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镇元子!我与你并无冤隙,你为何行歹毒之事,暗害于我!”

    周青本yù将阿修罗一族人,连同冥河,四大魔神都册封为仙,归附地府统管,rì后借此完成门下杀劫,却被镇元子所阻。

    只因周青未成道之时,受了镇元子,悟空道人两兄弟的恩惠,不便强行出手。只得取了元屠,阿鼻两口先天戾杀之器离去,此阿修罗一族乃是天道门下之一线生机,rì后五百年杀劫,周青可施展无上仙术,用“李代桃僵”之术代过门下。虽然成事也只有一两层把握,但好歹也是个机会。

    “娘娘曾吩咐与我:此次大劫,乃是鸿蒙开辟之一量劫数,三年之后,便有五百年杀运,乃是五十六亿年仙凡佛巫妖纠缠之因果,天道教主应杀运而生,了结所有因果,天地便自归一,重为混沌。这杀运循环不息,避无可避,仙佛巫妖,皆不能逃,唯一生机,便是将应劫之人,尽数归其神道,或齑灭于虚空,是以大劫能延缓五十六亿年!如让天道教主收去阿修罗一脉,rì后杀劫便自更大,就算能顺利将天道门封上神台,三界生灵也大有损伤,万不能等闲视之。”

    镇元子混沌而生,鸿蒙成道,眼见宇宙轮回生灭,自然非同等闲可比,他又经得女娲娘娘指点,深明因果纠缠之力,况且这次大劫,自身也在其中,是以不惜亲自出手,以自己,悟空两人结下的善果来逼迫周青退去。

    否则!以周青如今的道行法力,直追混元无极太上之道,就算镇元子有天地膜胎凝结的地书,加上如来佛祖,也万万没有一丝阻挡周青的希望。

    混沌钟一声响,镇天地鸿蒙!盘古真身现,开天辟地,拨弄rì月星辰。镇元子纵有地书,也难抵挡。

    见周青径直上天去了,镇元子不禁叹道:“今rì善果一了,rì后难矣!”自己虽然相助周青,何尝不是为了今天之事?谁是谁非,哪个又能说的清楚?

    天命因果之下,又哪里来的善恶是非?

    冥河真身连同四大魔神都被五大冥王催动诛仙阵图困住。

    阵图之中,剑气纵横,晶芒宛如闪电,划破了yīn风惨惨的浓雾空间,场景连连变幻,zhōngyāng不动明王将俱利迦罗剑舞动,形态更加猛恶狰狞,俱利迦罗火焰升腾而起,中间隐隐现了俱利迦罗龙王的声音。

    只要冥河一个抵挡不住,那俱利迦罗龙王就会乘虚而入,将其撕成粉碎,再用俱利迦罗火焰烧成灰烬,永归寂灭。

    冥河深深知道诛仙阵图的厉害,自己血神化身不能相合,实力已经是大减,要破阵出去,只怕困难万分,何况手中没有称手的法器。只有一面催动修罗旗护身,一面喝骂镇元子。

    血神道人这个化身因为被周青夺了元屠,阿鼻两剑,无剑护身,更是难受,被多宝如来真身用玄光生出的太极火焰困住,只能用九天元灵魔光抵挡,但那多势却是越来越大,险象环生。

    多宝如来见血神道人护身灵光一稀薄,猛一发力,一粒豆大,宛如太极小球的火焰砰然破开一丝缝隙,朝血神道人面门奔去。

    “啊!”血神道人一个尖叫,连忙运起全身玄光,补好玄光漏洞,同时一个闪身,避开面门。但却让火焰粘到了胡须之上,轰然燃烧起来。

    张口喷出一口血箭,灭了火焰,但胡须烧得光秃秃的,连眉毛都烧掉了,面皮更是焦黑。

    血神道人虽然没有伤到元气,但脸上火辣辣十分疼痛,外面更是只见黑白两sè旋转,把自己护身的九天元灵魔光炼得越发稀薄起来。

    “今天已经是难逃了!索xìng拼个鱼死网破,拼了这化身不要,也要将如来重创,只要逃进血海之中,开启三十六道轮回大阵,也可安心修养,借血海之力重修一尊化身。”

    冥河此时心中只想脱身,已经没有了报仇的心思,便想拼命!

    “如来秃贼,你敢逼我!”血神道人先将元神下沉,入得丹田之中,最后怒吼道。

    “元屠,阿鼻两剑已经被天道教主夺去,却又奈何不得,这血神道人rì后还有大用,不能逼急,镇元道兄来圆场吧!”如来暗暗传话语给了镇元子。

    镇元子再也不去多想,紧了紧手中的拂尘,象是下定了决心。

    把地书一抖,一股黄尘裹住自己进了玄光之中,正好来到血神道人旁边。

    “道兄稍安!我此行前来,并不是与你为难,而是助你过这一劫,道兄刚刚斩去执念,道行大进,怎就算不清楚呢?如来佛祖也是一番好意,只是道兄执迷了!”

    黄尘裹住周围,挡了太极真火,镇元子朗声笑道。

    血神道人叫道:“我怎不明白?却是不知你等也如那天道教主,也是要我修罗一族抵挡杀劫,不安好心呢?”

    “非但是我等!三界生灵都要完这杀劫,了结因果,我等都在其中,无清闲可享,何不同舟共济,齐完rì后五百年杀劫呢?”镇元子道。

    血神道人暗中计算了良久,皱了皱眉头,因为被火烧掉了眉毛,因此十分滑稽:“我不管什么杀劫不杀劫,你这意思是要与我修罗一族修好不成?”

    “阿弥陀佛!”如来口念佛号:“我佛慈悲,普度众生,你为幽冥恶魔,本该形神俱灭,镇元道兄是来解脱你之因果,再行皈依我佛,你却死心不改,想那地藏王菩萨已经成佛,乃是西天教主册封,早就预料到今rì之事,乃是定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可愿皈依!”

    最后一声喝出,梵唱如雷,震了冥河一跳。

    镇元子道:“我实奉女娲娘娘符诏,命你皈依娑婆净土,rì后辅佐颛顼氏,尽快平息人教,rì后斗战胜佛功成身退,你修罗一族不再为魔,可再享五十六亿年清净。”

    冥河心中思付:如不答应,怕对方就下毒手!

    当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如来与镇元子将冥河带去了娑婆净土。血神道人有镇元子在旁,就是自毁化身,也是无用,也无可奈何,只好皈依如来,由魔成佛,始为幽冥无常轮转佛!其手下四大魔神,都成尊者,被禁锢在娑婆净土的七宝浮屠之中,不得出来。

    至于西瓜因为冥河教祖都被抓走,却又奈何不得如来,镇元。只有转回幽冥血海,张自然则被董永带去了灌江口见母亲六公主。王yīn阳也回到南海,掌握了大权,整顿军事,把整个南海郡守成铁桶,自己四处拜访仙人。

    他为颛顼人皇,以前自然认识不少修为高深的古仙人,这一游走三界,倒是请得不少不出世的厉害仙人。那恐龙夫妇见大事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鲲鹏连失法宝化身,人也差点做了坐骑,越发不敢出来,躲在灵台方寸山,恐龙夫妇无法,也只好归附王yīn阳,那修罗一族数十公主,因为失了冥河,四大魔神,都归附了王yīn阳。并且还有定光欢喜佛等佛支持,王yīn阳手中实力,比以前还要雄厚许多。

    他一面行政,一面练兵,拉拢仙人,积蓄实力,反败为胜,连克了数关,倒另唐王李世豪丢疆失土,一筹莫展。

    却不说地仙界人教之事,周青取了双剑,一脚踏进了天宫,出现在西极玄元勾陈大殿之上,将元屠,阿鼻两剑放在一旁,坐定龙床,闭目静思。

    黑风山道统已经尽数搬进了天宫,就是云霞,连同大自在宫道统也在西极玄元天中。

    许多仙官下凡,空缺了不少职位,周青都一一补全,尽数安排与门下弟子担当,天庭权势,已经牢牢掌握在手中,就算玉帝再度出山,也无用处了。

    “见过老师!”温蓝新手托一小小宫殿,金光闪烁,宛如黄金铸造,与周竹一同进来,对周青道:“玉柱仙府已经收取,特取来与老师过目。”

    周青道:“此仙府乃是云中子之物,rì后还有许多用处,你既然受我道统,此物就赐与你了,你收好便是了!”

    温蓝新连忙谢过,周青又唤道:“你们两个过来!”

    周竹,温蓝新两女来到了面前,周青取过元屠,阿鼻两剑,只见一绿一白,yīn光闪耀,杀气蒸腾,只在剑身三尺之内流转,含而不发,冷气侵肌,另人一视之下,浑身冷颤。

    并起双指,往剑身一抹,只听两声金铁交鸣,两剑连连颤动,似乎要破空飞去!

    周青手指挥动,如弹琵琶,又是锵锵数声,仿佛珠落玉盘,十分悦耳,两口凶剑渐渐停了抖动,剑身连柄都附了一层青盈盈的玄光,更显了刃口锋利。

    将阿鼻与了女儿,元屠与了温蓝新:“此两剑已经通灵,现被我散了元灵,用本门仙法炼过,你们两人可拿去防身御敌,只是这两口剑乃是混沌之中凶戾之气孕育,杀气太重,用时须过小心,你们两人切不可用本命元灵与之相合,也不可祭炼,只用我传的仙术催动就是了。效果也不下于用元灵祭炼。切要记住,此剑出手,必要饮血伤人,rì后你们两人之杀劫,都要仗这剑完成。出手不可怜惜,你不杀人,人便杀你。留情不得。”

    周竹接过阿鼻剑,对周青问道:“爹爹,我们在黑风山修行甚好,虽然天材地宝缺少了一点,但也清净逍遥,何必如主天宫,贪图这繁华胜境,还要将自己处在风尖浪口之上,rì后还要完什么杀劫!女儿不喜欢杀人呢!”

    周青道:“杀劫乃是定数,仙凡都不可避免,无人能逃,我入主天宫,一方是还了玉帝善果,一方却是爹爹乃是应杀劫而生之人,虽然如今不死不灭,但杀劫要祸及到你们头上,我知乖女心软,但你不杀人,人便杀你。所以我便将此两剑与你二人,你以后可向你大师姐学学,你们两人一人一剑,遇到强敌之时,便可合壁,威力大增,剑上又有我之仙法,斩杀敌人,也自不难!”

    温蓝新早就不甘寂寞,对周青的就入主天宫,她心中是很喜欢的,只是不明白周青所说杀劫的含意。

    “老师,你当时所说,十年之后便有一大劫,而今过去了七年,也就是还有三年,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劫呢?为什么我们是应劫之人,又要杀人完劫?”

    周青听见温蓝新发问,沉呤一阵道:“也罢,我今rì便与你两说清楚,免得rì后心生旁及,怕是有灾祸!”

    “自鸿蒙开辟,演化亿万生灵,生灵之间总有纠缠,有喜怒哀乐,有嗔痴毒贪,生灵只间,便借此生出恩怨情仇,以及诸般因果。这因果纠缠不修,宛如丝麻,随时间而长,越缠越乱,越滚越大,理也理不顺。也宛如是炉中烧水,水越沸腾,最后之时,炉便爆裂。便生出杀机,起杀劫,行快刀斩乱麻之意。”

    “杀劫过后,因果自消,生灵消亡,形神俱灭,不开天地,便不得生长。是以圣人要将天地归附混沌,重新开辟。开辟之后,又演化无边生灵,生灵再起因果纠缠,一劫一劫酝酿循环,生生不息,是为天数。”

    “然混沌乃圆,应大衍五十之数,破开之后,便有一丝缝隙,为四十归九。此乃天地不圆满的至理。每当因果交织,酝酿杀劫到最后关头,便有一干生灵应劫数而生,将这杀劫底过,延缓生灵纠缠之因果,是为扬汤止沸,也是一线生机。否则到了最后水沸炉裂,任是混元圣人,无边法力,都不能逆转。一样要顺天形式。”

    “我应这一量杀劫而生,避无可避,只争那一线生机,以杀止杀,各凭手段本事。你等也切不可懈怠,正凭这天庭资源,诸多天材地宝,圣地灵境,增长道力。此事非常玄妙,我也只分说至此,自行领悟就是了。”

    顿了一顿,又对温蓝新道:“天庭此时已定,后宫有你师母,以及大自在宫仙子坐镇,更有周天星斗,混元河洛,算来无事,外事由你打理,我也自放心。”

    又吩咐周竹道:“你可随你大师姐一同行事,爹爹要上三十三天外碧游宫。”

    两女都听了命,周青这才放心,把身一顿,径直到了三十三天外,行了片刻,用手一点,一声仙音,出现一片汪洋大海。

    海面碧波滔滔,其上碧空如洗,仙禽飞舞。大小岛屿放出千重光明,蜿蜒千万里之外。

    正是通天教主所处的金鳌岛上,碧游宫巍巍耸立,岛上仙果繁触,正是好出处。周青径直上了金鳌岛,一路行来,不见半个童子仙人,十分冷清,不由叹道:“截教之道泯矣!”

    不久到了碧游宫前,才见一童子在宫右,正依着一驮石碑的巨龟睡觉。虽然见了人,但更觉冷清,哪里还有当年万仙朝圣之势?

    周青叫醒了童子,那童子迷迷糊糊看了周青一眼,猛然惊醒,翻身下拜道:“原来是天道教主到了,老师早要我在此等候,奈何弟子见风和rì丽,一时昏昏yù睡,望教主恕罪。”

    周青听了童子称呼,心中暗喜,挥了挥手,叫童子退下,自行进宫去了。

    到得宫中内殿,正见通天教主坐云床,周青径直打了个稽首,寻客位坐下。通天教主也不发声。两位教主径直默坐。

    过得三十六天,碧游宫中突然大放光明,周青头上现云光,云光之中裹一口钟,缓缓流转,身体更是筋肌虬结,面目粗旷,现了盘古真身。身做黑白两sè,流转成混沌。

    通天教主头现三花,白霞云气有一亩大小,翻滚不以,身体却只是不动,眼睛也不睁开,还是默坐云床。

    扑哧!扑哧!通天教主顶上三花一现,周青头上云光仿佛吃了一记巨大补药,顿时越发清亮,闪闪生辉,如泉水叮咚轻流,还有细细的哗啦之声,头顶那混沌钟也稳稳转动,一圈一圈,自然流畅,无丝毫阻滞。

    随后无穷量的混沌气息仿佛丝线从虚空拉出,都shè在周青盘古真身之上。

    周青得了通天教主相助,以盘古真身为本,混沌钟为引,将散落太虚之中十二祖巫的元灵都破空聚集!盘古真身越来越清晰,身上肌筋也仿佛抹上了油光,显示出似人的肉质,不似以前,有些幻化的影子。

    时过飞快,混沌之中不计年月,又过两年。却说灵台方寸山今rì准提道人讲经完毕,各人静修参悟,定光欢喜佛下得三十三天,回了西方欢喜禅天,突然觉得心神不宁,恰指一算。

    “原来是明rì要参修欢喜禅,需处子元yīn!”

    定光欢喜佛当下吩咐身边的小沙弥道:“去唤你法海师兄前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