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三十三天外金鳌岛,依旧是风和rì丽,海风荡漾,碧波连天,沙鸥云集,鸾鸟飞翔,巨龟浮头,锦鳞游泳。一片岛屿连接,只是不见人烟,虽有好景,却无眼光欣赏,显得有些冷清了。

    高大的碧游宫耸立在一片岛屿zhōngyāng,几个童子依旧在门口打瞌睡。只有岛屿前的驮碑巨龟下的看龟童子,正拿一杆紫竹钓竿,悠闲的钓鱼。一边哼些清净小曲,黄庭真言,一边双腿在海水中踢腾。

    那驮碑巨龟却是一动不动,连脖子都缩进龟壳里面去了。

    突然,一声清音,碧游宫门大开,一对男女走了出来,行到岛屿边缘,那童子慌忙扔下钓竿,稽首行礼道:“红云师叔,晶师叔,要到哪里去?”

    贺子博道:“老师有法旨,在此地等候天道教主!”

    正说话之间,天外正来一人,持一根竹杖,正是周青,要来碧游宫见通天教主,借力炼地水火风,开个世界。

    “杀劫将起,我虽圣人,却也不能尽数掌握!”

    见得周青前来,贺子博夫妇稽首道:“见过盘古真人!”

    周青一听,顿时笑道:“大善!带我去见通天道兄罢!”

    当下贺子博夫妇领路,进了碧游宫,正见通天教主默坐云床,两手十指全全,不曾缺少一个。

    周青见了,先唱了一诺,通天教主从云床上起身道:“你我同体一人,都为盘古,不必多礼!”当下叫童子上茶,两位教主分宾主而坐。

    周青对贺子博夫妇道:“你们二人,可去天庭见我弟子,伺机再完杀劫罢!”

    贺子博看了通天教主一眼,通天教主道:“天道真人所言不差,你若有甚劫难,我会亲来解救,保你杀劫无忧!”

    贺子博夫妇顿时大喜道:“多谢老师!”当下真个下天庭去了。

    周青茶过三寻,与通天教主双双出了金鳌岛,一步踏过,便是无边的混沌世界,也不知身处何地,也不明方向。

    “你开过混沌就是。”通天教主道。

    周青道:“教主稍稍助我。”当下两位圣人不再多言。

    周青将手一搓,一团黑白雷光飞出,随后砰的一声大响,三十三天外无量世界顿时一片糨糊。

    混沌之气鼓荡不休,形成无数个大小黑白旋涡,仿佛太极,小的宛如巴掌,大的却是无穷无量,仿佛rì月星辰。一切一切都流转不息,旋涡之间相互摩擦滚荡,碰撞之声大做。其势正是开天辟地。

    两位圣人稳稳站立于混沌之中,只见这片无穷无量的混沌愈演愈烈,沸腾撞击,言语无法形容,其大无比,隐隐近乎于道。

    周青见得混沌被自己用雷光炸破,绞得渐渐散乱,正等这个时候,忽然用手一指。

    哗啦!就宛如一点火焰掉进了滚烫的油中,大火熊熊而起,初始只为一点,一个刹那就遍布了无穷无量的混沌空间。

    随后鼓荡之声大做,烈火之中洪滔浊流奔涌,黄尘翻滚,更有飚风呜呜扫过,整个混沌空间,被周青一雷炸破,失去了平衡,终于演出无极生太仪,太极分两仪,两仪化四相,为地水火风。

    也是三十三天之外,玄都天中,老君正修丹养道,突然唤了玄都**师前来。

    “天道教主与通天教主正炼地水火风,开过天地,你持太极图去火云宫外张挂!”老子道。

    玄都**师尊了法旨,持太极图,出了玄都天,一路朝火云宫而来。

    行过不久,突然见一座皇宫,立在虚空混沌之中,皇宫分三,zhōngyāng乃是轩辕圣皇,其左乃是伏羲,其右乃是神农。正宫门口,书三个通红似火的大篆,正是火云宫。

    玄都**师到得门口,几个守宫的神将一见:“哎呀!是玄都天小老爷来了!”都赶紧下拜。随后进去通报。

    玄都**师道:“无须通报,我奉大老爷之命,来此张挂太极图!”

    说罢,将手中太极图一抖,化为一道金桥,正贯通在火云宫上方,巨大无比,就仿佛一个半圆拱。金桥之上,五sè毫光大放,照耀山川河岳。

    玄都**师挂过太极图,便有几个鬓角小童出来道:“圣皇爷爷请小老爷一见!”

    玄都**师心想:“待通天教主,天道教主开过天地之后,还要收图,也不好就待在宫外,便去见见三皇,也是好的!”

    当下进得火云宫,只见里面陈设玉简金书,舜训,禹铸。进得一层,来到大殿,边见三位圣皇正坐高堂,zhōngyāng一人,身材魁梧,穿明黄帝服,却是轩辕,旁边两人,相貌奇古,神sè和善,却是神农,伏羲两帝。

    玄都**师连忙下拜道:“因通天教主,天道教主开混沌,炼地水火风,吾奉教主之命,来张挂太极图!”

    三皇起得身来,轩辕道:“免过礼数罢。两位教主,都为盘古,开过混沌,也似正常。”

    玄都**师起来,正要说话,突然听得一声巨响,外面声音传来,嘈杂无比,仿佛煮粥。

    伏羲道:“都去见过罢!”当下三皇在前,玄都**师在后,出得了火云宫观看。

    一出宫外,果然见得远处无穷无尽之地水火风奔腾涌动,其势浩大无比,简直前所未见。只是火云宫上张挂有一太极图,化做金桥,五sè毫光放起,那浩大无边,宛如星辰崩塌的地水火风被毫光一照,便纷纷平息。

    玄都**师站于火云宫门口,便宛如高台观cháo,虽然明知无害,却也心惊动魄。

    “如此行事,天道教主,通天教主两位圣人莫非是示威不成?”玄都**师心中突然转出这个念头……

    与此同时,三十三天外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定光欢喜佛,燃灯上古佛,旃檀功德佛,观世音菩萨,等人因听准提道人讲道完毕,正值清修,准提道人坐莲台,突然眉头皱了一皱,命童子唤来定光欢喜佛。

    定光欢喜佛来到座前,施大礼问道:“祖师有何吩咐?”

    准提道人取了七宝妙树,命童子与了定光欢喜佛:“你去将这株树枝挂在洞口。”

    定光欢喜佛不知其意,却也只好尊命,穿过几层阁楼,猛见木吒正跪在观世音菩萨面前,观世音菩萨仿佛在训斥。不由上得前来,问过菩萨。

    菩萨见是定光欢喜佛,忙道:“木吒因为他父亲托塔天王被天道教主关押在太狱天中,几番求我前去解救,我因那天道一门劫数还差些火候,一直未许!”

    定光欢喜佛便对木吒道:“菩萨说得不错,天道一门劫数还未到,只等人教纷争平息,人皇便会伐天行道,到时你便可投身其中,一来是完过杀劫,二来也可营救李天王。”

    木吒跪地道:“只是想起父亲rìrì受苦,还被哪吒那逆子凌辱,弟子心中着实难受!”

    菩萨命木吒退下,猛见定光欢喜佛手上的七宝妙树,不由问道:“此乃准提老师法器,怎在你手?”定光欢喜佛道:“老师叫我挂于洞口,不知是何意。”

    菩萨终究是女儿身,心思细腻:“老师突然吩咐此事,断然不会无的放失,且与欢喜佛出去一看!”

    当下两人出得洞外,只见混沌翻滚,确实有些不正常,定光欢喜佛刚刚要将七宝妙树张挂其上,突然是巨响惊动太虚,震撼了寰宇,整个混沌骤然瓦解,地水火风刹那就奔腾上来,将整个灵台方寸山全部裹住。

    菩萨与定光欢喜佛大惊失sè,这地水火风乃是盘古天道圣人周青演化,非比寻常,无可抗拒,一涌上来,顿时将两人冲散。

    菩萨连忙运起上清仙光,一条清盈盈的光带缭绕周身。定光欢喜佛连忙挂起七宝妙树,顿时彩光万道,亿万朵七彩莲花在光霞瑞气中升腾起来,将整个灵台方寸山都守护住,外面奔涌的地水火风,也自进不来,只是永无休止的咆哮。

    定光欢喜佛见菩萨被卷在彩光之外,在祭起七宝妙树的同时,却把自身凝练的欢喜禅光发出,猛一冲出,混合七宝妙树的灵气,破开地水火风,与菩萨的上清仙光一交一裹,卷了回来。

    “多谢佛祖!”菩萨也自惊骇,刚才卷进其中,险些丢了xìng命,当下双双来见准提道人。

    “天道教主与通天教主开混沌,炼一片天地,要祸及我灵台方寸山!”准提道人道。

    当下无事,观世音菩萨回阁楼修炼,突然面sè大喜,随后一定,便无表情,手一扬,一片淡淡的金sè光云飞去,金光之中,想起一片妙音,另人听了,心神空寂,仿佛入灭一般。正是寂灭佛光。

    与此同时,那定光欢喜佛也发出寂灭佛光。

    “定是刚才得祖师七宝妙树灵气之助,我之上清仙光与欢喜佛禅光交融,却是悟了至高禅法,rì后只要勤加修炼,却无障碍了!”观世音菩萨大喜……

    周青炸破混沌,以无上法力搅动地水火风,通天教主在一旁观看。只见那地水火风越演越烈,最后鼓一个个大如rì月的肺泡,在空中连环裂开,爆裂开来冲出两股气流,一清一浊。

    通天教主见周青停下手来,便值上前,将手一挥,一条光带横贯虚空,通到无穷远处,那清气渐渐上升,浊气也渐渐下沉。

    随着浊气下沉,越来越厚,沉淀凝练,由气转为了实质,渐渐成了平地,又演化出山川河流。清气上生,演化为点点星辰rì月照shè下来,一个天地,俨然已经成型。

    周青见得天地成型,头上现了混沌钟,微微转动,金铁悠扬,高高挂起,将所化之杂乱无章的星辰一一定住,随后按天理旋转不息,那地脉也被定住,随后按地理流转。

    通天教主用手一指,顿时树木悠悠生长,禽鸟扑飞,生灵奔走,远处更有大海辽阔。

    周青将一点金光飞出,正落在山间,砰的一声大响,一宫殿冉冉升起,俯瞰大地。

    “我等虽为盘古,能开天辟地,但有两物不能为,一乃六道轮回,二乃造人。也是天数如此。”通天教主道。

    周青点头道:“正是如此!”当下两位圣人无话。

    混沌之中不计年,两位教主开天,也不知用了多少时rì,这却不去提它,却说轩辕法王被飞熊用白骨幽魂幡卷起,从上洞八仙,四大天师等人手中救了出来,逃出老远,见无人来追,才定了神魂。

    “这次却拣了一条xìng命!”轩辕法王退身出来,几人在一山头落下。

    六瞳上前道:“大哥,你且暂莫凄心。”

    轩辕法王见了六瞳,面sè古怪,眼神流转不定,却也不说话。这时,那飞熊也上来道:“轩辕道兄,却是许久不见了!”

    巴山老魔巴立明却怪笑道:“这小子法力不jīng,怪不得人。”上次轩辕法王杀了巴立明一个徒孙,为此两人还起了争端,巴立明将轩辕法王击败,让鸿雁占了便宜。这时见轩辕法王狼狈,巴立明便值嘲笑。

    轩辕法王心里窝火,听过此话,毒火上冲,正要发作,却听蓝神喝道:“先莫多言,先随我回天庭见过你们师伯再说。”那飞熊,毒龙,六瞳比蓝神矮了一辈,不敢多说,巴立明也不再言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