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盘古幡中,却与太极图不同,又是另一番情景,不过在周青一指点出之时,人自然进入其中,只见一片混沌,空空蒙蒙,就宛如三十三天之外的情景,不过这混沌似乎是实质,异常紧密。人在其中穿行,就被紧紧挤压上来,阻碍大的不可思议。不说看清楚东西,就是行动都成困难。

    周青知道还是自己法力广大,近乎混元无极太上教主,才能进得其中,不受伤害。

    换过另外之人,就算是强如多宝道人,镇元子,云中子,进得盘古幡中,也只有乖乖受困,或是受死。

    依旧现了盘古真身,头顶云光混沌钟,随混沌钟旋转,无穷量的星光四面扫shè,将那粘稠实质的混沌扫开,宛如风卷残云一般。但那混沌似乎大到没有边际,随散随聚,一经荡开,立刻有更多的聚拢过来,四面八方的压力陡然又增加不少。

    周青却丝毫不慌忙,眯了眯眼睛,依旧伸出手指,由上而下,一个划拉!

    嗤!一条清气宛如电光火石,只闪的一闪,便割开混沌,一条宽阔无比,形似甬道的大路出现在眼前,延伸到无穷远处,只见得尽头是一片清光,亮光湛湛的。

    随着清气的划拉,周青的手指已经一震而断,照样化为手提青萍剑的道人摸样,只个晃了一晃,便消失不见,融进了甬道尽头的光亮之中。也不知是不是再与元始天尊元灵在拼斗。

    周青只是一闪身,也到了尽头,头上云光大钟尽数收进了泥宫之中,左手捏一诀,右手屈指,凌空一抓!面前无数量的清光突然急速涌动,刹那间聚成一尊高有丈六,粗旷的大汉,面目与现了盘古真身的周青一个摸样,只是一为实体,一为淡淡的虚影,如幻光一般。

    从一进盘古幡中,到现在,说来繁复,其实不过是一二呼吸。情况真是紧张万分!周青用尽全身神通,将盘古上清烙印抓得凝聚起来,不容分说,一个俯冲,若大一个身体便冲进虚影中,元灵烙印两相合一,纠缠在一起。旋转几圈之后,再也不分彼此。

    此时周青,三清烙印都已聚齐,元神凝练,自身便为盘古,可称盘古真人!

    眼中一片迷离,一道云光宛如龙蛇从头顶旋转下来,缠绕周身,周青又恢复了原来摸样,一身葛衣,芒鞋。举手投足之间,仿佛有一股自撼动寰宇虚空的力量,却又似平常。此样莫可明状,玄之又玄。

    清气一散,盘古幡中依旧是一片混沌,周青立于其中,正仿佛天地未分之时,一物悬于上方,包容一切,游离其外,是为道。

    “终于成了么?”

    千万轮回,亿万苦难,挣扎阎浮红尘之中,都已过去。混元无极太上大道,在这一刻,终于。成了。

    更在此时,周青已经真正窥测到天数运转,造化奥妙,重炼地水火风,开天辟地,也不是不可能。天数之道,终是不可逆转,但其中却有诸多转机,言语无法形容,如道一般,为众妙之门,玄之又玄。混元大道,要证过才知,旁人无可推测。

    只是盘古幡中的混沌再也裹不住他,周青也不管幡中的情况,一步踏了出来。

    却说在周青进得盘古幡之时,先行祭起竹杖与击打云中子,只见得一条碧绿的光影加上十数条金翅天蜈与云中子缠斗在一起。

    金影翻飞,宛如蛟龙,一个个摇头摆尾,爪如利刃,口喷黑烟,把整个高台都尽数笼罩在其中,外面看来,只见得一团方圆几十亩大小的黑雾中间隐隐有金光鳞片闪动。

    云中子知道这天蜈杖乃是周青成道所炼,本来就威力无穷,尔后又以**力神通,将一件先天法器修罗奈何圭炼进其中,更加神妙,那黑雾乃是业力,一沾其身,元神就堕进轮回中去,任他乃是金仙之身,也不经受不起。

    更何况那金翅天蜈以盘古血脉,孔宣元神金身炼成,法力高强,擅长玄功变化,一时也难以奈何,只有先将上清仙光运起,不叫业力沾身。随后便想用仙法耗费jīng血一举格杀。哪里知道,只一个分合刹那,手上的盘古幡突然剧烈抖动起来。

    反手一拍,元始天尊所画的上清符印拍在盘古幡上,死死镇住幡的变化。

    两相一交接,只听砰的一声轻响,那上清符印化为一团酒杯大小的晶丸升起。随后一个旋转,叭一声裂开,化成千朵万朵晶花,将场中的黑雾一扫而空。

    胍胍!十数声刺耳的鸣叫,金翅天蜈被晶花击打在身上,痛苦不堪,身躯上起了点点金痕,宛如刀划过一般,饶是如此,却还是凶xìng不减,稍一停顿,便扑了上来,另云中子惊讶不已。

    只是那些晶花相互碰撞,连锁不断,又密又集,越生越多,宛如放那烟花一样,如cháo水涌到,把蜈蚣都裹在里面,却是上清符印的威力了。

    “这阵不该被我所破,还去上清仙宫扯掉封神榜罢,且是诓上一诓,眼下是杀运虽起,却未到我与人送钟时候,不必与人见识,免得乱了天数。不是圣人所为。”

    周青一步出来,便见高台之外一条金桥,一道黄尘杂绿光,两团金光都扑将过来,知是镇元子,多宝道人,玄都**师,虽然来势猛烈,高台之上又被上清符印所化的晶花充满,凶险万分。但如今周青,乃是盘古天道圣人,如何把这些东西放在眼里?

    只是这群人劫数未道,周青又有事在身,不便计较,况且元始即将从紫霄宫而回,周青便也不过纠缠。

    将身一摇,一股清气冲出,分成一个化身,真身却是已经出了大阵,进了上清仙宫,圣人手段,玄奥非常,这群金仙虽然个个都是威震洪荒的角sè,但也差得太远,自然被周青迷惑,以为高台上乃是周青。

    只有云中子心中隐隐明白一些诀窍,却又说不上来。只见周青一指点在盘古幡上,人就消失不见,随后不过两个呼吸,眨眼之间,又现身出来,将袖子一扬,将上清符印所化的晶花全部破去。

    “莫非是天道教主还需一段时rì的修炼,将盘古烙印融合,才能大功告成?”

    云中子见周青出来之后,虽然厉害,却也没有到无可抗拒的就地步,心中暗暗猜测。镇元子,多宝道人,玄都**师已经抢上台来。

    周青这化身收了竹杖,悠然下台,过离宫,进坎地,似乎要将整个诛仙阵都看个清楚,那广成子,赤jīng子,玉鼎真人,道行天尊一一震动诛,戮,绝,陷四口仙剑,却见周青头上现云光,剑光不能近身,哪里能得伤害?

    入诛仙阵,就仿佛游山玩水,入无人之境,云中子看得分明,忙收了盘古幡,就势一摇,朝其打去。不想周青却又过了兑地,进了陷仙门,让云中子打了个空。

    看得玄都**师将太极图一抖,穿过四门,到自己面前,周青持竹杖笑道:“你师承太上教主,却不尊天道,我便代你师训你一顿罢,免得rì后凭空就遭了劫数!”

    玄都**师大怒:“你敢出言不逊,定不与你甘休!”人立金桥之上,持一口玄都紫府剑,光霞盈盈,朝周青横劈过来。周青用手一指,玄都紫府剑便落了阵中。

    见周青持竹杖打来,多宝道人一言不发,飞身抢出,多宝如来化身挥动千手,直取周青而来。

    周青笑道:“你也该打!”随后一杖打来,多宝如来竟然不能抵挡,被一杖打下了金桥。

    镇元子一见,顿时大惊,连忙飞出,将多宝如来抢走,周青也是不理,转过了诛仙门,把整个大阵游览一片之后,又到了zhōngyāng。

    且不说周青以化身在阵中游览,真身却出了诛仙阵,又过两仪微尘大阵,来到了上清仙宫。一脚踏进,果然气势宏伟,其中深远,一层层的美景,不知通到何处。

    周青却也不多逗留,向前慢行,转过几层阁楼,大殿,又过了几层药圃,便是一片松林,桃园,仙花怒放,当真是看不尽的美景。

    过得松林,桃园,便又有几十间金幢碧殿拔地而起,正是上清仙宫藏宝之地。门口有几个童子,见得周青前来,大声呼喝道:“你是何人,怎如此大胆,擅闯上清宫圣地。”

    周青只是笑笑,用手一指,那几个童子便定住不动,眼神迷糊,渐渐的闭上了眼睛,打起酣来。

    见得门上一道符印,周青伸手一抹,便自消失,推门进了大殿,来到正屋高堂之中。果见其中立一台,上面张挂一张榜文,榜文之上,密密麻麻又仿佛有无数文字,兀自流转不息。

    正是封神榜张挂在封神台上,周青上了封神台,定眼看得清楚,果然上面有三百六十五位正神之名号,当下一看,猛见一名跳入眼中,却是“申公豹”。不由得笑了一笑,伸出右手,凝聚玄光,闪闪宛如天星,往榜文上抹去。

    “住手!”门口传来一声怒喝,周青回头一指,顿时声息,只见一道人,白发白须,穿紫金鹤旄衣,旁边还有一貌美少女,受持一座数寸来高,晶光闪闪,宛如水凝的山峰。

    那老道双目圆睁,被定在当场,随后也如门口几个童子一般,软身下去,呼呼大睡起来,而那少女仿佛还未回过神来。只是檀口微张,呆立当场。

    周青如何不知是天界西极昆仑山掌门姜子牙领凌瑶琪来阻自己行事,扯去封神榜,乃是通天教主所嘱之事,势在必行,拖延都是不得,如何能放过?

    “你且上来!”周青朝呆立当场的凌瑶琪道。

    凌瑶琪这才回过神来,猛见周青,不由自主的上了封神台,见得周青一手轻轻挥动,每一次挥动,便有一个名字消失不见。知道周青在做什么,心中只是乱跳,却又说不话来,十分诡异。

    周青先后将截教百数名弟子都一一抹去,待过得片刻,一条金光从榜上冲起,上面已经无一人名。

    “我乃盘古天道真人,你可愿归我门下?”周青问道。

    凌瑶琪一惊,随后点了点头,周青用手一指,凌瑶琪头上三光迸出,前身后世,豁然明了。叭!水峰掉落在封神台上,猛然指周青道:“原来是你!”却是想起了前世人间,为周青所害之事。

    但终究只是一世恩怨,她随后就平静下来,思索一阵,反而笑了,弯腰拣起一元水峰,叫了一声:“见过老师了!”声音却是甜得腻人。

    周青点点头道:“善!”

    用手往凌瑶琪背后一拍,凌瑶琪顿时眼前一黑,随后一片光明,面前是琼楼玉宇,玉阕金天,正处天宫之上。

    周青晃得一晃,化身真身便值合一,正好出现在诛仙阵zhōngyāng高台之上。

    云中子见周青又上了高台,知道诛仙阵困不住他,连忙将盘古幡一摇,一团大如笆斗的混沌气流冲出,裹住周青,砰然裂开,化为地水火风四面激荡。

    周青袖袍一展,地水火风都进袖子里面去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云中子,你好自为知罢!”

    周青将足一顿,就听啪啦轻响一声,人已消失不见。外面数声惊呼,裹在诛仙阵外的两仪大阵清气突然消散,玄都**师抢进阵眼来,只见那混元一气太清神符已经被震成数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