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如来因为是多有顾忌,所以一直留手,但现在血神突然yīn阳相合,善恶皆斩,无分彼此,化身chéngrén,又值斩尸之际,得幽冥血海之中轮回之力运转,道法神通不同以前,扬手发出了极其纯正的九天元灵魔光青焰,无数诡异修罗秘法层出不穷,外面更有都天神煞大阵的帮助。

    如来想再留手,也有些吃力,便先告戒一声,如果张自然与西瓜再不识好歹,自己不得以,只好下重手。震破都天旗,擒拿住血神道人,夺了元屠阿鼻两剑。

    将钵盂一转,一元重水宛如千川归海,尽数收拢起来,聚成一条晶莹璀璨的练带,凝重如山岳,厚实如大地,一片琉璃,吃得九天元灵魔焰一映,仿佛一片烧化的青玉汁液,缓缓流动蜿蜒,又粘又稠,又似一条青sè绸缎,交缠住元屠,阿鼻两剑。

    两剑乃先天孕育,聚集混沌凶煞而成,绝不下于诛仙四剑,如来因为炼化诛仙阵图,惟独缺了四口先天宝剑,威力自是大减,否则仗此诛仙剑阵,便可完许多杀劫。

    但那诛仙四剑,在元始四大弟子手中,rì后也要完杀劫,多宝道人虽然化了佛,法力通玄,近乎无敌,却也不敢自结因果,去各大金仙的洞府拿剑。

    元屠,阿鼻两剑正好代替其中两把,虽然还是不如原来的剑阵,能削落圣人顶上三花,但却比现在厉害了许多。

    见得一绿一白两条剑光做闪电劲舞盘旋,自己一元重水虽然随聚随散,本是任何法宝都损伤不了,但吃得绿白两光一绞,纷纷化为水珠,聚不起来。

    一面运起玉清玄光,将削掉的水珠聚拢,一面心中思付:这两口剑果然不凡,那天道教主自劫数中起,我也难享清净,rì后怕有一场大劫,如不小心防备,重堕轮回也不是不可能!

    见张自然西瓜不理,久无动静,释迦牟尼尊者头上多宝如来千手一合一放,宛如一多千叶千sè莲花瞬间放开,千万道光华席卷而出,清音,梵音,无数玄妙天籁接连响起。

    多宝道人先在通天教主门下,后又在太清老子门下,最后入得西天佛门,集佛道之大成,法力自然非同小可。可以这样说,三界有此遭遇的,就此一人而已。

    那悟空道人虽然是佛道双修,但只是准提道人所参悟的神通,佛不及阿弥陀,道不及三清,虽然神通不小,却是难以大成。

    只是悟空道人乃是女娲补天灵石所化,得女娲圣人妖族之道,各有所长,只是法宝不多,比不得多宝道人。

    “还不收手,休怪贫僧要毁坏都天至宝了!”

    多宝如来将千宝灵光,太清仙光,玉清仙光,西天寂灭禅光尽数放出,照定血神道人,口喧佛号喝道。

    “小姨!怎么办?”张自然正催动大阵,运转魔火,都天神煞魔头尽数放出,无数有相天魔,无相天魔,太古大巫魂魄镜像,夜叉恶鬼,一齐出动,在魔火中沉浮不定,张开血湓大口,噬向如来。

    本来如来只是放出一圈佛光抵御,并不理会,现在佛光仙光猛然膨胀,大放光明,那些恶鬼天魔纷纷惨叫,被烧成了丝丝黑烟,就连阵中的盘王三降蛊神烟都被烧去不少。

    张自然只见千道光华宛如万花筒,绚丽刺目,纯正浩大,宛如蛟龙出涧,伸缩吞吐,知道如来随时都要发威,料定都天大阵困不住他,心中一急,又没有了主见,只有问西瓜。

    血神道人死命喘息,放出九天都篆元灵魔焰,进攻的元屠阿鼻两剑也自收了回来,一条惨绿,一条惨白,一条青火绞成数股龙形,与千种灵光交织在一起。

    “秃驴该死!你们不要信他,全力出手就是了!”血神道人厉吼连连,双手一搓,九天都篆元灵魔焰扯起了呼呼的风声,其中九天都篆魔雷如连珠般的砸到。

    “你敢毁去天道教主的法宝,结下这大因果,哪会与你甘休!要强夺我两剑,心中真是毒辣!”血神道人见如来还是有些犹豫,心中暗暗思付,“原来这厮早就有所计算,要夺我法宝!”

    冥河斩了二尸,道行大进,自然看得透彻,略微一算,便知道斗战胜佛涅盘却是隐隐算计了自己一把。

    “斗战胜佛乃如来所封,也是娑婆净土之人,不管怎说,也是一教,自然一个鼻孔出气。怕是几人早就预测到了什么,一起联手算计我?”

    “还不听教祖所言!”西瓜娇嗔道。张自然不敢违背,一个旋转,咬破舌尖,喷出一口jīng血,捏起都天诸魔神诀。朝外一扬。

    十二条黑线shè进旗门之中,轰隆!十二个都天魔神的影子从旗门中跳了出来,电也似朝多宝扑去,丝毫不怕佛光。

    这十二都天魔神虽然不是祖巫真身,却也是张自然耗费jīng血法力借都天神煞就幻化出来,威力极大。

    “阿弥陀佛!”如来再口喧一句佛好,双手一合,一片晶光。

    “阿!”张自然眼前一亮,两眼顿时被突然而来的强烈光华刺得巨痛,随后猛砰!砰!砰!……十数声轻响,黑烟全消,十二座旗门纷纷跌落下来,化为十二杆残破不勘的黑sè旗子落到海上。

    张自然好不容易才睁开眼睛,猛见怀里的西瓜双目流血,显然是刚才被强亮晶光刺瞎了眼睛。

    “你敢伤害我小姨!”张自然大怒,连忙从怀中掏出灵药,用水化了,滴进西瓜眼里,西瓜只是叫疼,不见好。

    一把将手里已经残破的蛊神幡丢下海中,张自然指如来喝骂道。只见多宝如来发出无量玄光,形成方圆十亩一幢大小,紧紧逼迫住血神道人,神道人御使双剑飞舞,裹住周身,同时一手捏都篆元灵魔印,一手指前面,发出清盈盈的火花,四面乱冲,宛如冻蝇钻窗。

    只见血神道人怒目圆睁,胡须虬张,飘飞脑后,仿佛十分愤怒。嘴里也自喝骂,但均被玄光隔断,一点都听不清楚在说什么,仿佛一在演一场无声的话剧。

    这就是如来的真实本领,多宝佛与释迦真身发出玄光,喃喃梵唱,亮光越盛。一片晶芒。

    那太清玄光,玉清玄光,寂灭佛光,千宝灵光相互摩擦,最后砰然一响,爆出熊熊火焰,呈黑白两sè,仿佛太极,把血神道人圈在其中,行动渐渐阻滞起来。脸上也显示了出了慌张的神情。

    释迦真身嘴里张开闭合,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显然是朝血神道人呼喝,神sè也有些凝重。听了张自然的话语,只得分出一手,用指一点,两线青光shè进了西瓜眼中。

    西瓜只觉得两眼清凉,随后放了光明,全身余毒都清除掉了,法力元神都自运转自如,随后一跳起来。张自然欢喜到了极点,一把报住西瓜道:“小姨,你终于好了!”

    如来这一分神,那血神道人仿佛是压力松了一松,猛然一挣扎,长啸一声,居然冲出了黑白火焰,半个身子也探出了光幢之外。

    “敢尔!”一声怒吼,金光一闪,五尊明王终于赶到,不动明王见血神道人探出了半截身子,连忙举起俱利迦罗剑,当头击来,血神道人尖叫一声,使阿鼻剑抵挡。

    五大明王一合,shè出一道金sè剑光,生生将血神道人逼住,多宝佛,释迦真身又发动玄光卷了过来,把血神道人卷在其中。

    “无耻贼秃!”西瓜一见此情景,顿时大怒,一把推开张自然,用手一吸,镰刀出现在手上,随后于身合一,长虹似的一道乌光划破长空,拦腰朝释迦牟尼真身斩到。

    不动明王xìng格暴躁,见此大怒,使俱利迦罗剑敌住西瓜,斗了起来。

    西瓜虽然厉害,却难以抵挡zhōngyāng不动明王,被俱利迦罗火焰一烧,连忙后退,却还是被烧掉了一截裙子。张自然见了,也是大怒,立刻取兵器杀来。

    不动明王就要重手,突然一声长啸,起自海面,一红一白一青两道光芒电shè而来:“多宝,你敢毁我蛊神幡!”

    来人正是青牛,董永夫妇。

    青牛持一杆点钢枪架住俱利迦罗剑,震退了不动明王,董永随后抓凌空抓起那面残破的蛊神幡,又看了看海面漂浮的都天冥王旗:“好家伙,你连天道教主的炼道法宝都震破!”

    五大明王迅速退后,结成诛仙大阵,把多宝佛与释迦真身护在zhōngyāng位置,却是不忌惮董永三人,而是紧紧盯住另一方向的远处。

    周青一脚从虚空中踏了出来,只是望了张自然一眼,叹息一声。

    “糟糕!我听西瓜小姨的吩咐,却是违背了掌教老师的意思,还害得老师的法宝破碎,罪过不小!”

    张自然一经想起,不敢和周青对视,连忙退到西瓜背后,两手不知道往那里放,使劲搓动,恨不得找个缝隙钻了下去。

    周青手一抓,十二面残破的都天旗抓在手上,看了看,随后塞进袖子里面去了。

    以周青现在的法力,要把旗祭练还原却也不是麻烦的事情。

    “正要借此让如来与我结下因果,否则便没有借口拿元屠,阿鼻两剑!这两剑乃是混沌天杀之戾器,rì后可完许多杀劫,不能不取!”

    周青借张自然之手与如来结怨,而那张自然却是董永外甥,这一层关系,如来却是不能不算,怎么都不能落到周青头上去。

    “只怕取剑还是有些麻烦!”周青算了一算,暗付道。那袖子里面,却传来了冥河的声音:“只要救得我血神分身,将我送进血海之中,我便永不出世,还将元屠,阿鼻两剑送你,你看怎样?”

    周青道:“你要救,便自去,与我何干!”说罢,把袖袍一抖,无数黑sè莲裹成的圆球飞了出来。

    “呀!”冥河真身只是感觉压力一尽,浑身舒展,那两大巫刑天,相柳也自飞了出来,与四大魔神聚集一起。

    散开黑莲,还聚成一杆修罗旗,冥河,四大魔神都朝多宝如来扑了过去。

    刑天相柳正要扑将过去,突然觉得背后一冷,连忙回头一看,正好与周青那空洞漆黑,无一物体的眼神对视,不由全身一个寒颤,随后渐渐显示出了狂喜的神sè。

    周青道:“造化jīng义,并非一rì能晓!你们上天去吧!”

    相柳大喜,浑身颤抖,甚是激动:“多谢天道教主!”刑天也稽首道谢,两位手段通天的大巫,把身体一纵,一片乌云离地而起,随后两条黑线直刺九霄,转眼就不见了人影。

    却不说刑天相柳见了周青眼中显示的盘古真灵烙印,这可是大巫梦寐以求的东西,就算是祖巫,也不可得,刑天相柳那里能够抵挡?纷纷上天庭做官去了。

    冥河用手一指,四面破空,血红一片,幽冥血海被无上法力贯通,血海波涛夹杂污秽一切的黄泉之气朝如来奔涌而至,四大魔神各显了真身,手如山岳,发出黑风魔雷,诸天有无相秘魔神雷,朝五大明王所布下的诸仙剑阵砸了过去。

    被玄光火焰裹住的血神道人也咬紧牙关,发出厉啸,周身蒙起一片血光鳞片,把全身的潜力都催动开来。

    周青见了此情景,依旧不动,眯着眼睛,摸了摸竹杖,又朝张自然看了一眼。

    张自然虽然躲在西瓜背后,不看周青,但突然全身发冷,元神可以清楚的感觉周青在盯着自己,仿佛周身都长了刺,一点都不自在。越来越不好受,心里又是紧张,又宛如猫抓。

    无奈之下,只有探出身体来,小声叫了一声:“老师!”然后盯着董永与七公主。

    青牛上来笑道:“道兄就要证得无上道果,还吓唬小孩子怎的!”

    周青摆摆手,也不说话,眼神飘进了场中。

    “天地膜胎!镇元子,你也来趟我的混水!”突然听得冥河尖叫一声,一片黄尘凭空涌起,挡住了所有的血水与雷光。

    冥河,四大魔神的所有攻击与道法都宛如石沉大海,尽数落进黄尘中去了,黄尘只是翻滚几下,又平息下来,仿佛一颗石子扔进了水塘之中,只荡漾起一丝涟漪,咕咚过后,又归附于平静。

    五大明王数声咆哮,乘这机会,抖开了诸仙阵图,将冥河连同四大魔神都裹进了阵中。

    “道兄,稽首了!”一身紫青八卦云光衣,头带紫金道冠,胡须漆黑飘扬,眼神似电,手拿一柄拂尘,形体高大的道人从黄尘中踏步出来。正是万寿山,五庄观,地仙之祖,清闲散人,镇元子。

    镇元子手一抖,黄尘翻滚,聚成一本书,抓在手中,换了拂尘,朝周青稽首,周青眼神空洞,还了一礼,也不说话。

    “道兄乃是劫数中人,何必还要牵扯旁人?”镇元子再打一稽首道。

    周青慢慢开口道:“天地循环,宇宙生灭消长,自然之道。天数如此,我只是顺天行事!”

    镇元子道:“天地如炼,唯留一线!生灭消长之中,均留有一线生机。所以才有那天书封神一事,道兄为难之处,我心深为明白,我也明白道兄苦衷,只是道兄真要堵住那一线生机不成?”

    周青眼神之中闪过一丝jīng芒:“神仙都是人做的,圣人既然有慈悲,我也不例外,换了你,你会怎样,还望教我?”

    镇元子摇摇头,随后捏紧了手中的拂尘,内心挣扎一阵,说出了实话。

    “换了是我!也定会效仿道兄!”

    “好!好!好!不愧是地仙之祖!你我虽然只在法华大会,蟠桃大会见过两次,但也是神交,更得你几次相助,甚是感激,不过你我如同,都争那一线生机,始终要陌路而为!敌我相向!”

    周青眼神又变得空洞虚无:“你与悟空道兄,都是从女娲宫出来的吧!”

    镇元子点点头道:“今rì之事,乃是断道兄那一线生机,悟空道兄不与道兄相见,是以我便来见道兄!了结所有因果,rì后相见,怕是完过杀劫之rì了。”

    “一切都不必分说,你从女娲宫来,已经明白,而我也明白!”周青停过话语,伸手一抓!

    血神道人正在玄光之中挣扎,用元屠,阿鼻两剑护身,死死抵挡住黑白太极真火,突然手中一轻,元屠,阿鼻两剑光芒一消,却是一只微黄带白的手夹住了剑锋。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血神连忙运起玄功,吸回两剑,但那两剑宛如是铁钳钳住一般,纹丝不动,哪里收的回来?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被抓出了阵外。

    周青将两剑抓在手上,眯了眼睛,轻轻一弹!血神道人身体一颤,再无一丝感应。剑上的元灵被弹散了!

    周青举剑一划,嗤啦!自己衣袖被划了一大片下来,随后转身踏出一步,便消失不见。

    镇元子见那半截黄sè袖袍飘飘荡荡,落进了海里,随后一个浪头打来,便再也看不见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