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小沙弥不敢违背,唱道:“尊佛爷爷法旨!”

    便要轻轻退了出去,又听定光欢喜佛吩咐到:“不要在佛兵之中寻找,这次佛爷我修寂灭之道,需jīng通道家仙法,修为高深的女真仙。你传给他此事就是了,不要着他前来了。”

    小沙弥连连唱诺,又小心问道:“佛爷爷可吩咐时间为几何?”

    定光欢喜佛思附了一阵:“本来明天参修欢喜禅,但我之佛国信徒之中,已无上好的鼎炉,修也是无用,不如在延缓些时rì!可是准提教主两年前说那五百年杀劫将至,算来也只有一年时间,不尽快参修,怕rì后劫难多多。”

    想来想去,定光欢喜佛道:“限他十rì之内将一名道行高深的女流真仙接引到欢喜禅天!”

    小沙弥这才出了欢喜禅院,往山下而来。

    一路腾起佛光,朝欢喜禅天西方而进,只见地面山川河岳,城阁阔野。佛寺林立,人群往来,大大小小也有数十个佛国,家家焚香供佛,全是信徒,佛国中兵将,一半是受感化的妖jīng,一半是人类信徒,还有是地狱之中超度而来的yīn魂,由六道轮回转生佛国之中。

    小沙弥寻到尽途,出现一高大皇宫,中间是白塔林立,珍珠,玛瑙,黄金,青玉,琉璃等宝贝遍布其中,美伦美幻。

    皇宫之中还有飞天仙女来往舞蹈,歌声清脆,一个个面容娇媚,穿薄如蝉翼的轻纱,身如凝脂,全身妙相纷呈,另人看了血脉喷张,不能自持。

    此乃欢喜禅天之中的佛国皇宫,都信奉欢喜佛,定光欢喜佛座下弟子法海禅师就在这佛国皇宫之中做佛皇。

    门口金刚认得这小沙弥正是定光欢喜佛座下的无虚尊者,连忙下拜。

    无虚尊者不理,一步踏进宫中,七转八转,不理无数金刚护法的跪拜,径直来到后宫。

    一进后宫,便有细微的呻吟之声传来,yín藿丝丝,似人跌进极乐境界之中。只见一空旷大殿zhōngyāng,立一象牙大床,幔帐两掀,轻丝粉纱。

    象牙大床呈四方之形,纵横有十八丈之宽,zhōngyāng正座一老和尚,闭目参禅。

    这老和尚眉毛胡须都是洁白,披大红袈裟,面容甚是慈祥,手捏不动根本印,脑后现了一圈佛光。

    老和尚周围的床上,却躺了九个浑身**的飞天仙女,各与一尊jīng壮的青年僧人交媾在一起。其中yín声不断,做出各种姿势,飞天是娇媚万分,皮肤都显现出了桃红,青年僧人也是龙jīng虎猛,演出好一场无遮大会!

    那老僧端坐肉yù场中,丝毫不动!仿佛无sè无相。这一场景,当真是异常玄妙,使人看了,心中自然生出感悟禅意。

    猛然几声尖叫,yín声停了下来,那些飞天仙女都堕进了欢喜禅的极乐境界中去了。过了一会来清醒下来,喘息一阵之后,翻身下床,穿好衣服,面容之上顿时圣洁万分,焕发出许多光彩,显然是各参欢喜,yīn阳交泰,得了许多好处。

    那九个jīng壮的青年僧人全身也发出淡淡的金光,老僧睁来眼睛,用手一指,九个僧人**坐定,化成一粒粒黄豆大小的舍利飞了起来。

    这老僧头上现出一尊佛塔,九寸来高,共有九层,舍利各自飞进了佛塔之中,安定放好。

    “陛下万安!”九个飞天仙女齐齐朝老僧下拜,老僧挥了挥手,这些仙女便都出去了。

    “法海师兄禅法越来越jīng深了!”无虚尊者进来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刚才见法海禅师用九大元神与飞天交媾,共参欢喜,后见法海禅师知道自己前来,悠然收功,将九大元神收进自己本命欢喜禅光祭炼的雷峰塔中,一举一动,莫不合禅理。无虚尊者好生羡慕。

    原来西天极乐有无量世界,三千世界,十方亿净土佛国,每一尊佛陀,都有一层天居住,手下也有佛兵无数,还可传法旨调遣八部天龙,金刚力士,土地山神,迦蓝功曹,四揭帝神,权力颇大。欢这法海便是欢喜禅天最大佛国中的佛皇。

    定光欢喜佛参修欢喜禅道,每隔数年就需要得道女仙的处子元yīn,会同自己的禅经,与舍利金光真阳相合。流转循环不息,可炼成那西天教中四万八千上层功果中的欢喜禅光。

    欢喜禅光一出手便是一片金红粉香,极其粘稠,仿佛融化了的紫金液体,妙用无穷,连带有佛门破邪金光旃檀。对敌之时,往往是大手一挥,禅光飞出,便裹住敌人的飞剑法宝,任凭对方有多厉害,也要乖乖受其擒拿。

    欢喜禅光共有十层,每炼一层,便可将禅光聚集,修成金身舍利,便是身外化身。

    直到将禅光修到十层,便可炼出十大元神,浑身真阳流转,通体都成紫金之sè,举手投足,便有拿山架海之神通。那定光欢喜佛座下天yín尊者就修到了第九重,不知采补了多少女仙真yīn,会合禅光,凝聚出九大元神,神通自是无量,连那天兵天将都捉拿不住。

    定光欢喜佛早就修成了十大元神,但往上一步,便是寂灭禅道,修成西天最高佛光,寂灭禅光!

    多宝如来连使太清玄光,玉清玄光,寂灭禅光硬是将斩去二尸的冥河教主困住,不是镇元子有心解围,血神化身早就被炼化了。可见这禅光之厉害。

    奈何定光欢喜佛一直窥不到寂灭之道,为此耽搁了千年功夫,最近听准提道人开讲大道,领悟出了道穷则变,物穷则反的天道禅法,便决心将那欢喜禅修到极点,最后必可归空寂灭。修成西天最高神通。

    法海禅师乃是欢喜佛坐下的得意弟子,最近数百年,都炼那禅法,要修成十大元神,rìrì用元神采补后宫飞天,只不过他参悟上层,不似天yín尊者,在禅法中炼那邪门法术,只进不出,害人无数,都定光欢喜佛逐出了欢喜禅天。

    法海修欢喜禅道,循序渐进,男女同好,已经悟了至理,只是火候依然不到。不似定光欢喜佛修成十大元神,欢喜禅已经是大圆满。近乎寂灭禅法。

    法海下了床,也自合十道:“师弟前来何意?”’

    无虚尊者道:“我尊佛爷法旨前来,命你外出渡化处子女仙回来!”

    法海惊讶道:“我欢喜禅天佛国信徒不少,那皈依的妖兵也多有女仙一流,佛爷为何舍近求远,命我外出渡化?”

    无虚尊者道:“佛爷要修寂灭禅法,从大圆满欢喜禅而起,须道行高深的真仙处子元yīn,命你十rì之内送到。”

    法海点点头:“原来如此,我欢喜禅天却是无正宗仙家处子信徒,十rì时间,也颇为紧迫,难怪佛爷叫我亲自出去渡化!”

    “法旨已经传达!我也向佛爷复命去了!”无虚尊者道。法海只好送无虚尊者出了皇宫,自己收拾好法器,带了两个亲传弟子出了欢喜禅天。

    却说定光欢喜佛见无虚尊者回来复命,点点头,命其下去了。

    “我辛苦祭炼的一串牟尼定光珠却被大巫九凤夺去,连那欢喜尊者都遭了惨死,rì后五百年杀劫,恐怕还有偌大麻烦,眼下是时间紧迫,天道教主入主天宫,又是应劫之人,定要搅风搅雨,怕是大风起于萍末,牵一发而动全身,着实不妙,不修成寂灭禅光,愈加困难,可惜又无上好鼎炉,真是焦心!”

    定光欢喜佛突然心中一动:“那次观世音菩萨说烦我去渡化那大自在宫,恐怕是示好,观世音菩萨曾经乃是阐教真仙,仙法高深,虽然转劫十世,但法力也不曾放过,我曾乃截教坐下,也修玉清仙光,只是火候不深,又无领悟到真传,不如与观世音菩萨一同参修大欢喜,她以上清仙法,我以玉清仙法,再以佛门欢喜禅入道,岂不是最妙不过?rì后玩杀劫之时,还可相互照应,不失道友之意,真可谓是两全其美。”

    定光欢喜佛转了几个念头,便起架去见观世音菩萨不提。

    却说法海出了欢喜禅天,正值考虑:“纯yīn女身,只有天界极东大黎山黎山老母门下一脉,千年之前,我下降人间界积修功德之时,就是以欢喜禅法渡化白素真那妖孽,得了纯yīn真元,才修成欢喜元神,那白素真不过是在黎山老母门下听过道术,并不是弟子,真yīn就如此浓厚。看来还去天界走上一趟!”

    原来当年值人间宋朝时期,法海下界,入禅宗。偶然认出了一书生许仙乃是上古太yīn金仙转世。那太yīn金仙于上古洪荒之中,威名赫赫。只是被蚩尤杀死,被迫转劫。法海有心要渡他,以便rì后成道,恢复神智,大有用处。

    但太yīn金仙当年两个婢女一同转劫,那两个婢女转为蛇身,却到了地仙界,修成神通,后来不知怎么上天界听黎山老母讲道,悟出了前身后世,便来人间寻找当年的主人。果然让其寻到,那婢女白素真暗恋主人已久,便设法结成了夫妇。

    却说法海贪恋太yīn真仙道法,又看两个蛇妖,便起了心思,使出神通,将白素真收进自己本命法宝雷峰塔中,用欢喜禅渡化,但另一婢女小青却带了许仙逃走,苦炼道法,后来报仇,法海不敌,只好依旧逃进了欢喜禅天。

    这一因果颇深,是以法海一直不敢出西天。也知道那许仙已经恢复当年神通,现在天界极东,一家数口隐居。眼下四大部洲大乱,佛道之争,法海去下界也无便宜,只有去天界寻女仙渡去西天,但又怕当年仇人追杀,是以有些犹豫。但欢喜佛法旨,他更不敢违背。

    “法海禅师!”猛见两个僧人当头落下,朝自己打招呼,法海一看,原来是燃灯佛祖新收两个弟子,一个乃是壶公,一个乃是黄石公,上次暗算周青不成,来佛门避难,被大rì如来引进了燃灯门下。法海以前也认得。

    “两位怎有闲心?”法海问道。

    壶公道:“燃灯上师参悟玄功,闭关止讲,因此我们无事,闲逛一下大千极乐世界,倒是禅师修欢喜禅法,深得三昧,又为一国佛皇,不在欢喜禅天悟道,怎的出得天来呆立?”

    法海两心意说了一遍。壶公,黄石公对望一眼,连忙道:“此事不难!”

    原来两公自从投在燃灯坐下,佛法没有学到一点,反而因为那燃灯所居住的华光天十分冷清,常年无人。两公又是耐不住的人,否则也不会去那大唐国中当国师了。

    两人又时常听得欢喜佛好处,便想改拜在其门下,因此时常来欢喜天外徘徊,只是一直没有碰到机会,这次见法海出来,一问情况,顿时都觉得是个好机会。

    “只要献上几个道行法力高深的女仙,就可讨得欢喜佛心欢,乘势拜在其门下,岂不是异常畅快?何必在燃灯那里苦熬?”两人暗想道。

    见得两公如此,法海顿时大喜道:“两位有何高见?”

    两人道:“眼下地仙下界争斗颇多,那唐军灭佛,已经打到真如国宝树城下,我们不如下去,助那城主宝树王抵挡唐军,一来是维护佛子,二来唐王有诸多公主郡主,都是jīng修仙法的真仙一流。灭佛大军之中,听闻就不下十数位,我们正可相机行事,渡化几位入得佛门。一来是慈悲为怀,阻止纷争,二来此乃佛道之争,人教行道统灭杀之事,却是大因果,就算出了事情,也算不到我等头上。”

    法海一听,顿时大喜:“两位妙策,着实另我叹服!”

    当下三人就商量一阵,那壶公,黄石公又去燃灯所居住的华光天中说动了华光菩萨,一同下界,来到真如宝树城中。

    那华光菩萨燃灯一盏本命琉璃灯芯所化,有无边法力,曾降伏五鬼魔王,法力不下于佛陀。

    “四位菩萨降临,真乃我真如国亿万佛子之大喜啊!”

    宝树王此时正是一筹莫展,唐军已经攻进了真如国中,这宝树城乃是都城,此时唐军八百万,都在九百里开外安营扎寨。宝树王连战几十场,都一败涂地,不得已只好挂出了免战牌,四处求援。现见得华光菩萨到来,心中顿时大喜。

    华光菩萨怒道:“道门如此欺我教,你去了免战牌便是!”

    当下去免战牌,华光菩萨亲带了三十万佛兵,出得城外,将阵排开,向唐军叫阵。

    “咦!秃贼敢来叫阵?”此时军帐之中,统领兵马的正是李世豪的大儿子李广陵,拜在九阳山五柳真人门下,老君一脉,炼虚合道,乃是太清仙道正宗。

    当下李广陵点将,命了大将薛龙领军四十万出战。

    那薛龙出得阵来,持一方天画戟指华光菩萨道:“你是哪里来的秃贼,报名受死!”

    华光菩萨大怒道:“我乃西天菩萨华光,今rì叫你死个明白!”

    两人拍马大战,那薛龙如何是华光的对手?一个照面,就被琉璃净火烧成了灰烬,连元神都没逃掉。

    华光菩萨乘势掩杀,唐军大败。三天时间,征战十起,死伤无数,足足十万兵士死于琉璃净火。只好后撤三十万里,退出了真如国。华光菩萨暴躁,乃是三界闻名,杀气也重,虽无道行,但有无量伏魔神通。

    “快快修书,向长安传信!”李广陵败退进落西关之中,稳住阵脚,心中大惊。

    “哥哥休慌!此事不必惊动父皇,免得显示出哥哥处事惊慌,又落人口实!”李广陵正愁,门外转来两个女子,雍容华贵,美如天仙,正是自己的两个胞妹,一名李宇,一名李chūn。

    唐军攻下数十个佛国之后,一些公主都有封地,这两位公主正是落西城的城主,听哥哥败退,连忙赶来落西关中。

    “华光菩萨乃是灯火成道,我与妹妹在黎山老母门下学道之时,曾结交了白素真,小青两个闺中好友,那白素真夫君许仙乃太yīn真仙转世,所修神通,正可克制此贼子,我两也学了一些,又得许仙传得两件法宝,明天战阵,先去看看那贼子的深浅,再行定计策!”李chūn道。

    当下定计,无话。第二天,华光杀到关前,被阵法阻拦,只好停下叫阵。

    一声炮响,两女提剑带兵出得关来。李chūn娇喝道:“你这菩萨,不在西天清修,人间道统之争,与你合干?速速退去,否则后悔莫急!”

    华光见是女子,大喝道:“我不与你说,且唤男将出来答话。”李chūn见其藐视,心中微怒,仗剑杀来。

    华光暗道:“与女子争斗。没由来丢了面皮,叫人笑话!”当下虚晃一枪,化火光隐进了阵中。

    那法海见是如此,心中暗道:正是这计策!

    当下出阵道:“菩萨不于你分说,你休得妄言!速速带唐军皈依我佛,否则永堕进阿鼻地狱中去!”

    李chūn大怒:“贼秃怎敢如此!”当下杀来,法海拿禅杖招架,斗了几个回合,法海暗道:“此女真yīn浑厚,正好拿去献给我佛!”便把头一拍,雷峰塔漂浮在头顶,九大欢喜元神都跳出来。

    “休伤我姐!”李宇连忙仗剑赶来,放出一圈绿光,却是太yīn炼魂圈。

    黄石公,连忙出来敌住。两位公主一看,顿时大骂:“你个畜生,怎成了秃贼?”原来黄石公在长安为国师之时,两公主也认得。

    壶公一听,心中大怒:“两贱婢无礼!”当下出来助阵。

    那李广陵见势不好,连忙命人来帮忙,却被华光带兵截住,双方杀了血留成河。唐军大败,两位公主被法海拿住,收进了雷峰塔中。

    尔后,法海与那黄石公,壶公急急朝西天去了。

    三十三天之外,金鳌岛,碧游宫中,天道教主,通天教主两位教主一坐一站。

    通天教主依旧闭目坐云床,头上三花现出,也不动弹,兀自闭目。

    天道教主周青却是站了起来,浑身肌筋油亮,虬结在一起,仿佛铁干盘松,身高有丈六。面目怒张,两手簸张,一手隐隐现了一杆长幡,一手拿一卷轴,之上黑白分明,仿佛太极。

    此两事物,正是盘古真身开天之时所拿盘古幡,太极图,一破一立,大有玄妙。

    头上云光清凉,混沌钟微微流转,最后发出一声钟。铛!

    天道教主周青浑身一个颤抖,云光和钟都自隐去,两手一空,所化盘古幡,太极图的虚影也自散去。捏了捏空空的两手,周青叹息一声,全身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仿佛炒豆,又自恢复原来面貌。

    朝通天教主一个稽首,周青朝下面西方望了一眼道:“杀劫将起,我只劫数也要而来,还需教主相助,rì后杀劫大起,我自上应天命,绝不软手。”

    通天教主收了三花,只道一声:“大善!”伸出右手一震,中食两指齐齐断去,飞到周青面前。周青双手接过,再施一礼,转身出宫,下天庭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