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弥罗天上清宫处在三十三天外混沌之中,不属三界,居于混沌,跳出五行外,以周青现在法力,自然是跨步就到。但此时,周青却在深思。

    “算得成道便在一rì,盘古幡,太极图该在一处,只是终究未成圣人,怎算得清明?通天教主助我,rì后逢天人杀运,更要其相助,此事势在必行,如若rì后真个大劫降临,我便拼过一次,与其重炼地水火风,换个世界罢!”

    通天教主算到紫霄宫开宫,六大教主必要去听道,周青逢杀运而生,圣人算计在后,成道就在开宫三rì,此乃天数,纵然女娲娘娘心中明白,施展神通,也不能逆,不过是聊尽人事罢了,元始,老君也是如此。

    以圣人神通,扯去封神榜,将榜上之人名尽数抹去,则上榜之人才可脱去所有束缚,否则就算是得了盘古血脉,重塑肉身元神,也自无用,终究是不能超脱神道,归于仙道。

    如云霄,碧霄,琼霄三仙子,已然得了盘古血脉,却是封神榜上有名,不得超脱。今rì周青此来弥罗天上清宫,所要就是将封神榜上截教之名尽数抹去!

    几举可谓是改天换地,不亚于盘古开天,元始天尊必要震怒,rì后真个要遭三教讨伐,但周青又不得不为。如若不为,人教一平之后,天人之争,周青一门一样是大劫的祭品,三教主讨伐,在所难免,只是在五百年之中的早晚而已。

    人间灭群仙道统,便是大因果,宛如沸水之下填上一把材,入主天宫,玉帝退隐,更是大因果。

    本来周青可以效仿人间,巧取豪夺,得了好处便翻脸。奈何被诓骗斩三尸法门,要斩善念,不得不还过,虽然最后还是以力证道,但却走了许多弯路了。

    当时能得玉清盘古通天真人烙印,不出数年,便有如今成就,纵然不得烙印,又可将盘古血脉,混沌钟炼于一体,法力一样广大。通天教主在廖小进救金光仙,灵牙仙,虬首仙时候就曾给下玉符,可惜周青当时被人蒙蔽,送其而走,直到三年才明白,又值得到,其中却是过去二三十个寒暑了。

    三十个寒暑,在修道之就人眼中,自然是在弹指头之间,但沉于其中,又能结下多少因果?

    斩善念,救红云,与鲲鹏不死不休,积功德,镇九凤,与佛门因果更是加剧。牵连纠缠起来,周青也理顺不清,只行快刀乱麻。

    停下步伐,看着眼前的混沌虚空,周青叹息一声,还是踏进了其中。

    果然是弥罗天,那自盘古开天以来,混元无极太上教主元始天尊的上清仙宫就耸立在远处的山间,庄严巍峨,又虚无飘渺,似乎表示着那仙道无常。

    多少的轮回,多少世的红尘挣扎,就要到了尽头。三界虚空,大千宇宙所有生灵的最后追求,今天真要成了么?

    周青再次叹息一声,双脚稳稳的踏上了弥罗天的土地。

    眯眼望去,只见芦蓬之上数位仙人,芦蓬之下,有千倾空地,泥土皆新,一味的芬芳。做微湿浅黄之sè。

    当周青踏上弥罗天之时,云中子就已经知道了,群仙纷纷起身,要下芦蓬,却吃得云中子用眼神止住,自身下得芦蓬,过了场地,到周青三丈开外站定。

    “稽首了!”云中子单掌竖礼道。

    周青才仔细见过了云中子,果然仙风道骨,一身青气裹体,顶上现三光,果然是大福之仙,有道之人。

    有一偈语,单赞云中子好处:天地玄黄成道德,宇宙洪荒炼元神,三昧修来攒一处,无灾无劫金仙身。

    云中子又单掌竖礼道:“教主许久未见了!”

    周青点头道:“有两万三千六百五十一年了!”

    云中子道:“教主半步成道,必已明了天机定数,贫道本不多说,但掌教老师叫我问你:你可愿静修五百年,不染红尘是非,不沾杀运?”

    周青道:“我依天道而行,纵然是圣人如此,焉能妄阻天数?我知盘古幡在你之手,取手则来,但念当年之事,虽然是存心算计,却另我一家团员,自不行无名之事!”

    盘古幡在云中子身上,周青修成盘古真身,自然明白,云中子虽然法力高强,与那地仙之祖镇元子也相差无几,但周青却是取手则来,只是念及当年因果,并不动手而已。

    云中子与周青对话,众仙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意思也明白,知道多说无益,多宝道人,镇元子,玄都**师下得芦蓬来,也在三丈之外站定。

    玄都**师道:“天道教主!你既要尊天数,却要受三教讨伐,自身卷进其中,能否脱身都是不知,未免不智。我奉人教教主老师法旨,与你两条路走,你既然不自清修,又挽过红尘杀劫,定要再这弥罗天上清圣地行亵渎之事,我等岂能容你放肆!”

    周青道:“多说无益,云中子,你且退回,容你等布阵,我自进来,你若开抵我不住,那就休得怪我,于你此意,也算了过你我因果!rì后杀劫,便不留手。”

    多宝道人,镇元子见得周青,居然说不上话,心中不是滋味。

    当下玄都**师退后百丈开外,念动真言,运起太清仙法,双手一搓,千倾平地,清光蒙蒙。

    太乙真人,灵宝**师,黄龙真人,清虚道德真君,金银二童子,各站定生死晦明幻灭六个方位,将旗门祭起,顿时身形已经隐去,整个弥罗天都是一片祥云充塞,清光明亮,晃刺眼睛,莫想看得清楚。

    阵中又隐隐有雷声传来,多宝道人,镇元子,云中子也进了阵中,消失不见,周青细眼观看,突然见得阵中杀气升腾,金光闪烁,似乎有一团yīn云滚在阵中,随后又隐隐见得黄尘滚滚,各sè夹杂,十分绚丽,然其中凶险,怕是三界第一。

    “诛仙剑阵?!”周青见得其中的yīn云杀气,只是面无表情,手一晃,便自多了一条五尺竹杖。

    “我掌天道,纵是圣人,也不能逆之!”周青头现一亩田大小的云光,清亮如水,云光之中,裹一口丈六高下的大钟,金铁之声悠扬悦耳,昂然进了迷雾之中。

    这一入阵,景象又大不相同,四面尽是白茫茫一片,无边无际,天气yīn沉,似乎要压了下来,另人心烦气燥。

    这两仪微尘大阵有了太清神符的镇压,以微尘之地演化宇宙洪荒,一进其中,除非布阵之人解救,或是寻到阵眼,破去神符,否则莫想出来。

    周青虽然明白这大阵运转的奥妙,能来去自如,本来只要走到阵眼之前,揭去神符就是了,但眼下这阵有六大金仙主持,乃是个活阵,运转之间,生生不息,一念就转过亿万世界,不似死阵那般。

    周青看过几个呼吸,猛然将手中的竹仗往地下一戳,同时跺了一脚,轻喝一声。

    “呔!”

    天崩地裂!哗啦,哗啦!这片白茫茫yīn沉的天地之中,突然出现无数裂纹,然后宛如打破的镜子,一块一块掉落,都碎了。

    转眼之间,又是祥云围绕,黄尘裹着金霞四面奔涌,宛如cháo水。

    嗤!嗤!嗤!三条似黑似白,交缠一起,宛如混沌的剑形jīng气从黄尘迷雾中破空斩来,分取周青上中下三路。

    周青眉头一皱,头上大钟转动,飞出三点碗大的晶芒,正对混沌剑气迎去!一个交接,啪啦一声爆开,拉成数条晶光,与那混沌剑气斗了个难分难解。

    每一次交接,头上那口混沌钟就发一声响,最后钟声之密集,居然如雨打芭蕉,响个不停,急促万分。

    云中子立于诛仙阵台之上,正催动盘古幡,逼出混沌剑光,与周青猛斗,盘古幡厉害无比,加上云中子法力高强,又在阵中安全之处,使来毫无顾忌,倒是畅快。

    镇元子将地书化为一幢黄尘裹住周身,仔细观看阵中的动静,见得云中子每摇一下盘古幡,就吃力一分,知道此幡乃是开天辟地之物,法力消耗太大。心中一动,便对多宝道人,玄都**师道:“我三人出去依仗两仪微尘之便与天道教主争持,再将诛仙阵守护太清神符阵眼,只要等得一天,元始天尊掌教从紫霄宫回来,便可无碍!”

    几位真仙齐齐点头称善。

    周青见晶光与混沌剑气争持,用手一指,飞出一道骨白光华,将一道混沌剑光击成粉碎。正要如数破去,叫云中子不敌,突然是心神一动,见得周围迷雾微微颤动。

    随后冲出一条金光,宛如长虹金桥梁,朝自己卷来,知是太极图所化,不敢怠慢,翻身避过,拿竹杖一点,一股黑光离杖冲出,一个顿挫,忽的爆散,化为无穷量的黑烟雾光笼罩了金桥。

    只见得黑雾烟光之中五sè毫光闪过一闪,宛如火燎蛛网,雾气尽数被消灭。原来周青点出业力,化为浓雾袭人,却被太极图破去。

    玄都**师,镇元子,多宝道人真身连同化身多宝如来立于太极图所化的金桥之上,在虚空中来回穿梭,时定时停。金桥上五sè毫光大做,照耀通彻,主持两仪大阵的金仙却也不曾停歇,演化出亿万世界。

    “天道教主,速速退去,不沾红尘,还有一线生机!”玄都**师一个扬手,太清仙光刺空缠来,竟然聚成一手提宝剑,穿八卦衣的道人,朝周青劈来。

    周青暗道:“就怕你不来!”用手一指,飞出一骨白光华,也自当空一个旋转,化为一美女,手提两口骨魔剑,迎了上去,与玄都**师太清仙光所化的道人斗了起来。

    周青化出玄冥,凶猛万分,不消两个回合,玄冥一声娇喝,扬剑一震,将道人手腕斩下,那道人竟然不疼,兀自争斗,又过两三回合,被玄冥一剑刺通了大腿。

    玄都**师见势不好,双手一搓,太清仙光又化为两个道人飞来助阵。团团裹住玄冥,这才斗了相当。

    玄冥浑然不怕,只是喝道:“蝼蚁草木之辈,敢与我动手!”

    镇元子站定太极图上,将大袖一挥,一片金光铺天盖地涌来,却是用了袖里乾坤的神通,来拿周青。

    周青一个跺脚,又震破幻化的世界,同时右手一指,飞出一朵红光,转眼就成一魔神,蟒头人身,踏龙缠蛇,浑身火红,大吼道:“泼道敢过撒野!且看祝融氏来擒你。”

    祝融氏持一杆火戟,向天一燎,无穷烈炎破空而上,将金霞烧的滋滋做响,瞬间就将镇元子袖里乾坤的神通破去。

    哪里知道,金霞一破,一尊千臂佛陀猛然冲出,扬手就是千丈雷火,寂灭佛光,太清仙光,玉清仙光交成一团,把祝融氏裹在了zhōngyāng,生死不知。只听的连山的霹雳火光呼啸。

    却是多宝道人最为机jǐng,将佛身藏在其后,等镇元子无功,便突然冲出,使出全部法力神通,想灭掉周青一个分身。虽然对周青损伤不大,却也多少有点用处。

    周青见状,只是笑道:“此为乃鸡鸣狗盗尔!”

    一手抓出,掌心一团黑白气流旋转,一个呼吸,便脱手而出。

    “不好!速回!”

    玄都**师见周青祭出混沌都天雷,知道多宝如来不能抵挡,挨上一计,多宝如来非要变成废宝如来不可,自己也抵挡不住,只有太极图才能挡过。

    当下一面招呼,一面将金桥抖起,化为一条长虹金梁迎上了那团黑白气流。

    多宝如来也知不好,猛然飞回,哪里知道祝融氏挨了他的打,恨不得将此人碎尸万断,提起大火戟追了上去。

    说时却是迟了,周青见太极图抖来,把身体一摇,大呼道:“诸位道兄都来助阵!”

    凭空十声响动,周青身上又冲出十股气流,一个瞬间,化为十尊魔神,连同祝融氏,玄冥正是十二祖巫。

    此时,镇元子多宝如来见祝融氏追多宝如来,忙飞起一片黄尘裹来,突然是黑影一闪,一双大如簸箕的鸟抓正出现在自己面前,心中暗叫不好,涌起绿光,挡了一击,后退数步,只见一六爪四翅的鸟人正围绕自己猛打。

    镇元子见是帝江,挨过几爪,险些被抓破了护身绿光,知道厉害,忙一个转身,头现了人参果树,拿出一柄拂尘,与帝江斗在一起。突然凭空又飞来四个魔神,却是天吴,奢比尸,强良,弇兹。五大魔神围绕住镇元子乱揍,法术武技齐出,直杀得天昏地暗。

    镇元子奈何不得,只有收回地书,化身黄尘围绕在周身,才抵挡住五个祖巫层出不穷的巫术,饶是如此,也吃力无比。

    “只怕不抵,还是寻机会冲将出去,回诛仙阵中!”镇元子暗暗苦。

    多宝如来见镇元子吃力,却帮不上忙,因为自己也被四个祖巫群殴,句芒,辱收,烛九yīn,共工四大魔神法术惊天动地,巫光四扫,一样将多宝道人打得无还手之力了。

    “咳!”玄冥骨剑一抖,把三个太清仙光所化道人斩成碎片,飞身上来,与一身黄衣的后土直取玄都**师而来。

    玄都**师早知玄冥凶悍无比,更胜其他祖巫一筹,心中微微发冷,忙运起仙光抵挡,阵中更是天地转换,那太乙真人等人飞出金光帮忙抵挡。

    正都后土玄冥,玄都**师猛然觉得太极图一沉,心中更是不妙,百忙之中一看,骇得魂飞天外。

    原来周青一雷轰出,正和太极图相交,吃得太极图一裹,那灭杀万物,足可开天劈地的混沌都天神雷宛如石沉大海,投进太极图中,连个泡泡都无。

    周青不惊反喜,现飞出数道晶光,缠住云中子,同时将竹杖一抛,化为数条金蜈盘旋。

    “定!”头上混沌钟惊天一声巨响,宛如半空一个霹雳,一条粗如大斗的云光冲出,定住太极图,只见金桥乱抖,却兀自脱身不得。

    周青伸出中指,指上青气缭绕,正是通天教主手指所化!

    一个闪身,到了太极图前,一声爆喝,一指点出!

    轰隆!仿佛经历了亿万轮回,虚空震荡,周青仿佛跌进了一个奇异的空间,里面一片毫光,呈现五sè。

    噼里啪啦!现了盘古真身,一双眼破开五光,果见得五sè毫光之中,一团清光沉浮不定,不知又多远,却又似乎就在眼前。

    周青面如万年不化之冰川,将身一冲,抢进清光之中,隐隐见得其中有一老道跌坐,白须白发,形象正是玄都天太上老君摸样,周青认得,那正是太上老君之元灵分身,当下不敢怠慢,将手指一震而段,已然化成一道人,正是通天教主,持一口青萍剑,朝太上老君元灵杀去。

    不管两位教主元灵如何争斗,周青张口一吸,宛如长鲸吞水,刹那之间,就将这团清气吸了干净,同时将身一缩,退出了太极图。

    放声大呼道:“诸位道兄速来!”

    十二祖巫轰然化为十二股混沌之气,被周青收回体内,也不顾太极图,周青用手一指,天上竹杖围绕金蜈一个缭绕,配合混沌钟晶芒,将云中子所发的混沌剑气打成粉碎,化成了地水火风。

    “呔!”又是一声大喝,周青人杖合一,碎掉了两仪大阵所演化的世界,果见得阵眼被诛仙剑阵罩住。

    周青喝开阵势迷雾之后,人化为一条碧光,由离宫冲进了诛仙剑阵之中。

    玄都**师收了太极图,与镇元子,多宝道人也连忙抢进了阵中,直奔阵眼而来。

    赤jīng子战立于大威德明王身上,见得周青抢进离宫,连忙运足法力,震动了戮仙剑,一道深深如白银雪亮的匹练拦腰扫来。

    周青现出真身,头顶云光,云光现混沌钟,钟上shè出两条晶芒,一条抵住剑光,两两拼了个粉碎,一条眨眼shè住挂于其上的戮仙剑,那剑被定住,摇摆都自不能,如何能震动?

    周青又凝聚雷光,放出混沌都天雷,转过一转,炸得阵中鸡飞狗跳,那大威德明王吃受不住,痛的大吼起来,要不是阵势神奇,早就丢了xìng命。

    “此阵暂时破不得!”

    周青抢进戮仙门,进了戮仙阕,几个转身,把混沌钟转动,响声悠扬,来到了阵zhōngyāng。便见得云中子持盘古幡立高台之上。

    云中子见得周青,慌忙摇动盘古幡,却吃周青将手一拍,一道混沌都天神雷放出,炸破剑气,那zhōngyāng不动明王知道厉害,只是全力防守,结果却也比大威德明王好不了多少。

    周青刹那间就抢上了高台,竹杖朝云中子敲去,云中子慌忙抵挡,却被周青一指点在盘古幡上。

    “天地大劫,各人都要争那一线生机,无所谓是对错是非,取命而已,你不杀人,人便杀你,非便是天地不仁,乃是天地同仁尔!”周青叫道,摇头感叹。

    云中子知道,这是周青成道之前最后一句感叹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