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好贼子,居然破去太清圣物,罪孽不小!”

    却说是玄都**师抢上台来,只见台正央中现出一个三尺方圆的浅窟窿,窟窿之中,那道青光盈盈的太清神符裂纹隐现,玄都**师伸手一拿,正成十二块散开,虽然还有灵气,却已然不成摸样,再也发挥不出将微尘之地转化为宇宙洪荒的妙用神通了。

    玄都大就法师心中又惊又怒,那金角,银角两童子也满脸惊骇,刚刚要喝骂周青,却想起刚才周青的厉害,不由得相互对望一眼,把要说的话都哽了回去。

    “天道教主如定然是成就无量混元大道,蜀山剑派与之交恶,rì后恐怕不妙,眼下又破去大老爷的灵符,显然是有深意,看来我们兄弟还是早做打算,免得一不小心,应了劫数,却是不妙!”

    金角童子异常jīng明,见周青破了神符,就联想许多,便悄悄的与银角靠近,暗暗分说。

    银角暗道:“正是如此,我等还是小心才事,眼下是下界苍莽斗剑迫在眉睫,正邪决战,那阿修罗道虽然势微,但却是百足之虫,听说如今掌管阿修罗道的一对男女,男的乃是天道教主弟子,这其中因果,值得推敲!”

    却不说两童子在后面嘀嘀咕咕,就听得镇元子声音。

    “此圣物想必也是合该遭劫,我观那天道教主在阵中来去自如,定然是以身成圣,超脱物外,杀劫终是难免,我等看来都将竭力争那一线生机,完过杀劫,不可懈怠才是。”

    镇元子对那破碎了太清神符施了一礼,又劝玄都**师道:“人有劫数,灵宝一样难免有劫,法师不必如此,一切等天尊回驾再可分辨。”

    玄都**师将太清神符残片收拢起来,才自点了点头,又叫多宝道人也收了诛仙阵图,那广成子,赤jīng子,玉鼎真人,道行天尊也自收了诛戮绝陷四口宝剑。

    灵宝**师,太乙真人,清虚道德真君,黄龙真人都将手中的两仪微尘旗门交于了玄都**师,心中甚是气闷。

    “可惜啊可惜!”多宝道人上的前来,只是感叹。不知是可惜那碎掉了太清神符,还是可惜自己自鸿蒙成道,苦修无穷岁月,到头来还是一场虚空,把个无边法力,都做土灰,先天灵宝,都为废宝。

    太乙真人听见多宝道人的感叹,虽然有心,但却不想到这般,只是心里思付:“既然天道教主以成元始,灵珠子眼见又要与九凤结为同好,rì后虽然有劫数,但那天道教主有心抵过,想是比我这里要强上许多,也罢,我便回去与其明说,也算上是成全之意了。”

    道行天尊也自想起自己徒弟龙女敖鸾:“此女rì后大有劫难,终归于佛门之手,我便把将绝仙剑与他,也是枉然,况且我也需完过杀劫,却是难办,也罢,就与她明说,如若听我言语,还是我教下,如若不听,便由她去吧。”

    两位金仙各有念头,那黄龙真人等金仙心中也是各自念头流转不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云中子唤出几名黄巾力士,撤去了芦蓬道:“诸位道兄,此事还是等掌教老师回来,自有主张。”

    众人点头,都在弥罗天门口等待元始天尊回转。

    刚刚过得片刻,突然一声妙音响起,随后祥云飘飘,瑞蔼氤氲,云中子,玄都**师都道:“老师来也!”

    当下众人都出的弥罗天,只闻得一阵香风仙云飘过,便有白鹤童子大叫道:“老师命你们进大殿伺候!”

    众人才进了大殿之中,只见云床之上,坐两尊教主,一为玄都天道德祖师太上老君,一为开天辟地混元无极教主元始天尊。

    玄都**师连忙领众仙人先见过老子,再见过元始,老子对镇元子道:“你不必见过,却坐一旁!”随后命童子赐了座位,镇元子又谢了,才座将下来,其余诸人都站下方。

    玄都**师连忙对老子道:“老师在上,果是那就天道教主自持凶顽,亵渎上清弥罗圣地,且还毁去了太清神符。”

    老子道:“这个不用你说,我已知晓,也是此符该有一次劫难,你回玄都天后放进八卦炉中,我重新炼过。”

    玄都**师又上呈了太极图,云中子也上呈了盘古幡,两位圣人却无表情,老子只是不语。

    元始便对老子道:“师兄明过,天道教主肆意妄为,两教自是慈悲,与他生机,他却自绝生路,非我等不仁,乃是自讨尔!”

    老子道:“既是如此,你便行过便是,不必问我。”

    元始点头,随后命云中子道:“你去后殿取过封神榜来,我自有话说!”

    云中子连忙来到后殿,突然见到门口几个童子昏睡,暗叫不好,连忙一步抢进了其中,便见姜子牙也瘫软在地,只闻得酣声大做,又吃得一惊,往封神台上看去,只见金光冲起,上面名字,都尽数消去,这一惊顿时骇得魂飞天外。

    “莫非是那天道教主所为?如此真是逆转天数,三界崩塌!”云中子面无人sè,赶紧取了封神榜,匆匆把姜子牙抓起,才来到正殿之上,见过了元始。

    元始自然已经明了,见得光光的封神榜,对老子道:“正是天庭不存,rì后受三教讨伐,实乃天数尔!”

    老子道:“正是如此!”

    元始将封神榜抖开,老子用手一指,榜中掉出一团指甲盖大小的清光,转眼间就化为一个道人,正是当rì被就蚊子咬死,只剩下真灵的吕纯阳,吕洞宾。

    元始见得吕洞宾,只是道:“你为玉帝所害,本不应在天道教主之身,只是天道教主既然入主天庭,又抹去封神榜名单,却是将天庭为一教,不再为三界之公,你自要向其讨还。天道教主既然视你不见,不愿为你铸身,结这一场善缘,你rì后杀劫,便可向其门人讨过,此乃定数!”

    原来吕洞宾在封神榜中,周青自然知道,却只抹去名字,不用盘古血脉为其重朔身体。而吕洞宾乃是玉帝所害,但玉帝因果,都为周青承担,元始天尊叫吕洞宾rì后讨过,却也是正理。

    当下元始一指,一条清光围绕吕洞宾转了几圈,随后裹住,只转了几下,就将吕洞宾元神重新恢复。

    吕洞宾顿时大喜,连忙跪地谢过天尊,元始道:“你终究是元神肉身尽失,我虽于你朔了元神,但你肉身凝练多年,所下苦功不小,要金恢复,也是不能,以后如何能完杀劫?”

    当下天尊对老子道:“师兄,此子是你门人,你该行个方便才是!”

    老子道:“也罢,就与于个方便。”

    当下取一葫芦在手,倒出九粒九转大罗金丹,命得金银童子在地上放了一个大有半亩的九宫图形,又伸手一抓,一团紫sè火焰出现在手中,其大如拳,跳跃不停。

    “这团兜率火在大老爷八卦炉中养了不知道多少了元会,又大罗金丹药气,神妙无比,比那准提道人的菩提木,阿弥陀佛的七宝千叶金莲更是胜上一筹,用来给吕洞宾朔肉身,再好不过,想不到吕洞宾却是因为劫数,法力大增了!”

    那金银童子见了,心中嘀咕道。

    两童子将这团兜率火放到九宫zhōngyāng,元始却叫吕洞宾伸出手来,再其掌心画了个符印,再叫其:“跳进火中!”

    吕洞宾就跳,一下没进火中去,元始将手一拍,九粒金丹化为九股黄气冲进火中,随后火光尽收,变成一紫衣道人,又是一个好好的吕洞宾。

    吕洞宾又谢,元始道:“你自退下!”吕洞宾也退到一边,老子兀自不动,也无表情。

    老子那葫芦虽然可以重朔肉身,但也只不过是凝成形体而已,要恢复肉身法力,却也要自己苦练,但用兜率火,九转金丹凝成肉身,其中却蕴涵两件灵物的法力,另吕洞宾受益非浅,更是身体成了类似红孩儿一样火灵,擅长玄功变化,正合吕纯阳这个名号了。

    吕洞宾本失了元神,不可恢复,就是盘古血脉,也只能生出肉身,不能生成元神,如大巫一样,但三清乃是盘古元神,正可助其恢复。

    “正逢过五百年杀运,人教主纷争,人间正邪决战苍莽山,乃是初使劫数,你等可四处行走,相助人教纷争平息,尔后再完过杀劫,五百年之后,便自相安!”

    元始天尊对广成子等八位金仙道,随后用手一指,姜子牙也醒来,见此情景,连忙下拜。

    说过一阵,老子要回宫,命金银二童子道:“你等也可助吕纯阳!”随后带了玄都**师回宫去了。元始自是起身相送。

    随后,镇元子,多宝道人也下界去了,八大金仙,云中子,金银二童子,吕洞宾,姜子牙也各有出去。这且不提。

    却说通天教主从紫霄宫而回,便自一算,便晓周青抹了封神榜,便命贺子博传下符诏与截教众弟子:叫其尊过天道,不妄动,都配合rì月星辰苦修过法力,rì后完了劫数,再归师门。

    贺子博一路下来,传了通天教主符诏,果然是截教弟子相安,都因为法体元神失去,得周青赐下一滴盘古血脉,勉强凝练了肉身,就着rì月星辰苦修。

    就是非截教弟子,也被赐得肉身,成为巫人,不敢妄动。

    至此,凡是封神榜上有名之人,都得盘古血脉,由神转巫,天庭星辰运转,也不曾出过差错,比以前还稳定了许多。

    紫薇宫中,云霄,碧霄,琼霄三仙姑正就财神赵功明,紫薇大帝分说。

    “今rì终于脱得大难,只是当年大仇未报,此恨不可消除!”赵功明已经得盘古血脉炼身,恢复肉身,法力虽然不如当年,却也信心百倍。

    “陆压道人使妖法害过哥哥,燃灯更是抢过哥哥法宝,更有两位师伯以大欺小,将我姐妹送上封神台,虽然如今奈何不得,但定要其门人百倍偿还!”琼霄咬紧银牙道。

    紫薇大帝伯邑考对琼霄道:“你们虽然恢复肉身,但法力远不如当年,只怕报仇不得,又受其害,可不另人痛心疾首!”

    琼霄听了,不由冷哼一声,正要说话,云霄却连忙呵斥道:“不得对大帝无礼!”随后又道:“掌教老师依然吩咐我等截教弟子尊过天道,那我等还是去向天道教主分说。”

    此时周青,却在灵霄大殿之上,唤了温蓝新来。

    “下界苍莽斗剑,而今牵扯甚广,涉到人教纷争,不可怠慢,张自然虽然入了修罗一道,却终归是我门下,不能叫外人辱之。天宫不是清净道场,我将和那通天教主,在三十三外劈混沌,炼地水火风,立一天道清净天,为我宗门。你可管天庭之事。”

    “老师说得甚是!”温蓝新点头道。她冰雪聪明,一点就透,自然明白。

    “唤申公豹来见我!”周青吩咐道。

    却说云霄,琼霄,碧霄三仙姑从紫薇宫出来,正要上玉阕金天,灵霄宝殿见周青,一路行来,只见天庭神将如云,天兵如蚁,十分雄厚,比之原来,更有气象,心中不禁欢喜。

    原来天宫天兵本来就自不少,更有的牛魔王,无当圣母,黑风山三股妖兵势力,个个都是巨妖魔王,实力自然大增。

    猛见一道人匆匆自下朝玉阕金天上来,琼霄认得是申公豹,连忙唤道:“申道兄哪里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