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巴山老魔巴立明也是九黎一族的大巫,于刑天麾下,洪荒苦修,早成不死之身,神通不下于白起,这些天又jīng修巫法,乃是选择的天道十二卷中奢比尸祖巫的天相尸鬼神通,已经略窥门径。唐三藏不过是一普通仙人,如何能够抵挡?

    将心脏舍利吞吃之后,巴立明嚼吃了两下,咂吧了一下嘴:“这和尚细皮嫩肉,味道极好!”

    他原来在大巴山当老魔之时,xìng就凶残,这下吃出味道,索xìng是一股脑将唐三藏的肉身全吃了。连骨头都没有放过。

    在唐三藏死的那一刹那,西天极乐世界之中,一尊就佛陀本是闭目静坐,修禅法,炼金身,突然眉头一皱,睁开两眼,其中金光电shè,有两三丈远近。

    这佛陀先做怒sè,随后愁眉苦脸,拿起一串龙眼大小,漆黑油亮,有一百零八粒的牟尼念珠咿呀咿呀的念叨起来,念过片刻,又拿起一锤敲了一下面前的紫金钵盂,每敲一声,就悠扬而发,仿佛幕谷晨钟,发人深醒。

    也不知道念了多久,这尊佛陀面sè又平和下来,就在这时,一个高有丈二的金甲神将匆匆进来。

    “南无旃檀功德佛!”

    一尊护法神将进来,见道这尊佛陀,便自叩首膜拜。原来这佛陀正是西天极乐三千佛陀之中排末位的旃檀功德佛,与那唐三藏有莫大的关系。

    “有何事情?”

    却说旃檀功德佛见得这尊身将进来参拜,却是问道。

    “有乌巢禅师来我佛!”神将道。

    “乌巢禅师?!”旃檀功德佛一惊,随后暗道:“刚才心生jǐng兆,也不知是为何,竟然推算不出,着实奇怪,乌巢禅师又来拜访,却有名堂。”

    随后,旃檀功德佛便自起身,来道洞口,果见一僧人,穿大红法袍,正是乌巢禅师。

    “玄奘劫数到矣!”乌巢禅师一见面,就对旃檀功德佛道。

    旃檀功德佛大惊,随后在一推算,知道了唐三藏已经身死,却反而平静下来:“此乃天数,不能逆转,任是如何,也自无用!”

    乌巢禅师道:“话虽如此,但终究是功德佛所传,来我娑婆渡人,尔后功德佛入灭,便由玄奘继承此位,却被巫人所杀,着实另人愤慨,眼下正逢五百年杀运,就是西天,也不能享受清净,三千佛陀,俱都要完杀劫,功德佛须知,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如不完杀劫,自身就要遭劫,此乃天数,功德佛要早做安排才是。”

    旃檀功德佛道:“我佛阿弥陀曾有言,不出极乐,杀劫不染,乌巢禅师多心了!”

    乌巢禅师道:“阿弥陀佛虽有此言大是不错,但如今是天数注定,人教大兴,当在天上,而今天庭,尽是妖孽当道,巫人横行,天不为天,地不为地,功德佛正好可助人皇,rì后行讨天之事,完此无量功德,rì后无灾无劫,元始大道可期。”

    旃檀功德佛道:“待我思付一二!”乌巢禅师点头道:“功德佛不要小瞧了此次杀运,我先去也。”随后把身体拔起,化为一道火光冲天而去,声音远远传来:“功德佛如若有心,可来娑婆净土,斗战胜佛得轩辕圣道之剑,必为人皇,总归我佛门一脉!”

    “乌巢禅师说的虽是有理,但还需仔细斟酌。我师阿弥陀得空寂之道,既然有言在先,也不好去求指点,还是上得三十三外,去灵台方寸山,找准提老师为正数!”

    当下旃檀功德佛便朝灵台方寸山而来。入得其中,果然见得准提道人坐莲台,旁边是燃灯古佛,定光欢喜佛,三菩萨,等诸多门人,都听祖师讲道。

    等祖师讲完,旃檀功德佛便上去拜见,准提道人问:“你不在西天清修,来我这里做甚?”

    旃檀功德佛把事情说了一遍,请准提道人指点。准提道人听了,只是摇头道:“不出西天,劫数不起,入得我门,便要完那杀劫,也罢,你就在此听我讲道,等待时机,便去下界辅佐人皇,尔后再行讨天之事,能完过杀劫,便是福分!”

    旃檀功德佛只得依其言,再灵台方寸山听道不提。

    却说轩辕法王被上洞八仙,四大天师,极乐童子,苦行头陀,风火道人,醉道人,鬓仙李元化,屠龙师太等人围攻,这些仙人祭起法宝,连成一片,把轩辕法王裹在方圆十几亩大小的宝光之中,各用飞剑神雷轰炸。

    这情景就是,满天金光清云之中,有一团乌金电云左冲又突,宛如冻蝇钻窗,被无穷量的雷火宝光炸得四面翻滚,其中尖叫怒吼连连,又似气急败坏,又似异常绝望。

    八仙,四大天师其中哪一个论法力,都不低于轩辕就法王,甚至超过,只是轩辕法王手上法宝jīng奇,魔功诡异,人也油滑,单打独斗,谁都奈何不得他,就是三四人围攻,他只要见势不妙,拼着耗费元气,逃走也是简单。

    但现在这么多人围攻,是先又受过玄奘**师指点,一上来布下阵势,围得水泄不通,轩辕法王此时,饶是手段通天,也只有等死了。

    “罢了!我纵横一世,如今却要死在这里!”轩辕法王被一雷轰过,身体翻滚,那魔罗伞的乌金光云也渐渐稀薄起来,却是被雷火炸伤了元气。

    正要使用神通,将元神连同法爆碎,拉的一两个垫背,就听得一声猛的喝下:“大哥休慌,我来救你!”

    却说吕洞宾正发出兜率火,好将那魔罗伞连同轩辕法王一起炼化,突然心觉不妙,背后冷气深深,猛一回头,就听得惨叫,只见一绿毛老魔正扯着玄奘**师的身体嚼吃,同时天上一条黑气,伴随有万条寒烟撒落下来,还未近身,就觉得肉身刺骨。

    “诸位小心!”吕洞宾见那黑气寒烟厉害,料定不好抵挡,忙大喝一声,将手中飞剑一弹,爆起熊熊紫火,燎天而上,和那寒烟黑气碰了正着。

    砰!紫火与那黑气寒烟都自消散,吕洞宾就见得一面人骨头穿成的巨大妖幡,上面朱红符印流转,把天都遮住了。

    那妖幡之上,隐隐仿佛有三个影一闪,刹那之间,一条绿油油的妖影电也似的扑来。

    荷仙姑见的分明,连把手中的九星莲蓬祭起,一个旋转,爆出九点碗大晶星,如飞云过渡,望妖影打去。

    这条绿油油的妖影正是六瞳,受了温蓝新吩咐,来三清山见轩辕法王,刚一来,便见得群仙好一场争斗,看了片刻,认出是轩辕法王,正要相见,便见得轩辕法王被困在zhōngyāng,危机万分,便叫飞熊催动白骨幽魂幡,然后自己使出神通下来营救。

    “荷仙姑!你找死!”六瞳见九点飞星打来,大吼一声,一道碧绿山峰砸下,晃得一晃,便有数里大小,与九星碰在一起,斗了起来。

    把身一晃,居然化为六条绿影,在空中拉了一拉,就化为六条妖爪,带起凌厉的呼啸,破空朝四天师,吕洞宾,荷仙姑天灵盖抓来,其势又猛又恶,那四大天师的几层宝光,居然被瞬间破去。

    四天师大惊,忙各自将飞剑运起抵挡。斗得三四个回合,八仙一起出手,把六瞳的天吴分身**化出的六道爪子打成粉碎。

    荷仙姑听得六瞳吼叫,只是冷笑一声,将九星莲蓬转了一转,九点飞星叭的一声爆散,化为奔腾汹涌的晶光,将山峰裹了起来。六瞳分身被打散,元气耗损甚大。在空中翻了三四个跟头,立定之后,脸sè苍白。

    “啊!玄奘**师!”几位蜀山长老也见了这情景,猛见唐三藏身死,心中大惊,齐齐叫出声来,那些蜀山小辈是杀得xìng起,都下到三清山,追杀轩辕法王手下弟子去了。却让巴立明拣了漏子,不然唐三藏却不容易死得这么干净。

    巴立明见一个照面,六瞳吃亏,不由得激发了凶xìng,怪眼一翻,绿毛一甩,千万点绿光星火从发毛尖端shè出,宛如一蓬绿sè的流星疾雨,铺天盖地朝众人打去。

    巴老魔这一出手,果然不同凡响,六瞳也不可成道百多年,虽然依仗有rì月星光jīng华,修炼一rì千里,却也远远比不得这洪荒老巫。

    吕洞宾挥手就是一道太清仙光,把那绿火星光敌住,却不料巴立明修的是天相尸鬼神通,巫法厉害,将肉身隐藏在其中,一迎上,便狞笑一声,两条又瘦又长,干枯似铁干的爪子刷啦一声,就撕破了太清仙光,却反向荷仙姑抓去。

    荷仙姑闪身抵挡,却让六瞳收回了法宝,与身合一,宛如陀螺,朝众仙撞来。

    巴立明身体宛如风中柳絮,四处乱摆,电光石火之间,就攻击了十数人之多。最后一声怪叫,抢进阵中,正碰四大天师与轩辕法王争斗。

    张天师挥出宝剑,一个哗啦,正中巴立明后背,只听扑哧一声,如中牛革,巴立明只是不理,反伸出爪子抓来,张天师连忙回避,这时六瞳已经冲进阵中,见得乌金电云,顿时大叫。

    轩辕法王听出是六瞳声音,顿时大喜,却也不好多说,全力将血目剑一个震荡,又将元魔幡撒起,冲上高空。

    极乐童子一见,忙将飞剑一指,朝脚下扫去,天上那杆白骨幽魂幡中shè出五条蓝sè剑气,挡住了蜀山众长老。随后妖幡一震,万条黑气寒烟又刷了下来,将六瞳,轩辕法王都拉了上去。

    “好贼子,敢助妖孽!”蜀山长老们都怒不可支,纷纷冲了上去,那屠龙师太祭出屠龙刀,冷电深深,宛如一泓秋水,斩向白骨幽魂幡。

    蓝神,飞熊,毒龙三人正附在幡上,见得无数飞剑上来,蓝神先飞出五条蓝线,抵住极乐童子的飞剑,毒龙嘿嘿怪笑,双手一扬,一把子母乾坤雷不要本钱的打将下起,顿时漫天爆响,下方是气浪汹涌,中间毒火熊熊,罡风肆虐。屠龙刀吃得一炸,转了方向,朝旁边飞去,蜀山众长老也是晕头转向。

    见得八仙飞身上来,蓝神立刻招呼一声,就听得巴立明嘎嘎怪叫,带着满身的伤痕冲天而起。

    见得巴立明吃了亏,蓝神也明白,自己这边几人,还真不是八仙等人的对手,连忙又打出一把子母乾坤雷,阻了一阻,一行数人,不要命的朝南边去了。

    “诸位道兄,休要追赶!”张道陵见蜀山长老要追赶,连忙拦住道:“救走妖孽的乃是天道门弟子,我也认得。”

    “果是天道门弟子,那我曾见过那白骨幽魂幡!”这时,蜀山弟子都陆续回来,远远见了那面妖幡,齐金蝉破过九方天妖大阵,认出了这面魔幡。

    “玄奘大**师被妖孽所害,着实痛心!”齐金蝉,朱文两夫妇因为时常受的唐三藏的指点,得了不少好处,见其被巴立明吃了,却是有几分伤心。

    “又是天道门妖人!岂有此理!不灭这门妖孽,世间便不得清平。”

    那屠龙师太暴跳如雷,乙休,朱梅,白谷逸等人被鸿雁所害,归根结底却是天道门。

    八仙知道天道门厉害,只是暗暗盘算,那张天师却道:“玄奘法师被害,非同小可,当年玄奘法师曾受释迦牟尼尊者法旨,渡齐天大圣化斗战胜佛,更渡净坛使者菩萨,八宝金身罗汉,八部天龙广力菩萨。此事定要通知诸这几位圣者,好向天道门妖孽讨个公道。”

    众人都自点头,蜀山众人请八仙去苍莽山,八仙道:“先去大唐国中,稍后自会前去。”当下四天师,蜀山众人回苍莽山,八仙来到大唐国长安,要见太子李元。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