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妲己身处乃是三十三层天宫之最高一层,玉皇大帝所居住的玉阕金天,身后便是灵霄宝殿,三界权势最高之所在。这灵霄大殿之前的临仙台,乃是玉皇大帝用来俯视众生,查检诸天众神星君,大小仙卿。

    玉皇大帝自人皇衰落,便及兴起,为三界主宰,管万物之兴衰,六道生灵之轮回,封神一战过后,权利虽被架空,诸天星君大都不听其号令,阳奉yīn违,但威望却是深入大小众仙心中。

    只是其后七大圣攻上天庭,玉帝奈何不得,请释迦牟尼尊者来降伏齐天大圣,虽然成功,却又触怒了其师准提道人,将释迦牟尼尊者压在人间北海眼不得翻身,由此天庭威严便及大损,更有玉帝之女私自下凡婚配,一步一步,天庭威信降低到了最低。

    更过这次蟠桃盛会,周青持神通专权,玉帝便顺水推舟隐退瑶池,周青又将托塔天王,四大天王等一干与佛门有千丝万缕关系的权臣打进太狱天监牢,命弟子接管天兵天将,天庭虽然稳固,但威望却是一降再降。这十年之间,四大天师,黄角大仙等一干仙人纷纷下界,那张天师更是吃过周青苦头,四处诽谤,另天庭更加离心。

    况且周青只是勾陈大帝,现掌管天宫,玉帝不闻不问,退缩瑶池,瞎子也看得出来是周青专权,名声更是不好。

    七大圣反天,释迦牟尼尊者被镇压,公主私配,到最后周青专权,天庭离心,隐隐便是人教大兴的天数,三界之中,只要稍微明事理,有道行的仙人就估摸出来。

    但天数运转,乃是鸿蒙开辟一量劫所来的最大杀运,除过圣人之外,只有限几人明了,却又不敢泄露,只能暗暗做些手脚,减过杀运,争一线生机,却让三界大大小小的神仙,妖怪,巫人,佛子都蒙在了鼓里。

    只要人教纷争平息,人皇正统即位,天人之争,便宛如一个火药桶,随时都会爆炸,只差过有人点燃而已。

    周青自岂会不明这个道理?杀劫之中,才能有一线生机,此去正是要人教纷争平息之前,将这引线燃过。

    却说妲己在临仙台上观看半天,突然想起周青话语,青丘山诸多姐妹转劫过后,都在天宫之中,正好相见,不由得十分欢喜。赶紧下得台来,转身一看,便见了高大无比的灵霄宝殿。

    “这灵霄宝殿怎的一个天兵天将也没有?”

    妲己本来看了半天,只见玉阕金天之中静寂无比,不说天神,就是连个仙女都没,心中早就惊讶。

    莲步轻移,上了一层一层的台阶,到了灵霄大殿门口,更加见得高大巍峨。

    “妹妹!”一声惊呼之声荡漾在空空的玉阕金天之中,映过来无数回音。妲己连忙听声而看,只见远处披香殿中转出数个仙女,沿着金玉砌成的回廊朝自己走来,似乎看见了自己,便发出惊讶,语气之中还有浓浓的喜悦。

    为首一个女仙穿星衣,配环挂纱,头上仿佛有星光点点闪烁,其中又夹杂有五彩神光流转变幻,衬托得整个人异常尊贵,不消说,正是云霞仙子。

    数道祥光拔身而起,刷!刷!刷!便急急落到妲己面前。

    妲己一见对方,早知道是当年姐妹转世,不禁喜极而泣,扑身过去,那七彩,云霞,霓虹等大自在宫的仙子都抱住妲己,纷纷哭了一场,又喜又悲,闻者无不落泪。

    数千数万年的转劫!在红尘苦海中挣扎,六道轮回中沉沦,现在终于借得大劫重聚,虽然前途只有一线生机,但总归有了一丝念想。

    纵然是历经千般苦难,只得单单的重逢,也就够了罢!

    “妹妹莫过伤心,我青丘山众姐妹现在不是都在一起了么。如今再也没有人能够分过我们,也没有人能叫我们做不愿意的事情。你看!这玉阕金天何等美景,却比当年青丘山要好上一些了!”

    云霞将泪拭干,又帮妲己擦了眼泪,众姐妹都哭过之后,都去了悲伤,提起喜悦。

    “妹妹,随我们先去披香殿吧!”

    云霞拉了妲己,一干姐妹都到了披香殿中,只见得软玉牙床,丝绦幔帐,玉铺地面,青光柔和,香气袭人,后又是花园,尽是奇花瑶草,天宫布置之jīng巧,之奢华,比女娲娘娘宫殿之中,更甚一筹。

    自有女仙童子闲茶上来,妲己,云霞等十来个仙子经过这一打杈,心情也好了许多,云霞又唤周竹来见。

    周竹感情出来,叫声小姨,妲己见了,又是欢喜,叫周竹过来,拉着手道:“都跟以前一个模样!”听得周竹只转了一劫,万年寄托竹身,还未遭过红尘诸般劫数,妲己听后,又喜又悲,又落下泪来,众姐妹连忙劝说。

    “当年我们姐妹,因那圣人法旨,离间巫门,巫门陨落尔后。残余巫人却杀我姐妹泻愤,连青丘山家园都被毁去不说,大多姐妹都神形俱灭,只有我们几个得已转劫,终于脱了阎浮苦海,否则还不知要转到何时。圣人不仁,以万物生灵为刍狗,还不是我们青丘一脉姐妹得天独厚,能颠倒迷惑众生之缘故!”

    妲己又自哭了一场,随后恨恨道。

    原来青丘山妖狐一族,全是颠倒迷惑众生之美sè,当年轩辕圣皇大兴人教,统帅洪荒,阻碍不少,既有最大敌人巫门,更有桀骜不逊的妖类,还有人族部落,当年青丘山妖狐一族奉了三教圣人,女娲娘娘法旨,下山行道,将洪荒之中阻碍人教的势力一一平抚,分化,离间。

    当年人教大兴,青丘山一脉可谓是功不可没,就是后来的人皇大禹之妻都是青丘山一脉。

    但终究是人教大兴,清扫巫门之时,巫门残余报复泄愤,将青丘山一脉狐族几乎尽数杀死,周青一家也遭了毒手。

    青丘山一脉立下如此功德,却还是落个灭族的下场,妲己尔后又借人身,形迷惑之事,引燃封神一战,现在与众姐妹谈起,便有些忿忿不平。

    “尔下大劫将起,逢五百年杀运,又要我等连同门人代过,怎有这个道理?圣人总归是一视同仁,不以多观少,不以少观多才是,既然有大劫,便一同应劫,为何又要我等低过?夫君这一世起自人间,诛灭人间道统,又争天庭之位,不得以将诸般因果缠于一身,未尝不是圣人算计,夫君立争一线,我等宁神形皆灭,也不再做那献祭之礼!”

    云霞修持多年,得周青帮助,早已明了前身后事,听得妲己之言,不由斩钉截铁道。

    “恩,姐姐说得是。我看姐夫眼神,也是如此,姐夫终于从大劫中脱身出来,至过今rì之后,就成混元无极太上圣人,不生不灭,万劫不磨,纵然我等以后再遭大难,这也算是最大的欣慰了,也自安心了!”妲己突然破涕微笑起来。

    “妹妹!”姐妹数人又悲泣不胜。

    数位姐妹之中,只有妲己颜sè出众,却是未曾轮回的缘故,云霞,七彩等女转劫千世,虽然仍旧是天生丽姿,但却比之当年差了许多。

    哭过几场之后,妲己便自安身下来,居在玉阕金天之中,每rì无事,与众姐妹相安,其乐融融。

    却说弥罗天上清宫之前,立一芦蓬,上有数十个仙人,为首有两仙,一乃云中子,一乃玄都天兜率宫太上老君亲传弟子玄都**师。

    往下便是元始弟子十二仙之广成子,赤jīng子,黄龙真人,太乙真人,灵宝**师,玉鼎真人,道行天尊,清虚道德真君。

    “掌教老师吩咐,这三天之间,天道教主要来借盘古幡,太极图成道,只要那天道教主发誓,不参进人教纷争,也不过问rì后天人之争,便即与他,如若他不应,要自强抢,我等自是拦他不住,但此地乃是上清仙宫,掌教老师讲道之圣地,岂容他轻易亵渎?我等当尽全力阻过才是!”

    其中有广成子对云中子,玄都**师道。

    大抵此时,周青与妲己还困在山河社稷图中。

    玄都**师道:“天道教主修成盘古真身,顶现混沌钟,我等要抵御其过,须借阵法之力,等三天之后,掌教老师从紫霄宫而回,就是天道教主要强抢,也是无用了。掌教老师命我等在此等候,只不过是依天数而行,给天道教主一个选择罢了。”

    云中子道:“正是如此!”

    此时,弥罗天又来了两人,仗剑捧葫芦,一穿金sè道服,一穿银sè道服,正是太上老君的金银二童子。

    两童子见群仙坐芦蓬,连忙上前稽首道:“诸位师叔有理了!”

    玄都**师道:“混元一气太清神符可曾拿来?”

    金角童子道:“拿过来了!”当下取出一片玉符,一尺来长,三指宽,青光盈盈,氤氲在其中流转不停,符篆层层叠叠。众仙围将上来,都赞叹老子**。

    这混元一气太清神符乃是老子先天一气所化,威力无穷,金银二童子从蜀山取了出来,虽然是苍莽斗剑就在眼前,但冥河教祖一干魔王被如来降伏,去了大患,更是自三茅真君,乙休等人遇害,张天师下界,天界一干仙人都应邀请住在苍莽山,等人教圣皇明了,就去辅佐,然后鼓动天人之争,讨伐天庭。

    苍莽山仙人云集,邪道又势力微弱,有无神符,都已无碍。

    玄都**师取过神符,念动真言,将手一震,神符脱手而出,砸在芦蓬之下。一声轻响,方圆千倾之地都蒙上了一股清气,眼蒙蒙的,任是怎么看,都看不分明。

    取出六尊高有七寸,薄如蝉翼,通红似火的旗门,玄都**师道:“就再此地布下两仪微尘大阵。”

    说罢,将六尊旗门分别与了太乙真人,灵宝**师,黄龙真人,清虚道德真君,金银二童子,又传了用法,随后将手一拍,场中清气消散,大阵也自隐去。

    群仙正值默坐,突听弥罗天外有人做歌而来:老子化胡出函关,太虚咫尺见先天,西方却参野狐禅,过得一年是一年。

    玄都**师大喜道:“多宝道人来也!”

    群仙下得芦篷来天外相见,果然见得两道人结伴而来,却是多宝道人,镇元子。

    邀得两仙于芦蓬之下,镇元子,多宝道人先朝上清宫稽首,而后上了芦蓬。云中子问道:“两位怎来此?”

    多宝道人曰:“借诸道兄之手来布诛仙阵,一来是阻天道教主造杀孽,亵渎上清仙宫,二来是三年之前,东海之上,天道教主取元屠,阿鼻两剑,与我结下因果,今rì了结。”

    云中子又问镇元子:“道兄何来?”

    镇元子道:“劝过天道教主!”众仙听后都言:“大善!”

    多宝道人来到场中,发掌一震,五大明王分立其中,成一尊位,杀气蒸腾而上。广成子一见,持了诛仙剑进了震方站定,玉鼎真人持了陷仙剑进了兑宫,赤jīng子持戮仙剑进了离宫,惟独是道行天尊两手空空。

    “道兄怎的手中无剑?”广成子问道。

    “绝仙剑在小徒之手,待贫道去取来便是!”道行天尊起身道,随后下了三十三天,两个时辰,便到了南海,果见傲鸾正带水军平水魔妖孽,见得师傅前来,大惊道:“老师何来?”

    道行天尊道:“你将绝仙剑与我。”

    敖鸾问道:“老师可要行杀伐之事?不知剪除哪方妖孽?”

    道行天尊正要明说,突然见得敖鸾眉宇之间隐有chūnsè,细细一算:“哎呀!我这徒弟与天道教主有心,却是流水落花,rì后怕是不妙,也是一场天数,我解救不得。”

    当下如何肯说明,只取了剑,依旧回到弥罗天,多宝道人见取来了绝仙剑,顿时大喜,数仙演练阵法几个时辰,熟练之后,依旧回坐芦蓬,等周青前去。

    却说周青离了妲己,寻一地调息六个时辰,将破开山河社稷图所耗的法力恢复过来,往弥罗天而来了。

    “天道无常,无惧,莫可明状,玄之又玄。今rì算在成道,便扯去封神榜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