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申公豹一身浅黑丝织道服,红面黑须,踏云履,身高有七尺,一眼看去,倒是仙风道骨,飘飘然然上的玉阕金天而来,猛听有人叫他名字,先是一惊,随后转头一看,见是琼霄仙姑,顿时大喜,迎将上去,单掌做个礼道:“天道教主有召,是来见过。”

    琼霄也是还了一礼,随后道:“因是掌教老师有符诏,凡我截教弟子,都尊天道,待完过五百年杀运之后,才可再行归教,我等也是来前见过天道教主。”

    赵公明道:“逢此五百年杀运,我等也可一洗当年旧怨了,纵是身死,也可安心。”

    “道兄说得不错,正要如此!”申公豹点头,一行就五人,便来到灵霄大殿之上,果见天道教主,盘古天道圣人周青默坐其上,便连忙见过,都行大礼,那三霄仙姑是有通天教主符诏在前,见过周青,便如见他,是以三仙姑,赵公明哪里敢怠慢。

    申公豹人最机jǐng,交游也自广阔,消息也十分灵通,周青抹去封神榜上名单之时,他乃是第一个抹去,初始还曾吓过一跳,没有了封神榜的护佑,他这天神之身,却也维持不了多久,正值心急,就有神将尊无上盘古天道教主法旨,赐下盘古血脉重朔肉,顿时明白事情大有变化,加上先前的猜测,也微微明白了当前的形式。

    “开天辟地以后,居然有人能证元始,这天道教主,当真是不可思议,刚才听琼霄娘娘所言,截教通天圣人也赐下符诏,截教弟子见过天道如见自己,却真是了得。”

    当下申公豹也拜了下去,周青心中自然明白。

    “此人大有用处,正要他行走三界,待人教未平息之时候,就起过杀运!也为天数,乃是正理。”周青叫三霄仙姑,赵公明,申公豹一一免过礼数,琼霄仙姑首先道:“教主再上,我们兄妹来见,实有一事要求过教主。”

    周青道:“你也不必多言,我知你们兄妹来意,我未成道之前,与你三姐妹多有因果,今rì也不说求字,我自会相助你等。”

    说罢,用手一指,一条青气冲出,飞到三仙姑,赵公明,连同申公豹的头顶,随后叭的一声散开,化为一蓬轻烟,反罩下来,缭绕在五人周身。

    这五人无一不是天地玄黄修道德,宇宙洪荒炼元神的超级角sè,被清气一罩,立刻明白了什么回事,心中大喜,都端坐于地,默运玄功。

    过得片刻,五人站将起来,又谢周青。

    “有盘古血脉铸过肉身,但无元神,只能是一巫人,我只是盘古肉身所化,虽然得其神识烙印,却是无形无质,不似三清教主。也不能助你重炼元神,这道清气,乃是通天道兄所留之残余,又有我化盘古神识印记在其中,你等炼过之后,要生出元神,得回金仙之身,也尤为容易。至于其他截教弟子,通天道兄另有安排,是等五百年杀运过后,再归教下之时,才能有此机缘。”

    “通天道兄既然将你等安排于我教门下,我当一视同仁,传其天道变化之法,虽然与三清妙法同出一门。都为盘古,却也大不相同,讲究肉身变化之远古神通,你等便及修持,rì后正好完过杀劫。”

    原来周青自证混元无极太上之道,那门天道变化之神通也就完善,到了顶点,一创出天道十二卷,各叙十二祖巫之神通法门,可以随意修习,按自身习xìng。

    门下弟子如红孩儿,乃就是修习祝融氏之神通,如炼到顶点,法力可与那祝融氏不相上下,但却不知道要多少个量劫了,饶是如此,却也最过厉害。乃是一等一的上层神通法门。

    上古十二祖巫,虽是盘古肉身所化,但无其神识印记,而今周青天道十二卷所阐述之法门,包罗万象,尽演天道变化。只要门下修习法门,又听其讲述大道。却不似巫门那般食古。

    至此,天道一脉,才可为一教。天道门,神通,道行并重,但神通尤为厉害,周青是混元圣人,由大巧近拙,凡种神通,只要一指点出,或一扬手,就无可匹敌,自然看不出繁琐的法门。不是周青,而是圣人都是如此,举手投足,无人能抗,俯视苍生万物,不生不灭,超脱宇宙轮回,因果不沾其身。

    但其周青门下弟子就不一样了,就算神通到了顶点,也不为圣道,争斗不似那般轻描淡写。

    这且不说,却说周青唤了温蓝新进来。将手一扬,便有十二道各sè光华shè出,停在面前,漂浮不定,却是十二卷玉册天书,上面尽是符篆金文,还有蝌蚪黑点游离,神妙莫测。

    “此天道十二卷,乃是我教神通法门,无上法力之道,至于道行参悟,待我与通天道兄于三十三之外开过道场,自会讲过,且先修过法门,以完杀劫。你可承我道统,当坐灵霄,俯仰三界,却要好生而为!”

    周青对温蓝新说过,便是满殿清光,到三十三外去了。

    温蓝新明白周青意思,顿时大喜。收了天道十二卷,见周青走了,心中暗道:“老师说我当坐灵霄,不是玉帝之位么?且坐上一坐,真是个畅快万分。”

    九九至尊,玉皇大帝,天上地下,惟我独尊。

    温蓝新迫不及待的坐定灵霄,心中无量欢喜,刚刚坐上,便见下面三霄仙姑,赵公明,申公豹面容古怪,连忙换了童子来叫赐坐。

    几人都坐下,温蓝新道:“我尊老师法旨,坐灵霄宝殿,代一教失误,诸位前辈还莫怪罪。”

    琼霄笑道:“天道圣人之言,就是我老师之言。理因如此。”温蓝新点了点头,随后又将天道宗大小弟子都叫上殿来。

    与温蓝新一辈的乃是:周竹{元屠剑,十八杆天妖化形幡,灭渡金环,九环禅杖,碧电刀},廖小进{刑天盾,蚩尤紫魔剑,十三头飞天血神},盘丝洞七女仙,凌瑶琪,大狐狸周晨{芭蕉扇},小狐狸周璨{五毒幡,大乙子母金刚砂},蓝神,红孩儿{兜rì罗网,shèrì神弓箭},魔女杨妙妙{修罗镜},jīngjīng儿,空空儿,龙天,龙地,后四人为天庭天师之位,更有三大巫门老魔,刑天,相柳,九凤。

    下一辈弟子乃是温蓝新八个弟子连同女儿小昆仑{乌灵冥刀,万魔幡},向辉,谢晓宏{断水神剑},刘志华,黄天波{真刚神剑},李杰,康杰,李蓉{掩rì神剑},戴锦蓉{灭魂神剑},廖小进妖兵手下,飞熊{幽魂白骨幡},六瞳,毒龙,巴立明。

    再下一辈弟子多为童子,在天庭管事,便略过不提。至于受周青册封的天庭大员,哪吒,牛魔王,龙女敖鸾,无当圣母等人都自监管天神之中的非截教弟子,那些天神,没有一个敢妄动的,都被监管的死死的。

    申公豹见得天道弟子阵容,不由得暗暗道:天道弟子,虽然不弱,但根基未免过于浅薄,而今正逢杀运,要参与人教纷争,只怕凶险多多。

    温蓝新见得申公豹表情,自然明白,但周青既然吩咐苍莽斗剑,要相助张自然师弟,却是怠慢不得,她掌天道门,又得天庭,三界消息,大都灵通,自然知道苍莽山以蜀山剑派为主,广邀群仙,其中功力深不可测者无数,就单单是蜀山诸多长老,单凭修为,也不在小狐狸等人之下。

    “师傅乃是圣人,混元无极太上教主,既然有命要助张自然师弟,必有安排,尔下苍莽斗剑,蜀山一派自是土鸡瓦狗,但外援却不可度量,娑婆净土之中菩萨,佛陀,也不可小视,更有张天师一伙,西天极乐秃人也蠢蠢yù动,邪道势微,只有三清山轩辕法王,百魔山,尸殃山,红莲湖,大巴山等处邪派小道,人数虽多,却无绝顶金仙,且从轩辕法王入手。再行分说,我等天道弟子,先完过第一次杀劫罢,免得rì后天人之争,更为麻烦。”

    温蓝新心中念头转过,便吩咐道:“老师命我执掌天道一教,尔等不可怠慢了。”

    周竹等人都道:“听过掌教师姐吩咐!”

    温蓝新命道:“六瞳,你在人间与那轩辕法王乃兄弟,轩辕法王投进修罗一道,与蜀山争持,你可下去寻他,助其之力,况且你也要完过杀劫,才能清净,正好借这次机缘行过此事。”

    六瞳大喜,连忙下拜,温蓝新又命蓝神,飞熊,毒龙,巴立明一同而去。

    “申前辈,你交游广阔,还是麻烦多行几路,我掌教老师上三十三天开过道场,天庭大帝勾陈之位便即空缺,可请有道妖王担之。”

    温蓝新说罢,取出一口四尺黑剑,谔似鸟翼,随后道:“此乃掌教老师所炼十二口天道剑中之帝江,御使起来,尤为快速,可增前辈使用。”

    申公豹大喜道:“正要此物!”当下接过帝江剑。

    “竹师妹,你去血海见过张自然师弟。掌教老师曾有言语,要护得他周全,万不可怠慢了!”

    周竹连忙点头,当下温蓝新又将周青所传的天道十二卷一一示下,各大弟子按合适自己的神通选择,早在百年之前,周青所传之天道三卷就有基础法门,这些弟子修过百年,早就选好了自己的神通,眼下不过是更进一层罢了,倒也是十分容易。

    三天之后,六瞳,蓝神,飞熊,巴立明,却是下界去了。周竹回披香殿见过云霞,已经诸多小姨,大姨,便也下界去了。

    却说申公豹得了帝江剑,又听温蓝新说,天庭要重立勾陈大帝,心中便想:“此事尤为容易。我却结识了许多妖王。”

    七大圣之中,还真有移山大圣,通风大圣,驱神大圣与他相识,上次在东海宴请青牛,便是这几天,只是复海大圣死在黑风山,乃是咎由自取了。眼下要立勾陈,不愁说他们不动。

    “正好乘机,鼓动几位,灭了西昆仑!”申公豹一路向西牛贺洲刑殇山而去,哪里正是通风大圣六耳猕猴修炼之地。

    却说吕洞宾自从重新朔造了肉身元神,法力更涨,又去玄都天求了一口好剑,将自己先前所炼的几件法宝重炼了一番,其余七仙,听见吕洞宾脱难的消息,都赶到了南海之外的纯阳岛洞天前来庆贺。

    八位真仙都自坐定,吕洞宾道:“尔下正逢五百年杀运,人教大兴,我等乃人教之仙,要完杀劫,修功德。”

    铁拐李把身后背的一个五尺大葫芦解了下来,放在一边,随后才道:“玄都**师有言,杀运起自苍莽山,那苍莽山乃长眉师弟所创的蜀山一派所在,今千年,与邪道斗剑,更牵扯到南瞻部洲之中的人教纷争。今二十年,天道教主自霸天庭,将张天师等仙人赶下天庭,又将一干妖魔册封,玉帝王母又躲进瑶池,更不见声息,天庭早不为天庭,我等人教之仙可助圣皇,大兴三界,完无量之功德。”

    其余七仙都自点头,商量片刻之后,突然有童子来报,张天师来访。

    吕洞宾连忙出得洞来,便见一道人,白面,穿八卦紫金衣,带通天冠,手持一柄拂尘,气宇异常华贵,正是张天师。

    “天师何来?”吕洞宾问道。随后请张天师坐定。

    “天庭如今以尽归妖魔之手,我哪里还是什么天师,八位上仙还是唤我张道陵既可。”张道陵见八仙深以为然,又道:“而今是妖魔邪道猖獗,我已帅门人入主苍莽山。”

    苍莽山风景秀丽,灵气甚好,占地四十万里,周围更有灵泉胜境,那蜀山也不占了数万里而已,张道陵下了天宫,边受得邀请,移到苍莽山中,其余三大天师,各仙人,都是如此。

    五年杀运,终究是起自苍莽山。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