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见得整个大殿之上清音响起,仙气袭人,一张水墨山水大图凭空下来。耳边还听得哗啦水响,鸟鸣兽叫,树绿花香,果是女娲娘娘亲自出手,把山河社稷图朝来拿自己。顿时不敢怠慢,先是五指如勾,凌空一抓!

    嗤啦!五条清气破空而发,一个缠绕合抱,卷住妲己,拉到了自己身边,周青同时头上现了云光,光中裹一口混沌大钟,钟便随云光旋转,悠扬之声连发而出,一声紧似一声,最后异常急促起来。

    钟声紧急!

    仿佛是那危机存亡关头的jǐng世之钟,另人心神紧紧揪住,喘不过气来。

    一种无形的气氛!异常紧张!仿佛大祸将要临头!这气氛依旧充塞了整个大殿。

    金羽仙子听得钟声,心神竟然不能自持,身体呆呆站立,整个人似乎都已经被紧张的痴了。仿佛一个待宰的羔羊,知道自己已经无了生路,却又无力反抗,只是痴呆与绝望,等待那灭亡的降临。

    随那钟声紧促,周青全身噼里啪啦乱响,仿佛炒黄豆一样,整个人猛然高出了一倍,全身肌筋盘绕虬结,道衣尽裂,威猛无比。

    那钟声更急!

    金羽仙子终于忍受不住,啊!抱头尖叫一声,晕在地面。妲己在云光之中,身体只是哆嗦个不停,虽然没有受钟声影响,却也是吓的傻了。

    女娲娘娘乃至高圣人,万灵之宗,在妲己心中乃是高不可及的存在。对于娘娘的每一句话,她从来就是无可抗拒,也压根没有反抗的念头。而周青却是洪荒旧识,与她有一断因缘,在她心中却是活生生可以触摸的存在。

    妲己现在就仿佛一个看大人打架的小孩子,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仿佛做梦一样,只希望梦早点结束,先就连金羽仙子倒地晕厥,她也是顾不到了。

    无穷量晶光向上甭shè而出,连带云光钟声冲出头顶百丈之高,连成一片,死死托住那片山水,不使其落将下来,周青形象虽然威猛,但神态却是异常自若,朝女娲娘娘又唱一诺。

    “娘娘至高圣人,万灵之宗,怎的行逆天之事,要镇贫道?”

    女娲娘娘转坐云床,素手轻挥,神态反不如先前那样,面sè缓和了许多:“你应天数,自杀劫中起,行灭杀之道,但灭中又生,生中有灭,不成圆满而为,才能循环不息,也是正数。你亦是我所造,又得大神通,证道在即,杀运过后,神通与我一般,不生不灭,万劫不磨,成就之大,无量量劫中仅此一人尔,我教悟空点化你斩三尸法门,也是叫你明取舍之道,慈悲之意,却还被通天教主所搅。你现若明我意,于图中静修五百年,即是立地成圣。”

    周青道:“众仙生灵因果烦乱,纵是我得取舍之道,明慈悲之意,不行杀伐之事,也只是缓过一时。我与人间而起,灭杀道统无数,乃是应过天数,将因果缠于一身。虽自身证道,却归于门人,行那李代桃僵,我如静修,反是不慈悲了,天道不以少而取多,不以多而取少。我自为天道,怎又能行舍小为大的假慈悲呢?”

    娘娘点点头道:“恩!你之言语,却是不假,天道一视同仁,只是各有所取,慈悲二字,本就落了下乘,我今rì持仗法力压你进山河图中,你可有甚怨意?”

    “即为天道教主,当明天道之理,娘娘便说各有所取,便为争斗,是结因果。无谓是非,我又怎感生出嗔念怨意?岂不是更落一乘?娘娘有大神通,**力,我却应上天数。”

    “神通能否及过天数,贫道便看娘娘演绎就是了!”

    女娲娘娘听后,只是轻笑一声:“天道加于你身,却无**,又怎算得上是天数?”说罢,不再多言,用手朝周青脚下地面一指!

    猛听“砰!”,一声大响,立刻是天翻地覆,当殿地面陷下一个无底的深坑,坑中哗啦哗啦之声宛如煮粥,刹那一下,无穷量的烈焰夹杂着罡风,洪流浊浪,黄尘土灰,宛如怒涛一样上涌,声势当真是骇人。

    女娲娘娘一指点下,地面之物全都被**力神通绞成混沌,演化出地水火风,就宛如人拿盘古幡乱劈一样。圣人法力,虽然是轻描淡写,但无可抵挡。

    周青见状,忙并指如剑,朝脚下一戳,两条青气飞出,化为一叶轻舟,地水火风不沾其身,只顾在下面怒吼。

    女娲娘娘见那两条清气结成小舟,知是通天教主两指所化,不由神sè紧了一紧,站了起来,一双素手画了一道玄奥符篆,随后念动真言,出口轻喝一声:“散!”

    一喝之下,小舟轰然碎开,依旧化成了两条青气息缠绕在周青手上。

    妲己见了,慌忙才从中回过神来,只见得下面地水火风狂涌着裹了上来,其势猛烈,挡不可挡,终于发出了一声尖叫!

    周青面sè依旧不慌,只是将云光落下,先护住了周身,随后四面仙音响起,一片清亮的山水,红rì高悬天间,远处楼阁林立,连绵数百里,大自西向东,奔流而去。

    一个闪失,被女娲娘娘摄进了山河图中。娘娘见了,复又坐回云床,用手一指,大殿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只是不见了妲己与周青两人。

    手一招,山河社稷图回到手上,女娲娘娘也不敢怠慢,忙将画出的符篆一一加持在图上。

    “天道教主法力神通实是只差毫厘,此图还需炼过三十六时辰,再放入人间海眼之中,可保无百年无事!”女娲娘娘心中思道。

    周青确实是法力高强,又多次出入山河社稷图,明白其中妙用,女娲娘娘虽然将其封在其中,但也只能困过一时,捎不注,便被其破困出来,娘娘也无那个闲心,天天把图抱在身上时时jǐng惕,等周青破困出来再封,也不是这个道理,便要将图重新祭炼一番,改过图中的天地,则可使周青耗费数百年时间查探玄妙。

    “你怎何娘娘对抗,现在可好,被娘娘封住,可是咋办?”

    妲己清醒过来,见得周青恢复了原来摸样,身上道衣如旧,完全不似经历过一场拼斗,对其法力,也是啧啧称奇。猛然见得周围的环境,自己已经被卷进了山河图中,心中顿时大急。

    周青见妲己六神无主,不由道:“这个不妨,我自是无碍,娘娘也知自己阻过天数,只是以神通聊尽人事,我也正好借此与你过上一场,结了当rì因果。待我出脱身之后,你便入主天宫,与众姐妹团聚,从此之后,不沾红尘,清净修持,我当护得你等周全,将杀劫挽过便是了!”

    正说得妲己面上飞红,正要说话,突然四面狂风大起,天上乌云奔涌,把rì光遮住,伸手不见五指,随后黑暗之中乱如煮粥,仿佛打了鸡蛋,将蛋黄蛋清搅成一团。

    周青知道是女娲娘娘在行法,将山河图重新炼过,破图中之万物化而混沌,演成地水火风,尔后重造图中天地,就宛如盘古开天一般,功成之后,自己却是不在熟悉图中的奥妙,难以出来。

    “现在不去管它!”这一劫过无可避免,周青自己也知有此一劫,急也无用,何况是他已深明天道,女娲娘娘以神通拼天数,必然不能成功。

    将手一扬,头上云光罩了下来,结成一亩大小的光幢,把周围地水火风阻隔再外。

    妲己见得周青如此镇定,心中的慌忙也稍稍平息了一些,两人却是在单独相处,妲己心中又喜又慌,静过之后,檀口微微张了一下,却没有发出声来,不知先说什么才好。

    周青见得这状况,暗暗思道:“此女还未曾通透!”

    当下道:“你未入轮回,自然还知道当年青丘山旧事,你我之间,因果颇深,今rì正好了结,你可有此意?”

    妲己听得青丘山,不由眼神飘忽,面sè似哀似愁,整个人似乎限进了回忆之中,猛又听得后一句,顿时惊醒,刹那之间,连耳根子都红透了。但还是微微点了一下头。

    周青见得妲己点头,便用手一指,妲己衣裙尽退,浑身**,处子香气荡漾,另人神乱情迷,阳火中烧。

    不说妲己羞得面无人sè,周青只道一句:“大善!”将手一挥,四面云光疾涌过来,便值成一团。

    却说女娲娘娘将山河图重炼,金羽仙子清醒过来,心有余悸,立在一旁,心中思付道:“娘娘威严如海狱,那天道教主真是胆大,居然不尊礼仪,还出语亵渎。只是这样一来,妲己妹妹刚脱火池,现又被封于图中,不见天rì,着实命苦,却都是天道教主这霉星弄的!”

    此时!一道仙光闪过,女娲天外现出一青衣童子,手持一封书简,直进了女娲天中。

    “大胆!你是哪里来的童子,不曾祷告,就进女娲天!”看守门户的彩鹊仙子见得这童子出现,若无旁人,直接进了女娲天,不由叫唤起来。

    “我从紫霄宫来,因道祖开宫,来唤娘娘前去听讲!”这童子面无表情,只是慢声说道。

    彩鹊仙子一听,连忙进得宫殿,见女娲娘娘端坐云床,正使印诀炼那山河图,本不该打搅,但却无法,只得跪地奏道:“娘娘在上,禀过娘娘,紫霄宫道祖开宫,谴了童子前来,尔下正在门口。”

    女娲娘娘一听,突然暗暗叹息一句:“果是神通不及天数,我已聊尽人事!”当下停了印诀,出得宫来,见过童子,接过书简,然后拜了三拜,那童子朝娘娘见礼之后,出了女娲天,依旧回紫霄宫去了。

    女娲娘娘回到宫中,对金羽仙子道:“我且前去紫霄宫听讲,你好生看守山河社稷图,切不可出了纰漏!”

    金羽仙子自然尊命,娘娘换了一声道衣,扎起头发,挽起道稽,却是一清秀的道姑摸样,代收拾完毕,才持了书简,出了门,朝紫霄宫而去了。

    不知行了多久,杳杳冥冥,无东西南北,无远近高低,娘娘心神一动,突然眼前一亮,一座道观出现在眼前,除此之外,四面空寂,无山无水,无花无树,尽是一片混沌。

    娘娘又自下拜,之后才进了道观院子,只见当中门户紧闭,门口站着两个童子,一男一女,院落zhōngyāng站有五个道人,却是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西方两位教主。

    西方两教主都是一身道服,身高丈六,面皮微黄。

    五位教主见得娘娘到来,纷纷稽首,娘娘连忙还礼。

    “娘娘怎生才来见过!”通天教主问道。女娲娘娘只管见到通天教主一手空缺,只有三指,便也不回答,只是沉默。

    咯吱!当中门户突然一开,从其中又出来一个童子道:“祖师唤五位老爷与娘娘进去见过!”

    五教主,女娲娘娘不敢怠慢,忙上得台阶,进了门户,只见一片深幽混沌,混沌之上,悬一台,台上坐一道人,貌不可辩,正是鸿钧道人,身于天地玄黄外。

    鸿钧道人旁边又立两童子,也是一男一女,俊秀异常。

    六位教主见过道人,都自下跪拜道:“老师无疆!”

    良久,鸿钧道人才道:“时逢盘古开天一量之劫,有五百年杀运,开过必合,合过又开,循环不息,乃是造化天数,尔等亦在其中,不可逃脱,俱要完过劫数。”

    六位教主都道:“老师讯下,弟子谨记!”

    鸿钧道人命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你们三人过来!”

    三位教主起身,来到法台之下,又自跪下,鸿钧道人命身边的童子伸出手来,在童子手上画一符印,又命道:“于三人后心各打一掌!”

    这童子尊了法旨,先到太上老君身后,伸出手掌,击了一下,老君嘴一张,吐出一枚通红的丹丸。童子又各击元始,通天,两位教主也吐出一枚一样的丹丸。

    童子收了丹丸,又自退下。

    鸿钧道人命三位教主退下,又对六大教主道:“你等各安其位!可完过一量之数。”

    六大教主寻位端坐,俱听道人言语不提。

    “紫霄宫开宫,娘娘要三rì之后才能回转,叫我看守山河社稷图,只怕有些不妥,也不知那天道教主与妲己妹妹再里面在做什么,奈何图被娘娘重炼,又过禁法,我也无发得知,否则说说话儿,却也不闷!”

    金羽仙子见得云床上的山河图,心中正想,突然却见出了状况!

    山河社稷图卷轴猛然颤抖起来!

    喀嚓!喀嚓!数声轻响,卷轴之上仿佛是骤然裂开了几道缝隙,数条晶芒,两条清气一冲而出,于上空盘旋,刹那就聚成亩余大小一团。

    “不好!”金羽仙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显然是周青破开了山河图,脱身出来。要是真个如此,金羽仙子吃罪不小,等娘娘回来,必要受罚,心中一急,一个扬手,数道金光仿佛剑气,朝那团云光绞杀过去。

    这金光乃是金羽仙子成道时用自身翎毛炼的九口混天玄金剑,威力无穷。

    云光被金剑一绞,里面顿时发了一声响,瞬间就散去,现出两人,正是周青与那妲己。

    周青只是伸手一抓,九道金光就落在手里,再一指,金羽仙子仿佛被缚妖索捆住一样,半点都动弹不得。

    “你rì后也有劫难,须好自为知!”周青对金羽仙子说了一句,便领妲己出了女娲天。

    “今rì过后,我便成道,你且先回天宫与当年青丘山诸位姐妹团聚!”周青此时,面现平常,眼中失神。仿佛有一物悬于其中,似乎包容一切,却又俯仰虚空众生,游离于外。

    妲己正要说话,周青只是轻轻一推,就觉浑身飘然,场景变换。出现了琼楼玉宇,厅台楼阁,金碧辉煌。

    “这是天宫啊!”妲己身处一高台之上,向下观看,只见四面仙云飘飘,向下望去,那天宫一层一层,仿佛巨型台阶,每一层天宫,都其大无比,望不到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