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金羽仙子被扑面而来的熊熊火蛇冲得后退一步,忙捏了个法诀,将手一搓一扬,一道凶煞星辰光华冲出,那火焰凝聚的凶蛇纷纷退开。

    “起!”金羽仙子将手晃得一晃,腕子上多了一个三星连接的镯子,一道道流星晶芒宛如火树银花冲出,四面飚shè,尔后落将下来,连成一幢璀璨的光罩,昂步进入火中,就听得细微的呻吟,似乎是垂死之人奄奄一息的挣命,着实让人揪心。

    这是一间大有万倾的殿堂,zhōngyāng乃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巨大火池,下方似乎有滚水沸腾之声,无穷火焰夹杂有呼啦的大风之声冲将上来,把整个殿堂都映照成一片通红的岩浆世界。

    金羽仙子定睛看去,只见火池zhōngyāng有一人,披头散发,不成摸样,浑身焦黑**,上连两根通红的火链,穿过琵琶骨,吊在zhōngyāng,有进气,没了出气。

    “妹妹真是的!那天道教主如今法力神通不下圣人,却忍看妹子受苦,纵然不能相救,看上一看总是好的,却也十年不曾上女娲宫来求娘娘一求,给我这手镯有甚用?我没有娘娘法旨,也不能进来呢!可见也不是好人。薄幸之至。”

    金羽仙子连忙飞身上去,到了火池zhōngyāng,将手一扬,真火纷纷消退,过真见得妲己奄奄一息,元神微弱,惨不忍睹,浑身法力被烧得一干二净,不由心中一痛,忙将下面百花仙子辛苦采集的百花圣露取出,不要本钱的全身都抹了,最后将一整玉瓶圣露都化为一股雾气输进了妲己元神之中。

    嘤!一声呻吟,妲己正值得昏迷,浑身刺痛万分,火毒侵进元神,痛苦难当,突然觉得一股清凉之气荡漾在心头,初始还以为是幻觉,但随后神智渐渐恢复清醒过来,睁眼就见了金羽仙子,正要说话,却见金羽仙子弹开两条火链,抱自己出了火池大殿,将门一关,贴上符印,外面便是鸟语花香,神仙境地,转眼从地狱到了天堂。

    连搓上灵药,将火毒祛除,浑身焦黑的皮肤又渐渐转白,金羽仙子又给妲己穿上了一套仙衣,挽上轻纱,整个人又恢复了当rì的光彩,只是神sè有些虚弱,但却更显得娇柔了。

    “十年过去了?不知他怎样了?有无成道?”妲己心中幽幽想道。刚要站起身来,却腿一软。哎呀一声,不是金羽仙子扶住,险些跌了一跤。

    “妹妹肉身元神都创伤甚重,就算我与你搓上灵药,也要数年时间调养,恢复法力更是要百年苦修,切不可妄动,我来搀你去见娘娘!”金羽仙子道,又见妲己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忙取了三星手镯戴在妲己手腕之上道:“此物乃是天道教主把与你防身的,先去见过娘娘,我再把那天道教主的情况与你分说一二。”

    妲己摸了摸手镯暗暗道:“他却是有心了!”随后两女来到女娲宫正殿来见娘娘。

    “娘娘圣寿无疆!”妲己跪地参拜道。

    女娲娘娘道:“你本修持我道上乘,已成真仙之体,奈何在洪荒之中还有一段因果与那勾陈大帝未了,自愿受此灾祸,把个千年苦修的功夫,毁于一旦,诚为可惜,但此乃天数,却也不能怪于人身,你又发宏愿,替勾陈大帝积修千万功德,以助其成道,可速离女娲宫,就此下界去便是。”

    “小婢怎的才能积修千万功德,望娘娘指点一二。”妲己跪求道。眼下她是就法力全失,连个普通仙人都不如,却是难办,只有求女娲娘娘指点。

    娘娘道:“下界人皇已现,奈何因果纠缠甚多,正逢五百年杀运,你可下界扶持人皇蹬位,平人教纷争,只是切不可为救人而伤人。你若功成,功德无量,何止千万?”

    妲己知道女娲娘娘在告戒自己,心中暗暗思付:“不可救人而杀人,怎的了结因果纷争?就是以西天教主舌绽莲花,也说不开因果纠缠,要解因果纠缠,除行刀斩乱麻之事,否则无可解脱。”

    女娲娘娘见妲己踌躇,早就洞悉了她的想法,却也不言,自有计较。

    妲己想了一想,又问道:“小婢肉眼浅薄,不知哪为人皇,应天命而生,乞望娘娘再行指点。”

    “人皇亦始从轩辕,有圣道之剑在身者,则应天命为人皇!你可扶持他为大统,平人教纷争。rì后之事,乃为天机,不可多问。”女娲娘娘道。

    妲己不敢再问,只得再拜。娘娘又命金羽仙子:“送其下界,好自为之!”

    金羽仙子搀起妲己,双双出得女娲宫,来到天外,正要往下而去,猛听一人道:“两位留上一留!”金羽仙子,妲己回头一看,只见来人清奇。似身在天地玄黄外,不着痕迹。

    “你怎来了!”妲己顿时大惊,直把一颗芳心做那吊桶,七上八下的,神sè不安,脸上飞起艳红。原来那人正是天道教主周青。

    周青道:“你莫下界染红尘,且随我进宫见女娲娘娘,我与她分说!”说罢,用手一指,一条清光shè出,缭绕妲己周身,元神却是仿佛吹了气的皮球鼓胀起来,周青再一轻弹,妲己宛如炸雷在耳边一惊,随后全身舒畅,法力尽都恢复。只见得眉宇飞扬,风华绝代。着实颠倒众生,迷惑寰宇,金羽仙子看了,都不由暗暗赞叹。

    “妲己妹妹却是得天垂怜,这三界之中,拿个女仙能及?”

    周青收手,见得妲己一双美目盈盈朝他相望,风情万种,不可方物,另神仙都甘愿堕进凡尘中去。

    “洪荒之中,所结因果甚深,却是不好解脱,莫非真要过那一回?却是不好。”周青双目开瞌,jīng光电shè,心中暗暗推算,一念之间,就已明了,诸多纠缠,也自如拨云见rì,清明万分。

    金羽仙子本想说话,但被周青目光一扫,心中一颤,将话吞进回了肚子。周青道:“你们便随我进就宫见娘娘罢!”

    说罢,将手一扶,三人又到了女娲天中。

    “你等过片刻,我去通报一声!”妲己怕周青失了礼仪,惹得娘娘不快,连忙道。

    周青只道:“善!”当下妲己又进了女娲宫正殿,见到娘娘,双膝跪下。娘娘见了,奇道:“你又进来做甚?”

    妲己扭捏道:“路遇到勾陈大帝,来到天外,要面见娘娘分说事情!”

    女娲娘娘暗道:“不怕不来,正要他来!”当下道:“你着他进来!”

    妲己连忙出宫见得周青道:“娘娘叫你进去哩!”周青暗道:“我曾发下宏愿,阻此女入红尘,今rì此愿须先了过,才可安然成道,正要进分说。”

    当下道:“你且与我一同进宫面见娘娘!”

    妲己点了点头,随周青又进了女娲宫,留下金羽仙子在外神sè不定。“此事情恐怕不妙!”

    “噫!那捞子勾陈大帝又来见娘娘,还扯上了妲己妹妹,莫非两人有甚私情,要见过娘娘成全?”唧唧喳喳的声音从花丛里出来,数个仙女探身出来,对着门口指指点点,声音最多嘈杂刺耳的正是那个彩鹊仙子。

    “修得胡言乱语!”金羽仙子喝道,心中也自好奇:“两人听说是洪荒旧识,不知有什么因果纠缠,弄得如此?”

    却说周青与妲己进得宫来,正见女娲娘娘。妲己下拜,周青只是唱了肥诺道:“见过了。”

    女娲娘娘见得周青如此无礼,心中不悦,却也不及发作,只是道:“你受元始天尊符诏,封受勾陈之位,管三界妖族,见我为何如此无礼?”

    周青道:“不曾有礼。勾陈已斩去,尔下贫道为盘古,创天道一教,完鸿蒙开辟之一量杀劫,乃是应和天数,因此对过娘娘,正是此等礼数。”

    妲己察言观sè,见娘娘面sè虽然不变,语气已然不善,心中又跳又惊,正想暗告周青,便又听女娲娘娘道:“你明天数,知玄黄,自杀劫中生,为过一教之主,也为得。”

    周青指妲己道:“娘娘也知,此女与我渊源甚大,我也发过大愿,不叫其染红尘,今rì便来带此女回去,了过最后因果,正来对娘娘分说!”

    女娲娘娘道:“你杀孽过重,斩那三尸,都仗此女发大愿,受十年火刑,积修千万功德才是低过,此下正逢五百年杀运,正是此女修功德之时,焉能不染红尘?”

    周青听了,不由大笑道:“娘娘莫过欺我!斩过三尸之法,乃是大道三千,其一之道,正是为如此,我才受过许多劫数,更去善念之时,不曾行得杀伐之事,如此就是违了天数,让那因果乱麻越缠越乱,我自杀劫起,亦要在杀劫中证道。我依天数而形,要功德做甚?”

    女娲娘娘听了,不由怒道:“纵是天数注定,也要行慈悲之事,为三界生灵争那一线生机,你与那通天教主在宝树城下搅和人教纷争,让唐王屠杀佛子,造下无边杀孽,你还执迷不悟,敢来见我!”

    周青道:“娘娘此言差过了,三界生灵自有因果纠缠,唐王行屠杀之事,乃是因那定光欢喜佛强去采补,又自持在西天之中,受极乐庇护,更加妄为,若是长此以往,即便我不插手,那因果也自会滚大而裂,到时连那一线生机都无了,岂不是更遭?我此行乃是应过天数,倒是那准提道人行护短之事,强阻于我,庇护佛门败类,娘娘不去质问,反来则我,好没由来的道理。”

    女娲娘娘冷笑道:“你倒是牙尖嘴利,假借天数为名,其意却是为自利,妄自搅乱人教纷争,那定光欢喜佛虽然强取采补之事,但气数未尽,应劫之rì未到,你怎敢先行杀伐?”

    “速速退去,转回天庭参修,等候三教讨伐,完过杀劫之后,三界神仙都了因果,各自安稳。”

    周青笑道:“娘娘莫怒,今rì此来,贫道不与娘娘争持这个,乃是带此女而走,娘娘笑我插手人教主纷争,娘娘又怎不是如此?”

    女娲娘娘道:“人乃我造,人教都为我子,我怎插手不得?”

    周青道:“贫道乃是人身,怎也插手不得?”

    女娲娘娘顿时大怒道:“好贼子!你有多大本事?敢来我女娲宫撒泼!”

    周青道:“贫道不曾撒泼,娘娘莫怒!”

    妲己见此,心叫不妙,连忙上前跪下,身体颤抖,声音哆嗦:“娘娘息怒,娘娘息怒!小婢该死。小婢这就下凡尘。”

    周青用手一指,妲己便跪不下去,依旧站了起来,身体更加哆嗦,宛如雨淋了的冻鸡,直骇得魂不附体。

    “娘娘无事,我却带此女告退便是了!”周青又唱肥诺道。

    女娲娘娘杏目圆睁,檀口微张,拿手指周青道:“你这泼道,着实欺我,敢来我宫中虏人,我岂能饶你!”

    当下命金羽仙子取缚妖索来拿周青。

    金羽仙子取了缚妖索在手,用手一指,一道绿光shè出,绕了几圈,朝周青环绕过来。

    周青见状,不由笑道:“娘娘尊贵,不肯亲自来拿我哩!”说罢,吹一口气,用手一指,那缚妖索从半空掉落下来。在地上现出了一条碧绿的丝带。

    女娲娘娘冷笑道:“你着实无礼!”说罢,取了身边的江山社稷图,径直抖开,化为一张山水大图,凌空而起,朝周青罩了下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