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温蓝新见蓝神出列启奏,心中略有思付:“我虽然得老师极力成全,坐上玉帝之位,天道门,截教弟子多会听命,但外面未免不服,尤其是蜀山一脉,张道陵等人更是死对头,不可小视了。”

    蜀山一脉,也只有几个有数的高手,如长眉老道等人,但长在老君门下听下道,交游广阔,人脉十分丰富,尤其是与娑婆净土纠缠不休,更有大rì如来惟恐天下不乱,算个起来,还真是不好对付。

    温蓝新初登大宝,正要立威三界,首选目标自然是蜀山,但行动起来,还真要细细考虑。

    “众卿家对此事看法如何?”温蓝新索xìng是问过天庭群仙天神,这群天神个个都积年老仙,见多识广,正要问过他们的意见。

    温蓝新虽是天道门大师姐,平时诸位师弟师妹是无什么顾忌,管理天道门之时,也没这么庄重,比较闲散。像大小狐狸,廖小进等人都是嬉皮笑脸听吩咐。

    但现在在朝堂之上,却大不相同,天庭为三界表率,有无量威严,不可亵渎。温蓝新受周青符诏,入主灵霄,宏扬天道,非同小可。再也是胡闹不得,早就立下教规,犯者严加惩处,就是周青女儿周竹也不例外。何况是其它弟子?

    周青亲自吩咐,谁敢违背?所以六瞳才小心翼翼,生怕出了差错。

    而一干截教弟子,也知周青手段,更何况有通天教主符诏。虽然温蓝新乃是他们晚辈,但天庭规矩,动则就是触犯了天条,没有人来触这个不敬玉帝的罪名。

    马背上兄弟,朝堂上皇帝。从古至今,这样的例子缕见不鲜。就是那广成子曾经点化过轩辕氏,更为帝师,但如到了火云宫,也要乖乖称一声圣皇。现在灵霄大殿之上,又有哪个敢对温蓝新不敬?

    温蓝新不似善良,可不介意先拿不长眼的家伙开刀来竖立自己的威信。

    因此,灵霄大殿之中,几百星君,天神,仙官,天道门弟子,都十分恭敬,罗列两旁边,比玉帝当年上朝时候差不多。

    温蓝新扫了一眼殿下,十分满意,心中一股一切掌握的感觉油然而生,不可抑制。

    轩辕法王被这气氛惊得张开了嘴巴,只站在六瞳身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jīng修魔法,先炼血神经,又炼最高魔典九天都篆元魔**,虽然才入门,但修为上的感觉,却是不小。

    在这殿堂之上数十股强大无匹的气息扫来扫去,如那rì月星辰,宇宙太虚,广阔无涯。任何一股爆发,都能在一刻时间之内将他撕成碎片,神形俱灭,绝对没有幸存的理由。温蓝新座高台,他却不敢查探。

    听见温蓝新发问,众神仙都自议论纷纷,过了片刻,突然有一人出列奏道:“大天尊初登大位,正要行讨伐之事,立威三界,正要张道陵等叛天之人擒拿,至于蜀山一脉,乃是传自玄都天,也为正统,无确凿之证据,就行讨伐,却是不好!”

    温蓝新一看,却是九天应元雷神谱化天尊闻太师闻仲。不由问道:“卿家有何良策!”

    闻太师奏道:“自盘古天道圣人证得元始,勾陈之位便空缺下来,大天尊数rì前又派申公豹物sè下界妖王,寻有德行之辈,承此大位。陛下何不得等申公豹物sè人选之后,在叫其带兵擒拿张道陵一伙反天之徒,立了大功,陛下正好册封,则是名正言顺,又不失天庭体面。”

    温蓝新大喜道:“卿家所言甚是!”闻仲随后退入列中。

    “好一招毒计!”轩辕法王心中暗暗赞叹,“只是这肉头有那么容易拉么?不过勾陈大位,倒是另许多妖王忍受不住啊!”

    温蓝新见众神仙没有了事情,便喝令退朝。轩辕法王至始至终,都没有说上一句话。

    “师叔!”散朝之后,六瞳拉住蓝神道:“我大哥怎么安排?”

    蓝神道:“暂且就在天庭之中,等申公豹寻人回来,大天尊立过勾陈,便可在其麾下,一同讨伐蜀山一干逆天之人。立了大功,大天尊才有封赏,到时,他便可坐神位。”

    轩辕法王正要喝问,却被六瞳,飞熊拉拉扯扯下得玉阕金天去了。六瞳只安排他在自己所居的乐化天府邸之中,饶是如此,这府邸也比三清山魔宫要好了许多。地方也是宽广。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暂且忍耐,还可借势报仇,一切等灭了蜀山再行分说,这天庭倒也安全,我若是下界,难免受得追杀。xìng命都难保全。”轩辕法王痛定思痛,也就安下心来,苦炼魔法不提。

    却说温蓝新回到后宫批香殿内室之中,正要叫服侍的仙女更换帝服。小狐狸与小昆仑就进来了。

    小狐狸喝退了几个女仙,随后帮温蓝新取下凤凰展翅冠,又在旁边取了一身白sè道装。准备帮温蓝新换上。

    “大师姐,你刚才在灵霄殿上好威风!”此时在后宫,不比朝堂,小狐狸说话便无了顾忌,更何况小昆仑也连连点头。

    温蓝新嫣然一笑,却道:“不要这件,你取那边沉香柜中的霓裳霞光衣来!”

    小狐狸一愣,小昆仑却道:“妈妈今天却是高兴了,平常都不穿这衣服的!”说罢,径直开了沉香柜,取出一堆五sè轻纱似的件仙衣来。

    小狐狸随后调笑道:“也是难怪,这玉帝之位乃是九天苍穹最高尊位,大师姐坐了上去,又发号施令,简直羡慕死我了!”说罢,接过小昆仑手中的霓裳霞光衣,帮温蓝新细细穿上,又缠了五sè轻纱。

    小狐狸一看温蓝新,果然是婀娜娉婷,绝代风华,眉宇之间,又是英气逼人,另有一股尊贵之气,仿佛九天万物都在面前俯首,另小狐狸都自缠形愧。

    “难怪掌教老师要大师姐坐灵霄宝殿,原来大师姐却真有做玉帝的样子!”小狐狸暗暗想道。

    小昆仑则是双手托着鳃棒,坐在温蓝新旁边,眼睛一眨一眨,见温蓝新在台前梳妆打扮,理顺头发,不由张了嘴巴,一开一合,仿佛yīn天浮水的鱼儿。

    “妈妈!你做了玉帝也不用打扮这么漂亮啊!”小昆仑吸了吸小乖巧的小鼻子,发出小猪崽般哼哼的声音道。

    “是啊!大师姐是要到哪里去吧!”小狐狸好不容易才服侍温蓝新梳妆完毕,见温蓝新起身,连忙发问。

    温蓝新一面唤了女仙进来,命其准备车架,一面道:“人教大兴,逢五百年杀运,群仙遭劫,我天道门人也在其中,眼下正要立勾陈,行讨伐之事,非同小可。我要去三十三天外见老师问过法旨,怠慢不得。”

    当下出了门,登上华盖芸香宝车,赶车的童男童女一声鞭响,氤氲遍地,宝气jīng光上烛云天,金灯沉香四面飘扬,一路往三十三外去了。

    小狐狸与小昆仑对望一眼,小狐狸嘀咕一句道:“见老师打扮这么漂亮干什么?我记得穿道服是最好了,难道大师姐做的玉帝,就不同了么?”

    话说是三十三外,周青与通天教主联手,破混沌,炼地水火风,清气上生,浊气下沉,尔后演化万物生灵,成一清净天地。

    这片天地之中,不愧是得清净天之名,只有鸟兽鱼虫,花草树木,自然消长。山石泥土也芬芳浓郁,但无一人烟。

    但见高空之上,悬一座宫殿于其上。混沌模糊,看不清楚,似真似幻,仿佛包容万物。

    这宫正是周青所居的天道宫,取天道之名,行天道之意,悬于虚空,包容一切,游离其外。

    却说温蓝新一路上了三十三天,来到天道清净外,下了芸香车,叫驾车的童子等候在外面。随后莲步轻移,只身一人,进了天道清净天,一眼望去,果然见那宫殿悬在天上。

    不敢驾云上去,温蓝新只有一步一步走上天去,到了宫门口,伏地拜道:“弟子温蓝新来见老师!”

    噶呀!宫门开启,出来一对个童子,一个穿青衣,一个穿红衣,见是温蓝新,顿时道:“哎呀,原来是掌教大师姐。且再此等候,老师正在静修,我去通报一声!”

    温蓝新见这两个童子,知道是周青与通天教主开天辟地所产出来的两块通灵宝玉,一青一红,被周青点开三光,遂化为两个人形,做看守门户之用。

    却说那青玉童子候在门边,红玉童子进得宫内,正见周青坐云床,修玄妙,游太虚,炼道果,参鸿钧。

    “外面有掌教大师姐求见老师!”

    周青睁开眼睛道:“我知她所来,不必着她进来。她有别念,也见我不得。你叫她回转天庭,三rì之后,再来见我。”随后取出十二面漆黑的小旗,上面各有一团巴掌大小的混沌流转。

    “也是灵台不空,有灵明石猴又起凶xìng。她三rì之间,有一场劫难。虽然无碍,却要大起杀劫,此杀运起自苍莽,大兴于花果山。她受玉皇大位,正要逢过这劫,才能稳坐,此乃杀运定数,不可逆之。你将这旗与她,可保无优。”

    红玉童子连忙出得宫门对温蓝新道:“老师说大师姐有别念,见老师不得,老师叫大师姐先回天庭,三rì之后再来见过。”又拿出十二面旗道:“老师算你三rì之中有一场劫数,过了此劫,才能稳坐大位,再可来见老师,还有吩咐!”

    温蓝新听过周青不许她见,顿时身体一颤,不禁有些不自然,只得起身接过旗子。

    “我在天庭之中,有甚劫难?”

    温蓝新心情失落,却望了向童子问个清楚。一路下来,出了清净天,正要登车,却见一片红云,疾如奔马,眨眼就到了不远处。

    原来是贺子博夫妇尊通天教主旨意,下天宫来讨过差事,rì后好完过杀劫。花了数天时间,将红云**修得圆满,才下天宫才寻温蓝新。却闻得温蓝新上三十三天来见周青了,便自来寻。

    刚刚寻到天道清净天,就见温蓝新正要登车,连忙一飞过来,停在不远处,现出身形来。

    “见过大天尊!”贺子博,晶儿两个对温蓝新稽首道。

    温蓝新jīng神恍惚,只是道:“此处不是天宫朝堂,两位不必多礼!”

    贺子博夫妇也本来没有那么多礼数,只是客气一下而已,红云老祖出自混沌,曾听鸿钧讲道,现虽拜在通天教主门下,却也架子不小的。

    晶儿毕竟是女子,又有许多世的记忆,见得温蓝新面sè不似平常,暗暗留心观察,随后几句分说。便隐隐心里猜测。

    随后贺子博夫妇随温蓝新进了天庭,暂时居在玉阕金天之下的紫府光天中。当下无话,温蓝新回到披香殿中,将旗放到一边,郁郁不乐。

    话说申公豹得了一口帝江剑,出得天庭,将剑用了几天时间炼得与身相合,飞腾自如,才往西牛贺洲殇刑山来。

    这帝江剑真个迅速,虽然不如真身,却比任何一种类的遁光,都快多了。自下界来,便是南瞻部洲,莫约向西飞行半个时辰,猛见一座好山,刺天而上,宛如一柄宝剑。

    “正是此地!”申公豹见得山的模样,又一见半山腰中,隐隐有桃树连绵,知道正是通风大圣猕猴王所修炼之所。

    “此猴法力只在齐天大圣之下,又好道听讲,与我情面甚厚,正可游说!”申公豹想罢,按住剑光,朝山腰落下,果真见得一片桃林。

下一章          上一章