸张大开,抓住黑莲圆球。在冥河教祖的催动之下,黑莲连连颤动,都脱不手掌。

    周青不管冥河尖叫怒喝,把衣袖张开,抖了一抖,冥河只见黑莲之外铺天盖地的黄光奔涌而来,知道自己被收进袖子里面去了,但依仗有修罗旗护身,暂时周青只能困住,奈何不得他,只是在里面暗想脱身办法。

    周青收了冥河,身体一晃,起身踏进了虚空,往地仙界来了。

    却说东海之上,离娑婆净土有五千六百万里之地,张自然催动都天大阵与血神联合,和释迦模尼尊者斗得正欢。

    “哇!哇!哇!”

    血神突然仰天发出咆哮,手里元屠,阿鼻两剑光华大放光明,一惨白,一惨绿光华宛如神蛟化龙,腾空乱舞,血神周身腾起了血云,闪闪反光,一片片巴掌大小的鳞片浮现出来。

    随后大阵之外,虚空尽数破开无数孔洞,无穷量的血箭宛如激泉,都shè进了阵中,汇聚到血神身上。

    释迦牟尼尊者猛然被元屠,阿鼻两剑逼开,再看血神的模样,心中已经明白了一大半。

    “血神乃是四亿八千万血神子凝聚,聚集天地穷荒之yīn煞气,后冥河采集先天罡阳,太阳真华,成四万八千无相血魔,已经是yīn阳两xìng,极善极恶,都在一体,那体中的恶念早已经斩去,想必刚才又斩了善念,才有此变化!”

    钵盂一敲,一元重水收了回来,抵挡住元屠阿鼻剑光,此时,那血神悠然变化,全身鳞片尽落,已经成了一清瘦奇古,红发红须的老道,一身仙气,飘飘袭人。扬手就是一道清光焰火朝烧来。

    原来冥河教祖乃是一体两尸,善恶两念都在血神之中,在周青如来的逼迫之下,念及阿修罗族人,激发善念,斩去两尸。

    血神发出九天元灵魔光,与玉清仙光斗在一起。

    如来猛喝一声,做降魔佛音,对西瓜张自然喝道。

    “两个小辈,还不撤去大阵,贫僧可要下手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