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蓝神见众人不再言语,便取出一个五寸来长,通体黝黑,形似飞鸟,六爪四翅的小巧魔神相,正是那洪荒祖巫帝江。

    将这小巧的魔神相托在掌心,随后念动真言,发雷一震。

    哧!这帝江魔神相顿时化为一股黑烟,刹那间就裹住了一行数人,随后向天上飞去。飞过几个呼吸,黑烟凝聚成了实体,又是帝江元身,只是身体庞大了数千倍,翅膀扇动,如飞星过渡,劲弩穿云。

    轩辕法王四面一看,只见自己身处一个漆黑的房间内,只有前面不远处两个一人来高的窗口,可以看的到外面的情景。

    再用神念一探,发现自己正处于这帝江魔神的脑中,前面两个窗口正是魔神双眼。这庞大的帝江魔神,正承载着数人,破开云雾罡风,朝天界飞去。一个转眼,就过了罡风层,正在雷火层中穿行。

    蓝神本是天鬼之体,马面元神,后又jīng修天道之法,百炼身神,终于化成一年轻人摸样,尔后修帝江之神通,更加来去无踪,杀神斩仙就在无形之中,端的厉害。加上他一向低调,深藏不露,谁也不知道他的修为。

    这尊帝江魔神相,乃是周青赐下盘古血脉,为天庭截教弟子铸身之时,蓝神求得周竹,截留了一滴,才用巫法炼成。

    如果遇到厉害对头不敌的话,只取这尊魔神,发雷一震,立刻黑烟腾起,人也裹在其中,飞速远去,不愁敌人能够追赶。更能在对敌之时,与元神相合,化成帝江真身,玄妙非常。

    蓝神是苦炼天道变化,但终究是底子比较浅薄,不能幻化出真身,只得取巧了。

    他却是不如廖小进,红孩儿夫妇,温蓝新,龙天龙地,jīngjīng空空等人,那红孩儿夫妇,龙天龙地,jīngjīng空空等人,在拜入天道门以前,不是是巨魔大妖,就是剑道真仙,廖小进更是蚩尤血脉,得天独厚,温蓝新虽然较弱,但得周青三十六个元会法力加持,后来居上。

    众人不出片刻便上了天界,朝天宫殿飞去。那巴山老魔听得蓝神喝斥,虽然不再多言,却是拿一双怪眼对轩辕法王乱翻,时不时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一口深深的利齿,将牙错得山响。

    巴立明一头绿毛,身体又瘦又长,长脸上瘦骨嶙峋,宛如一个骷髅架子表面蒙了一层人皮。全身白灰灰的没有一点血sè。一双怪手大如簸箕,过膝垂下,好生另人心寒,加上刚才他又吃了唐僧肉,那血迹也未曾消去,越发狰狞恐怖。

    六瞳见巴立明如此,料定是他心存不良,怕得他爆起伤人,只得一个转身,隔断了巴立明的视线,冷笑连连。巴立明一见,顿时大怒。

    飞熊见了,却在巴立明耳边说了几句,巴立明才安静下来。

    “传闻天道一门如今势力极其雄厚,周青如今也做了勾陈大帝,监管三界妖族,我当年的雄心,何尝不是如此。在人间时,我纵横无敌,只可惜被小人所害。满以为炼道飞升之后,有一番作为,哪里知道却连连吃亏,倒霉万分,好不容易辛苦建立的一点基业,如今也化做土灰,着实另人痛心!该何去何从?如何是好?”

    轩辕法王心中暗暗思付,他从人间炼道飞升,先在百魔山打杂,吃得天尸老魔羞辱,却奈何不得。尔后炼血神经,得大梵天收归门下,才勉强熊了起来。但流年不利,被巴立明所伤,让鸿雁占了便宜,尔后一直看女人脸sè。好不容易建立起三清山这基业,苦炼法宝,准备报仇雪恨,却又被仇人喊了许多厉害人物杀上门来,不但基业全毁,自己还差点丢了xìng命。

    如今看得六瞳,轩辕法王便想起了旧事,越想越窝囊,脸sè难看到了极点。

    “早在人间,见过七宝妙树在手,就知道周青此人不凡,大有来头,不然如何能够那等厉害的灵宝在手?如那七宝妙树在我之手,今rì怎会落到这个下场?只是听那传闻,天道教如今更是入主天庭,连玉dìdū矮过一头,可谓是雄霸三界,周青更是法力高强,连那释迦牟尼尊者都有顾忌。天道教灭人间蜀山道统,着实是痛快,那四大天师更是被其赶下天庭。早知如此,却也去卖个便宜,与之相见。昔rì虽然是敌非友,但终究都是从人间来,情面是有过一点。”

    “眼下是蜀山势大,除四大天师之外,刚才那八人法术jīng奇,好似传说中的上洞八仙,我仗元魔幡,血目剑,魔罗伞,居然还不能抵挡。连逃走都是困难。眼下冥河教祖,阿修罗王,大梵天等修罗道高手,皆被释迦牟尼那秃贼降服,如今还关押在娑婆净土之中,阿修罗一脉,已经不成气候,蜀山越发没顾忌,才敢杀上门来。我要报仇,更加艰难,以一人之力,已经是万万不能,说不得还遭了毒手。却不是逞威风的时候。何不拉下面子来,就去天庭说得一番,借天道门之手,报得大仇?等羽翼丰满,再做另外的打算不迟。”

    轩辕法王一面心想,一面暗问六瞳天道门的情况。那六瞳虽然与轩辕法王交情甚厚,但好歹在天道门过了百年,眼界已经非同一般,深知其中厉害,加上温蓝新所立教规深严,稍有违背,就追去灵光,压进轮回,永世不得超生。门下另外的长辈法力更是高强,万万没有能够抵挡的道理。他哪里敢违背教规?

    见得轩辕法王发问,六瞳只有一面应付,一面安慰。也不敢将情况都透漏出来。

    轩辕法王听过片刻,看出了端倪,知道六瞳顾忌,不由暗道:“你我二人当年纵横人间,何等威风,如今虽然形式吃紧,却也还留得青山在,你怎如此胆小,不似当年,我看你如今修为甚高,想必已是修得天道门法术的真传。当rì我们在人间之时,天道门门主周青不过是一小辈,仗得了奇遇,使下诡计,将你我羞辱。实力不如人,我也不去提他。也无报复的念头,如今只是叫你助我一助,说过情况,好见那周青之时,有个底数,你怎就推三阻四,没由来坏了我们千年的生死交情。”

    六瞳一听,顿时骇得魂飞天外:“大哥休要胡乱言语,今时不同往rì……”正要解说,突然一声清音,黑烟尽收,面前清明,仙气飘飞,紫气瑞蔼飘荡。

    气势恢弘壮阔,无穷无尽的宫殿连绵成一片,层层叠叠,耸立在半空云端,jīng光照耀天界,一眼望去,金玉放明,宝灯燃起,那宫殿直直通到无尽高处,延展到无穷远处。

    “到了!”轩辕法王正值观看,就听得蓝神冷冰冰的道。

    天界他虽然上来过,但天庭天宫重地,他却不敢靠近,因此没有见过,如今一见,果真是宏伟,超乎想象。

    “轩辕道友,你我也算是旧识了,我知你xìng情,有些规矩我却跟你说在前面,免得见过掌教大师姐之时,惹她不喜,怒了天颜,没人得护得了你。”蓝神又自冷冷道。

    轩辕法王一听,顿时暗恼怒。六瞳不由得暗暗拉了他一把。

    “也罢,势不如人,却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且先去见过周青,在行分说!”轩辕法王暗暗想到,随后冷哼一声,脸sè极其难看。却也不说话。

    蓝神将规矩一一说过之后,众人才收了法宝,沿台阶直上南天门而来。

    南天门之下,还有两层天宫,乃是利刃天,太狱天,都是驻扎天兵之所在,那利刃天由为广大,几乎三分之一个南瞻部洲,太狱天则是囚牢。轩辕法王一路上了台阶,朝两层天观看,只见天兵雄壮,铠甲jīng良,武器晶芒闪耀,正值cāo练,如蚂蚁一般,数都数不清。

    “乖乖!怕是有数千万近亿!要我有这许多天兵,直接攻打蜀山就是了!任是对方道法jīng奇,一样要被我围杀。修罗一族不是没有士兵,但论法力,就与天兵差得远了,尤其是被佛门压制得死死,连血海都出得,如今更是不用妄想了。”

    天兵有rì月jīng华修炼,加上天界灵气异常浓厚,自然法力比一些妖兵,佛兵高出了许多。

    轩辕法王虽然是大妖怪,但也是对于人间来说,就仿佛是条在鱼塘中的大鱼,现在突然来到了海洋。现在进得天宫,就真个是如刘姥姥进得大观圆一般。

    天庭毕竟是正统,下界妖王,魔王府邸如何修缮建立,也是比之不上的。

    一路看之不尽,上了南天门,就见守门神将,轩辕法王见了,越发吃惊。进南天门,巴立明也值安稳了许多,似乎是顾忌万分。

    过了南天门,一条宽有数十万丈,长不知多少的台阶微微倾斜,把三十三层天宫连接起来,直直到最上方的玉阕金天,灵霄宝殿,两边天神兵将威严,一股庄重,肃穆的气氛充塞了整个天地,轩辕法王虽然见过大场面,但如此大的场面,却是头一回,更加心惊。

    只是默默的行了半个时辰,一行众人都不敢说话,两边的天兵神将也越来越来。气氛压抑无比。又行了片刻,豁然开朗,玉阕金天,灵霄宝殿拔空而起,弥天盖地。

    “平天大元帅,我等有事要见掌教师姐,请通传一声!”蓝神叫几人在天外侯着,快步上了玉阕金天,正好碰到牛魔王。

    牛魔王道:“大天尊好象正在披香殿中与无当圣母,云霄,碧霄,琼霄三仙姑商谈,你且等候,我去通过一声。”

    蓝神点头,退下天来,依旧叫轩辕法王等人候着。

    “哼!好大的架子!”轩辕法王心中虽然恼怒,却也不敢说出声来,刚才远远见得牛魔王,虽然不曾几认得,但牛魔王身上庞大的妖气,简直是如滚滚大河,铺天盖地,料定不是此人对手。

    “那人乃是下界妖王,曾有赫赫威名,号平天大圣,现统管玉阕金天的防务。大哥不可小视了!”六瞳暗道。牛魔王不是天道门之人,倒是可以说来。

    轩辕法王大惊,只是说不出话来,过得片刻,突然一声玉墼响过,声音响彻寰宇,尔后就见无数神将鱼贯而出,罗列两旁,然后久久不见动静。

    轩辕法王不知是什么事情,又过了足足一个多时辰,下面略有动静,轩辕法王望得来路,只见陆续上来身穿朝服的仙人,手持玉板金章,一一进得灵霄大殿。

    “大哥,次乃是三百六十五星君,掌管星斗之神。”六瞳道。轩辕法王说不出话来。随后又有一人,红面长须,穿朝服,身后有二三十人。六瞳又道:“此乃雷部众神。”

    足足又过了半个时辰,无数天神仙家都进了灵霄殿,才有一对童男童女,领着数十个仙官来到,对蓝神先行了稽首,随后道:“师叔,掌教大天尊唤你参过!”

    蓝神连忙道:“就去见过!”当下领了几人,又过几重金玉大路,亭台阁楼,通过层层黄巾力士的把守,才进得灵霄大殿。

    只见灵霄大殿之上,正坐温蓝新,戴凤凰展翅冠,穿天地玄黄帝王衣,容貌自是娇美,却不怒自威。下面有四大天师,无当圣母,金灵圣母,三霄娘娘,财部众神,平天元帅牛魔王,红孩儿夫妇,更有雷部天君,九天应元雷神谱化天尊闻太师,哪吒,九凤,刑天,相柳,依次下来,数百天神仙人,无一不是威名震慑三界的修士。

    那蓝神,飞熊,六瞳,巴立明,毒龙见了,连忙下拜道:“拜见大天尊!”

    轩辕法王放眼偷瞧,认出是温蓝新,顿时心里涌起荒谬绝伦的感觉,一颗心宛如吊桶。

    温蓝新早知道是轩辕法王,先前是巨魔,但如今哪里还放在眼里,不过是自己手中捏着的棋子罢了,这次而来,正是要这棋子发挥作用。

    只不过这次朝会,乃是她任玉皇大天尊以来第一次,三十三外周青与通天教主下得符诏,着她有一件要事。才召集众神仙君下来。单单如是轩辕法王,她自见都不会见过。

    见得这么仙人修士,六瞳又使劲暗暗拉扯轩辕法王,法王知道厉害,也跟其下拜。

    “你等先退下听吩咐!”温蓝新道。六瞳连忙拉轩辕法王退到最下方,蓝神却上得前来,到中间入了朝列。

    温蓝新起身道:“吾受盘古天道教主,盘古通天教主两位圣人符诏,统摄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之位,扶顾三界,使宇宙安宁。只是吾德行浅薄,受此大位,未免是力有不逮,望诸位卿家竭力扶持。”

    群仙天神齐齐答道:“大天尊法旨,我等都自尊崇,不敢怠慢!”

    周青虽为圣人,但终究是威望有所不及,况且先前受过勾陈大帝之位,未免有些尴尬,单单自己降下符诏,分量有些不足,但那通天教主却是不同,为三清教主,深入仙凡两道心中。于是两人联合降下符诏,加上天庭群仙天神,九成是截教之人,自然遵从符诏,温蓝新也就顺理成章坐了灵霄宝殿。

    当年齐天大圣未过完成的念头,却怎么也没有料到,会让一个女子来完成。

    至于玉帝与王母,早就封闭了瑶池,任何人都不见,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一点动静也没有了,温蓝新位置更是安稳。

    温蓝新见众天神仙人这般,心中大喜,坐定灵霄道:“众卿家可有本奏上?”

    班列中闪出一人,众仙一看,却是云霄娘娘。持玉板金章岂奏道:“下界人教纷争大起,逢五百年杀运,妖魔乘机做乱,生灵涂炭,望大天尊慈悲,选一正统人皇,平息大乱。方显我天理迢迢。”

    温蓝新道:“人教纷争,上应天数,正逢五百年杀运,群仙遭劫,却是非同小可。人皇正统选定,非我天庭之事。待朝会过后,朕便上三十三问过两位圣人,再做主张。”

    蓝神出列奏道:“张道陵本为天师,无故反下天庭,与蜀山一干修士妄称为正统,排除异己,灭杀道统,出言乱我天庭,望大天尊降下法旨擒拿。震我天庭声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