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刑天,相柳两大巫此时是一身道服,身高丈二,相貌奇古,周身清气飘飞,一看却是有道之仙人,不像几年前一身凶煞之气,仙见仙惧,神见神愁,李世豪见两人法力深藏,仿佛一个不可测的深渊,也知道两人不凡,心中一动,出口称赞几句。

    两大巫倒也不多言,就要下芦蓬,温蓝新突然道:“两位要完杀劫,正要借用此物!”

    说罢,将手中的元屠剑于了刑天,周竹见状,也将阿鼻剑与了相柳。两大巫顿时大喜,两两接过剑,用手一震,煞气直冲天际,一白一绿两道惨光把整个宝树城方圆百十万里之地照得一片诡异。

    “此剑乃是先天之器,原在冥河之手,却被天道教主强抢了过去,经无上仙法重炼,威力之大,不可思议,正合我手!”刑天两人都自思付,下得芦蓬,一步步朝关前而来。

    两人站城下十里之处,只管叫阵。

    无量降魔金刚佛刚刚见得伤自己那两口剑出现,又见两人,料定有些本事,忙运起佛眼观看,却只见得两人有清气裹周身,显不出来路,法力定然不在自己之下。

    “两人是何来路?”无量降魔金刚佛坐不动禅许久,金身也不怎么出西天,加上刑天相柳学了天道变化之后,形状大改,也没有看出来。

    平时去西天的仙人因为他脾气暴躁,不大喜欢与他来往,因此无量降魔金刚佛消息也不甚灵通。

    “两人通名受死!”无量降魔金刚佛做狮子吼猛喝道。

    刑天拿剑指城楼上的无量降魔金刚佛:“你乃草木匹夫,也配问我xìng命,速速下来领死就是了,我两人自不会欺你,凭你三千佛陀,五百罗汉,菩萨一起来。也不管甚用。”

    无量金刚佛大怒道:“自大匹夫,自己寻死,怪不得佛爷了!”当下就要跳下城楼出手,却被华光菩萨拉住道:“次两人不可小视,乃是大巫刑天氏,另一人乃是相柳氏,手上两口剑也非同凡响,一名元屠,一名阿鼻,不在诛仙四剑之下,你我绝非其敌!”

    无量降魔金刚佛虽然暴躁,却也不是个莽夫,自寻死路的事却不会做的,当下皱眉头道:“两大巫我也知,倒也不怕,惟独是手里之剑难以对付。”

    刑天又在下面喝骂:“一干秃贼怎不敢迎敌,莫非是乌龟jīng怪!速速出城跪地乞命,还可得入轮回!”无量降魔金刚佛顿时大怒道:“不斗上一斗,我怎甘心!”

    当下一纵身,化一道金光落下城楼,上得前来,华光菩萨怕有甚闪失,也下得城来,双双点兵来到刑天相柳面前。

    “佛爷我知你威名,佛爷也不惧你,你却有本事不仗兵刃之利,和佛爷好好斗上一场!”无量降魔金刚佛对刑天道。

    “此佛用语言挤兑于我,要是以前,也就罢了,但天道教主说五百年杀运逢起,鸿蒙一量劫临身,不必讲甚仁义道德,我不杀人,人边杀我。”刑天当年威名赫赫,自然行事也有讲究,但周青时常告戒,因此留了许多心眼。

    “莫说废话,你合该当死!”

    刑天二话不说,仗剑劈来。无量降魔金刚佛大怒,用月牙禅杖接上,斗了几个回合,不见胜负。华光菩萨也使出了琉璃净炎枪大战相柳,四人撕杀在阵前。

    身后士兵都结成了阵势,真元贯通,相互对持,只要对方主将一败,就听命冲杀过来。四人打斗之时,都竭力维护身后兵士的安全,也不能使全力,不顾一切,否则杀孽不少,rì后凭白要受许多劫难。

    只要将对方主将击杀,破城杀敌,两军对杀之事,都要交给士兵去办,自己万万不能自持神通,一味乱屠。

    四人只是较量武技,法术也不使用,斗了片刻,刑天瞄准无量降魔金刚佛一个破绽,怪叫一声,一剑劈下!无量降魔金刚佛只好用禅杖抵挡,却没料到刑天早就掌握他的变化,一剑破开了禅杖之上的大梵真罡,仿佛削豆腐一样,将一个月牙铲头削了下来。

    元屠剑又是一震,天道变化演义到了jīng神微妙的境界,无数点惨白的芒点仿佛雨点罩将下来,扑哧几声,月牙禅杖被削成了粉末。

    “不好!”只见眼前一片白芒,无量降魔金刚佛知道不妙,忙运一口jīng气,将月牙禅杖抖手撞去,同时身向后退。饶是应变的快,还是被一剑削中,齐腰成了两截,下身普通一声,掉落地面,上身已经飞进了关中,只留下一串惨叫。

    华光菩萨正斗相柳,猛见无量降魔金刚佛被腰斩,知道不妙,正想逃走,却被相柳一把抓住机会,一剑斩落头颅。

    华光菩萨乃是灯火所化,只要主灯不灭,他就不死,因此头颅一掉,身体轰然一声,倒在地上,都化为两道火光朝城楼上去了。刑天两人也不追赶,退回芦蓬之中默坐。

    李广陵见得大胜,连忙掩杀过来,交战几个时辰,唐军大胜,直杀到城下,方才罢战。

    “好生厉害!”宝树城皇宫之中,无量降魔金刚佛拖着半截身子,只见得一点点惨白sè的血液滴落下来,用尽手段也压制不住。

    “佛祖法体被斩,不知如何是好,要不要小王去寻一上好的庐舍前来接上!”宝树王见得无量降魔金刚佛的惨状,心中不安,小心翼翼的道。

    又见那华光菩萨此时已经已经两团火焰,在空中连连变幻,琉璃sè的焰火之中,还略略有惨绿之sè。琉璃之sè与那惨绿气相互争斗,谁都奈何不了谁。

    “我两被毒剑邪气侵了元神,换去庐舍也没有用,你休得慌乱,那天道教主异常残暴,如要破城,定会蛊惑唐王行屠佛之事,你先坚守几天,我两去西天寻人相助!”

    华光菩萨苦苦和体内的阿鼻剑气争斗,想将那剑上戾气驱逐出去,但却于事无补,方才真正明白了此剑的厉害。剑气已经侵进了元神,只有驱除,换那肉身都没有用。

    无量降魔金刚佛身体也是如此,况且这肉身他参修无数年月,功候深厚无比,要是换一庐舍,远远不如元身,实力非要大减不可。

    当下两人化光匆匆朝西天赶去,宝树王挂上了免战牌。

    见对方挂了免战牌,李世豪虽然有心再战,但斗了几月,自己损失不小,多有伤者,也要修养一阵,寻准时机再一举破城,当下两军对持。

    却说燃灯佛祖自三十三天灵台方寸山邪月三星洞回来,猛见洞中那盏琉璃灯黯淡无光,大不如前,心中不禁大惊,连忙掐指计算,猛听童子进来禀报道:“华光师兄受了重伤,现在洞口挣命,请老师救治。”

    燃灯道:“着他进来!”童子出去了,不过片刻,带了两点琉璃火焰进来!见得琉璃火焰被绿光侵袭,燃灯惊道:“怎会如此!”

    华光菩萨把事情说了一阵,燃灯听后,面无表情,心中思付道:“此事分明是天道教主搅风搅雨!我也不好对付,不如上去看准提老师的意思!”

    当下燃灯道:“你之伤势,甚是难救,我也为难,你且忍耐一些,我带你上三十三外准提老师处寻治法!”华光菩萨只有答应,被准提拿起琉璃灯,收在灯上,往三十三天外而去了。

    却说无量降魔金刚佛肉身元屠剑腰斩,剑上暴戾之气侵进了元神舍利之中,自己不能驱除,一路到了雷音寺,往阿弥陀佛处而来。

    阿弥陀佛正与三千佛陀讲大乘寂灭之道,突然听得有人哀叫,当下止讲道:“外面何人!”护法金刚将无量降魔金刚佛带到了座前,众佛见得无量降魔金刚佛惨状,都是大惊。

    “你镇守极乐,参修那十万年不动禅,还过五百年就要功形圆满,怎的前功尽毁,还弄得如此光景?”阿弥陀佛问道。

    无量降魔金刚佛惨叫道:“弟子奉命镇守极乐边境,平时只是金身出游,原身在黑珈洞座禅,但近rì突然闯来几个妖女,追杀定光欢喜佛坐下佛皇法海,还将燃灯佛祖门下两弟子杀死,弟子只得出来阻止,却不知那几妖女乃天道教主座下弟子,手持有元屠,阿鼻两口凶剑,弟子金身被斩,只好以本尊赶去,却有遇天道教主蛊惑唐王,屠杀我佛门佛子,只得阻止,却被那刑天,相柳两巫用魔剑斩伤!”

    当下把事说了一遍,众佛菩萨罗汉都心中不忿。弥勒佛想道:“天道教主着实欺人!”

    “有五百年杀运起,你自己不尊我话,妄自破了不动禅,当有这一劫,你虽乃我弟子,我却不能救你,但我指点你个出处!”阿弥陀佛道。

    无量降魔金刚佛连忙问道:“老师要我去哪里?”阿弥陀佛指了指天外,随后叫其护法金刚将其带了出去了。

    众佛菩萨罗汉见此,心中越发不忿,暗道:“老师何其不得心,自己弟子都不救,坐看佛子受难也不是这么回事!天道教主有多大本领,妄想灭我西天不成?”

    阿弥陀佛道:“尔等竭力修持,切不可染红尘之事,则可保身。”

    众佛菩萨罗汉听后,心中不乐,却也不敢多嘴,只有纷纷合掌。

    弥勒佛心中又想道:“我等乃是老师亲传弟子,那燃灯古佛,俱留孙古佛,观世音菩萨,定光欢喜佛,马元尊王佛等等却都是半路出家,但无所拘束,来去自如,当年金光仙三仙寻仇,我师都亲自赐下莲叶替三菩萨挡灾,现在无量降魔金刚佛护佑我佛子受人欺凌,我师却不管,怎就如此彼此厚薄!”

    却不说弥勒佛生出了嗔念,出得雷音宝刹,回了龙华光明世界。那无量降魔金刚佛心中也忿阿弥陀佛不救,只得勉强忍住疼痛,朝三十三天外灵台方寸山而去了。

    阿弥陀佛的意思,他自然明白,来到灵台方寸山,突然见得燃灯等候在洞口,见得无量降魔金刚佛这般摸样,也自明白了,当下问道:“佛祖舍近求远,不去雷音宝刹,反来灵台方寸山。”

    无量降魔金刚佛嘟哝两句,不好言语,突然见得一童出来道:“祖师见过!”两人连忙进去了,过了层层楼阁美景,又过了九曲十八弯金桥。穿过菩提树林,来到准提道人莲坐之前。

    准提道人道:“你两何来!”无量降魔金刚佛连忙将事情说了一遍。

    准提道人看了无量降魔金刚佛一眼,连连叹息:“不出雷音,杀劫不起,入得我门,劫过不小!”当下命身边的水火童子道:“去削一截四尺菩提木来!”

    童子去了,不一会拿来一截碗口粗细的菩提木桩。准提道人叫无量降魔金刚佛将上半截身子搁置在树桩之上,拿七宝妙树一指,一道七彩宝光裹住无量降魔金刚佛全身,缠绕几个呼吸,随后听砰一声轻响,无量降魔金刚佛已经恢复如初,将身体转动几下,试了试法力,居然不弱于以前。

    无量降魔金刚佛知道那菩提树木乃是无量至宝,自混沌之中生长,鸿蒙开辟之后,移植到此,足可代替自己的元身。

    准提道人又用手一指,帮华光菩萨去了阿鼻剑气。

    “元屠,阿鼻两剑着实歹毒!”燃灯朝准提道人道:“老师可有破法?那天道教主残暴好杀,自持劫数难逃,便陡起凶心,四处搅乱风雨,蛊惑唐王,还望老师慈悲,免叫三界生灵受难。”

    准提道人曰:“天道教主心存凶顽,只是劫难未到,只是那刑天相柳持两口凶剑,所造罪孽不少,你等也难以奈何,眼下杀劫已起,正逢五百年,你且先行于一干下宝树城!”

    燃灯道:“敢不听老师法旨!”当下与定光欢喜佛,俱留孙古佛,马元尊王佛,三菩萨,鲲鹏等人来到宝树城中。

    却说女娲娘娘正在宫中看黄庭,吃菩提子,突然心神一动:“哎呀!下界西牛贺洲有大杀劫。不可不救!”当下命金羽仙子道:“去花果山唤镇元子,悟空上来!”

    金羽仙子连忙出宫,化成大鹏鸟身,几翅便到了花果山,正逢镇元子悟空道人两人弈棋,听得娘娘唤,双双上天,入得宫殿,双双跪见娘娘。

    娘娘道:“天道教主心声凶顽,你等两人下界阻过一场,代人教一统,再过打算!”悟空道人,镇元子两人听了法旨,降下了宝树城中。

    娘娘心想:“此事要去过枝结,还得去弥罗天走上一遭!如若元始再行模糊,我便不出弥罗天。”

    当下女娲娘娘摆架又去弥罗天见元始天尊。

    却说这天rì出东方,正是好早晨,露水未干,鸡鸣刚止不久,李广陵正值盘算如何攻打宝树城,猛听士兵来报:“宝树城去了免战牌!”

    李广陵连忙出得营帐,果见去了免战牌,连忙点其兵将。听得号角雷鼓,李世豪上了芦蓬发旨道:“此战定要大胜!”

    周竹,温蓝新,刑天,相柳也上了颅蓬,心中思付道:“莫非对方又来了什么厉害之人!且先看看!再做打算!”

    猛见宝树城中佛光接天而上,中间隐隐现了一朵黄云,温蓝新见了大惊:“天地膜胎!莫非镇元子也来了城中?他乃道门,怎暗帮佛门!不是正理!”

    “此事大意不得!如真有此人,刑天相柳也绝非其敌,我得上天询问爹爹,看是如何打算!”周竹见温蓝新也没了主意,连忙道。

    “师姐,师妹!还不接老师圣架!”周竹正要上天,突然天上祥云朵朵,一片清音,两男两女从中现出身形来,正是九凤与哪吒,红孩儿与魔女。

    祥云之中,三犀牛拉车,童子对对,华盖芸香车中坐开天辟地盘古真身之天道教主周青。

    周竹,温蓝新看得仔细,连忙下拜。唐王见状,连忙带公主接迎,待周青下车之后,请上了芦蓬。

    “怎临得天道教主亲来!”唐王正要说勾陈大帝,突然觉得不妥,连忙改口,心中十分欢喜。

    周青道:“陛下理为人皇,扫人界纷乱,贫道算有阻碍,不得不来!”当下几人不言,径直默坐。

    晌午时分,周青头上现出云光,直冲天际,照得天地一清,八方都是静寂无声。随后云光之中,现一口大钟,只是微微旋转,就听金铁之声悠扬。

    宝树城中燃灯佛祖见得云光升起,又听得钟声,心中大惊:“却是天道教主送钟而来,怎生是好!”

    当下进了府邸,问过镇元子。镇元子,悟空道人也听得钟声,对望一眼,皱了皱眉头,数人上得城墙观看。

    “道兄,想不到那天道教主不顾天时,妄搅人教纷,亲来到此,我本只想缓过些时rì,等斗战胜佛登基,便使佛道合流,便功成身退,让位与颛顼,再做天人之争,你我也不用与天道教主相争,免得尴尬,但他怎如此紧逼。”悟空道人惊道。

    “天道教主明知那唐王激进,起了杀心,破城之后,怕要大开杀戒,这真如国,宝树城数亿佛民遭难不少。他还如此行事,难道只他门下就是命,其余生灵都是蝼蚁不成?”镇元子道。

    “如此行事,却是丧心病狂!”燃灯佛祖叹道:“两位道兄可有抵御之法?”

    “我尽力周旋便是!”镇元子道。众人心中沉闷。悟空道人突然道:“吾师来矣!”

    众人抬头一望,只见天上金云鳞卷,七彩光华照下,一片鼓吹之声。准提道人坐莲台,旁边立着二三十个大小仙人。

    燃灯大喜道:“老师怎肯法架到此!”众人都来见礼。准提道人曰:“天道教主要造杀孽,吾受女娲娘娘所托,特来降伏此人!”众人大喜。

    宝树王连忙命:“出兵排阵,搭建佛坛!”当下大开城门,排军布阵,搭建了佛坛,与那唐军遥遥对持!燃灯请准提道人上了佛坛,随后悟空道人,镇元子等人都座下方。

    准提道人见了云光,又见混沌钟,听得钟得,不由笑道:“此小道尔!”

    燃灯对宝树王道:“此事莫多造杀孽,不争刀兵,只赌一场,然后两相罢兵。你且说与那唐王听。”

    却说周青突然心中生了jǐng觉,猛见宝树城中七股彩光升起,知道自己琢磨不透,已经明白准提道人前来,心中思付:“怕是个麻烦!”

    周竹见爹爹面sè不好,连忙问道:“爹爹可有事!”周青突然笑道:“你等随我下芦蓬迎那通天教主!”

    当下众人又下芦蓬,突然天上一声鹤鸣,仙云袅袅下来,一道人骑奎牛,身边跟无当圣母,等几十个童子,往下而来,正是玉清至胜盘古通天真人。

    通天教主下地,与周青相见,周青连忙行礼,双双上了芦篷坐定,周青道:“教主怎会前来?”

    通天教主道:“女娲师妹妄阻天数,准提道人听信言语,特来了一段因果。”

    周青道:“大善!”命周竹,温蓝新道:“将两剑与我!”

    周竹,温蓝新呈上元屠,阿鼻两剑,周青持元屠,另一剑呈给通天教主道:“教主要了因果,我自相助!”

    通天教主接过阿鼻,不再言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