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蜀山一脉,修太清仙道,乃是太上道祖无上仙法,与诸位道兄同出一门,此次我来,乃是因魔道猖獗,眼下三百年一次苍莽斗剑已然开启争端,要数年才可平息,我天师教移居苍莽山,今些天来多受魔道侵袭,弟子多有伤害,本想将魔头铲除,但又估计玉石俱焚,未免不值,是以来请诸位道兄助个一臂之力!”

    张道陵客套了半天,终于言归正传,将来的目的说了一遍。

    “那阿修罗一道教主冥河连同四大魔神都被释迦牟尼尊者降伏,眼下镇压在娑婆净土之中,得封佛位,邪门左道一脉,已经是不成气候,莫非又出了什么巨孽魔头不成?”那荷仙姑婀娜婷娉,巧笑如花,穿一件黄裳羽衣,披紫纱,手持一朵九星莲蓬,放出淡淡的光晕。

    “仙姑所言不差,但那冥河教主连同四大魔神虽然都被镇压,但还有诸多弟子,如那天妃乌摩,因陀罗,鬼母等人,个个乃洪荒老魔巨妖,法力不小,虽然顾及释迦牟尼尊者的神通,不敢出血海为祸,但却暗中支持诸多左道老妖,与我正道为难。”

    “尤其是如今阿修罗主事的一对男女,其中一男子乃是天道教妖孽,天道教主那妖人神通之大,释迦牟尼尊者都有顾忌,因此不好妄动,而我正道门人之中,虽然不缺大神通者,但因是时机未到,不曾出来,也有顾忌天道教主者。”

    “我此次前来,也是受了蜀山掌教所托,来请诸位上洞金仙,剪除一地妖人!”

    “恩,既然如此,好歹也去看上一看,正要完过杀运!”吕洞宾心中思道,与其余七仙对望了一眼。这八仙相聚千年岁月,彼此熟悉,一眼就知道对方心意如何,倒不必多说。

    “我等与蜀山同出一门,既然同门有求,不能不应,本不惹红尘之事,道统之争,但现在不得以,也就走上一遭了!”蓝彩和客套几句,问道:“哪里一地的妖人?”

    张道陵见八仙语气,是勉强答应,心中微微不悦,但既然对方答应,也就不说了,当下道:“此魔原先乃是人间一小小妖孽,名为轩辕法王成道飞升之后,拜在大梵天门下,又得冥河教主魔典,炼成一身诡异神通,能吸人法力jīng血滋补自身,且是来去如电,又拉拢群魔驻扎在三清山,时常以化身血神来苍莽山生事,害了不少弟子,就连我门下几个童子,都被其所害。这次蜀山派诸仙已经云集在三清山附近的虎都山,准备一举剿灭此妖人。”

    吕洞宾一听,随后笑道:“小小妖人,有多大本事?我且与荷仙姑同去,将那妖人灭杀就是了!”

    汉钟离,张果老,曹国舅,铁拐李,韩湘子,蓝彩和,六仙都笑道:“吕道兄法力大进,却要拿魔头试剑呢!”

    当下上洞八仙,张道陵,一行九人,从南海之外朝三清山附近的虎都山赶来。

    却说这三清山,由北向南,离苍莽山有五六千万里,而往北去,离那极北流沙之地却也有七八千万里,在两者中间。

    三清山乃是一块灵山,山阳有极地灵泉,万年温玉,朱果仙草,灵禽珍兽,山yīn寒煞逼人,一片玄冰。整山高有近十万丈,有三个峰头,宛如一个笔架。中间峰最高,两边平齐,站在峰顶,可以隐约对望到另两峰,相隔也不过数千里。

    zhōngyāng主峰之上,现在耸立一幢占地万倾的魔宫,金碧辉煌,jīng光宝气上烛重霄,正轩辕法王所居住的宫殿,沿主峰一路下来,许多道观宫室林立,却是其弟子所在。

    两边侧峰,也各有魔宫,却是食心头陀,穿心和尚两人炼法之地。

    原本盘踞三清山的虎力大仙,羊力大仙,鹿力大仙被轩辕法王将肉身jīng血吸食,元神摄进玄yīn幡中,成了yīn魔。门下弟子便都被其收服,更家上十多年的生聚,轩辕法王势力不小。

    此时,魔宫之中,轩辕法王换了一身黄金**衣,坐定大殿zhōngyāng的正位,下面乃是数个妖人弟子。

    “虎都山附近发现蜀山弟子的踪迹?”轩辕法王见当中一个妖人,断了一条臂膀,神sè萎靡,创口之处血流不止,隐隐有清光,还夹杂有佛门旃檀香味,正是蜀山几个佛道同修的长老所为。

    正在这时,突然有一妖人来报:“二老爷,三老爷来见!”

    轩辕法王道:“请他们进来!”过不得两三呼吸,那食心头陀,穿心和尚便都进来,见得轩辕法王打过招呼之后,分别坐下,轩辕法王见那妖人在地下呻吟,痛苦万分,忙下的座来,两手一搓,一条淡淡的清光投shè出来,照在伤口处,顿时那血便止住了。

    “你自下去,等我将伤你那人抓到,斩了手臂,帮你接过。”

    妖人连忙下去了,食心头陀见轩辕法王shè出清光,顿时大惊失sè道:“法王居然炼就了九天都篆元魔灵光!”

    九天都篆元魔灵光乃是阿修罗道最高秘法,自冥河教主,四大魔神之后,西瓜感叹修罗道势微,在轮回池中找出九天都篆元魔经,叫姐妹,弟子都一一修炼,鸿雁学了,便传给了轩辕法王。

    轩辕法王淡淡道:“火候还浅。不去提他,眼下倒是一件大事,虎都山就在我三清山不远处,三天前居然有蜀山几个小狗出现,还伤我一个弟子,不得不防,我且前去查叹一番,如真有情况,便杀他一个是一个,叫那群大小老狗祭我都篆元魔幡。”

    轩辕法王参悟九天都篆元魔经,采黄泉煞气,血海之中魔兽妖兽jīng血生魂魄,就势将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幡炼成九杆都篆元魔幡,威力无穷。上面的都篆元魔主魂无一不是修为高深,元神凝练的地仙。

    “眼下苍莽斗剑迫在眉睫,还是将鸿雁从南海叫来,有她的九九红云散魄葫芦,行事便更为容易了。”

    轩辕法王心中思付,又与食心头陀,穿心和尚商量一阵,叫其看好家门,妥当之后,轩辕法王一个纵身,那穿心和尚出得魔宫,只见满场都是血光,随后一条血虹化破长空,转眼就值不见。

    虎都山,离三清山只有三百万里,方圆不足十万里,远远看去,宛如一头猛虎,轩辕法王不出片刻,就隐隐见得山峦,上到云端,俯瞰下来,果见得那形似虎脑的山头之上,隐隐有得百来道剑气冲上,其中数十股,尤为强烈,似乎要将天刺破,冲上斗府。

    “且先看看!”轩辕法王冷笑一声,用手指将眉心一点,开了都篆元魔灵眼,果然下方看得分明,连一只蚂蚁的腿上纹理都十分清楚。这元魔灵眼观看,当事人一点都察觉不到,不似神念探察,纵然如何巧妙,也有蛛丝马迹,被观察之人,只要修为高深,心灵就生出jǐng兆。

    只见是下方无穷山林之中,却有数个道观,只是痕迹颇新,显然是临时搭建,道观之中,有数个道人,和尚,尼姑打坐,轩辕法王一眼就认出,正是自己的仇敌,蜀山几个长老,风火道人,醉道人,鬓仙李元化,屠龙师太,苦行头陀,还有一个慈眉善目,穿锦阑袈裟的和尚,旁边还有几个道人,俱是自己当年的仇人。

    轩辕法王一眼就注意到了那个穿锦阑袈裟的和尚,心中一惊,连忙仔细观看,却发现这和尚修为甚低,似乎就是刚刚成仙的货sè。

    “哪里来的小和尚送死?”轩辕法王暗道。把眼睛看到外面的道观,见得许多少男少女,手上法宝jīng奇,功力jīng深,那齐金蝉等人赫然在其中。

    时不时远处还有剑光疾弛而来,落到山中。

    “丘,葛,许,三大天师!极乐童子……”轩辕法王正要杀将下去,自持神通,将蜀山这群人一网打尽,对方围攻,根本不怕,自己已成无上血魔之身,更炼成都篆元魔光,来去自如。无人能伤害到自己,纵然不能将对方尽数杀死,也可杀上几个,吸去法力滋补。

    突然见到数人出现,顿时心惊,那三大天师可是非同小可,更兼之所来之人,还有数个也是当年天界厉害的真仙,各有绝活在手,自己贸然下去,讨不到便宜。

    嗤啦!轩辕法王正要心中思量,便见得远处南边尽头仈jiǔ条金光划破长空而来。

    “莫非又是蜀山帮手不成?”轩辕法王正值疑惑,便见那仈jiǔ条金光并不朝这边来,却朝得远处飞去,下落之地,正是自己的三清山。

    “好贼子!”轩辕法王心中大惊,那仈jiǔ道金光纯正无比,用脚想也知道,不是和自己一路,“胆子倒大,居然敢攻我三清山!”

    连忙起身,朝三清山老窝去了。却不知道,刚刚起身,下面虎都山道观之中,那身穿锦阑袈裟的老和尚就睁开了眼睛。蜀山诸位长老一见,都起身恭敬的问道:“玄奘**师,妖孽如何?”

    原来这和尚乃是娑婆净土之中的唯识宗宗主,玄奘**师,自人间唐朝成道,又称做是唐三臧。

    唐三藏道:“妖孽已走,张天师请了上洞八仙直接攻妖孽老巢去了,贫僧算准,今rì便是那妖孽应劫之期。你等可前去助攻,此魔一除,苍莽山斗剑,便可减去不少阻碍!”

    那丘天师上来道:“**师果然道行高深,可随我等一同去见魔头应劫。”

    唐三藏道:“也好!”当下那蜀山长老屠龙师太命了齐金蝉,朱文,癞姑,周轻云,李英琼,石生,余英男等弟子护在唐三藏左右。

    唐三藏见此情景,不由笑道:“贫僧虽无降魔**力,却有参得禅理,算准无事,不用你等护佑!”

    极乐童子道:“禅师虽然道行高深,但还是小心为妙!”当下招呼众弟子,驾起剑光,哗啦乱响,朝三清山撞来。

    却说轩辕法王疾速追赶那九道金光,果然见得九道金光一个停顿,就停在离三清山不远的云端,现出身形来,其中一个手拿拂尘的道人一个扬手,数点红光一闪,丢了下去,随后下放宛如火山喷发,平空连响,好似旱地惊雷,震得大河倒流,山岳崩塌。隐隐听得惨叫喝骂之声,数条黑影飞上来,与九人拼斗起来。

    还未一个照面,那道人祭出一口飞剑,金光之中,分出二气,成龙虎之形,拦腰便斩杀了几个黑影,最后只剩下两个人影,发出几道黑光,数头百骨神魔与那人争斗,居然不分上下,其余八人就在旁边观看,似乎没有出手的意思。

    轩辕法王大怒,一见知道那道人乃是张道陵,其余八人,他一个都不认得。见张道陵一出手,就先用自己修炼的元阳乾罡雷煞丢下,把三清山炸了个狼籍不堪,随后又用飞剑杀了数个弟子,最后食心头陀,穿心和尚才出来,与之争斗。

    轩辕法王未曾与张道陵交手,但他却认得这个天师。

    “好贼子,今rì不叫你死,岂能甘休?”

    轩辕法王怪叫一声,一个扬手,那血目剑化为三条红线电也似朝张道陵绞去。同时身化一条血光,拉得老长,宛如一条练带,朝那上洞八仙缠绕过去。

    吕洞宾一个扬手,飞出一口紫光巍巍,火焰流转的飞剑,敌住了血目,随后见血光缠来,将口一张,一条兜率火凝成的火龙冲将出来,口吐一清光神球,正打进血光之中,轰然爆开,将血光炸得支离破碎。

    轩辕法王闷哼一声,漫天血光又凝聚起来,成了真身,刷!一道乌金电芒涌起,将冲来的兜率火龙挡住,绞了一绞,那火龙也成了齑粉,火星倒飞回去,漫天紫光,煞是好看。

    “兜率火!此人是谁?”轩辕吃了小亏,血神之身,怕纯阳真火,那兜率火正是其客星,只好撑来魔罗伞。御剑与吕洞宾斗了几个回合。

    “此人难斗,不如下毒手!”轩辕法王来去如电,却奈何不得吕洞宾,不由念个咒语,袖子一震,一股清光裹着九杆长有七寸的小幡迎空飞出,望空一砸,顿时漫地都是清光,九杆元魔幡轰然膨胀到数百丈大小,遮天蔽rì。

    鹿力大仙,虎力大仙,羊力大仙,等地仙的元神已经被炼成都篆元魔,一个个浑身漆黑,或是三头六臂,或是三头八臂,猛恶狰狞,持身前法器,挥动起来,带起黄泉煞气,无边血影,一个瞬间,就将方圆百里的高空围绕起来。上洞八仙,张天师,都裹在了其中。

    “噫!这妖人有几分本事!”荷仙姑运起太清仙光,护住周身,一口荷叶剑飞出,与一头都篆元魔斗得激烈,虽然缕缕刺穿对方,但都篆元魔有形无质,根本不受伤害,只得用太清神雷轰炸,每炸一雷,那头元魔jīng气就耗损一分。

    轩辕法王在阵中斗吕洞宾,张天师,仗血目剑,魔罗伞,却是不分上下。食心头陀,穿心和尚也在阵中斗其余几仙,倚仗都篆元魔,倒也能支撑。

    “区区三个小妖孽,就如此难缠,再不将其降伏,我八仙威名何存?”吕洞宾心中道,八仙都是一般心思。正要耗费点元气,使用厉害仙法,突然外面数道金光shè进阵来,却是蜀山长老弟子赶到了。

    “不好!”轩辕法王一个翻身,收了元魔幡,那穿心和尚,食心头陀见势不妙,猛见外面剑光纵横,大叫道:“轩辕兄弟,硬拼不得!”

    砰砰!穿心和尚的白骨神魔被铁拐李毁去,见对方飞剑杀来,忙吐一口血,用滴血分身**一溜烟朝远处不要命的逃去。立刻就有数个蜀山弟子追了过去。

    那食心头陀却被蓝彩和一牙板打中天灵,只落个脑浆迸出,泥宫粉碎,元神泯灭,修了一世无用功果。八仙都下了狠手,半天都没拿下几个小妖人,威名受损,哪里还有不恼火的道理。

    “修要叫这妖人跑了!”八仙,四大天师,蜀山几长老都把轩辕法王围住,连发飞剑神雷,轩辕法王只是厉吼,在魔罗伞护住,只在其中冲突,却哪里冲得出来?

    蜀山小辈弟子都冲进三清山,一顿乱杀,丢雷轰炸,轩辕法王手下弟子见势不好,跑的跑,逃的逃,其余尽数被杀死。

    唐三藏见了这情景,合掌道:“阿弥陀佛!”

    突然,一条黑气寒烟从天上冲了下来,直直朝八仙,四大天师卷去,随后绿影一闪,唐三藏只觉得心口一痛,就见一绿毛老魔出现在面前,尖声叫道:“和尚,你鬼念什么!”伸手一捅,将心脏挖了出来,吞吃下去。

    唐三藏大惊,便见这老魔一掌劈来,又将自己头颅打得粉碎。“怎会如此!”唐三藏舍利刚要飞去东海净土,那巴山老魔巴立明哪里容得他跑,一手抄住,丢进嘴里。唐三藏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