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通天教主如此助我,我也当行杀劫之事,表我态度,方显我心意!否则叫人心冷了。”

    却说周青从碧游宫出来,化身一道经天长虹,瞬间就落进天宫,坐定西极玄元勾陈大殿之中。把通天教主所断两指拿出,观看一阵,用手一点,那食指中指都化为两股青气,缠绕在自己手指之上,就仿佛缠了一圈青sè丝线,仔细一看,却显得出有几分韵味和神秘了。

    掐指细细算了一番,朝西方看了一眼,周青眼中寒光一闪,心里已经下了决断。

    “杀劫将至,我之劫数也就来临,时rì不多,如不尽力抗争,以杀止杀,我门人一干上下,定难以保全,我怎为那所谓的慈悲,忍心看着她们就此身损,圣人!圣人!归根结底,还是离不了一个人字么?”

    周青在碧游宫中静修两年,得通天教主相助,聚集盘古元灵,成盘古真身,又与混沌钟相合,法力何止是一rì万里?比两年前时候,又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两年之前,周青就是不死不灭之身,法力高强,不可思议。就算那释迦牟尼,镇元子面对他之时,都不得不万分小心,只用昔rì情分来框住周青,渡走阿修罗一族,否则用起强来,两位法力高强,威震三界的如来佛祖,地仙之祖,也要大栽一个跟头。更不用说如今了。

    “爹爹!你在想些什么?回来之后,就呆呆的,想了许久了。也不跟叫女儿来,爹爹去三十三天外两年,可叫女儿好想呢!”后宫转出一个青衣少女来。却是周竹听得守殿神将禀报,说是周青回来了,连忙赶来。

    周青两年不在,周竹当然十分挂念,只是到了门口,见周青算计沉思,却也不想打搅,只是后来,见周青呆呆上坐,又不似作法,也不似炼功,周竹忍不住转了出来。

    周青见是女儿,心中也是欢喜,什么烦恼算计之事情都没了,周竹也欢叫一声,扑进周青怀里。周青吻了一下女儿的额头,随后问道:“爹爹两年不在,你和你娘可好?”

    “我们很好呢,大师姐将我天道教打理得十分顺畅,天庭也十分安稳,女儿除了想念爹爹,也没有别的烦心事情。”周竹咯咯娇笑道。

    “恩!叫你大师姐前来吧!爹爹有事情要交代!”周青道。周竹只好起了身,不一会便和温蓝新双双来到大殿之下。

    “老师有甚吩咐?”温蓝新见得周青,也自欢喜,这两年她明掌天道教,暗地却是掌控了整个天庭,行玉皇大帝之事威名赫赫三界。她自人间来,乃是一普通的魔道修士,何曾想过有如此的威风?

    “五百年杀劫应运而起,如今已开始动荡,我以天眼观之西方,却现那欢喜佛心生不良,谴门下弟子法海抓大唐两公主去西天采补,修那欢喜禅法,同行两人,曾经相助那乌巢禅师,用钉头七箭书暗害于我,你与你师姐前去,夺回公主,送入下方,助那唐军,完第一道杀劫。”周青用手一指,显了真图,正是法海,黄石公,壶公三人朝西方赶去。

    画面又一转,显出两位公主,一个绿油油的圈子护在头顶,周围全部都是金红之sè的佛光,紧紧裹住,两位公主面sè恐惧,相互抱紧,身体哆嗦。周竹一看就起了怜惜之意。

    “如此yín僧,修欢喜禅魔道,行恶毒之法,采补女仙真yīn,其罪实乃当诛!”

    温蓝新也是女仙,见此情景,顿时大怒。她也认得那金红之光华乃是欢喜禅光,异常歹毒,只要一裹上女仙之身,就能将其真yīn采走。肉身交媾,那倒还落了下乘。

    “欢喜禅道乃是禅门正宗,以大欢喜大极乐求证寂灭。所谓是道有千条,我取其一,倒无甚分别,只是用之则人不同,强行采补,就有违天道了。你我师徒都是从人间来,也知那传说观世音以肉身布施,现红粉之相,与迷途之人交媾,交媾大欢喜之时,突现骷髅之身,取红粉骷髅,大欢喜过后便是大寂灭之意。以渡化迷途之人,不叫其沉沦肉相皮念!深具天理!”

    “世人以欢喜禅法,肉身交媾为洪水猛兽,动则以道德文章标榜,实则是着了肉yù皮相之外道,自身存了yín邪之念,不解法门真意。须知那yīn阳交泰,乃是天地至礼,以大欢喜求证大寂灭虚空,正是道穷则变,物穷则反。西天教主圣人能创四万八千法门,条条入寂灭,我心也自钦佩。佛道同归,总是一理,只是那欢喜佛强取采补,结下无数恶果,倒是自有报应了。”

    周青顿了顿声,面容肃穆道:“我天道一脉!切不可学仙凡两道那一干rǔ臭未干之黄毛小儿!自身有邪魔!心存肉yù皮念!不知反省!反是终rì里自意自yín!自命清高!妄自尊大!容不得半点异意!”

    “这群黄毛小儿一但有不喜之事!逆了心意!就立做那犬吠之声!出恶毒之言!编道德文章讨伐!尔后再行灭杀之事!实是不解天时!不求真意!以自身yín邪之解加于人身!愚昧无知!与禽兽一般!”

    “我天道一脉,求同存异,行天道之势,包容万法。不可以人来视法。法无善恶是非,正如天道之相。分善恶是非,美丑真假,乃是人心yù念尔。天起杀劫,乃是灭杀生灵,斩生灵之因果,并非灭那法门!”

    “尔等完杀劫之时,切不可出那幼稚言语,视外道法门为旁支,只为自己是正宗!此意非常玄妙,解者自解,迷者还迷。去吧!”

    周青说罢,似乎有些疲惫,闭目挥手,入定去了。

    周竹与温蓝新对望一眼,似乎有所领悟,不过急于救人,倒来不及细想,匆匆出了西天门。温蓝新见周竹拉了九爪白龙坐骑,不由道:“妹妹这坐骑平时出门代步那是极好,但我们是去救人,未免追之不上,我有天道剑十二口,那帝江剑速度极快,妹妹可将身附在剑上,不出片刻,定能追上那干贼秃!”

    周竹点点头,把身一展,化为一条青气附在了剑上,温蓝新喝声:“起!”催动玄牝珠第二元神,一片碧光裹住一口漆黑的长剑,电也似的划破长空,朝西方去了。

    却说李chūn,李宇两位公主争斗之时,冷个不妨,被法海运用九大元神摄进欢喜禅光所化的雷峰塔中,四面一片金红,如山一般挤压过来,还有旃檀香味,旃檀香味之中,带有一丝丝软滑的香味,仿佛脂粉。

    两公主赶紧发动了护身玄光,一幢清光裹住周身,挡住了四面而来的欢喜禅光。

    “不好!”欢喜禅光仿佛紫金融化之液紧紧裹在玄光之外,似乎发出一股吸力,在蚕食那护身玄光。

    两公主一声尖叫,突然觉得全身酸麻,似乎自皮肉jīng血,骨髓,元神都急速流动,朝丹田聚集,再而向下,似乎要冲破yīn关。

    “这是欢喜禅光!”

    两公主运起全身法力,紧闭yīn关,防止真yīn被欢喜禅光吸走。一面扬手,一大如海碗,碧光深深的圈子飞上头顶,一片绿油油的光幢替代了玄光,隔绝了欢喜禅光。

    “我们刚才似乎被摄进塔来,四面都是欢喜禅光,似乎与白素真姐姐所说那佛门贼和尚法海所炼的雷峰塔!”两位公主突然想起自己闺中好友告戒之事。

    “只要女仙入得塔中,吃欢喜禅光一裹,真yīn尽泻,被贼和尚采了去,着实歹毒万分,亏得有太yīn圈护身!”两位公主心中越发不安:“落进yín窟之中,怎生脱逃?”

    两公主一面发雷攻打,一面四面乱冲,使出黎山老母所传授的yīn月神雷,一立墨绿的霹雳子投进了金红佛光之中,砰然爆开!墨绿残光四面扫shè,宛如风卷残云,将那欢喜禅光炸开了一大个窟窿。周身压力一轻。

    “怎么回事!”两位公主心中顿喜,突然又看得那窟窿之中,依旧是一片金红,仿佛这佛光无穷无尽。那窟窿也随后又被四面奔涌的佛光填满,其势不但未曾消灭,反而愈盛。

    又连发数雷,依旧没有起到效果,只是每发一雷,那佛光就盛几分,两位公主丹田元神真yīn也自蠢蠢yù动,有外泻之相。

    赶紧凝神静念,不再妄动,一味催动太yīn圈护身,两位公主一筹莫展,惊骇得面无人sè。

    原来欢喜禅行yīn阳变化之道,循环一心,那yīn月神雷乃是纯yīn真雷,投进禅光之中宛如火上浇油,外面法海早看出了两公主乃是黎山老母门下,有意催动禅光,引得两公主出手。法海九大元神,还在天yín老妖之上,欢喜禅光jīng炼无比,两公主发纯yīn神雷,正合其心意。

    “阿弥陀佛!法海禅师今rì渡化两女仙入得禅门,拜入我师欢喜佛门下,其功不小!”

    黄石公,壶公,法海三人驾御遁光,朝西天飞赶,两公想拜在定光欢喜佛门下,见法海飞行甚急,怕进了西天,不好讲话,只好停将下来,想把自己的意图表示出来,以求法海在定光欢喜佛面前进言几句。

    法海见两公面sè不定,有些诡异,他运起一半心思,催动欢喜禅光压制两公主,倒是没有仔细思考两公在想什么,见其发问,也只好停下来。

    刚要回答,忽然一阵凌厉的破空之声从东边而来,三人回头一看,只见一条碧绿虹横贯虚空,虹头夹一点乌光,正朝自己这边疾电而来。

    “是谁有如此威势?”法海暗暗惊讶,以为是过路的仙人一流,喜欢招摇,也便不去细想,猛见绿虹一收,正落到不远处,出现两个女仙,一个青衣,一个白衣,与自己三人面面相对,神sè十分不善。

    “这是何人?莫非是黎山老母门下找上门来?此地离西天极乐不远,怎敢前来闹事?”两公心中想道。

    西天之外,有无量降魔金刚佛领亿万佛兵,五百罗汉护佑,任是神通再大之人,也不敢在西天伤佛门佛子。无量降魔金刚佛脾气暴躁,相做恶鬼狰狞,是以西天教主命他守护极乐,专做降魔之事。

    “你们是何人?”黄石公问道。

    温蓝新看了黄石公一眼,冷笑一声,用手一指!嗤啦!一片绿光,映照得天地皆碧,其中十二口乌光交缠穿行,四面乱shè,把一行三人都隐隐围在zhōngyāng。

    法海皱了皱眉头:“你们不知为何无故行事?”

    温蓝新道:“我知你乃欢喜佛坐下僧人,那欢喜禅法,也是法门一种,行的乃是以欢喜入寂灭,你强取女仙,以佛名渡化,却是行yín邪之事。我也不与你多说,这壶公,黄石公乃是道门之人,暗害我师天道教主,又判教忘典,更出恶毒念头,居然抢大唐公主,速速引颈就戮,免得叫我动手!”

    黄石公听见是天道门人,顿时吓了一跳,随后自镇定下来,骂道:“原来是天道妖孽,窃取玉皇大天尊之正统,搅乱天庭,坏三界秩序,还有脸前来!”

    周竹也自微怒,只是她不善言辞,也不会喝骂,只得由温蓝新分说。

    温蓝新大怒:老师说了,要完杀劫,出手便不留情,这里靠近西天,不速动手,夜长梦多!

    当下狠心一起,那边黄石公,壶公却先祭出法宝打来,法海一声佛号,九大元神飞了出来,朝两女扑来。

    温蓝新将天道剑一裹,卷住两公法宝,扬手便是一道惨白练光飞去,煞气横贯,刺天而上,这元屠剑已经放出。

    扑哧!只见血雨飞洒,两公被元屠剑一扫,护身玄光顿时被破,肉身也被腰斩,元神被剑光逼住,绞了一绞,便神形俱灭了。

    那法海被周竹敌住,猛见两公惨死,暗叫不妙,便催动了欢喜禅光,朝周竹卷来,冷不防温蓝新杀得兴起,仗剑劈来。

    元屠剑一绞,破开了欢喜禅光,见头上雷峰宝塔,温蓝新运天道剑疾扫,却被九大元神敌住。

    “好贼秃!”温蓝新将第二元神附在元屠剑上,连叫一声破!法海九大元神均被绞成了舍利,连带那雷峰塔也被削成几截,两公主猛然是周身一轻,四面亮光,连忙跳了出来。

    两公主见壶公,黄石公已经腰斩,哪里还不知道两女是朋友,顿时大喜,都仗剑围攻法海。

    周竹见法海老态龙钟,慈眉善目,不忍下毒手,是以没出阿鼻剑。法海九大元神上欢喜禅光被元屠剑削去,连雷峰塔都被斩破,虽然rì后可祭炼还原,但毕竟花费不少年头。又是心痛又是怒,却不敢再斗。

    一面放出一蓬金光,冲西而去,一面飞身疾逃。

    “两位姐姐,今天不斩这秃贼,绝不罢休!”两公主被困禅光之中,显些丢了真yīn,怒火冲塞心头。一面追赶而去,温蓝新也听周青之话,绝不手软,一声娇喝,越过法海,拦在面前。

    法海见惨白练带又迎面斩下,顿时骇得魂不附体。刚才他发出佛信金光,向西天求救,只要挨过片刻,就有人来救援,但元屠剑太过凶猛,遇法破法,遇宝破宝,无可抵御,片刻都难挨过。

    勉强放出欢喜禅光,将残余舍利元神之气运本命真阳喷出,大吼一声,将臂膀一迎,一条手臂连肩都砍了下来,痛得他龇牙咧嘴,差点昏死过去。

    用佛光裹住伤口,乘这机会,用全力催动遁光,向西天而去。温蓝新被震退几步,刚要追赶,那法海已经远去了,自然不肯放过,把身一纵,依旧是驾剑光赶来。

    “你要赶尽杀绝!”法海尖叫道。

    温蓝新哪里肯理,眼看就要追上,西天之上突然一闪,一条金光shè来,把法海卷了去。随后狮子金刚怒吼:“哪来妖女,敢闯西天极乐净土!”

    云端之上,金光从四面八放shè向zhōngyāng,瞬间就凝聚成了一尊六面六首三足,仿佛那大威德明王的金身,只是面相要凶恶许多,手持解尸刀,骷髅幡,狼牙棒,焰火,凶蛇,怪鸟。

    “此乃无量降魔金刚佛之金身显化,十分暴躁,由不得分说,妹妹休要对牛弹琴!rì后再寻那yín僧就是了!”两公主见周竹要上前分说,连忙拉住道。

    无量降魔金刚佛金身一现,见下方四女,嘿嘿狞笑,猛将手中骷髅幡一张,一张骷髅金纸,铺天盖地而来,一个瞬间,就仿佛覆盖了苍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